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336章我媳妇一生气我就要疯
    张博士毕竟年纪大了,七十多岁也就是在身体还算是健壮的张博士身上还有一些体力和自主生活的能力,要是寻常人家,七十多岁的老爷子,不说多虚弱老迈,但像张博士这样好的底子肯定是极少的。

    可即便是有着良好的身体底子,现在的张博士依然被气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那可是t药物的技术,是真正的无价之宝,一旦传出去了,是会惹来天大麻烦的东西,但却被张保国给偷了出去,张博士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张保国的身上,这让他怎么能不生气,不怒极攻心。

    而张保国现在很惶恐,虽然他和张博士之间的父子感情的确很淡薄,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多少感情,但毕竟是张博士把他生养长大的,张保国就是再狼心狗肺都从来没有过希望张博士去死的念头,哪怕是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张保国也不希望自己是那个罪魁祸首,毕竟不管在哪里在什么时候,气死自己亲爹这样的事情说出去太难听了。

    老太太见到张保国依然闭着嘴巴脸色难看地不吭声,她焦急地说:“国啊!你怎么还不说,现在事情都已经水落石出了,大家都知道是你做了这件事情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赶快说出来整个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沈先生说了,兴许还有挽回的余地,你不要铸成大错啊!”

    兴许是老太太的话起了作用,张保国嘴巴动了动,艰涩地说:“的确……的确是我偷走了t药物的技术,但是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就知道一个名字,是梁少叫我来偷的,他答应在事成之后你我三百万……我之前回家来的那一次,其实就是为了偷这份技术,后来我也的确偷到了,交给梁少的人之后我立刻就收到了三百万的酬劳,我知道的事情就这么多,但是你们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重要的。”

    沈重山眯起眼睛说:“不知道它有什么重要的?你就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会有人出价三百万让你去家里偷几份文件?”

    张保国看了沈重山一眼,心有不甘,但是旁边张博士夫妇俩虎视眈眈,他也不敢在这种时候和沈重山唱对台戏,于是老老实实地回答说:“我也困惑过,也问过梁少,但是梁少不愿意和我多说,只是让我拿出来这份技术资料就可以了。”

    “这件事情还有谁知道?”沈重山问。

    张保国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刘雪莹,然后说:“就我们夫妻俩。”

    经过张保国的供述,事情的前因后果终于明了,张博士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瞬间老迈了不少的他对沈重山涩声说:“沈先生,真的万分抱歉,不管是什么话都无法表达我的歉意,这件事情给许氏集团造成的损失一定是无法估量的,这个畜生,任由你们怎么处置,我管不了了。”

    张保国闻言脸色一急就要说话,但却被沈重山抢先打断了,“没事,虽然梁双刀得到了t药物的技术资料,但是张博士你也别忘了,单单是t药物的技术资料可生产不了真正的t药物。”

    事实上,t药物真正的核心有两个,一个自然是t药物的技术本身,这也是张博士多年来苦心研究的成果,而第二个核心自然是死神之眸,没有死神之眸的t药物根本就不是t药物,如果把这种不完整的t药物用在患者的身上会产生什么后果张博士这个亲自试验过很多次的人自然最清楚,他的脸色果然振奋了起来,“对,你说的对,缺少了另一份核心,t药物不可能成功的!”

    沈重山笑着点点头,然后转头看向一脸莫名的张保国,说:“至于他嘛……我看,还有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张保国本就对沈重山看不顺眼,他甚至觉得自己今天败露了一切都是因为沈重山,要不是他的话自己也不会被揭穿,因此心里别提多恨沈重山了,此时听见这所谓的将功赎罪的机会,忍不住就说:“什么将功赎罪,别把自己装大尾巴狼了,多大的点事?不就是一份技术资料?大不了我把钱退给那个叫梁少的让他把东西还回来不就行了,再说了,那份资料原本不还好好地躺在保险箱里没有动么,给人复印一份就能赚三百万,这样的好事还有什么罪?”

    沈重山气乐了,他道:“你真的是个四十多岁做了二十多年生意的人,而不是一个从小得了智障到现在就四岁智商的脑残?”

    张保国闻言眼睛一瞪刚要说话,但却被张博士一个巴掌甩回去了。

    “畜生!你知道什么!”张博士气得捂着胸口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还是沈重山拦住了张博士以免他过于激动给抽过去,这老头子年纪大了确实受不得刺激,眼下要是再给张保国气两次说不定真的要出大乱子,到时候就精彩了,不管是t药物还是出于私人感情,沈重山都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于是他安抚下张博士激动的情绪,对张保国冷淡地说:“你眼里不值什么钱的技术资料事实上是许氏集团和张博士共同研发了数年,耗费十数亿资金研发出来的一种治疗癌症的药物,这种药物在几个月之前已经过许氏集团的临床试验正式推向市场,这个市场哪怕是用最悲观最保守的预测都是每年上千亿利润的全球性市场,这种药物的技术最少在十年之内是全球独家的,许氏集团拥有这份药物的全部专利权属,也就是说,一旦许氏集团开放全球销售,每年上千亿,至少在十年之内这笔钱是许氏集团稳赚的,十年一万亿,这还是最保守的预计,全世界不知道多少个国家和势力天天在打这份技术的注意,这就是在你眼里不值什么钱,三百万就可以出售的破烂玩意。”

    话说完,沈重山对已经呆若木鸡的张保国和刘雪莹说:“听说你在浙省是开超市的?而且根据我的了解也只是在一个县城开一个年流水不过几十万的小超市?果然是因为这种几毛钱几块钱的蝇头毛利做多了不明白真正的大生意是什么样的吗?当然,你可以把我的刚才和现在说的话当成是吹牛,也可以放弃我给你的将功赎罪的机会,我会把这件事情交给集团的法务部门处理,这一分钟我打电话给法务下一分钟就会有国内超过十名的专业刑事诉讼律师团队研究如何对你提起刑事自诉或者直接向公安机关报案,然后一个小时之内你会被公安机关带走,你这种罪,梁双刀人脉广背景深,或许一时半会还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你就不一样了,你这样的或许连宣判都不用直接就能给你枪毙了,而你现在,信吗?”

    巨大的刺激让张保国和刘雪莹夫妻俩无比震惊,这感觉就好像自己亲手把一个宝藏当成破烂丢给了别人一样,再联想到现在要承担的后果,张保国的眼神无比恐惧。

    “另外再说一句,你冒着掉脑袋的风险给人干了这么大的一件事情,梁双刀得到天大的好处却只给了你三百万,你这生意亏的不行啊,但凡是稍微多点,哪怕是凑到了七位数给你个一千万我都不替你感觉亏心,这不是白给人当傻子玩了么?”沈重山嗤笑道。

    张保国的眼神无比阴沉,他一咬牙豁然站起来怒声说:“我要去跟那个姓梁的拼了!”

    “坐下!”沈重山喝道,他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张保国,“拼了?你拿什么跟人家拼?他是什么人你知道不知道?他在哪里你又知道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去跟人家拼?哪怕他站在你的面前给你一把菜刀你连碰都没有碰到他就给人弄死了懂吗?”

    这个世界确实不是公平的,人和人生下来就不平等,梁双刀出身豪门,世家子弟,从娘胎里出来的一刻就拥有了普通人一辈子都得不到的资源和高度,而张保国,原本也算是一个书香门第出身的子弟,算不上多么大富大贵,但是比普通人肯定好了很多,当然机会把握住没有把握住那是另一回事,他的起点比普通人更高这是肯定的,然而就算是如此,张保国在梁双刀的面前依然是个小人物,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被人当棋子利用了,连愤怒都只能压在心底,否则还能怎么样?像是他自己所说的去拼了?他敢这么做,也算是一条汉子,但是张保国也知道沈重山的话不是吓唬他,他真这么做,恐怕真的连梁双刀的一根毛都碰不到就被人弄死了,而且梁双刀还不用为此付出什么代价,充其量丢个替死鬼出来就摆平了。

    张保国死死地攥着双手,因为愤怒和屈辱而轻微地颤抖着,忽然,他抬起头来对沈重山认真地说:“刚才你说的将功赎罪的机会是什么?我愿意配合你!”

    沈重山似乎并不对这个回答感到意外,他笑眯眯地说:“这不是你愿意不愿意的问题,你要知道你现在没有任何选择余地,只有把这件事情完美地解决了,看在张博士的面子上你或许还能有一条活路,否则的话……我这个人胆子小怕血,不敢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我那个媳妇也是一样,见不得血,但我更怕我的媳妇生气,她一生气我就没法活,要疯,我疯起来我自己都害怕,要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梁双刀不敢明刀明枪的来找我反而利用你这么一个小喽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