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11章其实,这只是个误会
    事实上,沈重山并没有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只是他下意识地感觉到这个东西被许卿发现了并不好,于是他伸手想要去拿,但是才伸出手却被许卿手疾眼快地抢先拿走,许女神甚至还顺道瞪了沈重山一眼,说:“你急什么?”

    “我没有急什么啊!”沈重山很无辜地说。

    许卿哼了一声,看了一眼收款凭条上的金额,然后对沈重山冷笑一声,但她并没有立刻说什么,俯身抱起了菜菜,笑眯眯地说:“菜菜,我们出去放烟火好不好?”

    “好好!”菜菜高兴坏了,一手拿着一个,对许卿喊道。

    “但是现在已经很晚了,而且你也已经洗过澡换上睡衣了,外面很冷,所以你只能放一个,然后我们就要回去睡觉,听见没有?”许卿认真地说。

    菜菜虽然很想解释一下,但看着许卿严肃的表情,小丫头知道姐姐这样表情的意思就是不会同意让自己在外面疯玩的,于是只能很不甘心地哦一声。

    一旁的顾晴看得摇摇头,对两人说:“你们带着菜菜放完烟火就早点去休息,我不跟你们胡闹了,我先上楼去休息。”

    说完,顾晴走了。

    沈重山转头刚要说什么,却见到许卿正若有深意地看着自己,愣了一下,沈重山刚打算跟许卿说话,许卿却一转头抱着菜菜走出别墅。

    来到外面,沈重山还未出门就听见菜菜咯咯的笑声,走出门口,沈重山见到许卿抱着菜菜在放着一个烟花,小巧的烟花在地上绽放出如梦似幻的光芒,而菜菜的手上,还有一支烟花棒在不断地燃烧……看来虽然许卿之前早有约定,但这机灵鬼总还是有自己的办法软磨硬泡地让许卿心软的。

    沈重山靠在门框上,笑眯眯地看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在不远处放烟花放得一脸笑容,等到菜菜手上的烟花棒燃烧完了,许卿对菜菜说:“好了,不许再撒娇,你必须回去睡觉了。”

    菜菜失望地哦了一声,但还是很懂事地没有胡搅蛮缠,她歪着头,认真地说:“那我明天吃过晚饭等天黑了就可以玩了吗?”

    “那个时候可以。”许卿点头说。

    菜菜高兴地抱着许卿的脖子啪嗒地亲了一口,说:“那姐姐,我们睡觉去吧!”

    许卿宠溺一笑,抱着菜菜站起身来,当她走到沈重山面前的时候忽然停住脚步,问:“你舌头还疼吗?”

    “疼。”沈重山苦着脸说。

    许卿对沈重山灿烂一笑,说:“疼就对了,最好疼死你!”

    话说完,许卿丢下了目瞪口呆的沈重山直接扭头就走进别墅。

    ……

    沈重山哎了一声,刚要跟着许卿进别墅去好好地理论理论,但是砰的一声震天的关门声响差点把沈重山的鼻子给撞扁了。

    “我靠!”沈重山一头的黑线,他哪还能不知道是那张收款凭条让许卿看出猫腻来了,一脸苦笑的沈重山喊道:“你到是把门打开啊,好歹让我进去给你解释一下啊!”

    “不用解释了,你去死吧!”许卿一张俏脸上挂满了寒霜,抱着菜菜直接就上楼去,她要气坏了,一想到那个混蛋居然还偷偷地带着林墨浓出去放烟花做这么浪漫的事情,而对自己却什么都没有,他还就知道气自己,这种嫉妒和不平衡的感觉让许卿的脸色比冰块还冷。

    更让许卿有气说不出来的是,事实上一开始让林墨浓和沈重山单独在一起,她的目的就是让沈重山开解一下林墨浓,换一句话说是把沈重山“借给”林墨浓用一下,但是眼看现在效果出来了,但是许卿却发现自己比想象的更难接受这件事情,她吃醋了。

    抱着菜菜来到房间,把小丫头安顿好之后许卿刚打算出去,却见菜菜缩在被窝里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她,说:“姐姐,大哥哥是不是又惹你生气了呀?”

    许卿一愣,随即摸了摸菜菜的小脑袋,笑道:“是啊,大哥哥做错了事情,所以姐姐要惩罚他,菜菜也要乖乖的,要不然也要受惩罚的。”

    菜菜使劲地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会乖乖的,但是犹豫了一会,菜菜又弱弱地说:“可是大哥哥好可怜的,姐姐能不能别惩罚他了。”

    许卿微微一笑,说:“你还小,不懂的,早点睡吧。”

    说着,许卿给菜菜关了灯,轻轻地带上门出去了,小精灵蜷缩在温暖的被窝里哼了一声,嘀咕着说:“人家才不是小孩子呢!明明就是吃醋了的女人嘛!哎,被感情所困扰的女人呀!”

    半个小时之后,沈重山闷头把最后一根烟给踩灭了,他已经无奈地接受了一个现实,许女神才不会给他来开门,偏偏这种事情又不能大声地求救,比如告诉岳父岳母自己因为亲了林墨浓,所以你们的女儿生气了把我锁在外面,麻烦你们行行好把我给放进去?沈重山觉得那样自己的下场不比被原子弹给轰过之后美好多少。

    抬起头看着也不过就是几层高的别墅,沈重山咬咬牙,重操旧业吧!

    可以说别墅就是天底下最难防盗的建筑了,因为为了美观和实用,它不得不多设计很多能让人十分方便地爬上爬下的水管或者一二楼的阳台之类的东西,于是,沈重山这个爬楼梯技能早就被点到了max等级的人一过来,几乎三下两下就蹿上别墅的第三层。

    轻巧地落在阳台上,沈重山屏气凝神,如果他记的没错的话,这个房间应该是林墨浓的房间。

    轻轻地推开了玻璃门,然后钻到窗帘后面,反身再把玻璃门给推上,感觉自己周围再一次被温暖和舒适包围了的沈重山松了一口气,他贼头贼脑地从窗帘后面探出头来,此时房间内只有淡淡的月光借着玻璃窗投射进来,所以只能依稀看见床上有一个玲珑的身段躺在上面。

    沈重山轻轻开口喊了一声,“墨浓?”

    床上的人动了动,似乎是醒过来了,但没有理会他。

    沈重山松了一口气,说:“我这是被那头母老虎逼的没办法才爬窗上来的,那头母老虎居然把我给关在外面了,这天寒地冻的你说她是不是想要谋杀亲夫?气死我了,也亏得我这么爱老婆的男人才能忍的了她……”

    床上的人又动了动,但奇怪的是她并没有应沈重山的话,而是缓缓地拉着被子盖住了头。

    沈重山正唠叨着,也没有注意这么一点细枝末节的细节,他讪笑着说:“对了,之前在公园的时候我真是无意的,而且鬼知道在那种时候居然会有个老头子尼玛蹦出来赶人,实在太尴尬了,他肯定是一条单身老狗,嫉妒我才故意出来棒打鸳鸯,你还好吧?”

    床上的人影没有动,似乎对沈重山说的话无动于衷。

    沈重山叹了一口气,说:“得了,我该走了,要不然给那只失去理智的母老虎看到我就死定了。”

    说着,沈重山就贼头贼脑地跑到门后,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刚伸出头去打算看看许卿是不是已经回去睡觉的时候,他忽然看到林墨浓端着茶杯从楼梯下面走上来。

    沈重山看着林墨浓。

    就这么看着。

    好像时间永远地被定格在了这一秒。

    林墨浓察觉到沈重山的眼神,抬起头和沈重山对视了一下,俏脸微微一红,然后镇定地说:“你看着我干什么?还有,你站在小卿的房间里做什么?”

    小卿的……房间。

    沈重山嘴角抽搐了一下,艰涩地对林墨浓说:“这个房间,难道不是你的吗?”

    “不是啊,我的房间在隔壁这间……噢,我本来是在这间房间,但我睡觉喜欢黑一些不喜欢其他光线,这个房间里的月光会投进来,所以我跟小卿换了一下房间。”林墨浓解释说。

    沈重山闻言双腿一软都要跪在地上……为毛啊!你们两个女人没有事情换个毛的房间啊?有个毛好换的啊?这样欺负人真的好吗?

    此时,沈重山的身后传来人下床然后靠近的脚步声,许卿出现在沈重山的身后,伸手拉开房门,对林墨浓微笑说:“现在我这只失去理智的母老虎要吃人了,你打算一起来观摩一下吗?”

    林墨浓稍微一想,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难不成是沈重山把这个房间当成自己的钻进来做坏事,结果却被许卿抓了个正着?

    一想到这里,林墨浓脸色羞红,她狠狠地瞪了沈重山一眼,怒气冲冲地走了!

    尼玛!沈重山都无辜死了。

    他弱弱地抬起头看着许卿,却见到穿着睡衣的许卿蹲下来,凑得很近地说:“你觉得我美吗?”

    沈重山咽了一口唾沫,看着因为姿势的关系而稍稍露出一条深深沟壑的许卿,很诚恳地点点头。

    微微一笑,许卿说:“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凶?”

    沈重山哭丧着脸说:“其实,这是个误会……啊……你听我解释,靠,轻点!我擦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