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362章沈重山只要美人膝
    梁双刀想看到的沈重山表情……他现在很郁闷。

    刚才逛城隍庙的时候,林墨浓还是让粉丝给发现了,那些粉丝都疯了你知道么,当沈重山看见一个卖烤串的男人连摊子都不要了就跟着呼喊着的人群冲上来时,他意识到尼玛要马上逃离这个地方,要不然这些疯狂的粉丝立刻就会教他做人的道理……武功再高强也没用,人海战术从来都是无往而不利的。

    于是沈重山拉着林墨浓第二次狂奔。

    一边跑,沈重山一边还教训林墨浓,“你说你没事把墨镜拿下来干什么?你看你看,这不是,惹了大麻烦吧?”

    林墨浓郁闷地说:“你说我戴着墨镜不好看……”

    “我只是随口那么一说啊!”沈重山郁闷地说。

    “我也就是随手那么一摘啊,谁知道一转头就被人发现了。”林墨浓自己也郁闷坏了,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可以放松下来的机会的说……

    此时沈重山已经拉着林墨浓跑到一个拐角,抬眼一看,过去就是酒吧一条街,这里出没的全是年轻人,这要是后面那群人追上来喊着找林墨浓,估计这酒吧街大大小小的酒吧里瞬间能跑出来几百号人……一想那个画面沈重山就觉得酸爽的不行。

    跑,跑不掉了,这里只能往前跑,但是这条酒吧街少说六七百米长,沈重山还没跑出去后面的人就追上来了,那么……沈重山眼珠子一转,看到在酒吧门口正拥吻的几个情侣,立马计上心来,沈重山一转身对正气喘吁吁的林墨浓说:“等会配合我。”

    林墨浓还没有明白过来,忽然身后传来了震天的脚步声和呼喊声,“林墨浓!林墨浓在哪里?我的墨墨呢?”

    一大群僵尸正在逼近!

    沈重山一把搂过林墨浓,把她抵在墙上,一侧头就吻了上去。

    林墨浓瞪大眼睛,她都懵了,完全没有想到沈重山会忽然这么做。

    怎么办?反抗吗?林墨浓这么想,手也动了动,跟着抵在沈重山手臂上,但也就仅此而已了,因为她发现自己浑身都麻麻木木的,好像力气都跑光了……

    嘴唇被沈重山霸道地占据着,她甚至能够感受到沈重山那充满侵略性的气息侵占着自己全身,身后是墙壁,身前是整个把自己拥在怀里的沈重山,林墨浓逃无可逃。

    就在这么一会的功夫,那些粉丝全追上来了,他们见到正靠着墙壁拥吻的两人,但现在本来就是大晚上,昏暗的霓虹灯也不足以让人看清他们的脸,于是有人嫉妒地骂了一声狗男女之后就继续追寻他们的林墨浓女神去了。

    千军万马奔腾而过,沈重山吻得海枯石烂。

    林墨浓好香,这种香味是和许卿不同的,林墨浓的香味就好像是一朵馥郁的水仙,清雅而醒神,并不那么浓郁强烈,但是却能让你轻易地感受到它的存在,然后就再也离不开它。

    但是不同的香味,却有一样的副作用,那就是让人忍不住想要把她们狠狠地抱在怀里,揉碎在身体里,再也不放开。

    沈重山霸道无度地侵略着林墨浓,一直到林墨浓都觉得呼吸困难的时候,沈重山才放开了她。

    这个时候失去理智的粉丝们已经跑去别的地方寻找林墨浓,周围也不见其他人,就他们两个,好像全世界都安静了下来,安静得沈重山和林墨浓能够清晰地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林墨浓的心跳很快,很急,好像是受了惊乱撞的小鹿,她的眼神也透露着害羞和惊慌,这哪里像是那个粉丝数十万的巨星?分明只是一个被男孩占了便宜的青涩女孩而已。

    至于沈重山的心跳……好吧,这脸皮厚如城墙的东西也的确没什么好慌乱的。

    “你占我便宜。”林墨浓低声说。

    “我没有。”沈重山很肯定地回答。

    这一瞬间,林墨浓居然感觉想笑,好笑又好气的那种。

    “你刚还吻我,还说没有?”林墨浓恼道。

    “那只是权宜之计,我说了让你配合我的,你看,这不是躲过了那些粉丝?”沈重山甚至还有些得意。

    咬着嘴唇,林墨浓感觉自己口齿里,甚至呼吸的空气里都带着沈重山的味道,这是从未有过的体验,让林墨浓下意识地觉得有些失措,可再失措也压不住她对占了便宜还吃干抹净不承认就算了甚至洋洋自得开始邀功的沈重山的着恼,“权宜之计需要你舌吻我吗?权宜之计要你在人都走了老半天还不放开我吗?”

    沈重山抬起头,脸上露出很认真地在思考林墨浓这两个问题的表情,林墨浓也不说话,她倒是要看看沈重山能给出什么狡辩之词来。

    过了一会,沈重山终于露出高兴的表情,对林墨浓说:“现在安全了,我们回家吧!”

    “……”

    林墨浓之前一直都很奇怪,许卿明明就是一个很大气很有女神范的女孩,处变不惊,不管是什么事情都打扰不了她那份从容不迫和睿智,但是为什么自从遇见了沈重山之后,许卿就变得越来越不像是以前那个许卿呢?对外人的时候还好,可一旦面对沈重山,许卿有时候那刁蛮起来连林墨浓都觉得沈重山挺可怜的。

    现在,林墨浓算是彻彻底底干干净净实实在在地明白了,不是沈重山可怜,也不是许卿变了,而是这个混蛋有的时候你真的恨不能把他给狠狠打一顿然后踹几脚才解气……许卿说的不错,对付这样的家伙你和他讲道理是没用的,他会把你硬生生地拉到和他一样市侩庸俗流氓的层次,然后用他在这个层次丰富的经验打败你,对付他最好的法宝就是……

    “别打我!不准打脸!”某人的惨叫划破夜空。

    悻悻地回到家里,林墨浓刚回来,又在外面逛了好几个小时,一回来就上楼去洗澡去了,而沈重山则收到一条来自张保国的短信,刚要去找许卿,却发现许卿跟做贼一样从厨房里溜出来,兴许是没有见到沈重山的缘故,砰的一下许卿一脑袋撞进沈重山怀里。

    “哎呀。”许卿叫了一声,幸亏沈重山手疾眼快抱住许卿才没让她摔倒,“你干什么?上午还跟我说你要节食要减肥,晚上你就来翻冰箱偷吃?”沈重山惊讶地看着许卿说。

    许卿气坏了,一抬头说:“你才偷吃你才翻冰箱呢!”

    许卿这么一抬头,沈重山更惊讶了,“你脸上怎么乌漆吗黑的?”

    还未等许卿回答,沈重山看着许卿后面的餐厅里冒出一阵阵的黑烟,以为失火了的他赶紧把许卿保护在身后一个箭步冲进了黑烟里……

    许卿一阵心虚,扭头就想跑,然后她就听见黑烟中沈重山的惨叫,“我的药!”

    几分钟之后,坐在沙发上的许卿看着蹲在自己身前为自己包扎手指的沈重山委屈地说:“我只是想帮你煎药……”

    沈重山哭笑不得地说:“你没把自己煎了我算是谢天谢地了,这种事情我自己来就行,明知道自己不会摆弄那些药罐你还去,你看,把手指烫伤了吧,痛不痛?”

    许卿憋着嘴点点头,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

    沈重山又是感动又是好笑地握着许卿的手,说:“那些中药和西药不一样,熬中药讲究火候,火的大小、时间都不一样的,我的药方里面有几味药是要熬到一半的时候放进去,一般的中医不懂这个方子都熬不出来,别说你这个门外汉了,不过没关系,明天再买就行了……你别哭啊。”

    见到许卿大眼睛里的眼泪哗啦啦地滴下来,沈重山心疼坏了,这还是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见到许卿哭,之前再怎么生气,她可从没有红过眼睛。

    许卿带着哭腔说:“你捏着我手了……”

    沈重山低头一看,尼玛可不是吗,刚包扎好烫伤的手指正被自己捏在手里呢,一头黑线的沈重山赶紧松开了许卿的手,苦笑着说:“我没注意……很疼?”

    许卿忽然一探身把沈重山的脖子抱的紧紧的,用自己柔嫩的脸蛋贴着沈重山的脸颊说:“你一定要好好的,不许受伤不许生病更不许死。”

    沈重山这一瞬间心都融化了,他反手抱着许卿,温声说:“好,我一定不受伤一定不生病……不过我就喝个中药你为什么能把死联系起来了?”

    男子莫过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但是沈重山只要美人膝,那天下权谁要谁拿去,他不在乎也不稀罕,只要身边的女孩们都好就行,有这样一个女孩把你爱成这样了,你为她做什么都不过分。

    可就在这本应该温情无限的时候,许卿忽然毫无征兆地一把把沈重山给推开了,一点防备都没有的沈重山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板上,还没来得及怒火中烧,沈重山就听见许卿紧张地说:“啊,墨浓啊,你刚没看见什么没听见什么吧?我洗澡去拉,等会去你那跟你聊天……”

    看着跟小鹿一样跳脱着跑开的许卿,沈重山对穿着睡袍捧着水杯的林墨浓尴尬一笑,打个哈哈说:“那个……哈哈,是吧……”

    林墨浓淡淡地瞥了沈重山一眼飘然而去,显然林大明星还没有从之前那个吻里原谅沈重山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