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340章没利用价值的棋子
    京城,一家并不对外的私人会所,低着头弯着腰一脸谦卑和敬小慎微的张保国看都不看多看一眼身边那只能用奢华来形容的装饰以及偶尔来往的那些漂亮女人和气派男人,他知道在这里他随便打碎了一件东西自己都赔不起,随便得罪了一个在这里出没的人他都要没命……

    跟着前面的西装男人,张保国来到一处包厢门口,那男人先是小心地敲了敲门,等里面传出一个平和的声音说进来之后,男人才打开门示意张保国进去。

    进入到包厢里面,张保国见到了梁少。

    这是张保国第一次见到梁双刀,虽然之前没有见过,但是凭借直觉,张保国能够确信眼前这个正低着头自己和自己下棋的男人就是梁少。

    张保国顿了顿,走到梁少的身前,低下头说:“梁少,您好。”

    因为紧张的缘故,张保国的声音有些结巴。

    梁双刀抬起头看了一眼张保国,笑容满面地说:“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

    张保国赶紧恭敬地说:“是的梁少,久仰大名,今天终于能够见到您了。”

    哈哈一笑,梁双刀指着身前空着的位置示意张保国坐下,说:“其实说心里话,你压根就不愿意见我吧?”

    张保国干笑着说:“不敢不敢。”

    梁双刀继续低头看着棋盘,手里捏着一枚棋子缓缓地把玩摩挲着,说:“没什么敢不敢的,事实就是事实,我这个人喜欢听好听的话,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但是我和别人不同的是我更喜欢听真心话,真心话若是好的最好,若是坏话我也一样听,我不会因为你说了什么就生气,迁怒到你的身上,我的心胸没有那么狭小。”

    张保国一脸谄媚笑容地说:“那是那是,梁少您大人大量,我自然是比不了的。”

    梁双刀嘴角带着淡淡优雅的笑容说:“其实,我们的交易已经完成了,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你也得到了我支付给你的酬劳,咱们俩的交易既然已经完成,你当然不想和我有过多的接触,毕竟这件交易本身说出去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我说的对吗?”

    虽然这是大冬天,京城更是已经下了一场雪,温度低得吓人,但张保国坐在这里却汗都要下来了,他发现梁少真的不好对付,每一句话都直接戳中了人心最柔软的地方,让他根本无从招架,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他小心翼翼地说:“是……是的梁少。”

    刚说完张保国就有些后悔,这些上位人的话听听就算了,可不能真的当真,人家说不在意那些不好听的话就真的不用在意他可以无所顾忌地说了?要是真这么想的话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张保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脑子一昏就说出了这句话,顿时僵在原地,连气都不敢大口地喘。

    梁双刀玩味地笑了,他抬起头看着一脸惶恐的张保国,说:“虽然不太中听,但我感觉的到这是你的真心话,很好,这很不错,我喜欢听好听的话,但是你跟我的差距实在太大了,所以不管你是骂我还是对我说阿谀奉承的话,对我来说都没有真心话来的有用,所以你明白接下来该怎么对我说话了吗?”

    张保国的手一抖,低头说:“我明白了梁少。”

    满意地点点头,梁双刀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卡,放在棋盘上按着银行卡滑到张保国的面前,说:“这张卡里是一百万,密码和上次给你的卡是一样的,这算是给你报销机票钱。”

    张保国脸色一喜,想要去拿又不敢,只好客气地说:“不用不用梁少,您有用的到我的地方是我的荣幸,哪里还敢要钱。”

    “叫你收你就收着,刚和你说的我喜欢听你说真心话你忘了?”梁双刀淡淡地说。

    张保国心中一紧,伸手去把银行卡攥在了手里,点头哈腰地说:“那就谢谢梁少了。”

    梁双刀点点头,说:“这些天,有什么人找过你吗?比如这个人。”

    说着,梁双刀丢了一张照片在张保国面前,张保国低头一看,这照片里的男人不是沈重山还能是谁?

    他心中一慌,但是脸上却不敢有丝毫表现出来,皱着眉头说:“这个人我不认识,他也没有找过我。”

    梁双刀心中松了一口气,只要沈重山还不知道t药物技术失窃的事情,或者说知道了还没有查到张保国的身上,那么一切都还好办。

    手里摩挲着那枚象牙棋子的速度放松了一些,梁双刀淡淡地说:“这一次叫你来,其实是还有一件事情要你去办。”

    张保国赶紧说:“梁少您吩咐,我一定义不容辞。”

    梁双刀点点头,说:“之前你交给我的那份技术资料并不是完整的。”

    张保国闻言心里一惊,震惊于沈重山的料事如神,梁双刀果然提起了这件事情,想起沈重山告诉自己的应对办法,张保国赶忙说道:“梁少,那可是我从我爸爸的保险箱里偷出来的,绝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啊!”

    梁双刀瞥了张保国一眼,平静地说:“所以我只是说那份技术资料是不完整的,而没有说是假的。”

    深深地松了一口气,张保国忍不住问:“梁少,那到底是一份干什么的技术?”

    梁双刀淡淡地说:“不是你该问的事情不要多问,这对你有好处。”

    张保国小心翼翼地说:“我知道我知道……”

    梁双刀继续说:“根据我的估计,那份资料里应该还差一些核心的东西,你这一次的任务就是回去弄清楚那核心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然后弄一份过来。”

    张保国闻言却把头摇成拨浪鼓,他苦着脸说:“梁少,您是不知道,我上一次偷那份技术资料就已经冒了很大的风险,还差点让我爸给发现,这要是在来一次,那我真的逃脱不了嫌疑了。”

    梁双刀淡淡地说:“所以你的首要任务是弄清楚这其中差的到底是什么,你可以旁敲侧击也可以用其他办法,总之我要的是一个答案,其次才是弄一份所缺的东西来给我。”

    张保国还要说什么,梁双刀已经皱起眉头直接开口说:“五百万。”

    张保国苦笑着说:“梁少,这真的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我是真的很难办到。”

    “八百万。”梁双刀继续加价。

    张保国的心脏扑通扑通跳,八百万这个数字已经让他感觉目眩神驰了。

    “张保国,我欣赏聪明人,同样的我最讨厌的也是过于自作聪明的人,你有能力,所以你对的起我给你的这个价码,但是人最忌讳的就是贪得无厌,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梁双刀冷淡地说。

    张保国一脸纠结无奈,最后,他点头咬牙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梁双刀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说:“很好,我喜欢你这样的聪明人,既然事情谈好了你就出去吧,这两天不用急着回去沪市,我安排人让你在京城好好地玩一玩,玩尽兴了再回去办事,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张保国站起来对梁双刀恭敬说:“那么梁少,我先走了。”

    梁双刀专注地看着棋盘,并没有搭理他,张保国站了片刻,懂事地转身离开包厢。

    等到张保国走后,梁双刀这才缓缓地落下了一枚棋子在棋盘上,喃喃地说:“一枚棋子,若是失去了利用价值,那么也不没有了存在的必要。”

    说着,梁双刀从棋盘上取走一枚黑色棋子,微笑着说:“劫材成功,沈重山,你这条大龙,我就要屠了啊。”

    “一枚棋子,若是失去了利用价值,那么也不没有了存在的必要。”

    同样的话,也在沪市许远东的别墅内从许远东的口中说出。

    他看了一眼对面愁眉苦脸的沈重山一眼,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前面的铺垫我都很满意,但是对这枚废子的过于同情却是你身上最大的弊病。”

    沈重山苦笑着说:“我说老丈人,人活着是要有感情的,怎么能跟冷血动物一样说杀就杀呢?我可是一心向善的好人。”

    许远东冷笑道:“苍穹说自己是好人,这样的话你觉得有人信吗?”

    沈重山生气地说:“苍穹就不能是好人?好好好,你别这么瞪着我,我跟你坦白还不成?虽然张博士和张保国之间的父子关系形同水火,但是我们要真的因为这件事情把张保国给杀了,我敢跟你打保票,今天杀了人明天张博士就上门来要辞职了,一个搞了一辈子科学研究的老头子到头来白发人送黑发人,连自己的根都传不下去,年纪又这么大了,万一有个好歹出来怎么办?就是撑过了这个好歹,一个想不开觉得生无可恋了,人家还能继续给你老许家做牛做马?不可能的事情,虽然现在t药物已经初步销售,但是技术方面还不是完全成熟,一些副作用和问题依然需要这个科研团队不断地去攻关解决,张博士这个人少不得。”

    许远东摩挲着棋子,面沉如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