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32章冰火两重天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沈重山绝对不会让叶琉璃给自己疗伤……这个娘们疗伤的过程实在太暴力血腥了!

    她似乎真的是把沈重山当成一块没有知觉的猪肉来看待的,每次下手都是在沈重山的软肋上,那力道和狠辣程度不像是在疗伤反而像是在雪上加霜……

    沈重山疼得一脸苍白地趴在床上,看着身后站在床边的叶琉璃俯下身来又要下毒手,他颤声道:“要不算了吧?一两个月就一两个月,咱们慢慢调养……我怕被你这么疗下去,我伤要更重了。”

    叶琉璃平静地说:“不会的,你马上就能够感受到疗效,我现在只是在做前期的准备工作而已,真正的猛药还没有上。”

    沈重山闻言脸色发白,这还只是前戏,还有真正的猛药?想到这里就感觉细思恐极的沈重山挣扎着要起来,但是却被叶琉璃一掌给拍在背上重新爬了下去。

    “哎呀!”沈重山一声惨叫。

    叶琉璃的手掌贴在沈重山的后背上,那上面除了纵横交错的新老伤疤之外,还有一条长长的红印,这红印就是之前电鳗巨大的尾巴拍在沈重山后背时所留下的,从皮肉上的表现叶琉璃就知道当是那一击绝对是非常强的,也亏得是在沈重山的身上,到现在还能活蹦乱跳的,要是换其他人,估计能一下子给抽成两截。

    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叶琉璃从怀里掏出一个很小的药膏,这药膏看起来也就是普通的清凉油那么大,叶琉璃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盖子,有些心疼地抹了一些在掌心,想了想,再看看沈重山背上的伤口面积,叶琉璃脸上露出犹豫和舍不得的表情,又是依依不舍地加了一些在手掌心。

    抹上药膏,叶琉璃把手掌贴向沈重山的后背,不满意地说:“你的后背怎么这么宽厚,要浪费我好多药,这药是师父亲自调配的,三年才能做出这么一盒,这是最后一点了。”

    沈重山刚想嘲笑一下你的药再珍贵能有本大爷娇嫩的身子珍贵之类的话,但此时叶琉璃的手掌心已经贴在他后背的伤口上,那一瞬间沈重山只觉得好像有一把看不见的火焰迅速地以野火燎原之势燎过自己全身,这火热的感觉来的快去的更快,眨眼之间就消失不见,但这还远远没有结束,在火焰之后,沈重山忽然感觉之前被那无形的火焰燎过的地方,居然传来一种刺骨的冰寒。

    那冰寒就好像是零下三十度的冷气吹到你的身上,让人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一片,特别是之前刚经历了火热的洗礼,这一热一冷的交替,竟然让沈重山感觉整个人都如同要被烧脆了一样,火能烧人,冰寒到了极点,一样能让人产生灼烧感。

    接下来,这一热一冷就不断地在沈重山身上交替着,沈重山分明能够感受到好像两道分别代表着火热和冰寒的光束不断地交替在自己身上来回扫动,那滋味是真的冰火两重天。

    更加重要的是自己的后背,叶琉璃的掌心贴合的地方,一团不变的火球正从叶琉璃的手掌心渗进自己皮肉内,沈重山几乎能够清楚地感觉到那火辣辣的感觉一点一点地穿透自己的皮肤渗进血肉然后烧灼进骨子里的感觉。

    说实话,这种感觉应该很难熬,但是出奇的是沈重山居然觉得很爽,那是一种酣畅淋漓的发泄感,好像浑身上下常年累积的疲累和毒素全部被排出去一样。

    沈重山的额头上,四肢身躯上肉眼可见地渗出一滴滴豆大的汗珠,而这些汗珠居然带着很深的黑暗色,就好像是一盆脏水从沈重山的体内被逼出来一样。

    此时坐在床边的叶琉璃也面色红润,似乎是因为帮沈重山疗伤的过程很消耗她的体力和心力,她一边持续为沈重山疗伤,一边说:“这药是用五十年以上的雪蛤和火蟾的所做,添加了代表阴寒的雪莲冰晶,代表至阳的炎蛇血等数十种珍贵无比的药材用秘法练就,一般人的身体素质根本扛不住这药效,它的疗效极好,不但能够治疗身体的明伤,体内长年累月聚集起来的毒素也会被排出来,可以说是一种非常彻底的洗经伐髓,你保持平心静气,感受体内的变化,这对你的未来很有好处。”

    听到叶琉璃的话,沈重山赶紧丢开内心的杂念,静静地沉下心来感受体内被冰火燎原的那种变化,他能够感觉得到,叶琉璃说的不错,自己的体内正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沈重山之前过来的二十年,几乎全部是在摸爬滚打的环境里过来的,在身体成长到刚能拿得动长刀长剑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利用这些工具杀人,而等到成长起来,在国外这些年的雇佣兵生涯确实为他闯下了威名赫赫,但是与此同时,沈重山也是无数次地从鬼门关里走出来才有今天这样的成就。

    他受过的伤比别人都多,吃过的苦比别人都多,所以他的成就才比绝大多数人更高,这个世界从来都是不公平的但也是公平的,你付出多少,不一定会肯定让你有多高的成就,但一定不会让你吃更多的亏。

    所以沈重山的身体这些年下来,虽然身体素质极强,但是隐藏下来的隐患也很多,但凡练外家功夫的人,功夫大成的速度很快,通常二十多三十岁就逐渐走向巅峰,而同样的时间下练习内家功夫的人可能还在入门的门槛摸索而不得要领,但是同样的,练外家功夫的人多半都是练一身的筋骨皮,就和沈重山一样,对身体潜能的极限开发带来的隐患是很大的,长年累月的受伤和拼命练功事实上就是对身体的一种摧残,它透支了人体的寿命,所以外家功夫出不了大师,因为一旦到了年纪,身体在自然规律的发展下不可避免地衰老的时候,底子不在,所有的隐患都会爆发出来,根本没有人能够熬得过去。

    想要功夫高,就要拼命地练,和人对拼,对拼就必然受伤,很多伤看似好了,但事实上对你身体的损伤和消耗是不可逆的,但不这样做,功夫就白练了,可这么做了,寿命就不会长,这就是外家功夫没有人能够躲得过去的悖论。

    叶琉璃的这一次疗伤,不能说彻底地清除了沈重山体内的隐患,但却是极大地缓解了沈重山身上那些累积下来的老伤,并补充了身体的元气,这让他逐渐开始从外家走向内家的功夫修炼,不过这一切只是做了一个铺垫而已,想要完成转变进行内外双修,这还需要机缘,而机缘在哪里?现在的沈重山还看不到,也想不了那么长远。

    半个小时之后,叶琉璃收回手掌站起来,轻轻地呼出一口气的她略微有些疲惫地说:“好了,现在你去洗个澡吧,把这些脏东西都洗掉,最近三日不要情绪起伏太大,动怒动欲更是禁忌,否则药效的巩固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我先回去休息了。”

    说完,叶琉璃扭头就走,潇洒的背影不带走一片云彩。

    而这个时候的沈重山也没有力气和叶琉璃贫嘴了,整个疗伤的过程虽然对叶琉璃消耗很大,但对沈重山来说可是全身上下从内到外的折磨,他此时感觉浑身粘腻腻难受的厉害,站起来找到内裤摸去浴室就去洗澡。

    温暖的水冲下来,沈重山低头看着脚下顺着水冲下来的是自己身上那黑色的液体,一股腥臭味从那些液体中散发出来弥漫着整个浴室,脏水顺着下水道流走,沈重山双手捂着脸狠狠地搓洗了一把,感觉整个人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

    而此时,在沪市国际机场,一身干练装扮的萧红缨英姿飒爽地从机场通道中走出来,外面早就有迎接她的同事和领导。

    沪市时任的公安局局长黎正一脸笑容地迎上去,和萧红缨握了握手欣慰地说:“红缨啊,我早就说过你是我们沪市公安系统的标兵,业务能力强,而且讲组织讲纪律,党性原则也好,这一次我们把你推荐去参加学习,一定收获不少吧?”

    几个月的特训让萧红缨的肤色多了一些健康的小麦色,眼神也越发坚毅,她诚恳地说:“黎局,这一次学习我的确收获很大,以前觉得自己已经很不错了,但是看看外面的世界才知道我还是井底之蛙,需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

    黎正满意一笑,对着身边的人笑着说:“你们看看,这才是我们公安系统的同志该有的心态,虽然今年大家的业务做的都很不错,但是犯罪率还是在上升,一些犯罪团伙和陈年积案还在,陆市长可是三令五申要我们加大破案力度,你们要好好地学习。”

    说话之间,黎正带着萧红缨走向外面的车队,黎正忽然低声对萧红缨说:“局里分管监察和纪检的周副局长年纪到线马上要退二线了,我向市里推荐了你,过不了多久组织部大概就会来找你谈话,红缨,你要努力啊。”

    萧红缨闻言立刻严肃地说:“黎局你放心,我一定会认真努力地工作的。”

    虽然升官和回归家乡的欣喜让人感觉很好,但萧红缨此时的心却早就不在这里,她现在只想的是沈重山在哪里,在做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