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14章那里有属于你的机缘
    沈重山一直都觉得这些所谓的上位人挺变态的,比如梁双刀,比如许远东,又比如眼前的宁威,不管权势是大是小,这一伙人的身上都有一个共同的特质,那就是那些不如我的人都是蝼蚁,我比他们强,想要弄死他们只是分分钟的事情,不过挺多时候需要一个理由来表现自己的强大而已……但要是赶上心情不太好的时候,这个理由都可以省了。

    比如现在,沈重山丝毫不怀疑只要自己稍微点点头,宁威真的能扭头就把周志坚的脑袋给拧下来给自己赔罪。

    赔啥罪?沈重山又不傻,这家玉器店类似坑人的事情肯定做的不少,他宁威的宁家是干啥起家的?不还是靠黑色买卖起家的,这样一个家族下属的产业能脱的了那一身的匪气才叫见鬼,更何况下面的人没有他宁威点头默许,哪个有胆子这么明目张胆地坑人?

    听周志坚之前那两句话就知道了,但凡是出了点事情宁威也会出来给顶着,不过区别的是这一次招惹到自己头上,这个责任宁威也背不起来,于是要让自己泄愤的话谁倒霉?除了周志坚还能谁来做这个倒霉鬼?

    而沈重山到真的没有非要置周志坚于死地的想法,他只是觉得叶琉璃被人坑了,还是坑了这么大一笔钱,无价之宝的游龙羊脂玉换了1000块钱这件事情搁在谁的身上都会不爽,所以他只是单纯地来找回本就不该属于别人的东西而已,也没有想要把周志坚怎么怎么样,要不然的话周志坚也确实没有活到现在的理由。

    听见沈重山的话,宁威嘿嘿干笑一下,知道自己那么点小心思也隐瞒不过沈重山,他递出怀里精美的盒子,说:“说真的,这块玉我是真的喜欢,之前我本来打算送给我妈做大寿的寿礼,但是我妈信佛,她也知道这种绝世的宝贝不是一般有钱就能买来的,她向来不喜欢我们父子的行事风格,觉得造孽太重,所以只是看了一眼就让我拿回来,我琢磨着转送给你吧,这也挺好的,但是谁曾想到这居然就是你这边弄来的,你看这事闹的。”

    “你也好意思,你们家自己造的孽让你妈一个老太太天天礼佛念经来给你们赎罪。”沈重山没好气地接过这个盒子,又补充说:“还有,这个东西不是我的,是我朋友的。”

    说着,沈重山转手把盒子递给叶琉璃。

    之前事情太紧急,宁威是真的担心沈重山一怒之下牵怒自己,这样的话这件事情就解释不清楚了,现在见沈重山没有打算把事情闹的那么严重也就放下心,这么一放心他顺着沈重山转身的方向看去,一眼见到叶琉璃顿时惊为天人。

    坦白地说,叶琉璃的长相绝对是和许卿不相上下的绝世美女,加上那一身出尘非凡的气质,更是令人心旷神怡,按照宁威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什么美女找不到,知性的、感性的、妩媚的、清纯的,只要他想要,每天晚上换一个好几年都能不带重样的,但是那种真正绝顶的美女却比这游龙羊脂玉没有常见多少。

    若不是绝顶的出身就是绝顶的能力,否则酝酿熏陶不出绝顶的美人来,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实,所以当宁威见到叶琉璃时也被狠狠地震撼了一把,他啧啧惊叹着对沈重山小声说:“你这本事我是不服不行,你看看你身边,林墨浓,许卿,还有眼前这个女人,啧啧,哪一个不是最顶尖的女人,寻常人估摸着这辈子连见到一个都不容易,你身边就有仨,这次我理解了,这样的女人,别说找回一块玉了,就是减寿十年我都觉得这买卖划算。”

    沈重山瞪了宁威一眼,没好气地说:“没出息!我能跟你一样龌龊吗?我们是正经的男女朋友关系。”

    “都男女朋友了还正经呢,别吹了……这样还好,我就不可惜了,我不是吹,那盒子都价值七八万块钱,小叶紫檀木做的,极品的淡紫金色,内衬是冰蚕丝做的锦缎,不说这些原材料,光是手工费就五万块钱,找北方一位老手艺师父做的,一毛钱没少,说实话,一般女人还真的配不上。”

    沈重山惊讶道:“你弄到这羊脂玉才多久?这盒子哪里弄来的?又坑谁了?”

    宁威苦笑道:“合着在你眼里我只会抢啊,这盒子是我自己找人做的,之前就打算在我妈大寿的时候送上一份贺礼,这玩意早早地就准备好,但是真正的礼物却始终没有合适的,主要盒子都这么有格调了,弄点普通的东西放里头可惜不可惜,但真正的好东西也不是说有就有的,就一直等到现在,结果谁知道我妈居然还不要,最后只跟我要了一个很普通的金镯子,也就千把块钱的东西。”

    “老太太比你懂得过生活。”沈重山说完之后就不搭理宁威,对叶琉璃说:“怎么样?是你的玉吗?”

    叶琉璃打开了盒子,把里面的那枚玉佩拿出来,爱不释手地把玩着,高兴地说:“是的,就是它。”

    说完,叶琉璃就小心翼翼地把玉佩收在怀里,反手一抛,把那价值连城的盒子给扔了,想了想,叶琉璃似乎觉得自己应该表达一些感谢,于是对沈重山诚恳地说:“谢谢你。”

    沈重山嘿嘿直乐,拍了拍心疼地接过盒子的宁威说:“得了,你这边的事情解决了,我也该走了。”

    宁威说道:“要不一起吃顿饭?”

    “不吃了,还有事。”沈重山回绝了宁威,带着叶琉璃走出玉器店,回到车上,叶琉璃扭头问沈重山,“你什么时候跟我出发?”

    “出发?出什么发?”沈重山错愕地问。

    “秦岭的事情。”叶琉璃皱眉说,看起来很不满沈重山的明知故问。

    沈重山头疼地说:“什么龙脉啊,什么宝藏什么的,还地图什么的,听起来像是盗墓啊,好丢人啊,我总觉得这不是智商正常的事情能去做的事情,还有,我很忙的,哪里有空去管这些事情,要不我帮你联系一个很愿意管这些闲事的人?”

    叶琉璃皱眉说:“不行,他们都不够资格,这一次霓虹派出来的都是顶尖的高手,要是一般人去了只是送死而已。”

    “……”沈重山认真地看着叶琉璃,说:“你觉得我是那种会去送死的人吗?”

    “你不一样。”叶琉璃摇头说。

    “哈哈,看来我在你的心里还是个高手?哎呀,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好,不过我觉得你也挺厉害的,你说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那种英雄相惜的感觉?”沈重山得意地说。

    叶琉璃奇怪地看了沈重山一眼,补充说:“我的意思是他们去了是送死,你去的话最少还有一点点生机。”

    “……你给我下车!”

    叶琉璃认真地看着沈重山说:“我很讨厌霓虹人,因为他们逼我和我师父做我们不愿意做的事情,所以我必须打断他们秦岭的计划,而一旦他们的计划失败,他们必须求我的师父为他们测算国运,到时候我和我的师父就重新掌握了主动权,因此我最终的目的并不是要把霓虹人怎么样,我的目的只是想要他们明白没有了我师父他们就没有办法完成他们的梦想,所以他们必须好好地对待我的师父,而不是把他当作利用的工具,但是现在他们已经给我的师父吃了毒药,要是我不杀了你的话,时间一到他们就会杀掉我的师父,为了让我师父活下去,我必须杀你了或者阻止他们在秦岭的计划,如果你不参加这个计划的话,可以让我杀了你,因为那样一来我的师父也不会死,至于让他们清醒地认识到他们不能对我的师父不敬,那是另外一码事。”

    悄悄地看了一眼叶琉璃的手边已经悄悄出鞘几分的长剑,沈重山严肃地考虑了一下之后,用很沉痛的语气对叶琉璃说:“既然这件事情这么严重,那么为了救你师父,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地去做好这件事情!哪怕是付出我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叶琉璃点点头,说:“既然你能这么想就很好,那么我过两天会来找你。”

    话说完,叶琉璃打算下车,沈重山悄悄地松了一口气,并且下定决心等叶琉璃一走自己马上买一张机票随便去哪里都行只要能把这个娘们给甩开就可以……“还有,我会算命,我也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在沪市我能找到你,那么在其他地方我也一样可以找到你……秦岭之行,对你有很大的好处,那里有你想象不到的惊喜在等着你,如果你相信我,或许你能够得到一份很大的机缘,这权当是给你的报酬。”

    叶琉璃留下这么一句话,然后从目瞪口呆的沈重山身上拿走了钱包里所有的钱飘然而去,沈重山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跟神仙一样飘飘而去的女抢劫犯,感觉这个世界上到处都充满了危险,人和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已经没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