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25章沈重山很头疼
    宁威觉得很恼火……因为旁人根本不了解他的苦处,要讨好沈重山你知道是一件多难的事情么?

    想要讨好一个人无非就是从对方的喜好下手,男人嘛,无非就是钱、权、女人,根据宁威的观察,沈重山这些都喜欢,但是宁威很管风行同时很难过地发现在这一方面自己压根没有能力提供能讨好沈重山的东西出来。

    钱?他宁家和管家加起来还没有许卿有钱,许卿连人带整个许氏集团都是沈重山的,怎么送钱?这不是自找没趣嘛。

    权?这一点黑道出身的宁家到是稍微有点优势,但是自从知道了沪市的新任市长也就是来自京城陆家那位背景通天的大小姐也和沈重山关系不一般,甚至还是许氏集团t计划的合作伙伴之后,他们俩也彻底偃旗息鼓了,在沪市市长背后靠着整个陆家的权势面前,他们这也还是在自找没趣。

    女人?得了吧,最自找没趣的就是这点了,看看看看,你来看看沈重山身边都是什么女人,许卿、林墨浓、陆清影,别的不说,光是宁威昨天在玉器店见到的那个叫叶琉璃的女子就能秒杀掉所有宁威自己玩过的女人了……于是,他们悲哀地发现这还是在自找没趣。

    好不容易吧,沈重山主动提出要求了说是要门路弄一艘游艇,你都不知道这对宁威来说是多好的一件事情,送上门来的人情,这件事情可没有把管风行给羡慕坏了,而宁威自己更是马不停蹄地前去联系厂家,特别是在知道管风行这不地道的阴险货还在背地里偷偷摸摸地找门路的时候,宁威更是跟火烧屁股一样着急,沈重山要的是上好的私人游艇,可没有说只认准了他宁威提供的消息,这个大好的机会要是让管风行那个死瘸子给抢走了他还不要吃不下睡不着?

    于是当宁威知道了这边这艘游艇的消息之后几乎是欣喜若狂,因为他觉得自己这一次算是稳妥了……尽管隐隐约约地因为自己居然这么狗腿地为了能巴结到一个人而开心的不行感到莫名悲哀,但宁威还是很快地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带着沈重山开开心心地来看船了。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一个白痴乡巴佬居然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钻出来要搅和了这买卖,你说宁威恼火不恼火。

    兴许是因为宁威的眼神和表情足够吓人,也兴许是因为宁威穿着打扮比沈重山这个怎么看都是大路货的随便人讲究多了,一看就给人一种不像是穷人的感觉,所以王宙的脸上尽管不满,但还是很警觉地说:“兄弟,你这话怎么说的?这游艇本来就是我先预定下来的,我连定金都付了,这么明抢不合适吧?”

    要是搁在平时,抱着多一个朋友多条路,最起码少个仇敌少一个恩怨的想法,宁威还能跟王宙扯几句,但是现在宁威深怕沈重山感觉不爽不要了,转而白便宜了管风行那个瘸了以后就更阴险的死瘸子,所以宁威压根连半句和王宙罗嗦的心思都没有,连这句话都懒得听完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甩在王宙那白嫩嫩的脸上,“去你吗个比的,在沪市你看上的东西没有人敢跟你抢?这句话你爹我都不敢说,什么时候轮到你个小毛崽子在老子面前装逼,滚远点,老子心情不好立马把你给沉了海你信不信?”

    这一个巴掌势大力沉,更重要的是出其不意啊,谁都想不到说着说着好好的,无缘无故宁威就能一个嘴巴子甩到人脸上,脾气暴躁也不是这么个暴躁法,所以这个巴掌彻底把王宙给甩懵了,他的身体被冲击力带得原地转了一圈倒在他开来的兰博基尼的引擎盖上,一擦嘴,全是鲜血。

    王宙还没来得及说话,他身边的女人先叫起来了,“哎呀,打人了啊!你敢打我老公,你死定了!你知道不知道他是谁!你死定了你!”

    宁威看都懒得看一眼这个女人,抬起腿一脚就蹬在这个女人的小腹上把她给踹趴下,宁威一脸的痞气冷笑道:“老子在沪市打的人不少,还没有哪个敢问老子知道不知道他是谁的,他是谁管老子屁事?有本事明刀明枪人马摆起来杀啊,草你吗个比的,少用你那张亲了不知道多少男人的嘴跟我说话,老子嫌你脏的很。”

    听见宁威的话,沈重山乐的不行,这一点上宁威绝对比管风行更合自己的脾气,一样的情况下要是管风行在这里,那个阴柔的瘸子一定会在旁边沉默一会,叫人来了之后先是让自己的手下直接把这对狗男女给丢到海里去,另一边查清楚对方的底细开始全方位的打击,要是比管风行牛逼的,这货立马就朝自己求援,要是没他牛逼,那这对狗男女的下场也就可以预见了……总之光着屁股来求饶的绝对是他们,而不是管风行。

    虽然手段也算是厉害,但哪里有宁威这张口就是最草根市井的叫骂来的直接干脆?那个巴掌甩的沈重山都觉得酣畅淋漓,特别是那个女人,在被宁威一顿喷之后脸色铁青变煞白,又冲煞白变成铁青,气得直哆嗦的样子更是大快人心。

    比沈重山更乐的是宁戚戚,这兄妹俩出身黑道家族,说白了类似的场景见过不要太多,说他们小的时候舔着棒棒糖看着叔父辈拿着马刀血光四溅地对砍都是寻常事,所以这兄妹俩虽然现在在沪市也是顶级的上层人,可那一身遗传自叔父辈的桀骜和血性却是不会改变的,所以宁戚戚昨晚能干出直接抢了沈重山的太昊剑把江浩宁给阉了这么彪悍的事情。

    王宙这么一会也算是回过神来,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的他抬起凶狠的眼神,用满是鲜血的手指点着宁威,咬牙说:“好好,你牛逼,你牛逼是吧!”

    话说完,王宙起身一把推开了哭天喊地地扑过来的女人,拉开兰博基尼的车门从里头掏出一把枪就指着宁威的脑门,歇斯底里地大喊道:“你牛逼啊?继续牛逼给我看看啊!老子一枪崩了你信不信?”

    如果说冲突是早就可以预见必然会发生的,那么这支枪就有点超出意料之外了,这里是华夏可不是国外,但凡是和枪这种东西沾上了关系的事情再小都能变成大事,而宁威的脸色也彻底阴沉下来。

    “好好好,你厉害,敢用枪对着我,真是佩服你的勇气,叫王宙是吧?”宁威气得直咬牙,他觉得今天在沈重山的面前真的是把脸都丢光了,好好地买一艘游艇,本来是皆大欢喜的好事,结果眼前这个傻逼出来彻底地把事情给搅黄了,就在宁威要打算采取手段的时候……一个瘸子来了。

    管风行被人推着轮椅从车上下来,他笑眯眯地说:“还好我没有来晚,这不是,正好赶上大戏上演了。”

    见到管风行来到,宁威的脸色一变,他在心里怒骂了一声,“死瘸子,你来干什么?”

    管风行耸耸肩说:“我听说这边有一艘游艇在出售,就来看看嘛。”

    “你个瘸子除了轮椅还能坐什么?你来看游艇搞毛?”宁威咬牙切齿地说。

    这个功夫,王宙也见到了管风行,他脸色大喜地说:“管少,您总算是来了,管少您看,我说的游艇就是这一艘,我刚打算过来先买下来送给管少您做见面礼呢,这个白痴就来搞事。”

    管风行笑眯眯地说:“别急别急,大家都是朋友,没有必要把场面搞的这么僵这么难看嘛,王宙啊,我说你年轻不懂事没说错吧,你看你手上的是什么?这东西是随便能掏出来的吗?另外,之前你希望我帮你引荐介绍的宁少就是眼前这位……嗯,你嘴里的白痴,虽然我觉得这个称呼挺合适他的,但是你们家想要进沪市来讨点生活,还要这位宁少点头,结果你看,现在你让我怎么帮你介绍呢?”

    这一来一往两句对白落地,大家伙也算是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这游艇是王宙先下定金买的不错,但是后来大概后悔了还是怎么样,就不想要了,可人家公司都把船送过来了,自然满世界找王宙,王宙躲着不见,对方也没有办法,就在这个时候宁威打听到了这艘船就要来看看,而管风行不知道怎么的也通过王宙知道这艘游艇,就表示想要来看看,王宙估摸着正巴结管风行呢,听见这么个事情立马就打算回来重新买下这游艇当礼物,于是阴差阳错的就把事情变成了现在这个局面。

    王宙的表情很精彩。

    宁威的脸很臭。

    管风行笑眯眯地推着轮椅来到沈重山面前,说:“要不咱上去看看?”

    宁戚戚眼珠子一转,一伸手挽住沈重山的手,趾高气昂地对管风行说:“管少,我也要去看!”

    宁威简直要为自己妹妹的表现点一万个赞。

    这一次轮到管风行错愕了。

    而沈重山……很头疼。

    原来被人巴结着讨好也不一定就都是舒心的好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