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347章出招更狠更直戳人心
    局势的变化有些令人猝不及防,土蛋找到张保国的时候正好见到他被人拎着脖子一把摔在赌桌上,不过当土蛋看见张保国居然这种时候还抱着那一堆筹码不肯放手,忍不住就乐出了声,这货还真的有点自己的风范……头可断血可流,妹子和钱不能丢。

    其实张保国现在也吓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赌个博还能赌出生命危险来,现在的他唯一祈祷的就是但愿梁少的名头在这里能有点用,要不然真的死定了。

    那男人听见梁少的名字愣了一下,然后就哈哈大笑道:“就你这个傻逼样子还梁少的朋友?你要是梁少的朋友我就是梁少的拜把子兄弟!草你吗的,你继续得意啊,继续给你老子笑啊,你吗个比的,说,是不是出老千了!”

    张保国见到这凶人完全不相信自己,他吓得脸色发白,惊慌失措地喊道:“我真的是梁少的朋友!你别冲动,要不然你的下场一定很惨!”

    旁边的荷官依然还站在原地没动,坦白地说赌场是什么地方啊,人生百态他见的多了,这种输疯了开始发飙的人虽然平时不多见但是也不是没有,所以荷官很冷静,特别是,这个男人不相信张保国是梁少的朋友,他身为赌场的人之前可是被领导交代过的,张保国似乎的确有些来头,于是荷官摁下了手边的一个电铃。

    很快,几个黑衣保镖簇拥着一个穿着西装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男人走了过来。

    这人一走过来就笑容满面的说:“这不是虎哥吗?虎哥,你今天心情不太好啊?怎么的,发生什么事情了?”

    虎哥撇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里露出一抹忌惮,但还是没有放开张保国的衣领,哼了一声说:“李经理,你来了正好,这个狗日的出老千骗我的钱!这事情你们赌场要给个交待吧?”

    李经理皱了一下眉头,在赌场出老千,按照规矩这是要剁手挑断手筋脚筋的,敢在他们这里出老千的人还真的没有几个,于是他看向了荷官,荷官走过来附耳在李经理身边说了两句,李经理笑了笑,对虎哥说:“虎哥,事情的经过我已经知道了,你也是这附近道上的大哥,咱们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都是朋友,要不这样,你先把他放开,我们去休息室聊聊,有什么误会的话说不定就谈开了呢?咱们以和为贵嘛,对不对?”

    虎哥见李经理的态度暧昧,他哼了一声,说:“李经理,这事情你办的可不像是平常的你。”

    李经理耸耸肩,说:“没办法,有些事情我这个做下属的也不敢决定,还要打电话请示一下,要不,虎哥你卖我个面子?”

    虎哥闻言这才松开了张保国的脖子,说:“那行,给你一个面子,今天这事情不是误会,不教训这个老小子一顿我没完!”

    李经理笑了笑也不以为意,示意手下说:“送两位去休息室休息一下。”

    张保国有些不服气,毕竟四十多岁的人了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抓着脖子摔在赌桌上,这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但他也没办法,张保国知道审时度势,在京城他唯一能仰仗的就是梁少,要不然的话,说不定自己还真的让这个虎哥给拖出去砍了,看那凶神恶煞的架势,他还真的敢这么做。

    郊外,书房里静悄悄的,梁双刀正在看书。

    这是他从爷爷那里学来的习惯,不管多忙,只要条件允许每天一定要读一到两个小时的书,圣人每日三省吾身,他不是圣人,但每天也要补充自己的知识量,而这个习惯长久坚持下来对他的好处是非常之大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门敲响了,进门来的是赵力王,“赌场那边来的电话,说是你的朋友在那边出事了,问一下你的意见,接不接?”

    梁双刀皱起眉头,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来烦我,是谁?张保国?”

    赵力王咧嘴一笑说:“大概是的。”

    “这个人暂时还有用。”梁双刀只说了这么一句。

    赵力王点点头,对手机说:“梁少的意思你听见了?听见了就去办吧。”

    挂掉手机,赵力王大大咧咧地在书房里坐下来,能在梁双刀晚上看书的时候打扰他的人真的不多,赵力王就是其中之一,所以他也没有多少顾忌,直接就说:“梁哥,这个张保国今天可花了你上上下下好几百万了,你就这么舍得?”

    梁双刀慢条斯理地翻过一页书,说:“有什么舍得不舍得的,相比起用好了他能带给我们的好处,这些投资简直太微不足道……更何况,只有带他出去见识见识京城的繁华,他才能够明白我是真正能够让他荣华富贵同时也能让他瞬间从云端跌入地狱的人,一个人只有对你敬畏你才能更好地驾驭他。”

    赵力王竖起大拇指说:“梁哥,你这一招够狠,直戳人心。”

    梁双刀笑了笑,随即低沉下声音来说:“比起我出招更狠更直戳人心的沈重山,他才是我真正的对手。”

    赌场休息室内。

    消失了几分钟的李经理再一次出现,只是这次出现的他可没有了好脸色,直接就对身边的保镖说:“虎哥今天累了,送他出赌场。”

    这话说的隐晦,其实明面的意思就是:把这个臭流氓给我赶出去!

    保镖哪里能听不懂,一个个凶神恶煞地就走向了虎哥。

    虎哥愣了一下,随即站起来大声道:“姓李的,你疯了!”

    李经理淡淡地说:“虎哥,我要是你就乖乖地马上走人,这位张先生,的确是梁少的朋友,而梁少也知道了这件事情,他很恼火,觉得下面的人不给他面子,虎哥,你要是还有火的话,去找梁少说?”

    虎哥猛地愣住,他瞪大眼睛看着张保国说:“他真是梁少的朋友?”

    一边说,虎哥已经一边被一左一右两个保镖架着走出了休息室。

    处理掉虎哥的事情之后,李经理一脸热切笑容地走上来握着张保国的手,那脸上的笑容热情的就好像见到失散多年的亲爹,他诚惶诚恐地说:“张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您真的是梁少的朋友,这不,你看闹了这么大一个误会,还让那些小混混来打扰了张先生你,实在是抱歉抱歉,不过张先生您放心,我们一定会给您做出补偿来的。”

    此时的张保国人还如同踩在云雾里,他都没有明白过来怎么一回事怀揣着忐忑的心情时,事情已经发展到了眼下这个他从未料想过的局面,干涩地笑了笑,张保国哪里还有心思去考虑补偿,一门心思地想着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他说:“不用了不用了,我还是先走吧。”

    李经理哪里能放开这个讨好梁少朋友的机会,虽然他也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很没档次的男人到底是梁少的什么朋友,但他都求证过了既然是梁少朋友,那么整天想着怎么巴结梁少的他就有理由把张保国当亲爹供着,闻言他立刻拍着胸脯说:“张先生,您先别急着走啊,你看这要是走了,别人不还说我们不会做人太不懂事?这可不行,张先生这样,我呢先去帮您把筹码给兑换出来打到您的卡里,然后您去楼上休息,我们赌场既然开在这里,自然是有一条龙服务的,楼上是酒店,还有浴池桑拿,更重要的是,张先生您可以把喜欢的陪玩带上去,这个晚上,随您玩。”

    果然,张保国闻言立马就停住了脚步,随便玩这三个字加上脑海里浮现出的刚才那个兔女郎的身影,张保国咽了一口唾沫,看着李经理说:“真的随便玩?”

    李经理见张保国心动了,哈哈大笑道:“这还能骗您?放心张先生,随便您玩,是鸳鸯浴呢还是一龙二凤,或者张先生您更威猛一些,来个桃园三结义都可以啊。”

    张保国心脏噗通噗通地跳着,连怎么上的楼上酒店房间都不知道,只是当房间的门打开,之前那个被自己抱在怀里的兔女郎用明显更加恭敬和小心的脸色对自己问号,小心翼翼地讨好着自己的时候,张保国才猛地回过神来,有权真他妈的好……这还是在京城,那位梁少,居然真的有如此之大的影响力,这样的话,自己配合沈重山和梁少作对还有好处吗?那会不会是自寻死路?

    一想到这个可能,张保国的身上冷汗都下来了,连被眼前这貌美身材好的女孩挑起来的火焰都降温不少,他一个翻身坐在床上,脸色阴晴不定地看着放在床边的手机,他在想,要不要打电话给梁少坦白?这样一来,或许自己不但不用自寻死路,还能继续享受这令人着迷的荣华富贵。

    就在张保国举棋不定的时候,在他所住的套房客厅,窗户被人从外面推开,然后土蛋的身影从外面钻了进来,哈一口气吹热了冰凉凉的手掌,土蛋大大咧咧地走到卧房门口,抬起一脚就踹了进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