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385章问问梁少想要什么样式的棺材
    赵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家族?

    可以用一组数字来这样形容。

    赵家第三代,大半从军,小部分从商,还有一些泯然众人的,并不是赵家的核心子弟,而核心是赵飞燕和赵力王这一对长房长孙,赵飞燕本身是最年轻的女性中校,声名显赫。

    赵飞燕的父亲是某大军区司令员,中将军衔。

    赵飞燕的叔叔伯伯,全部在军区或者国防部任职,其中在国防部担任领导职务的伯伯是少将军衔。

    赵飞燕的爷爷是国家元老,含金量十足的上将。

    赵家一门三代人三将军,其显赫程度可见一斑,而在军队内的实权部门,不知道多少走上领导岗位的人当年都或多或少地承蒙赵家老爷子的恩惠和提携,心中对赵家有好感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因此,在京城权柄最甚的,不是赵家,背景最深的,也不是赵家,但是最不好惹的,绝对是赵家!

    没有人敢逼急了一个握着枪的人,更何况这个人还无比得高层的青睐。

    赵家对国家的拳拳之心是所有人都公认的,而且从来不参与任何斗争中去的赵家更是深得高层的满意,这样的人掌握着枪才让人安稳,赵家从不听谁的,只听国家利益的,国家的命令大过天,除此之外谁来都不管用,这就是赵家给天下人的印象。

    而现在,居然有人吃了雄心豹子胆来到赵家门口端着机枪扫射。

    可想而知会产生多么巨大的影响。

    赵飞燕第一个勃然大怒,当时就要调警卫连出来,但却被赵家老爷子阻止了。

    相比赵飞燕的大怒,赵老却平静从容了许多,老爷子一辈子经历过来不知道多少大风大浪,这么一件被人用机枪扫射大门的事情,事实上是面子的折损多过里子,而赵老看到的却比旁人又多了许多,所以他并不生气,反而安慰赵飞燕,“早些年动荡那会,我被人绑着说要批斗我都经历过,这算什么,大惊小怪怎么做大事。”

    赵飞燕依然怒火难平,说:“爷爷,这简直就是目中无人,赵家不参与到斗争去但不代表赵家就是软柿子!他们都欺负上门来了!”

    赵老哈哈笑,并不接赵飞燕的话,而是问:“小沈还在?”

    “在门口呆着呢,说什么被吓到了,就是不走。”赵飞燕好气又好笑地说。

    赵老摇摇头,说:“他马上就会走的,他在等我们给他一个消息。”

    “消息?什么消息?”赵飞燕疑惑地问,她发现自己实在是跟不上爷爷和沈重山的思维,他们说什么做什么自己居然都看不懂,明明是一样的人,为什么这两天自己对自己的智商产生这么大的怀疑?

    “明眼人都知道那机枪是冲着沈重山来的,华夏想我老头子去死的人不少,但要说敢冲着我老头子来扫我家大门的,还真的找不出来,时间又那么巧,小沈就在门口的时候机枪就来了,对方显然是被逼到狗急跳墙要不惜代价地杀沈重山了,而这个人,你想想还能是谁?”赵老意味深长地说。

    赵飞燕脱口而出道:“当然是梁双刀!”

    “那就是了,这一点我知道,现在你也知道了,沈重山能不知道吗?他本就是冲着梁双刀来的,双方现在已经到刺刀见红的时候了,不死人是不会罢休的,但是他在京城并没有什么势力,想要找到梁双刀也很困难,所以他在等,等我们给他这个消息。”赵老说道。

    赵飞燕愣了一下,要是赵家来查的话,梁双刀的下落还真的不是什么秘密,随即她小心地说:“爷爷,我们要查吗?你说过我们不搀和到斗争里去的。”

    “我们是不搀和到斗争里去,但是梁家的小娃娃都让人端着机枪来扫我这老头的大门了,我们还真的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吗?你去查吧,用你的方法告诉小沈,接下去的事情就不要插手了,我们赵家的介入到此为止。”赵老淡淡地说。

    赵飞燕闻言神色严肃,但却藏不住眉眼之间的欣喜和轻松,她说:“好的爷爷,我现在就去。”

    看着赵飞燕眉飞色舞恨不得开足马力去把梁双刀的下落给查出来好送给沈重山的背影,赵老那眉头却是皱了起来,其实还有一件事情赵老刚才没有说出来,赵飞燕也没有想到,那就是沈重山杀了梁双刀以后呢?梁家会罢休吗?所以在赵老看来,这的确是一件不死人不罢休的事情,但这人命却注定是两条人命,不会有赢家。

    这些老人,坐在京城深居不出,或许年纪太大他们站起来都困难,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凭借着他们的智慧,他们成功地治理好了这个幅员辽阔的国家,他们的城府和智慧,绝不是简简单单的聪明可以形容的。

    而此时的梁家,刚出院不久的梁老胸口极速地起伏,他坐在椅子上用手紧紧地握住椅子上的扶手,瞪大了眼睛看着跪在他面前浑身血迹一脸脏兮兮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梁双刀,良久,再也忍不住内心喷薄怒火的梁老抬起一脚踹在梁双刀的肩膀上,这一脚,梁老自己踉跄着倒回椅子上,梁双刀身体后仰跌倒在地上,但他马上爬起来想要扶着梁老。

    “滚开!”梁老一把推开了梁双刀的双手,他怒火中烧地说:“梁双刀啊梁双刀,你是我最满意的孙子,但是你怎么就这么糊涂?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成大事就要懂得舍弃,你注定要有权,为什么还对金钱那么贪恋?这个世界上是不可能鱼与熊掌都兼得的好事的,你怎么就不听,我耳提面命让你静下心来选一条路去从政,你不听,非要去弄这些事情,居然还想到了去偷别人的技术,你简直把我梁家的脸都丢光了你!”

    梁双刀跪在地上,颤声说:“爷爷,我知道错了爷爷,我也是想要我们家更好才出此下策,我真的没有考虑太多后果……对不起爷爷,我真的知道错了。”

    看着眼前惊慌不已而且无比狼狈的梁双刀,梁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心中一抹浓重的失望一闪而过,之前他那么看好这个孙子,到底是不是走眼了?对于沈重山的事情,梁老虽然一年多半的时间在医院里,可他怎么可能不关注着自己最看好的孙子的一举一动?梁双刀的这些事情,其实他多半都知道,但他的确没有想到梁双刀敢私自弄一个实验室去偷许氏集团的t药物计划,他虽然不管事了,但还是知道高层对这个计划对许氏集团十分的看中,更是打算将许氏集团当成标杆企业扶持起来走出国门的,而梁双刀这种时候撞上去,不是自己撞上枪口是什么?

    最让梁老没有想到的是,本来他为自己孙子挑选的磨刀石,那个叫沈重山的,居然会把自己的孙子逼到这一步,看着眼前的梁双刀,梁老内心无比痛惜,玉不琢不成器,要成大器必然要经历磨难,但到时是自己孙子这块玉不是成大器的料还是沈重山这磨刀石太锋利?居然把事情闹到这般田地。

    就在此时,一个人急匆匆地走进来,面色焦急地说:“老爷子,刚传来的消息,赵家门口遭遇身份不明的枪手袭击,大门被机枪扫得千疮百孔,这件事情发生在几分钟之前,但现在已经传出去了,闹得非常大,估计现在内线已经将情况呈送给在国外访问的最高层,赵老的态度还不可知,但枪手已经被发现,吞枪自杀在车内,无法证明他的身份。”

    “沈重山呢?沈重山死了没有?”梁双刀猛地抬眼问,眼神无比焦急。

    那人疑惑地看了一眼梁双刀,摇摇头说:“传来的消息,除了那自杀的枪手,没有人在这次袭击中伤亡。”

    梁双刀整个人如遭雷击,都愣了,为什么还是失败?他都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为什么还是失败了?

    赵老从梁双刀的反应来看就知道这件事情是谁做的,他彻底怒极攻心,猛地站起来,快步走上去扬手一个巴掌就把梁双刀打倒在地,“畜生!你这个畜生!你是不是要毁了梁家?毁了你爷爷我?”

    梁双刀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大喊道:“不可能!我不可能会输的!他沈重山算个什么东西,什么都没有的臭男人一个,他不就是靠着女人上位的?他凭什么赢我?我怎么可能会输给他?龙生九子!我是京城最优秀的第三代!我不可能会输!”

    “疯了,这个畜生疯了!”梁老捂着胸口,颤抖着道。

    进来汇报消息的人赶紧快步走上前把梁老搀扶住,说道:“老爷子,您的身体刚康复,现在还很虚弱,医生说过你的情绪不能太激动。”

    此时,门外又有人进来。

    “到底什么事情?快说!今天还要发生多少大事!”梁老见那人犹犹豫豫的样子就怒声道。

    那人脸色一惨,赶紧说:“门外有一个叫沈重山的求见,说是要来找老朋友叙叙旧,还有,还有……”

    “还有什么?”梁双刀怒声问道。

    “还有他说,想要问问梁少,想要什么样式的棺材……”那人小声地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