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36章安澜园最大的狼
    许女神一直都觉得沈重山是那种数脸皮厚度在这个星球上所有物种里都数一数二的人,要说沈重山会脸红她是绝对不相信的,但许女神现在要是在场的话,她就会推翻自己的观念,原来……沈重山真的会脸红。

    沈重山确实有些脸红,因为他觉得自己说了老实话,这是他第一次把内心对自己最中肯的评价完完整整地告诉别人,这种大声地说出自己心中所想的感觉虽然很爽,但也让人觉得有些害羞……毕竟,总不能什么老实话都往外瞎说是不是,要是所有人都知道了自己是这么完美的一个人,你让别人怎么活?

    人,都是有自尊心的,而沈重山则是特别会照顾到别人自尊心的暖男,所以他很少对别人提起自己的优秀,就在沈重山在十年之前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忽然觉醒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怎样完美的男人,会对别的男人造成多么巨大的心理创伤之后,他就决定把自己的优秀深深地隐藏起来……就如同沈重山对自己的座右铭,我很优秀,但是我不说,你懂我就会理解我,觉得我不优秀的那是因为不懂我不理解我,更加没有眼光看不出我的优秀的瞎子……

    然而就在今天,他还是把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说出来之后,他深深地松了一口气,那感觉就好像是搬走了压在心头的一块大石头,此时他终于深刻地明白到原来自己那么优秀还不能大声地说出来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可惜的是,在长久的自我隐藏中,沈重山已经习惯了把自己的优秀光芒隐藏起来,原来把一切都说出来是那么的大快人心。

    不过……事情接下来的发展就让人不那么愉快了。

    付国强和朱鹏飞理所当然地沉浸在沈重山的描述中不可自拔,沈重山很善解人意地留给了他们足够的时间来反映过来,毕竟,第一次听见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完美的男人对任何雄性生物来说都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他们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个消息。

    用了好久,朱鹏飞眨了一下眼睛回过神来,他狐疑地看着沈重山说:“居然还有这样的人……”

    沈重山对朱鹏飞的反应感觉很满意,因为他知道别人没有亲眼见到是不会相信的,虽然沈重山很想大声地告诉他们这么优秀的男人其实就站在他们的面前,但沈重山还是忍住了……眼前这两个可是杀手呢,黑白双煞呢,一千万要自己的命的杀手呢……

    紧接着,付国强深以为然地说:“没错,居然除了我们之外还有这样的人,我们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才是这样完美的男人,你会不会就是按照我们的蓝本来描述的啊?”

    “……”沈重山很好奇,他真的好想问一问这两个逗比身为杀手是怎么存活到现在的啊,在杀手这个竞争残酷的行业里,他们真的能接到活吗?真的有买家放心把任务交给这两个逗比吗?

    在意识到自己跟眼前这两个逗比绝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之后,沈重山扭头就要走……天知道逗比会不会传染?万一把自己给传染了怎么办?

    见到沈重山要走,朱鹏飞刚要叫住沈重山,却被付国强阻止了。

    “你拉着我干啥?我要去问问大仙我什么时候才能摆脱掉处男的身份。”朱鹏飞嚷嚷道。

    付国强哼了一声,说:“得了,你也不照照自己的镜子,你的这个心愿,基本上也就寄托在发廊里了……不过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那个任务目标的,本来我还觉得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任务,现在听这个大仙这么一说,我忽然很想见见他,毕竟这个世界上你和我已经是优秀到了没有对手的男人,现在居然出现了一个跟我们类似优秀的人,不去看看怎么可以呢?”

    朱鹏飞皱着眉头看着付国强,狐疑地说:“为什么我有一种你在作死的感觉?”

    沈重山回到安澜园的时候许卿去公司还没有回来,而屋子里只有沈重山和林墨浓,至于菜菜则在房间里面呼呼大睡,看样子不到吃晚饭的时候是不会醒过来了,而叶琉璃则老样子神神秘秘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沈重山回来的时候林墨浓正在看书,坐在阳台的藤椅上,一杯清茶一本书,她就能够很安静地坐上好几个小时。

    沈重山进门来见到林墨浓低头翻过书页的宁静侧脸,感觉整个心都放松下来了,他兴致勃勃地搬了一张板凳坐在林墨浓旁边,伸出脖子朝着林墨浓手上拿着的书看去。

    林墨浓看书一直都很入神,等到沈重山都把脑袋伸过来挡住她的视线了她才发觉到沈重山的存在,吓了一跳的林墨浓微嗔道:“你干什么呢,进门来也不说一声,吓我一跳。”

    沈重山皱着眉头说:“咋全都是英文。”

    林墨浓微笑着说:“这本书是弗洛伊德的名著梦的解析,是一本很著名的描述心理学的书,类似的专业名著还是要看原版的,因为翻译过来的汉化版不管怎么说都会因为翻译者的水平和理解差距跟原著有一些区别。”

    沈重山听得云里雾里,一副虽然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但是感觉好厉害的样子,他说:“今晚把这本书借我用一下。”

    林墨浓惊讶地看着沈重山说:“你也喜欢看这本书?”

    摇摇头,沈重山诚恳地说:“不是,我觉得我的枕头太矮了,这本书的厚度正好,垫在枕头下面一定睡的很舒服。”

    没好气地瞪了沈重山一眼,林墨浓嗔怪道:“别玷污了名著,要是让弗洛伊德这位大师知道你把他的心血拿来垫枕头非气死不可。”

    沈重山嘿嘿笑道:“这也算是另一种用途啊,不一定是要看的嘛……”

    林墨浓懒得理会这个侮辱斯文的家伙,低下头去继续看书漫不经心地说:“你不去接许卿吗?她快下班了。”

    沈重山打了一个哈欠,靠在藤椅眯起眼睛看着近在咫尺林墨浓雪白细腻的脖子,那调皮的发梢散落在雪白滑嫩如鹅脂一般的脖子上,凭添了几分女人的妩媚和娇柔,为了不引起林墨浓的注意,沈重山回答说:“不用,她之前说了,今天不用我去接,她自己开车回来。”

    林墨浓翻过一页书,说:“你这个司机当的还真是幸福。”

    沈重山嘿嘿笑道:“那是,不过我工作起来也还是很认真的,你什么时候还需要保镖的贴身服务记得找我啊,童叟无欺,你体验过,你懂的。”

    林墨浓想起了那天在机场的事情,俏脸微微一红的她说:“才不要,那种事情一次就够了。”

    眼里都是林墨浓白嫩细滑的肌肤,而鼻尖环绕的全是林墨浓身上淡淡的幽香,沈重山爽的快找不着北了,他忽然问:“你用的什么香水?”

    被沈重山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愣了一下,林墨浓摇头说:“没有啊,我一般不用香水的,在家就更不会用,为什么问这个问……你看什么呢!”

    林墨浓回过头就见到沈重山一脸几乎要流着口水把自己吞下去的表情,她顿时羞恼道。

    “对呀对呀,大哥哥你在干什么?”此时,一个清脆的童真小声惊醒了两个人,沈重山和林墨浓转过头去却同时见到穿着睡衣睡眼惺忪的菜菜趴在门口,正一脸奇怪地看着他们。

    “你怎么醒了?”沈重山惊讶道,起身过去把小精灵抱在怀里,在林墨浓的床上找了一条毛毯把小妮子给包裹起来以免她受冻。

    菜菜跟一只小兔子一样蜷缩在沈重山的怀里,从毛毯里露出小脑袋眨巴着眼睛说:“我睡醒了就起来了呀,听见这里有你们说话的声音就过来了……大哥哥,你刚才是在看墨浓姐姐吗?”

    沈重山的老脸感觉就像是被火炭给烧了一样……我的天,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尴尬的事情……

    同样尴尬的还有林墨浓,她狠狠地瞪了沈重山一眼,然后从沈重山的怀里把菜菜给抢到自己怀里,板着脸说:“不许乱说。”

    菜菜眨巴着眼睛不服气地说:“可是就是的呀,大哥哥还经常这么看姐姐呢,墨浓姐姐,你也让我看看……”

    菜菜说着就使劲地盯着林墨浓,因为就趴在林墨浓怀里的缘故,这小妮子居然还伸出手摁向林墨浓的胸口处,林墨浓被吓了一跳,本来菜菜这个小丫头虽然人小鬼大但是什么都不懂也还好,可是这里可有一个什么都懂的沈重山在这看着呢,这让林墨浓怎么好意思。

    而沈重山他万万没想到,本以为在这全是妹子的安澜园别墅里最色的大概就是自己这唯一的男性,但是菜菜这小妮子居然是隐藏的boss……

    关键是,天时地利啊!小丫头一个小小的女孩子家家摸一下,这是多自然不过的事情……

    因为沈重山在场,林墨浓羞的不行,拉开菜菜的小手,虎着脸说:“菜菜,再不乖姐姐要打屁股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