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05章真的没有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吗
    被一大群人包围着,左边一句沈少右边一句沈先生,沈重山感觉很爽,特别是几个娇滴滴的软妹子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那模样好像只要自己给个眼神,这些妹子今晚能就躺在床上任由自己那个哪个什么一样,沈重山感觉就更爽了!

    难怪大家都想要做有钱有权的人,这滋味确实很好!沈重山和一个妹子聊着天,在心里无比感慨。

    看着眼前一身名贵打扮的妹子丝毫不顾忌地在自己身上蹭着,沈重山嘿嘿笑道:“这么冷的天还穿这么少,不冷吗?”

    那女孩见沈重山的注意力在自己的身上,眼睛眨了眨,娇滴滴地靠在沈重山身上,那一双柔软的小手有意无意地在沈重山身上抚过,轻声低吟道:“这么一说人家真的好冷呢,沈少你要不要带人家去里面的房间去取取暖?”

    “……”

    沈重山感觉自己的三观受到了极大的冲击,现在的妹子都这么奔放了吗?自己只是客气地随便问人家一句冷不冷,扭头就要邀请自己到黑暗的房间里去,这要是她兽性大发对自己做一些羞羞的事情怎么办?自己可是个有节操的男人!

    恰在沈重山担心自己会被这些春心荡漾的妹子们给强行拉走做一些过分的事情时,手机响了。

    沈重山一看来电显示就炸毛了。

    赶紧摆脱开这一大群人,沈重山溜到角落也不管对方看的见看不见,带着一脸谄媚的笑容就接起电话,“许女神,好久不见呀。”

    一听见沈重山这油嘴滑舌的腔调,许卿就好气又好笑,她嗔道:“你要死了你,明知道我担心的要死还联系不上,赶快老实交代,前几天去哪里了,现在在哪里?回沪市没有!”

    沈重山赶紧老实地说:“前几天去了一个比较特殊的地方,那边不好对外联系,所以就把手机关了,也没来得及告诉你,我现在在沪市望江大道1号管风行新开的会所这里,他的会所今天开张,邀请我过来我就来了。”

    “你要死啊,回沪市都不和我说!还有,管风行新开的会所?那个叫红粉佳人的销金窟?”许卿冷笑道。

    沈重山惊讶地说:“你咋知道名字?”

    “我不但知道名字,还知道管风行那个死瘸子从美院和艺术学院那边找了好几十个美女服务员在那里做酬宾,而且很多网络红人和一二三线的女明星都会去办张会员卡,真是难怪啊,前脚到的沪市后脚就跑那里去了,那个瘸子巴结你还真是贴心的很,知道你喜欢什么!”许卿气呼呼地说。

    沈重山茫然地看着满屋子的莺莺燕燕,几个妹子正满眼带着盎然的兴趣看着自己,他无辜地说:“没有啊,哪里有美女?我一个都没有看到,满屋子都是男人,最多就一个好像是浙省一个钢材企业的老总带着他老婆过来,人都四十多岁了不至于吧!”

    “没有?”许卿狐疑地问。

    沈重山严肃肯定地说:“真没有,一屋子大老爷们和几个老板带来的太太,年纪比你和我加起来都大。”嘴里一边说着,沈重山一边示意一个靠近的妹子噤声,那漂亮女孩调皮一笑,眨了眨眼睛,转身去拿了一个桔子,剥开之后捏着一片桔子喂到沈重山嘴边,沈重山一头的黑线,这磨人的小妖精!

    就在沈重山张嘴要去接这片桔子的时候,许卿的声音忽然从手机里,同时也从沈重山的身后传来,“真的没有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吗?”

    轰!

    bomm!

    怎么形容呢!反正就是爆炸啦。

    在听见许卿那幽幽的声音从自己身后传来的时候,沈重山整个人,从头发到脚趾甲,从表皮到骨髓,从到灵魂,全部都爆炸了。

    为什么?

    沈重山很想抬头问一句苍天,但是在这里他抬起头来只能看见天花板,但他还是忍不住想要问一句灵魂的拷问,为什么?每次自己稍微做一点出格的事情,许女神就总能抓住?

    自己到沪市才多久?从第一只脚从飞机上跨下来落在沪市的土地上到现在这一秒,两个小时都不到!

    两个小时都没有啊尼玛!跑到这里来居然都能够被许女神抓个现行!

    沈重山身体僵硬,连转身都不敢转身去看,因为起码没看见许女神站在自己身后的话,起码他还能保持一丢丢的幻想,幻想自己只是幻听了而已。

    此时,在沈重山对面那个勾引沈重山的漂亮妹子对沈重山歉意一笑,然后绕过来对沈重山身后的人说:“许总,任务完成啦,我先走了哟。”

    说着,女孩就跑了。

    沈重山哆嗦着看着那个女孩的背影,想大爷我也是纵横江湖二十多年的一条汉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今天居然被这个黄毛丫头给坑了一把!

    僵硬着转过身来,沈重山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满脸寒霜的许卿,脸上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干巴巴地说:“那,那个,你也来了啊,啊哈哈!好巧啊!”

    “你巴不得我死了,好让你勾搭那些漂亮女孩子吧?”许卿狠狠地瞪了沈重山一眼,她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那可不行!”沈重山立马说话就变利索了,一脸严肃地说:“你可是我的心肝,怎么能死呢?”

    冷笑一声,许卿说:“你不是说这里没有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吗?满屋子都是男人和几个年纪比你跟我加起来还大的太太吗?我倒是好奇了,什么会所落魄到这种地步开张的时候连个漂亮姑娘都请不来,这要不是我今天来了的话,你是不是打算再抱几个回去共度良宵啊?”

    沈重山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地站在许卿面前跟犯错被老师抓住的孩子一样。

    见到沈重山在自己面前这要死不活的德行,再想到这个死色狼刚才和漂亮姑娘打情骂俏那眉飞色舞的样子,许卿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我在沪市为你担心的要死,你一回来就跑到这种地方来,好啊,你等着,等我回去再收拾你,在此之前,管风行,滚过来!”

    一脸苦涩的管风行其实是想溜走来着的,结果宁威那王八蛋一脸幸灾乐祸地推着他的轮椅就给他送到许卿的面前,可怜管风行在接受残废的现实之后第一次无比痛恨自己居然要坐在轮椅上,结果跑都没的跑。

    被送到许卿的面前,管风行苦笑着说:“这个,许卿啊,其实这只是一个误会……”

    “我都亲眼看到了还误会!”许卿气坏了,她看着管风行和宁威的眼神就好像看着自己男人身边那些总会带坏自己男人的狐朋狗友,她气道:“你们两个还真是忠心耿耿,他才来沪市就带着他跑这里来了,要不是我今天来了,你们是不是还打算给沈重山办个选美大赛挑几个年轻漂亮的给他暖床?”

    宁威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僵住了,他委屈地小声解释说:“这,这跟我无关啊!”

    “也就是今天正好碰见,你敢说要是这个会所要是你开的,你不打这些小算盘?”许卿瞪了宁威一眼,吓得这位黑道出身的宁家大少立马闭嘴。

    管风行苦笑着挠挠头,说:“要不看在我是个残疾人的份上就饶了我这一次?我保证只此一次绝无下回!”

    许卿哼了一声,说:“狐朋狗友!”

    恰在此时,几个中年男人从会场的另一边走过来,见到许卿带着一脸惊喜的笑容,迎过来说:“许总,没想到在这里遇见您了,您还记得我吗?我是圣海控股的钱德隆啊,上一次的合作还多亏许总您的帮忙,要不然的话那会我们公司真的不太好交代,毕竟我们延误了好几个星期才交货,许氏集团可真是有人情味的好公司。”

    早已经习惯在商业场上迎合应酬的许卿,一秒钟就完成从发现自己男人拈花惹草的怨妇到成功商人的完美转变,她带着款款的笑容礼貌而客套地说:“钱总你好,圣海控股一直都是许氏集团的高级合作伙伴,你们提供的货物比其他公司提供的质量要好很多,所以我们还是非常重视与你们的合作的,而且不管是个人还是公司,总会遇到一些不可预计的麻烦,偶尔的延误交付只要不是特别重要的都是可以理解的,毕竟钱总你们圣海控股从我父亲的时候就已经跟许氏集团合作了,信誉自然没的说,更何况钱总您的人品和商德连我爸爸都经常告诫我要向您学习,大家相互理解。”

    一番话不但接下了钱总的奉承,还巧妙地捧了对方一手,所谓花花轿子人人抬,商场上大家讲究和气生财,你捧我我捧你,和和气气的生意就好做起来了,钱总的脸上果然露出开怀的笑容,大笑道:“许总您太客气了,来来来,许总劳驾借步,我今天好些生意场上的朋友都在,他们也十分希望和许氏集团合作,今天趁着许总在,不如我们谈一谈?”

    许卿笑着点头说:“好。”

    说着,许卿和钱总他们一起去了另一边,开始商业上的交际。

    管风行才因为许卿的离开而松了一口气,抬头就见到沈重山那张要吃人的脸上眼珠子冒着幽幽的绿光盯着自己……

    “怎……怎么了?”吓了一跳的管风行小心翼翼地问。

    “你还问我怎么了?小卿怎么跑这里来的?”沈重山一脸要吃人的表情凶巴巴地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