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02章爱滚哪滚哪,爷没空
    梁家认怂认得比想象中的更干脆爽快一些,在头天晚上决定的放人,第二天上午他们就和安全局的人打了招呼,表示一切只是一场误会……

    只是个误会,这么一句话梁家人上嘴皮子和下嘴皮子一碰,忍着脸红咬咬牙也就说出来了,但是对马明瑞来说却是一场比噩梦还噩梦的经历到了那些大人物的嘴里只是一场误会,在接到局长放人的通知那一瞬间,马明瑞居然有一种痛哭流涕的冲动。

    在激动完之后,马明瑞立刻收拾好心情跑去看押沈重山的房间,此时的沈重山正翘着脚双手枕着脑袋乐哈哈地在看电视,而自己的两个属下居然也搬来了两张小板凳坐在旁边一起跟着傻乐。

    一头的黑线,马明瑞站在门口对沈重山大声说:“事情调查清楚了,一切只是个误会,现在你已经可以走了!”

    误会?

    调查清楚了?

    可以走了?

    这三个关键字让沈重山愣了一下,不但是他,连房间里的那两个小弟都愣了好久。

    不过他们的感情可就比沈重山丰富太多了,好像是他们听见自己要被无罪释放了一样,那一瞬间无限的惊喜和复杂涌上心头,几乎热泪盈眶的他们站起来,无比的激动。

    见到这两个人的模样,沈重山黑着脸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看你们这个没出息的样子,至于那么激动嘛你们?还是我哪里虐待你们了,跟在我身边多爽,上班时间还能坐在这里看看电视,这不比你们在门口站岗来的爽多了?”

    说着,沈重山懒洋洋地从床上下来,对马明瑞咧嘴笑着说:“你看,我不是早和你说过了我没事的,你们这个地方,有进无出的传统好像被我给打破了啊。”

    脸色一黑,马明瑞平静地说:“你一走我们也松了一口气,反正有些东西你自己也知道,这一切都是上面人的博弈,既然现在出了个结果也好,我们也不用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沈重山笑眯眯地拍了拍马明瑞的肩膀,说:“小伙子不错,好好干,会有前途的。”

    来到大院戒备森严的大门外面,此时天色虽然还阴沉,但是接连下了快一个星期的雨已经停了下来,外面的空气清新而冷冽,地面上随处都可以看到还未完全来得及平静下来的水洼在汩汩地冒着泡。

    门口,一辆车早就停在那等着了,赵飞燕一脸骄傲地站在车边,见到大门打开沈重山出来的时候下意识地就迈腿要走出去,但幸好及时回过神来的她立马收住了自己的脚步,站在原地继续傲娇地看着沈重山。

    “那我就先走了,哎,住这么几天真是舍不得,以后常联系,没事我会回来看你的。”沈重山很真挚地对马明瑞说道。

    马明瑞听见吓得几乎要一脚把沈重山给踹出去然后头也不回地跑回院子里面,但是考虑到双方武力值巨大的差异,嘴角抽搐了一下,按捺下这个无比诱人的想法,马明瑞皮笑肉不笑地说:“还,还是不用了,我希望我们以后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这又不是什么好地方,是吧。”

    沈重山哈哈一笑,意味深长地说:“没准呢,以后的事情谁说的准?”

    本来就觉得时间难熬的赵飞燕见沈重山居然还在门口磨磨唧唧地跟人说着话,顿时就不满意了,老娘在外面为了救你到处奔走,几乎都是抛头颅洒热血了,结果好不容易把你捞出来了你居然连看都不看老娘一眼!

    “喂,你还要说到什么时候,再不来我走了啊!”赵飞燕气呼呼地说。

    沈重山闻言赶紧应了一声,一路小跑到赵飞燕面前,嘿嘿笑着说:“几天没见,又漂亮了啊。”

    赵飞燕板着脸教训道:“少拿那些骗其他女孩子的花言巧语来哄我,我不吃这一套,快上车。”

    上到车上,赵飞燕一边开车朝着市区内行去,一边不断地拿眼睛打量沈重山。

    沈重山疑惑地问:“你看我干什么?”

    “你没受伤?在里面没有受到严刑拷打?”赵飞燕奇怪地问。

    事实上这个问题她早就想问了,甚至都做好了先把沈重山送去医院的打算,但是见到沈重山这活蹦乱跳的样子,别说受伤了,那面色无比的健康红润,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赵飞燕都感觉这几天不见,沈重山好像都胖了那么一点点……

    “拷打我干什么,我什么都招了啊。”沈重山很高兴地说,然后一脸我很聪明吧你快夸奖我的表情说:“他们压根就找不到机会打我,虽然还是有想要欺负我的人,但是到后来他们都老老实实的了,我估计我这么一走,他们应该马上就要召开欢送会了。”

    赵飞燕想了想沈重山这个人的性格,连自己都能被气的半死,那些道行还浅的小孽畜遇到眼前这个大魔王肯定被折磨惨了,想到好笑的地方赵飞燕扑哧一声笑出来,对沈重山说:“那是,你这个人走到哪里吃过亏?”

    沈重山嘿嘿一笑,认真地对赵飞燕说:“不过还是要谢谢你的。”

    正开车的赵飞燕能够感觉到身边沈重山盯着自己那灼灼的目光,心中一慌的她高声说:“你,你谢我干什么……哼,我今天只是正好路过想着你可怜巴巴的,在京城连认识的人都没有几个顺便接你而已。”

    “你知道我说的不只是这件事情,还有,你也不可能真的只是顺道来接我。”沈重山诚恳地说。

    赵飞燕大窘,但心中却是五味杂陈,只感觉之前那些付出,冒的那些险,还有从林常委处回来之后被爷爷责骂了一顿的代价此时都不算是什么了,但是心里这么想,可赵飞燕的嘴上却一点都不愿意认输,嘴硬地说:“少,少肉麻了,我也没做什么。”

    “真没做什么?哎,那我可白白感激你了,之前我还想是哪个好人帮我通风报信,让那么多人来帮我,原来不是你啊。”沈重山叹息着说。

    赵飞燕大恼道:“沈重山!你找死是不是!”

    “我说感谢你,你说你没做什么,我说那不感谢你了,你说我找死,这天底下的道理都给你一个人说走了,你让我咋办?”

    “反正你就是很烦!”

    气呼呼地和沈重山吵了一顿,赵飞燕忽然说:“对了,上面让我转告你,这件事情算是这么过去了,梁双刀的死梁家不会追究,也没有人来翻这一次的旧账,但是之前梁双刀和梁家做的那些事情也都成为过去,一切都不要提,另外,你帮国家赢得了论战冠军的功劳也没有了。”

    沈重山打了一哈欠懒洋洋地说:“功劳没了就没了,我也不想和国家有什么太多的牵扯,这种东西无事一身轻,要不然那些大领导天天惦记着我这么一个打手,哪天让我去做一些过分的事情咋办?我又不卖身,再说卖身给国家也没有什么好处……不过梁家却不会这么算了的。”

    赵飞燕闻言一惊,严肃地说:“你说梁家不会这么算了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呗,梁家这一次是被人摁着脑袋吃下这口屎,他心里能服气才叫见鬼,具体的事情我还要出去好好地了解一下,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梁家就算是表面上不追究了,内心这个仇肯定是记着的,他们要是真的能一笑泯恩仇那么也培养不出梁双刀这种后代来,比较麻烦的是从一开始的明面上报复转到暗处的报复,更难防范了,不过还好,这样一来他们的目标就只有我一个,他们不疯了的话不会对我身边的人下手。”沈重山很没有形象地歪在舒适的副驾驶上,惬意地说。

    “你说话好恶心。”赵飞燕嫌弃地说。

    “那行,我换一个表达方式,梁家这一次就好像是一个黄花大闺女被人摁在地上给扒光衣服强……”

    “你去死!”

    “靠,要不是看在你帮了我这么大忙的份上……”

    “不是看在这份上你打算怎么样?嗯?”

    “你别老打断我的话好不好,我的意思是为了表达对你的感激,我决定请你吃饭……对嘛,把枪放下我们才能做好朋友嘛,你看女孩子家家的动不动就拿着枪瞄准别人,这多不好。”

    沈重山说到做到,既然说请客就绝不拖延,赵飞燕的兴致好像也挺高的,两人在市区里两个脑袋凑在一起在手机里找了半天,最后选定一家看起来挺有特色的火锅店,然后一路就杀了过去。

    进入火锅店,点了汤底和一些配菜,沈重山跟赵飞燕才坐下,赵飞燕的手机就响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号码,赵飞燕看了一眼给了沈重山一个眼神示意就一脸严肃地离开了。

    几分钟之后,赵飞燕回来,苦笑着对沈重山说:“你猜的真准……上面还真的惦记上你这个打手了……有一个很棘手的任务,国家希望你能出面带队解决一下。”

    正低头给许女神发微信报平安的沈重山愣了一下,想也不想地就说:“没门,让他爱滚哪滚哪,爷没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