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22章我也不知道,我的王子
    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自己遭受大难的时候有人伸手拉了自己一把,在面对自己根本无力反抗的歹徒的时候有个人出现救了自己,正如此时的宁戚戚。

    最悲惨的事情莫过于当自己以为一切都将要得逞的时候却功亏一篑,在自己下定了决心要干一票大的,该唱的坏脸已经唱完眼看就要摘取身为一个恶人的果实时,被人把一切都毁了,例如此时的江浩宁。

    江浩宁看着躺在血泊中一动不动,清晰可见一到深可见骨的伤口划开了脖子的吴衍龙,整个身体就好像从血池里打捞上来满是鲜血并且还在不断地从伤口中涌出来的吴衍龙,江浩宁的眼角在抽搐。

    而站在门口的沈重山……说实话,当他看到江浩宁赤身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个混球打算做什么,是个人都会明白的,而下一秒他立刻扫了一眼江浩宁晃晃荡荡的丑陋东西,在内心迅速对比了一番后得出并没有自己的雄壮威武之后,沈重山很满意。

    “坦白地说,同样身为一个男人,我倒是很能理解没有女朋友的男人偶尔需要发泄的想法,发泄的途径其实很多,最简单的自己解决,其次找个女朋友都可以,再不行你就是去找那些失足妇女我都觉得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你要是强迫一个妹子和你发生关系这就太龌龊了一点,江浩宁,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意气风发是个标准的年少得意的人吧?毕竟身手好长相不差,气质穿着谈吐都是水准线之上,但是再看看现在的你,你自己不觉得恶心吗?”沈重山很适时适度地装了一波逼,他看着江浩宁用一种痛心疾首的语气说。

    沈重山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立刻就刺激到了江浩宁,他凶猛地抬起眼看着沈重山,咬牙悲愤道:“我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不还是你害的?”

    沈重山叹了一口气,说:“自作孽不可活,我觉得你真的很可怜,原本的你就算是日子过的没有那么顶级的奢华,但是比一般人过的更轻松愉快和富足还是很简单的,但是你看看现在你的样子,没了一只手,变成残废不说还是一头丧家之犬,居然沦落到对你曾经的女朋友做出这种恶心事情的程度,最可气的是你居然不从你自己的身上找原因,居然还把一切都怪罪到我的头上,自己便秘怪地球没引力?”

    江浩宁哈哈大笑道:“沈重山,你不要装出一副圣人的嘴脸了,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切都是成王败寇,我是输了没错,我没有想到吴衍龙这个废物这么没有用,他的锁魂阵居然困不死你,好,现在你是赢家,要杀要剐随你的便!”

    沈重山点点头,很欣慰地说:“不错,还算是识时务,不像是你脚下的这个朋友……噢,当然,他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我已经送他上路了,让他早一步下去帮你探探路,反正走在路上有个伴也挺好的。”

    这个时候,宁戚戚忽然爬起来,翻身下床,冲到沈重山身边伸手就去抢沈重山手里的太昊剑,沈重山愣了一下,没有阻止她,反而松开手任由宁戚戚拿走太昊剑。

    宁戚戚拿着太昊剑,转过身来看见的是江浩宁那惊讶带着恐惧的眼神,宁戚戚双手死死地握着剑柄,那姿势并不标准甚至有些笨拙,但这并不影响她借着太昊剑爆发出自己内心的怒气,一言不发,宁戚戚握着太昊剑就朝江浩宁刺去。

    江浩宁下意识地要伸手去格,但是沈重山却用足尖挑起了地上的一块门板碎片,那碎片呼啸而起如同出了枪膛的子弹一样凶猛而凌厉地扎进江浩宁残存一只手的手臂上,江浩宁惨叫一声,捂着自己的手臂踉跄着后退两步,就是踉跄后退的这两步,让宁戚戚追了上来,宁戚戚手中的太昊剑剑光一闪,江浩宁只觉得双腿中间一凉,那种之前手臂被沈重山砍断的时候身体的一部分离开身体的感觉再一次如同魔咒一样笼罩他的身体。

    一块肉夹杂着杂乱的毛发落在地上,然后就是鲜血,浓稠的鲜血就好像喷泉一样用很难看的姿势从江浩宁的喷涌出来,那鲜血并不是一滴滴的出来,而是形成了一道血箭,那样子,就好像是江浩宁尿血了一样。

    “啊!”剧烈的痛苦此时才从伤口处经过神经作用在江浩宁的大脑皮层,江浩宁双手死死地捂着自己已经少了一块的双腿中间,跪在地上仰头发出就好像野兽一样凄厉的咆哮声。

    鲜血,从江浩宁蹲坐的下半身渗出来,渐渐地在江浩宁的身下汇聚出一个血泊,剧烈的痛苦让江浩宁倒在地上不断地挣扎着,现在的他就好像是一只鸭子被划断了脖子,只能死命地挣扎着等待死亡的降临。

    沈重山猜到宁戚戚肯定是要报复江浩宁,但是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居然性格刚烈到如此的地步,一般的人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差点被强暴,精神不崩溃最起码也要好久才能缓过劲来,但是宁戚戚居然在几分钟之内就明白过来自己最该做的事情是什么……而且这一剑的快准狠的程度,让沈重山下意识地感觉身体有些凉飕飕的……

    “给他一个痛快的吧,没必要这么折磨一个将死之人。”沈重山对宁戚戚说。

    但是宁戚戚却只是双手握着剑柄呆呆地站在原地没有动,也没有回答沈重山的话,她瞪大了自己的双眼看着地上挣扎的江浩宁,一个人快要死的时候,那种濒死的挣扎是非常恐怖的,连我们平日宰杀动物都会被那种最后求生本能的爆发吓一跳,更不要说这个对象是人。

    没错,宁戚戚被吓到了,在做完了自己最想做的事情之后,宁戚戚被自己的所作所为彻底地吓到了,归根究底,她只是一个被娇生惯养得大小姐脾气有些大,有些骄纵女孩都有的自私的女孩而已,这不是她这样漂亮又有钱,家世又好的女孩的通病吗?哪怕是许卿,在面对沈重山的时候展现出来的真性情都难免带着刁蛮,更何况是宁戚戚。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杀人,更加没有想过会杀一个自己熟悉的人,她虽然恨江浩宁,但是杀人这两个字眼,对一个普通女孩来说还是太重了。

    叹了一口气,沈重山感觉自己还是劳碌命,这种又脏又累的事情,只能他来做了,走到宁戚戚的身边伸手去接过宁戚戚手中的太昊剑,宁戚戚没有任何挣扎和反抗,任由沈重山拿回太昊剑。

    沈重山蹲到江浩宁的身边,低头看着江浩宁说:“对你来说,活着还不如死了来的痛快,反正你这辈子也算是完蛋了,趁早开始下一个轮回,一切重头再来,兴许十八年之后又是一条好汉什么的,而对我来说,今晚必杀你,所以你知道你的命运是什么下场,说吧,有什么想法说出来,我不是个好人,但我们之间真的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指不定我会认真地考虑一下你最后的遗言。”

    江浩宁抬起头来,剧烈的痛苦和鲜血极速流失的虚弱让他的脸色看起来狰狞得吓人,他的眼神里依然带着滔天的仇恨,但是他却没有再对沈重山恶语相向,他知道这是没有用的,正如之前他自己说的那样,成王败寇,输家是没有资格发狠赌咒的。

    “杀了清佐一夫!”江浩宁咬着牙虚弱却坚定地说,那眼神里,第一次露出除了仇恨之外的光芒……那是请求。

    沈重山闻言,并没有给出好或者不好的回答,江浩宁又不是他的什么人,说起来他还是沈重山的敌人,沈重山自然没有义务要帮敌人完成什么遗愿,但是对于沈重山来说,一切不想自己好的人都该死,清佐一夫不想要自己活,自己也不能让他活着。

    一剑,闪烁。

    江浩宁喉间出现一条血线,很细,但却致命。

    江浩宁的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他从沈重山的表情中读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他的脸上缓缓地露出笑容,最后,他艰难地开口说:“我……我好后悔……太……剑……是你的了……”

    话落地,失去了所有力气的江浩宁翻身倒在血泊中,瞪大了双眼看着天花板,瞳孔逐渐涣散,随着最后一口气缓缓地吐出,再也没有了声息。

    沈重山收起了太昊剑,转身来到宁戚戚的身边,说:“可以走路吗?”

    宁戚戚看着沈重山,点点头。

    沈重山说了一声好,两人相伴走出这间充满了血腥味的房间。

    来到楼下,宁戚戚看见整个大厅一片狼藉,就好像刚在这里爆发了一场战争一样,墙壁上,柱子上到处都是划痕和血迹,无法想象之前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下意识地看了沈重山一眼,沈重山没解释,她也没有问。

    走到公馆外面,宁戚戚见到不远处汽车灯光闪烁,她认得,那是哥哥宁威的车子,耳边也同时传来了哥哥宁威着急的呼喊声,宁戚戚脸上露出悲伤的神色,转头看着沈重山说:“他死的时候说自己好后悔,你说他死的时候,真的后悔了吗?”

    “我不知道。”沈重山回答说。

    虽然没有得到答案,但是宁戚戚的心里好像有了答案,她露出灿烂的笑容,踮起脚尖吧嗒一下在沈重山脸颊上亲了一口,小声地说:“我也不知道,我的王子。”

    话说完,宁戚戚不等目瞪口呆的沈重山反应过来就咯咯笑着跑了开去,一边跑还一边对宁威大声叫道:“哥!我在这里,我没事……吓死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