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06章林墨浓身上的秘密
    面对要吃人的沈重山,管风行一脸的郁闷,他说:“我之前接到了你,就想着趁着这个机会把许卿也一起叫来,于是就通知了她……结果谁知道会这样。”

    说完,管风行还叹了一口气,郁闷地说:“之前见到许卿来的时候我们想提醒你的,但是许卿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瞪我们一眼我们谁敢乱动……你也是,居然不知死活地跟那些女孩子勾勾搭搭,许卿都站在你后面看好半天了。”

    沈重山一把拍在自己脸上,呻吟道:“活着从京城出来难道我注定要死在沪市?”

    死……肯定是不至于的,但是有一种折磨叫做生不如死。

    两个小时之后,应酬结束的许卿谢绝了管风行安排的会餐,拉着沈重山就回到捷豹车上。

    许卿坐在副驾驶,沈重山驾驶位上,沈重山还没有来得及张嘴说话就见到许卿怒气冲冲地瞪着自己。

    “……”

    沈重山扭头回去开车,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这种时候自己说什么都是炸,炸穿了的那种,所以还是闭嘴别比比比较好……

    但是许卿终究摸不透女人的心,见沈重山一声不吭老老实实地开车,许卿又生气了,“你跟我在一起就是闷葫芦是吧!跟其他女孩子一起就什么逗乐的话都能说是吧!”

    沈重山震惊地说:“我说话你要骂我,我不说话你也生气?”

    许卿气恼地说:“你还没有说话你怎么知道我会骂你?”

    “你看,我现在说话了,你就生气了。”沈重山很无辜地说。

    “……死人头!你气死我了你!”

    半个小时之后,呲牙咧嘴地捂着胳膊从车上下来,沈重山刚锁上车门,安澜园的大门打开一个精灵一般的小人儿就从里头跑了出来,“大哥哥大哥哥!你可回来拉!想死我拉!”

    听见菜菜这清脆可爱的声音,瞧见那小精灵一跳就从老远蹦向自己的怀里,沈重山哈哈大笑弯腰伸出手把小精灵给抄在怀里,捏了捏菜菜的鼻子,说:“哟,我们家可爱的宝贝也回来了,夏令营好玩不好玩?”

    “可好玩了呢!就是其他小朋友太没用了,一个个老是哭鼻子说要回家,我可没有哦!”菜菜骄傲地说,然后又扭捏地拉开了沈重山的手,红着小脸说:“大哥哥讨厌啦,别捏人家鼻子,老师说被人捏鼻子以后长大了会很难看呢,还告诉我们女孩子不可以随便被人摸呢。”

    沈重山哈哈笑着说:“知道害羞了呀,那你还一见到我就跟个树袋熊一样挂在我身上?”

    “大哥哥你讨厌呢!”菜菜把粉嫩嫩的小脸蛋埋在沈重山怀里拱啊拱,不好意思地说。

    一边逗着怀里可爱的小人儿,沈重山一边抬眼偷偷地去看许卿,原本看着两人玩闹一脸笑意吟吟的许卿见到沈重山看向自己猛地就把脸一板,“看什么看!”

    说完,许卿扭头就走进别墅内。

    在沈重山怀里的菜菜抬起脸来,对沈重山嘻嘻笑着说:“大哥哥你是不是又惹姐姐生气了。”

    沈重山脸色一囧,没好气地对菜菜说:“太聪明的小朋友长不大的!”

    “咯咯,大哥哥骗人,我只用多吃饭和蔬菜就能长大了呢。”

    沈重山干咳一声,现在的小孩子是越来越不好骗了。

    抱着菜菜走进门来,沈重山却没见到许卿,反而林墨浓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里捧着一杯茶,见到茶几上还有一杯刚泡好的茶,沈重山走过去端起来咕嘟咕嘟喝了好几大口,然后皱着眉头说:“这杯茶味道怎么有些怪?”

    林墨浓目瞪口呆地沈重山跟老牛饮水一样一口气把那杯茶喝了一大半,老半天之后她好气又好笑地说:“这杯茶是我泡给我自己的!”

    沈重山把菜菜放在自己大腿上坐好,摆手说:“看你那小气的样子,不就是一杯茶嘛。”

    “可那杯茶是女人调理身体的茶……”

    沈重山的表情一僵,把菜菜朝林墨浓的怀里一放,起身就连滚带爬地冲进洗手间。

    林墨浓抱着不明所以的菜菜笑倒在沙发上。

    等沈重山一脸菜色地从洗手间出来,许卿也从楼上下来了,她郁闷地说:“刚我妈打电话过来说让我们晚上过去吃。”

    林墨浓闻言神色一闪,抱着菜菜没说话,到是菜菜很高兴,举着手说:“好!去看爷爷和奶奶!”

    许卿摸了摸菜菜的脑袋,宠溺地说:“就你最高兴。”

    沈重山开车带着许卿和林墨浓还有菜菜来到许远东的郊外别墅,刚进门,沈重山就被许远东叫到楼上去了。

    沈重山对此是早有准备,也不奇怪。

    进入书房,许远东抬起眼皮哼了一声,对沈重山说:“你胆子到是不小,还真把梁双刀给杀了?”

    沈重山笑眯眯地说:“岳父,这事要是搁在你身上你杀不杀?”

    许远东思考了一下,似乎觉得自己得出的答案会影响自己威严的形象,于是他板着脸教训道:“就算是要杀也不能这么莽撞,你知道不知道你闯了大祸,这一次要不是机缘巧合,我还真救不下你。”

    沈重山嘿嘿笑道:“那是,还是要多感谢岳父大人你仗义出手。”

    “别谢我,要谢去谢墨浓吧。”许远东摆手说道,说完,他见到沈重山一脸的惊讶,顿时错愕地说:“你不知道这一次是林墨浓救了你?”

    沈重山惊讶地说:“墨浓?她?”

    许远东叹口气摇摇头,说:“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想法我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了……算了,她没和你说我也不多嘴了,你要想知道的话自己去问她吧,她愿意和你说自然会跟你坦白一切的。”

    沈重山点点头,刚要出门,忽然听见许远东说:“梁家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沈重山回答道:“肯定不会,不过这样一来也有好处,起码小卿和许氏集团从这件事情里摘了出去,现在从梁双刀和梁家跟许氏集团、小卿还有我的恩怨变成梁家跟我的恩怨,这样一来,他们什么手段我都无所谓。”

    许远东第一次赞赏地说:“有担当,不枉我进京一次。”

    看着沈重山出门去,许远东起身去书架上拿书,每天看书这是他常年的习惯,只是……拿着一本书,许远东忽然皱着眉头骂了一声,白被叫了这么多声岳父,我可没有答应他把小卿嫁给他!这混小子!

    来到楼下,沈重山找到正陪菜菜做作业的林墨浓,示意她跟自己出来,林墨浓摸摸菜菜的脑袋,说:“菜菜自己做作业哦,做好了再玩。”

    菜菜脆脆地应了一声,还不忘对沈重山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这才低头做自己的作业。

    跟着沈重山走到后花园,林墨浓主动开口说:“你都知道了?许叔叔都和你说了?”

    “没有,他就跟我说是你帮了大忙,其他的他让我问你。”沈重山看着林墨浓说。

    林墨浓苦笑道:“许叔叔果然还是老样子,从不愿意为难我。”

    “可他老是为难我!”沈重山气呼呼地说。

    “谁让你抢走了他最宝贝的女儿?”林墨浓笑道。

    沈重山挠挠头,觉得也是……“你就没什么和我说的?”沈重山问。

    林墨浓沉默了一会,来到花园的椅子上坐下,自然地双腿合拢双手放在膝盖上,没有半点做作那姿态要多优雅有多优雅,伸手撩开额前的发梢,林墨浓轻声说:“林神机是我父亲。”

    还在感叹林墨浓怎么能高贵好看成这样的沈重山闻言顿时愣住。

    林神机这个名字,全华夏可没有一个人不知道。

    那是登了顶的男人,如今无论在民间还是官场上声望和口碑都达到巅峰被视为中兴之主的人。

    原本,这样一个名字对于沈重山在内的绝大多数人来说就和传说一样,跟自己的生活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忽然沈重山眼前就出现了一个林神机的女儿,而且……沈重山猛地想到自己可不止一次地占了林墨浓的便宜,忽然他很担心,看许远东的态度就知道……林神机要是知道了自己对林墨浓做的事情,他会不会把自己给人道主义了?

    沈重山忽然好想买一张机票去国外躲起来……

    “很奇怪吧。”林墨浓并没有看沈重山,也就没有注意到他脸上那古怪的表情,她低头专注地看着自己脚边的小草,说:“林神机的女儿,我为什么不在京城做高高在上的公主,却选择成了一个明星?明星这个身份虽然看起来风光,但是在真正的权贵眼里只是艺人卖艺的而已,而相比起林神机的女儿这个身份,更是云泥之别。”

    “的确很奇怪。”沈重山古怪地说。

    叹了一口气,林墨浓缓缓地说:“其实……和很多狗血的剧情所描写的差不多,我跟我爸爸之间有不可调和的矛盾,这些矛盾让我根本不愿意回去京城,甚至每次在新闻上看到他的名字对我来说都是一种折磨,我不愿意看到他也不愿意听见关于他的一切消息,但是生活在国内,每天各种各样的新闻报道充斥在身边,我又怎么可能逃脱得了他的影响?”

    “什么矛盾?让你们父女之间还能反目成仇?”沈重山问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