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30章赤晴鱼内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在游艇上的许卿和林墨浓面面相觑,要不是亲眼见到的话,任何人都不会相信眼前这一幕的。

    不过相比起眼前的奇景,她们更加担忧和揪心的是海底下的沈重山。

    之前那缠在沈重山身上的是什么怪物?现在到底怎么样了?这些全部都是未知数,就连菜菜也被吓到了,小手抓着林墨浓的手指呆呆地看着海面一句话也不敢说。

    而此时,在看似平静的海面之下,正上演着一出惨烈无比的人鳗大战。

    电鳗在第二次放电之后已经被彻底地被激发了凶性,而眼睛同时发红的还有沈重山。

    在被电鳗缠绕着的时候硬生生地承受一次电击那滋味绝对不是人能够承受的下来的,沈重山自己都感觉到自己现在头发竖直身上隐隐地传出了一股子的焦糊味,要不是他底子还算是好并且之前已经有了准备的话,估计这一下能把自己给电死过去。

    而此时,沈重山和电鳗都是对对方有深仇大恨,你死我活。

    沈重山手里抓着鱼枪,鱼枪的一段已经深深地插入了电鳗的身体里,虽然鱼枪入体极深,但这条电鳗却并没有因此而失去战斗力,甚至因为受伤和吃痛的缘故更加狂性大发,因为姿势的缘故,沈重山的手必须抓着鱼枪才能保持这鱼枪不被电鳗的挣扎和肌肉的蠕动而挤出去,所以电鳗一扭头张嘴就狠狠地咬在沈重山的手臂上。

    那一瞬间,沈重山只觉得好像自己整条手臂都要被咬断了,他的脑海里忽然就出现了江浩宁的身影,尼玛,老子不要做独臂大侠啊!

    剧烈的痛苦和瞬间就弥散进海水里的鲜血让沈重山闷哼了一声,心中的凶性被彻底激发出来的沈重山做出了一件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他一张嘴,同样咬在电鳗的脖子上!

    这一口,几乎要从电鳗的身上咬下一大块肉来,浓稠的鲜血从电鳗的伤口涌进沈重山的嘴里,剧烈的腥味连海水都掩盖不下去,电鳗一声嘶吼,在海水中疯狂地挣扎着,周围的海水被电鳗强劲的身体搅动得形成无数乱流,而沈重山则死死地抓着鱼枪,借着插在电鳗身上鱼枪的支撑点没有被乱流甩出去。

    同时,在电鳗张嘴嘶吼的时候,沈重山的手臂也从电鳗的血盆大口中解脱了出来,沈重山甚至来不及看一眼自己手臂上深可见骨的伤口,他一把双手抓住了鱼枪,顺着电鳗身上的伤口狠狠一拧一抽,棱形的鱼枪枪头在电鳗的身上搅出一个大洞,而通过海水,能够清晰地见到电鳗身上这个拳头大小的血洞里面强健无比的肌肉正不断地颤抖和蠕动着。

    那电鳗被一前一后两次猝不及防的攻击彻底激得失去了理智,在疯狂的挣扎中,它巨大无比的尾巴一巴掌拍在刚抽出鱼枪身体漂浮在海水中没有任何借力点的沈重山胸口,这一尾巴直接把沈重山拍得在海水中飘飞出去十多米,沈重山就感觉自己好像是被一辆坦克给撞了一样,胸口火辣辣的灼热感让他知道估计是肋骨裂开了,幸好之前在被击中的一瞬间自己稍微扭开了一下身体稍微卸掉一些力量,否则的话起码要断三根以上的肋骨。

    深吸一口气,沈重山双腿一蹬海水,双手抓着鱼枪身体如同离弦之箭一样冲向电鳗,而此时电鳗也没有忘记沈重山这个给自己带来伤口的罪魁祸首,尾巴一甩同样冲了上来。

    一边是沈重山把持着的巨大鱼枪枪头,寒光烈烈,即使在海水中那合金打造的枪头依然折射出无比锋利的白色光芒,另一边是足以吞下一个成年人的血盆大口,大嘴里满是血丝和黑红的牙齿,没有任何人会怀疑这一口能直接把人给咬成两截。

    狭路相逢勇者胜!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而在这条真理的面前,面对眼前这条巨大无比的电鳗,沈重山毫无疑问地选择……怂了!

    开玩笑,跟一头畜生拼命,这在任何时候都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眼见双方就要短兵交接的时候,沈重山忽然身体一沉,再下潜了几米,而与此同时的,那狡猾无比的电鳗居然同样用粗大的尾巴狠狠地甩过来,显然是之前的一击让它尝到了甜头,这畜生居然打算算计沈重山。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躲避已经来不及了,沈重山猛地转过身来,打算用后背承受这电鳗的一尾巴,同时沈重山手中的鱼枪朝着上方电鳗已经垂下打算咬上来的大嘴一刺。

    砰!

    那是电鳗的尾巴甩在沈重山后背的声音,巨大的力量完完全全地作用在沈重山身上,沈重山只感觉眼前一黑浑身一颤,后头发甜的他张开嘴浓郁的鲜血从嘴里喷出来眨眼之间就消散在海水之中,而与此同时,沈重山的鱼枪枪头已经刺入电鳗那巨大无比的嘴中。

    势大力沉,枪头从嘴巴刺入,从后脑勺穿透而出,这样的伤害,只要这条电鳗还是地球生物,那怎么样都该死了。

    事实上电鳗也的确死了,在沈重山的枪头刺入它大脑的同时这条电鳗就已经死亡,但是在这条电鳗死亡的同时,它释放出了体内全部的电量……

    那一瞬间,熟悉又恐怖的麻痹感从身体四面八方包围过来,沈重山眼前又是一黑,肺中的空气全部被挤压了出来,沈重山连续呛了好几口海水,就在沈重山的意识几乎要随着身体一起沉入海底的时候,一只手忽然抵在他的后背,拖着他极速朝着海面上游去。

    沈重山转头看了一眼,发现是叶琉璃,这女人似乎很开心,手中握着一团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从她的指缝中间能够见到一个好像小型灯泡在那一样无数的光芒从中散发出来。

    看见沈重山瞧过来,叶琉璃甚至还很高兴地扬了扬小手……

    “操……”沈重山张嘴吐出一个字,就被一大口海水呛进嘴里,接下来的话全部都被堵回去了。

    海面之上,就在许卿和林墨浓渐渐地失去耐心的时候,叶琉璃拖着沈重山从海底钻了上来。

    许卿和林墨浓见到气若游丝的沈重山大惊失色,赶紧过去把两人拉了上来。

    一回到游艇上,跟一条死狗一样狼狈的沈重山呲牙咧嘴地说:“以后有这样的好事你千万别带着我去,尼玛的,那条电鳗差点没把我给当午餐吃了!”

    叶琉璃歉意地看了一眼沈重山,说:“我也不知道那条电鳗居然这么大,但是收获也是很大的,那条赤晴鱼最少在五十年以上。”

    沈重山坐起来,咳嗽了好几声,每一次咳嗽都感觉好像前胸后背快要裂开一样的难受,感觉到自己肋骨的骨裂已经到很严重程度的沈重山对许卿和林墨浓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说:“我没事。”

    “可是你的手有伤口。”许卿皱眉说,她没有功夫去问沈重山和叶琉璃到底做什么去了,现在对于她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沈重山受伤了,而且还不轻。

    就在许卿和林墨浓想起来要去找医药箱的时候,小小的菜菜抱着一个医药箱吭哧吭哧地跑过来,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然后蹲在医药箱旁边抬起头担心地看着沈重山,一双大眼睛里满是害怕的泪水,显然小丫头也是被吓到了,但她强忍着不敢哭出来。

    沈重山都心疼坏了,他用另一只完好的手摸了摸菜菜的脑袋,故意板着脸说:“所以啊菜菜你看,这就是乱玩水的下场,以后可要乖乖的,大人不在旁边不准调皮玩水。”

    菜菜小嘴一咕哝,破涕为笑。

    见到明明是很可怕的事情被沈重山一句话就解释得好像只是个意外,虽然很拙劣,但是技巧却很有门道,最起码这对菜菜来说是最好的安慰,菜菜这样年纪的小孩子正是身心各方面趋向健全的时候,需要的是健康向上的引导,而不是一些黑暗面的东西,要不然天知道会在小丫头的心里留下什么阴影。

    许卿给了沈重山一个赞赏的眼神,然后和林墨浓一起为沈重山的手臂包扎受伤,沈重山看着眼前低着头在自己手臂上忙活的两个妹子,那泳装因为姿势的关系将身体的曲线完美地勾勒出来,特别是那一条深深的白腻沟壑让沈重山口干舌燥,但现在绝不是想入非非的时候,沈重山也不敢乱看,更不敢说自己胸口还骨裂了,要不然许卿估计能立马把自己丢到医院去,于是沈重山扭过头去对叶琉璃说:“你说的内胆呢?”

    叶琉璃摊开手掌,沈重山和许卿她们就见到一枚圆润如孩童半个拳头大小的火红珍珠正躺在叶琉璃的手心上,不管什么钻石珠宝都好,都没有眼前这枚内胆来的美轮美奂。

    菜菜一脸的喜欢和惊叹。

    “这是什么?”许卿惊讶地说。

    “一种很少见的鱼体内的内胆。”叶琉璃解释了一句之后就对沈重山说:“这内胆非常珍贵而且需要很好的保养,否则立刻就会枯萎失去原本的效力,我先回去做准备工作了。”

    话说完,叶琉璃扭头就走,沈重山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过河拆起的女人,气愤地嚷嚷道:“你好歹关心一下我啊!我身受重伤到底是为了谁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