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393章巾帼当如赵飞燕
    “够了!”忍无可忍的马明瑞大声喝道,他狠狠地瞪了小李一眼,阴沉着脸说:“把他带下去先清理伤口,小李,你下午交一份检查给我,我需要知道这件事情的详细经过,还有,你对这次事件的认识!简直就是乱弹琴!”

    小李委屈的不行,明明是自己被打了一顿,到头来居然还要自己写检查,他憋屈又愤恨地转头走了。

    等小李一走,马明瑞看着沈重山,态度冷淡地说:“带上他,去审讯室。”

    审讯室在小楼的地下室,看的出来这院子的地面建筑多半只是个幌子,更多的内容还是要来到地下才看得见,但是似乎这里是经过了特殊的处理,沈重山一路走到看到的都是黑漆漆的一片,无法观察到外面的情况,从电梯出来,再下到一条走廊,幽暗的走廊只有几盏灯点亮,两侧三步一岗地站着执勤的守卫士兵,通道的尽头是一个铁门,这铁门很厚,需要密码和身份证双重验证。

    开了铁门之后,沈重山走进来,发现这个审讯室是全封闭的,两侧墙壁的墙纸很有意思,被绘制了白色和黑色两种不同颜色的不规则条纹,别看这种条纹很古怪很莫名其妙,但是对于有心理压力的人来说这简直就是一种无声无息的精神折磨,但凡是被带到这里来的都是有大秘密的人,或者是间谍,或者就是其他什么情报组织的成员,这些人都是受到过严格地反审讯训练,一般的手段对他们没有用,这房间里的装饰一切都透露着一种压抑,而墙壁上的墙纸,要是你仔细盯着看的话,没多久你就会觉得头晕目眩神志不清,这种时候想要撬开一个人的嘴就容易多了。

    “坐下。”马明瑞指了指房间中间的一张椅子,对沈重山说。

    而后,马明瑞和助手在对面的桌子后面坐下,马明瑞点了一支烟,对沈重山问道:“你抽吗?”

    “我一般不抽烟。”沈重山回答说。

    点点头,马明瑞把烟盒收好,他看着沈重山说:“你也知道,我这个地方和其他的公安不一样,其他地方都需要讲证据,而我这里是不需要的,可以换一句话说,进到这里来,死活就不是你自己说了算,而是我们说了算,但是坦白地跟你讲,你的生死我们说了也不算,今天在这里就是希望你能够回答我的所有问题,之后我会把你的情况汇报给上面,明白了?”

    话说完,马明瑞也不等沈重山回答,直接就问:“你什么时候来的京城?”

    “四天之前。”沈重山很老实地回答。

    对于这些资料,马明瑞早就已经掌握,之所以问也只是铺垫一下开场,见到沈重山回答的很老实,他满意地点点头,又问:“来京城的目的是做什么?”

    “见朋友。”沈重山继续老实地回答。

    微微皱眉,马明瑞问:“什么朋友?叫什么名字?”

    沈重山耸耸肩,笑眯眯地说:“我敢说,怕你不敢记。”

    马明瑞皱眉说:“还没有我不敢记下来的东西,你只管说。”

    “陆家的老爷子,赵家的老爷子,还有赵飞燕,另外还抽空见了一面梁家的老爷子。”沈重山笑眯眯地说。

    马明瑞的笔僵在手上,笔尖悬在纸上老半天,马明瑞还真的不敢把这些东西给写下来,别说陆家老爷子赵家老爷子,就是一个赵飞燕就把他吓得够呛,赵飞燕那是什么人?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把这些东西写下来。

    深吸一口气,马明瑞直接跳过这个问题,问:“昨天你在哪里?”

    “先在京城,后来去了威海。”沈重山回答说。

    “去威海干什么?”马明瑞死死地盯着沈重山。

    “去找梁双刀。”沈重山的回答依然没有任何犹豫和停顿。

    “找梁双刀干什么?”马明瑞步步紧逼地问。

    沈重山奇怪地看了马明瑞一眼,理所当然地回答说:“当然是去见他啊,我和他可是好朋友。”

    “是不是你杀了梁双刀?”马明瑞站起来问。

    “不是。”沈重山一口否定。

    马明瑞冷哼一声,说:“根据高速公路上的监控记录,你和梁双刀前后脚到的威海市,相差不过半个小时,而梁双刀在威海市的别墅非常隐秘,根本就没有几个人知道,但是在你从别墅离开之后就有人发现梁双刀已经死在别墅里,你既然没有杀他,他是怎么死的?”

    沈重山一脸难过地回答说:“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反正我到了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砰!马明瑞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声道:“沈重山!你不要再狡辩了!”说着,马明瑞丢出一个塑料袋,塑料袋里装的是一把还带着血的水果刀,他冷声说:“这把水果刀是在现场发现的,上面有你和梁双刀的指纹,难道你打算告诉我梁双刀是自杀?”

    “他是不是自杀我不知道,反正我到的时候这把水果刀就已经插在他胸口,我心慌了想要去拔下来,但是谁知道这么一拔,他还是没反应,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死了,于是我就走了。”沈重山耸耸肩,轻松地说。

    “胡说八道!明明就是你用这把水果刀杀了梁双刀!”马明瑞怒声道。

    沈重山看着马明瑞,没好气地说:“你都已经这么认为了还问我干什么。”

    马明瑞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冷声说:“我现在要的是你的回答。”

    “可是我的回答已经给你了啊,他怎么死的我不知道,谁杀的我不知道,是不是自杀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到的时候他已经死了,我都吓尿了当然我就跑咯。”沈重山一脸无辜地说。

    马明瑞咬了咬牙,他深刻地感受到沈重山的难缠,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他会回答的很爽快,而且都是如实相告,但一旦到了关键问题上,沈重山却比泥鳅还滑溜,无论如何都抓不到把柄。

    闷哼了一声,马明瑞说:“那么你在这里好好地想一下,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说完,马明瑞带着人离开了审讯室。

    厚重的铁门重重地关上,啪的一声,居然连审讯室的灯都关了,目瞪口呆的沈重山愣了一下,赶紧起来跑到铁门后面死命地拍打着,“卧槽,要不要这么节省?把灯打开啊!老子还在里面你把灯关了干什么?”

    门外,走廊中匆匆朝着电梯走去的马明瑞平淡地对下属说:“不要开灯,黑暗和幽闭的环境能让一个人精神崩溃掉,这个人很难缠,用这种办法折磨他一段时间再说。”

    沈重山杀了梁双刀这件事情一直都在持续发酵,而其带来的后果并不仅仅是沈重山被拘捕这么简单。

    此时的赵飞燕也正在对领导做出汇报。

    “飞燕,你是我最看中的好苗子,这不单单是因为你爷爷是我的老首长,你父亲是我的好朋友,你知道,到了我这个位置上,一些私人的感情是绝对不能带动到工作中来的,而我之所以不避嫌地把你带在身边,就是因为你的优秀是众所周知的,所以我提拔你到现在这个位置,也没有人有什么意见,但是现在你做出来的事情却让我很失望。”一个穿着军装的威严中年男人对站在办公桌对面昂首抬头的赵飞燕说,神色之中有怒气。

    赵飞燕目视前方回答说:“对不起,牛司令员,我让您失望了。”

    牛司令摇摇头,说:“你现在对我解释一下,那天为什么私自调动了警卫连,这是你主管的部队,你该知道在京城内这支部队是用来保护首长安全的,警备级别有多高不用我告诉你都知道,但是你却私自调动了这支部队!现在上头要我给出一个交代,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去交代?”

    “报告司令员,我没有什么好解释的,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我愿意接受组织上的一切处罚!”赵飞燕严肃地说。

    砰。

    牛司令重重地把茶杯放在桌子上,怒声说:“你这是在将我的军?你以为你有个爷爷在我就不敢把你撤职?”

    赵飞燕终于把目光落在牛司令的身上,她说:“司令,您知道的,飞燕不是这样的人。”

    牛司令皱着眉头说:“这件事情一定要有个交代。”

    “那就撤我的职吧。”赵飞燕平静地说。

    牛司令瞪起眼睛,刚要发怒,就听见赵飞燕说:“司令,反正一些人的事情让我很失望,这个职务我不要也罢。”

    “赵飞燕同志,你知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牛司令豁然站起身,大怒道。

    “司令,他梁双刀敢派人用机枪扫我赵家的大门,为什么我就不能派人教训几个目无王法的所谓公安局副局长?这件事情我很清楚,放在平时也算不了什么大事,可是现在这么上纲上线的,不就是梁家对我暗中帮了沈重山而感觉不满?司令,你也别瞪我,我把你当叔叔看待,小时候你还抱过我带我放过风筝,这些我都记得,所以我才敢在你面前说这些话,你不觉得梁家实在太过分了吗?他梁双刀做的那些事情别人不知道,司令你还能不知道?这种人我来说就是活该死,梁家,梁家怎么了?梁家的人就死不得,非要别人去死了?现在把沈重山算什么意思,走的还是国安那边的路,不就摆明了要把沈重山给置于死地?我赵飞燕的话就放在这里,赵家或许不会管,但是这件事情我赵飞燕永远记得,只要有机会,我绝对不会让梁家好过!”赵飞燕大声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