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382章还怎么做愉快玩耍的小伙伴
    红色的电话,轻易不响,一响,不是大事就是大人物打来了电话,更何况是赵老这里的红色电话,兴许一年都不会响一次,但若要是响了,肯定是有很大的事情发生……或者干脆就是和赵老同级别的元老打来的电话。

    赵老面沉如水,提起话筒放在耳边,电话那头,传来陆家老爷子的苍老疲惫声音,“老赵,不知道那小子去你那没有,没去的话让他别去了,要是到了的话就让他走吧,我们年纪大了,就别搀和年轻人的事情了。”

    几分钟之后,沈重山从房间里出来,反身带上房门的时候一眼见到旁边和一个电线杆子一样站岗的赵飞燕,被吓了一跳的沈重山没好气地对赵飞燕说:“你没事在这里吓唬人干啥?”

    赵飞燕皱了皱眉毛,说:“刚才你和我爷爷说了什么?”

    沈重山摆摆手,有些烦闷地说:“被教训了一顿呗,还能说什么,要不是我机智早就求了一尊大佛来,估计还真不好说。”

    说着,沈重山还很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刚才可真的把他吓坏了。

    赵飞燕皱眉回头看了一眼房间,然后对沈重山说:“我送你出去。”

    一边送沈重山朝门口走,赵飞燕一边说:“我爷爷已经很久不见外人了,更是极少发脾气,但是我刚才在门外都听见他的声音了,你们到底怎么了?”

    沈重山叹了一口气,说:“他护犊子,怕你被我拐骗呗。”

    赵飞燕怒瞪着沈重山说:“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沈重山无辜地说:“可是事实就是这样啊,明明是你自己问的,我老实回答你又生气。”

    哼了一声,赵飞燕觉得和沈重山实在没法沟通,眼看距离大门还有十多米的距离,她也不送了,扭头就走。

    她这么一走,伞可是拿在她手上的,伞一被拿走沈重山顿时成了落汤鸡,他对赵飞燕的背影大声说:“喂喂喂,你到是把伞给我啊?还有你这么走了,我怎么回去啊?好歹你把我送回酒店啊?”

    赵飞燕……脚步好像加快了不少。

    沈重山郁闷的要吐血,赶紧跑到门口屋檐下面躲着,眼巴巴地看着外面深深的雨幕,地面到处都是积水,雨水拍打在积水上溅起一朵朵的水花,沈重山悲凉地叹了一口气,此时恰逢一阵冷风吹来,冷冷的风裹着雨水拍在脸上就和刀割一样让人难受,一股子寒气从脚底下窜上来直冷了整个心肺,沈重山的心情悲凉的不行……

    回到将军楼屋外,赵飞燕敲了敲门,小心地推进去,却见到爷爷正在书桌后面练字,老爷子喜欢安静,特别是看书和练字的时候是不允许别人打扰的,赵飞燕见状就打算离开,但却被赵老叫住了。

    “过来看看。”赵老说。

    赵飞燕有些惊奇,她觉得爷爷见过沈重山之后似乎产生了一些变化,但具体变化在哪里一时半会她也说不好,想了想,赵飞燕抬脚走到赵老的书桌边。

    书桌上,一张大宣纸被铺平了两边用镇纸给压着,上面写着老爷子刚下笔的“后生可畏”四个大字,因为是刚着墨的缘故,墨迹还很新鲜,湿润润的,老爷子的笔力很深,力透纸背,墨汁晕开了桌下一片。

    见到这四个字,赵飞燕愣了一下。

    “后生可畏啊。”赵老摇摇头,放下了毛笔,看了赵飞燕一眼,有些惋惜地说:“你和力王本是我最看好的孙子孙女,你其他叔叔伯伯的孩子都不行,各有各的毛病,其中你得我喜欢,因为你有女孩子的心细,做事也认真,脚踏实地不喜欢那些虚的东西,这一点很好,年轻人最缺的就是你这一点……而力王脾气性格最像年轻时候的我,且大智若愚,看似鲁莽但却有自己的考虑,我早就知道这孩子心思远比表面看上去的更深,之前以为是好事,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像是梁家的那个小娃子,才多大就被人说是什么龙生九子,再看看这些年,那个小娃子目中无人到什么地步了,他迟早要摔跟头,而梁家的老头子也在等着,等他吃个亏成长起来,但是我和梁家的老头子想对了,却也想错了。”

    还不等赵飞燕再问,赵老已经叹息地说:“我们都算错了出现这么一个后生晚辈,后生可畏这四个字给他,当真是不亏了。我昨晚决定要见他,他却比我自己还早一步料到了这件事情,这后生直接去找了老陆,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刚老陆竟然直接打了电话来,这让我的准备却是落了空,力王和梁家的小子都栽在他的身上,不冤。”

    赵飞燕闻言愣住了,她没有想到沈重山居然早就料到爷爷会要求见他,为此甚至还早早地和陆家的老爷子达成了共识……她甚至来不及去想爷爷为什么要为难沈重山以至于沈重山都去搬出陆老爷子来,她就急切地问:“爷爷,不至于吧?虽然我承认他的确很厉害,可要说力王和梁双刀都要栽在他的身上,我不信。”

    “你不信,梁老头也不信,他觉得沈重山是他最优秀的孙子的磨刀石,会让他的孙子更快成长,但是……嘿嘿,我刚才却在他的身上见到了一股杀气,这杀气,若不是真正的屠夫举起刀要杀人了,是不会有的,这股杀气我太熟悉了,梁老头这一次恐怕要损兵折将了,磨刀石却反过来把他最优秀的孙子给杀了,他梁老头那本来就吊着的命还能苟活几口气?”赵老感叹地说了一句,语气似笑非笑,好像总有一些幸灾乐祸的意思。

    而此时沈重山在大雨下觉得很悲催,他觉得心很痛,在确定赵飞燕肯定不会回心转意地出来开车送自己或者给自己一把伞之后,他的心就痛的厉害,为什么?人和人之间的信任都到哪里去了?为什么把自己接过来然后就丢在这里不管了?这以后还怎么做愉快玩耍的小伙伴?

    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雨幕中,隐隐约约有一辆黑色的车开过来,沈重山眨巴了一下眼睛,觉得那黑色的车好像就是冲着自己来的,这让沈重山喜出望外,到底是哪个好人知道自己的难处来送温暖来了?

    时间往前推一个小时,当沈重山跟着赵飞燕在来赵家的路上时,梁双刀已经在书房内静坐了一个晚上。

    这一个晚上,他都没有睡觉。

    他不知道时间是怎么过去的,当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外面的持续了一夜的暴雨依然没有停歇的意思,他终于从椅子上站起来,因为时间太久保持一个姿势没有动,站起来的时候他感觉一阵头晕目眩,麻痹的双腿一软他猛地跌倒下来,他的头撞在桌角上然后整个人重重地摔在地上。

    柔软的地毯缓冲了他摔倒下来绝大部分的作用力,但额头的剧痛和剩下的作用力还是让他闷哼了一声,伸手捂着额头,梁双刀觉得头痛欲裂,这不仅仅是被撞了的疼,更多的还有思考一个晚上带来的精神疲惫。

    门被人从外面快速推开,这是一直贴身保护着梁双刀的护卫听见异响之后冲进来,见到梁双刀倒在地上额头血流如注,那护卫惊叫了一声就要上来查看,但是却被梁双刀叫住了。

    “别过来!”梁双刀怒吼一声,声音嘶哑而干涩,就如同干渴了很久的人发出的声带快要被撕裂的声音。

    那护卫站在原地不敢动。

    梁双刀拿下了捂在额头的手掌,掌心那触目惊心的鲜血让他的瞳孔缩紧,这一刻,那无所不在折磨了他一个晚上的不详预感彻底爆发,他发泄一般地怒吼:“滚出去!”

    无缘无故被吼了一脸的护卫低下头,转身要走。

    而此时,彻底变得跟神经质一样的梁双刀又喊道:“等等!”

    护卫不明所以,站在原地低着头不敢去看此时无比狰狞的梁双刀。

    梁双刀深吸了一口气,不用照镜子他就知道现在的自己一定很狼狈,熬夜一个晚上的他脸色苍白,瞳孔却充满了血丝,加上从额头伤口处流出的鲜血更是让他看起来格外血腥恐怖,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在看到鲜血的那一刻,他终于明白过来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毙,他用手帕捂着伤口,努力用平淡的语气说:“让人过来给我包扎伤口,另外,沈重山现在在哪里?”

    护卫迅速地说:“十分钟之前刚传来的消息,赵飞燕去了沈重山所在的酒店,然后我们的人看见他们一起上车朝着赵家去,现在大概已经进入赵家,目的还不知道。”

    “不用知道了,派人去,等沈重山出来就杀了他。”梁双刀咬牙说。

    护卫闻言一愣,下意识地说:“可那里是赵家……要不要换个地方?”

    在赵家门口杀人,这性质实在太恶劣了,一旦赵家追究起来,绝对不好过,哪怕是梁双刀也要给赵家一个交代,而这个交代,绝对不是普通的丢个替死鬼出去就能搪塞的了的,那是赵家!赵老爷子虎威犹在,是和梁老一个级别的元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