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08章脸皮比城墙还厚
    林墨浓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毕竟这么多年的演员生涯下来,她隐藏自己内心感受的本领已经炉火纯青,在吃晚饭的时候林墨浓就已经巧笑倩兮,时不时地和顾晴说两句话,还不忘给菜菜夹菜,看那模样仿佛已经完全从之前的悲伤中恢复了过来。

    沈重山却是知道这一切都是林墨浓的伪装而已,虽然心塞的厉害,但沈重山也没有去勉强什么,林墨浓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他又能有什么资格去揭开林墨浓给自己包裹起来的伪装?

    吃过饭,许卿忽然对林墨浓说了两句什么,林墨浓有些尴尬,而许卿则是一个劲地推着她,好像求她办什么事情一样。

    “哎呀,这个将就一下不就行了嘛。”林墨浓对许卿说。

    许卿不依地说:“不行嘛,这种东西怎么能将就呢,快点啦,就当帮我一个忙嘛,我把他借给你当司机。”许卿嫩生生的手指戳向正跟菜菜玩游戏的沈重山。

    沈重山虽然和菜菜在玩游戏,但注意力可一直都在这两个女神的身上,见到许卿指向自己,立刻就警觉地扭过头满脸茫然地看着许卿。

    林墨浓更见尴尬,对许卿低声说:“你真是要死了,让我帮你买那个也就算了,居然还让他和我一起去!”

    许卿嘻笑道:“没关系啦,这个家伙的脸皮比城墙还厚,他不害臊的。”

    沈重山闻言顿时反驳道:“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啊,什么叫做我的脸比城墙还厚我就不害臊了,要是做一些过分的事情的话,我也是会拒绝的!”

    许卿咬着嘴唇瞪了沈重山一眼,裸地无视掉他之后又腻着林墨浓。

    林墨浓实在没办法了,站起来说:“好吧好吧,不过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许卿拒绝道:“不行,外面人那么多那么乱,万一你被人发现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他跟着我比较放心。”

    林墨浓哭笑不得地说:“我又不是什么逃犯,至于那么危险嘛。”

    “听话啦。”许卿对林墨浓撒娇道。

    林墨浓叹了一口气,看了沈重山一眼,脸色微微有些红润,毕竟和一个男人一起去买女儿家贴身的东西对典雅大方的林墨浓来说,还是一件很突破底线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林墨浓总觉得许卿是另有图谋呢?

    把林墨浓和沈重山推出了门,许卿一脸郁闷地窝在沙发上,顾晴过来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己女儿,说:“你这个傻丫头,哪里有把自己男人推给别人的。”

    许卿哼了一声,说:“就是借给墨浓让他安慰墨浓一下嘛,那个家伙别的本事没有,哄女孩子的手段还是很高明的,墨浓身边就我和他,我却还有你和爸爸,所以墨浓比我可怜多了呢。”

    顾晴笑眯眯地说:“就冲着这一点,我觉得你们一定会是一辈子的好姐妹。”

    许卿翻了个白眼说:“妈,你还指望我跟墨浓做娥皇女英?美死那个混蛋了,不可能,我,我只是暂时借给墨浓用一下……就一下下。”

    看着自己宝贝女儿一脸不甘心不舍得,又不得不这么做的模样,顾晴叹了一口气,笑着摇摇头坐在许卿身边,说:“其实啊,很多事情没有发生之前,我们都不会知道会怎样,就好像那句经典的电影台词,人生就像是一盒巧克力,在你打开它之前,你永远不知道它是什么颜色的……不过这件事情你可别让你爸知道,他要是知道了,肯定跟你的小情郎没完。”

    许卿扑哧一笑,说:“妈,你不知道呢,那个家伙每次听见要来这里都是一脸担惊受怕的,一副想来吃你做的菜又不敢来怕被老爸骂的样子,哈哈,可有意思了,还有还有,你都不知道,他这个人,可气人了……”

    看着自己女儿絮絮叨叨地说着沈重山的好,说着沈重山的坏,顾晴眼神温柔……女儿真的是长大了,有自己真正爱的人了。

    开着车出了庄园,沈重山还是一脸迷茫,“我们去哪里?”

    林墨浓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去附近的超市吧。”

    “买啥?”沈重山一脸好奇。

    林墨浓咬着嘴唇,低声说:“小卿生理期到了,今晚要住在这里,所以让我帮她出来买……那个贴身的东西。”

    所以说沈重山觉得自己身边的女人每个都是完全不一样的,比如类似的问题,搁在许卿的身上,估计甩着脸就硬邦邦地一句“问那么多干什么,知道的多死的早,你不知道啊!”给堵了回来,要是萧红缨这样的,估计回答他的是一句“卫生巾”,要是赵飞燕这样的……没错,她不会回答,会掏出枪来让枪口告诉沈重山别废话,要是小兔子陆二毛的话,估计能一脸害羞扭捏地说“哎呀,讨厌啦,就是那个啊”这种回答了跟没回答差不多的话。

    唯独林墨浓,会用最女人的方式撩拨着他心头的那点坏心思。

    女人越是娇羞,越是不好意思,男人的征服就越强,就是这个道理!

    沈重山嘿嘿笑,一脸我很懵懂我很无知我很不明白的表情,故意问:“啥贴身的东西啊?”

    林墨浓羞得厉害,一见到这家伙脸上那猥琐得可怕的笑容,哪里还能不知道他是故意逗自己,气得林墨浓咬牙说:“小卿说的没错,你这家伙就是特别特别讨厌!”

    “这怎么能说是讨厌呢?不懂就问难道不是一个好习惯吗?我真的不明白啊。”沈重山无辜地说。

    林墨浓伸出手去掐沈重山,“还说!你还说!”

    “哎呀,松手,这一招你什么时候从许卿那个母夜叉那里学来的!我在开车,你要车毁人亡啊!”

    捷豹歪歪扭扭地朝着附近的超市开去,一路上的吵吵闹闹,林墨浓的心结却在悄然地被打开,悄无声息,但却确实有效果。

    虽然许远东住的是郊外,人口比起市中心那是少了多少都不知道,但这里毕竟是沪市,在沪市哪怕人再少,那也只是相对于沪市的市中心而言,这并不就代表冷清,事实上沪市你很难找出一个真正冷清的地方,似乎随便走到哪里吼一嗓子都能有一百个人听见一样。

    来到附近郊县的县城中,找到一处看起来挺大的超市,沈重山本打算和林墨浓一起去,但他还是低估了林墨浓的害羞程度,林墨浓说什么也不要沈重山跟着,让他在外面等着自己就进去买了。

    而沈重山则百无聊赖地耷拉在车窗上抽着烟,他注意到不远处有一个算命摊,一个留着长须看起来仙风道骨的老头坐在摊位的后面,半闭着眼睛,任由川流不息的人和车从他眼前经过。

    晚上这个点,街上的人很多,见到这穿着道袍的老头在摆摊也是好奇的人多但是真正去算一卦的人少,毕竟现在江湖骗子太多了,若真的能算命,还能七老八十了还坐在马路牙子上摆摊度日?

    然而这个世界上你要是运气足够好,就总能遇上一些你觉得很奇葩的事情,比如现在的沈重山……当他看见有人来踢那个老头子的馆的时候,他差点没笑岔气,这个年头,连在街头摆个算命摊都要遇到竞争对手,生活实在太他妈艰难了。

    一个白色的身影从不远处走来,她抱着一张帆和一些写了字的白布,因为视角的关系沈重山没能看见那人是什么模样,但依稀能分辨出来好像是个女人,看起来还挺年轻的女人。

    那个女人抱着东西慢条斯理地在老头的摊位旁边紧挨着坐了下来,然后撑起了帆,一张白布平铺开放在地上,就这么坐在那不动了。

    穿着道袍的老头也很是惊讶,扭头一看身边女孩子身前的白布,居然见到上面写着“神算,一日算三卦,不准不要钱。”

    这几个字尼玛的连标点符号都是照着自己抄的!

    老头气坏了,他觉得人世实在太艰难,自己这么大一把年纪了出来混口饭吃容易吗,结果今天生意还没开张就遇到竞争对手了。

    老头板着脸对身边恬静地坐着的女孩说:“女娃,你这就不讲规矩了啊,我老周在这条街上摆摊半个月了,这里一直都是我的地盘,你怎么就跑到我这里来抢生意了?”

    女孩平静地看了他一眼,冷淡地说:“我需要钱。”

    四个字,完了转过头,看着马路继续恬静地坐着。

    老头的鼻子都气歪了,他站起来说:“你缺钱?你缺钱,我就不缺了?大街上谁不缺钱?缺钱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就跟我个老头子抢生意?”

    女孩转头又看了老头一眼,微微皱眉似乎很没有办法的样子,良久,她说:“你眉目含煞,嘴角起沫,耳垂发腻,是有牢狱之灾的征兆。”

    老头这一次是真的气炸了,他跳脚道:“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娃娃,居然还算起我老头的命来了!你知道不知道好歹?我老周传承周易,是周文王第八十三代后人,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饭还多,你居然算我的命?”

    女孩淡定地说:“你是骗人的,而我是真的。”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不缺八卦爱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更何况这吵架的不但都是算卦的还是一老一少的奇葩组合,周围不明真相的群众们顿时被吸引了一大片过来,大家围着看热闹,而立刻就有人发现……这女孩,漂亮的不像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