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356章伤好了就可以吗
    许女神喜欢吃手抓饼,这也是沈重山最近才知道的,而且她喜欢加特别多的佐料,火腿肠鸡柳什么的,然后猛加沙拉酱,多到她一口咬下去,嘴唇边儿就沾满了白色沙拉酱的那种程度……

    坦白地说,身价高到许卿这样的地步却跑去路边摊吃加满了料也才十来块钱一个的手抓饼,这样一件事情本身就挺喜感的。

    沈重山也乐的用一个手抓饼把许卿给收买了,于是两人一个在前面买菜,另一个拿着手抓饼在后头亦步亦趋地跟着。

    因为沈重山和许卿经常来这个菜市场买菜,周围的大爷大妈也对许卿这么漂亮的女孩有很深刻的印象,加上沈重山那张能说会道的嘴,所以两人一来,就有不少大爷大妈打招呼,买点鱼和蔬菜什么的,也都会额外送你点葱花啊,送点小蔬果什么的。

    “你看这些才是我们最朴实的百姓,多好的人啊,给你们这些资本家迫害的你看,这么冷的天还要出来卖菜。”沈重山对身后的许卿说。

    许卿白了沈重山一眼,说:“少来这套,卖菜怎么了,卖菜也是一种很正常的谋生手段啊,干什么给你一说好像什么了不得的惨事一样,再说了,没我们这些你嘴里的资本家,人家的菜还不一定卖的动呢……再买个胖头鱼,我要吃鱼头炖豆腐。”

    买好菜,开车回家,做饭然后吃了晚饭,许卿坐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着沈重山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汤药喝着,皱眉问:“你为什么喝中药?”

    之前和叶琉璃对拼那一剑,其实沈重山并没有占到便宜,反而被引动了一些内脏的陈年旧伤,这两天内伤越发的严重,所以哪怕是强壮如沈重山都不得不喝一些中药治疗,但这些事情却是不能对许卿说的,沈重山笑眯眯地说:“这是板蓝根。”

    “骗鬼呢,我刚都看见你熬中药了,板蓝根有那么多药材吗?”许卿不信。

    沈重山干咳一声,说:“这不是天气冷了嘛,我弄点滋补暖体的中药喝一些预防感冒。”

    许卿依然狐疑地看着沈重山,说:“你都强壮的跟一头牛一样了,还需要喝这个预防感冒?”

    沈重山哼哼了一声,说:“强壮的身体是怎么来的?那也是平时靠着这些预防措施保养出来的,就和你每天晚上都要做面膜做护肤一样,不保养哪来那么水嫩的肌肤啊?”

    许卿洋洋得意地说:“那是我天生丽质呀……你帮我去把楼上的笔记本拿下来。”

    “不去,你自己去,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沈重山没好气地说。

    许卿不依不饶地说:“哎呀,你就去嘛,我坐这正舒服着呢,懒洋洋的不想动,快点啦。”

    沈重山无奈地放下中药说:“就你事儿多,简直是个事儿妈。”

    说着,沈重山起身去了楼上。

    见沈重山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许卿赶紧起身端过沈重山的中药,小心翼翼地吹了一下,然后浅尝一口,就这么一小口就把许卿苦得皱眉头吐舌头,好半天都没有缓过来,“敢骗我,明明就是生病了还说什么预防感冒……预防感冒的中药怎么可能这么苦!”许卿起身小跑到厨房,打开了药罐子却见里面乱七八糟的药渣什么都有,偏偏她认识的没几样,于是赶紧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再一溜烟地跑出去躺在沙发上。

    这么一小会功夫,沈重山拿着笔记本下来了,送到许卿面前说:“拿着。”

    许卿接过笔记本,对沈重山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算是感谢。

    打开了聊天软件,许卿找到自己的私人医生,然后把图片发给医生,问:“这些是什么药用来干嘛的你看得出来吗?”

    那一头的医生不过几分钟就给出了确切的答复,许卿看过之后表情无比严肃。

    啪的一声,许卿合上电脑,目光灼灼地看着沈重山。

    沈重山被许卿忽然就变得严肃起来的表情吓了一跳,下意识地问:“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许卿皱眉说:“党参、黄芪、茯神,这些是用于气血亏虚的,当归、生地、柴胡,这些是治疗瘀血内阻的,还有一大堆药材全部是用来活血化瘀,温养脏器的,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受内伤了?”

    沈重山目瞪口呆地说:“你连这个都知道?我表示极大的怀疑……你明明连韭菜和葱都分不清楚,怎么可能知道黄芪和茯神、柴胡这些中草药?”

    许卿气急道:“我在问你是不是受内伤了!不准你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

    沈重山干咳一声,漫不经心地回答说:“是受了点内伤,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喝点药就好了。”

    “可是人家明明告诉我你用的药量很大,若不是顽症急症是不会下这么大药的,你,你到底怎么了你快说啊!”许卿前所未有地拔高了声音,一下子从沙发上坐起来伸手抓着沈重山的手臂,带着哭腔说。

    沈重山再次被许卿的反应吓了一跳,见到许女神眼眶微红,那连面对再大的困难临危不乱的人此时居然连手掌都微微颤抖,看着此时无比在意无比焦急的许卿,沈重山一边在心里暗暗懊恼实在低估了许卿的好奇心,另一边心中却是暖洋洋的,他伸手握着许卿的手笑着说:“放心吧,我真没事,就是前些天和人产生了一些冲突,受了一些内伤,你看我,这不是活蹦乱跳的嘛。”

    许卿咬着嘴唇,低声问:“严重吗?要不还是去医院吧。”

    沈重山赶紧拉住了许卿,哭笑不得地说:“怎么就要上医院去了,没事,这些伤我自己知道,要不然我也不能自己给自己开药方对不对?要是真的严重到那个地步了我早就去医院躺着了,放心吧,真没事。”

    “真没事?”见沈重山不像是开玩笑,许卿这才问。

    “真没事。”沈重山肯定地回答,见到许卿这紧张的样子,沈重山拉着许卿的手把她拉到自己怀里,笑眯眯地说:“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就是一点内伤,听起来挺玄乎的,但也就是十天半个月就好,一点影响都没有。”

    许卿忽然想起了什么,从沈重山的怀里坐直了身子对沈重山怒气冲冲地说:“是谁跟你起的冲突?我让人教训他去!”

    沈重山无奈地摸摸鼻子,那人一般人还真的对付不了,他又把许卿拉到怀里,说:“已经解决了,你见到我什么时候吃过亏?我都受内伤了,对方肯定是死透了。”

    许卿闻言这才稍微平复一些,她低声说:“你刚吓死我了。”

    “原来你还这么在意我呢?”沈重山低头看着许卿趴在自己怀里的俏脸,轻笑道。

    许卿下意识地伸手想要去拧沈重山,但是手都伸出去了,一想到沈重山现在是个病号又赶紧收回来,她嘴硬地说:“谁,谁在意你了,我只是担心你受伤了不能送我去公司,影响我工作。”

    说完,许卿好像又想到什么,她抬头说:“你都受伤了,昨晚怎么不跟我说,害得我什么都不知道还打你……”

    沈重山没好气地说:“你也知道你昨晚有多凶啊?你给我说话的机会吗?劈头盖脸地上来又抓又挠还带咬的,我到是想要跟你解释来着,哪里有机会?”

    许卿羞红了脸,没底气地说:“我,我也不知道啊……”

    沈重山看着许卿那娇俏可人的模样,没说话。

    许卿说完之后没等到沈重山平时肯定会有的打击自己,抬眼一看,却见沈重山正定定地盯着自己看,许卿愣了一下,一种很莫名的滋味从心头蔓延开来,莫名其妙的,许卿忽然觉得自己好紧张,好像连呼吸都不知道怎么呼吸了一样,就在她觉得浑身都不自在的时候,沈重山的脸慢慢地靠了上来。

    这,这是要亲我吗?

    许卿脑海里盘旋着这个问题,但是却丝毫没有去考虑自己应该怎么应对,就在许卿自己跟自己慌乱的时候,沈重山已经贴了上来。

    “唔……”许卿的嘴里发出一个音节,然后就被沈重山堵上了。

    沙发上,沈重山坐在一侧,许卿靠在沈重山的怀里,沈重山低下头抱着许卿的深吻,角度、时机都恰到好处,许卿连挣扎都挣扎不了就感觉自己整个人从内到外,从身体到灵魂都被沈重山给占据包围了,她羞的不敢看人,在沈重山的嘴唇亲吻上她的时候立刻就闭上眼睛,双手死死地抓着沈重山的衣服,身体因为紧张而有些颤抖,就这样没有丝毫反抗地将自己全部的温柔和芬芳呈现给沈重山,任由他抱着,索取着。

    而在沈重山的手不老实地想要揭开许卿衣扣的时候,许卿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沈重山,跟受惊的小兔子一样从沈重山的怀里逃出来,脸红红的许女神大羞道:“你要死啊!你现在是病人,还,还想着那些事情!”

    “那我伤好了就可以吗?”沈重山两眼放光地问。

    许卿一愣,羞急道:“不许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