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40章不太知趣
    十分钟之后,沈重山黑着脸走出别墅,瞪了一眼叶琉璃……奶奶的,这个女人咋就这么不知趣?人家小两口在一起做羞羞的事情这个女人是哪里来那么大的勇气进去把自己活生生地从许卿的身上给拉起来的?真是日了狗……

    叶琉璃一脸的平淡,她似乎并不觉得自己刚才做了一件多损人品的事情,沈重山生气地不和她说话她还轻松一些,很多时候一天下来对她来说最大的麻烦并不是准备哪些复杂的材料而是应付沈重山的喋喋不休,现在到是乐得自在。

    去车库开出来一辆平时放着没怎么开的奥迪q7,沈重山一脸不爽地对叶琉璃说:“上车!你坐后面去,我不想看到你!”

    叶琉璃一脸平静地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淡定从容地说:“我不喜欢坐后面,晕车。”

    “……”沈重山的表情就像是看到一个外星人出现在自己面前告诉自己自己是他们星球的王子……

    尼玛,这个一剑气势恢宏能和自己对拼的女人居然说自己晕车?

    不过人家坐都坐上来了,总不能赶人家到后面去,于是沈重山只能憋屈地开着车离开安澜园。

    当奥迪的尾灯消失在漆黑寂静的夜色中时,许卿的房间里,捂着脸的许卿钻在被窝里羞得简直没法见人,而穿着睡衣的林墨浓则是一脸无语地看着被许卿高高拱起的被子,说:“不就是在接吻的时候被人见到了嘛,有什么好害羞的,那是你男朋友未来老公,又不是别的什么人。”

    许卿掀开被子的一角凶巴巴地对林墨浓说:“鬼,鬼才是我男朋友我未来老公呢,想的美啊他!”

    林墨浓摇摇头,无奈地说:“行了,车钥匙我刚拿来给他了,没事了吧?我回去睡觉了。”

    “别啊。”许卿赶紧伸手拉住林墨浓,一脸讨好笑容地说:“我现在睡不着了,你陪我一起睡吧,我们聊聊天。”

    林墨浓无奈地说:“你舍不得你男人心里空落落的难受我可没有。”

    话虽然这么说,但林墨浓还是脱掉了拖鞋钻进被子里,正要躺下,林墨浓忽然扑哧一笑。

    许卿本来就心慌的厉害,此时被林墨浓这么一笑更是窘的不行,她羞恼道:“你笑什么啦!是不是笑我!”

    许卿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没脸见人了,之前刚过去的那一幕绝对是自己人生的败笔,那滋味就好像是完美了二十多年,一朝回到解放前……什么形象都没有了!自己被沈重山那色猪摁在床上亲的时候,叶琉璃居然直接就走进来把沈重山从自己身上拉起来,那情形自己一辈子都忘不了。

    更加让许卿羞恼的是沈重山居然还和杀猪一样惨叫,大声嚷嚷着要跟叶琉璃拼命,你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女孩子拼什么命啊,这么一嚷,直接把林墨浓给吵醒了,不用说,之后的事情林墨浓都知道了,自己的脸算是丢光了……还好,菜菜睡得深不知道……要不然以后自己要怎么端起做姐姐的架子教育菜菜?

    越想越觉得自己没脸见人的许卿现在很敏感,对林墨浓这笑声更是如同被踩到了尾巴的小猫一样敏感。

    林墨浓满脸笑意地说:“我是想到之前沈重山那气急败坏的样子感觉好笑,你刚才注意到没有,沈重山的表情就好像被人抢了食一样,我当时没好意思笑,现在想到就觉得好有意思。”

    许卿一脸羞红地咕哝着说:“就是嘛,那个家伙太没出息了……”

    没出息,被人拉起来就算了,还嚷嚷着要拼命……丢死人了!

    林墨浓转过头看着许卿此时含羞带媚的娇俏模样,哪怕同样身为极完美的女人的林墨浓也被现在的许卿这美艳不可方物的模样惊艳到一下,她关了灯躺下,笑着说:“和沈重山接吻什么感觉?”

    许卿现在对接吻这个词无比敏感,闻言就羞恼的不行,她想也不想地就说:“林墨浓!你也欺负我是不是!还故意问我这个问题,你又不是没被他亲过!”

    “……”

    “……”

    林墨浓良久都没有回答。

    许卿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心中一惊的她好几次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沉默。

    其实不管是许卿还是林墨浓,她们认识那么久,是最要好最要好的好姐妹好闺蜜,她们对彼此太了解了,正如同最早的时候连许卿自己都意识不知道她自己对沈重山的感情,而林墨浓却已经看出来,这个道理放在现在用在许卿身上也是一样的,林墨浓和沈重山之间的那么一点若有似无的联系,林墨浓态度的变化,她又怎么会懵懂无知。

    不说,并不代表不知道,只是有些东西,很难说出口,一旦说出来事情会变得很复杂。

    现在,沈重山出门去了,在床上她们和很多时候一样睡在一起时,许卿无意之间的一句话却轻轻地把这层窗户纸撕开了一条缝隙……

    会不会影响到姐妹的感情?会不会和电视剧里演的一样姐妹为了争一个男人而互相撕逼?

    无数会不会和忐忑让许卿心乱如麻,但她不知道怎么说,覆水难收,说出去的话,已经无法挽回了。

    良久,许卿感觉到林墨浓转过身来面对着自己,许卿居然有些慌乱,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林墨浓,要是林墨浓和自己摊牌怎么办?许卿满脑袋都是怎么办和问号,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迷茫。

    “小卿,对不起……”林墨浓轻声说。

    许卿愣了很久,才低声说:“没关系。”

    林墨浓轻轻地说:“我们很早就认识了,有好东西我们都会给对方留一份,我觉得不管是我的还是你的,都是我们的,但那些只是玩具或者好看的衣服好用的化妆品,但是小卿……这一次不一样的,所以我一定要说这句对不起,而你不用说没关系,我知道,这不可能没有关系。”

    许卿叹了一口气,委屈地说:“我也不想说啊,但是有什么办法?把他让给你还是把你让给他?我都做不到,我总觉得这件事情放一放肯定会有一个更好的处理办法。”

    林墨浓轻声说:“你放心,他是你的,我不会和你抢的。”

    林墨浓自己也不知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只是那种自从母亲离开世界之后很少再出现过的空落落的心中揪着疼的难受让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但她依然完整而坚定地说出这句话。

    这句话代表着什么,许卿和林墨浓都懂。

    林墨浓自己也不知道或者说是不敢确认自己对沈重山的感情是什么样的,理智地说,喜欢吗?是有的,这一点林墨浓自己都无法否认,因为不然的话她根本没办法对自己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允许沈重山牵自己的手,亲吻自己,带自己去看烟花……这,是情侣才能做的事情啊。

    林墨浓的身上太多太多的从来没有过被沈重山霸道又突如其来地夺走,快速而凌厉就像是经验老道的猎手,让林墨浓根本就来不及反应一切就已经发生已经变成眼下这个样子,她困扰过,苦恼过,但是始终没有下定决心,现在,在林墨浓看来是一个了断的机会。

    黑暗之中,许卿伸出手抱着林墨浓,说:“别瞎想了,不管是对我来说还是对他来说,你都是不能缺少的,他看你的眼神我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把你当一个潜意识存在的妻子看待的,而对我就像是对一个心爱的女朋友……你看好几次,我实在被他气的不行,就凶了他,他一在我这受委屈就跑去你那求安慰,我也一样,被他气到了总会找你说话,你要是不在的话,我还不跟他天天打架呀。”

    林墨浓哭笑不得地说:“他怎么舍得打你?哪一次不是他被你追的抱头鼠窜的,就算是你咬他拧他他宁可忍着痛都舍不得对你用力拉开你,还打架呢,都是你打他。”

    “所以说别瞎想了,我们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你就安心地在这里,我也需要你陪着我,好多事情还要你帮忙,而他要是回来发现你走了,还不要急死,总之……你别多想,我们公平竞争,反正人就在这里,家也在这里,我们谁都不走。”许卿认真地说。

    良久,林墨浓对许卿促狭地说:“你不怕我把他抢走了啊?”

    许卿气呼呼地说:“少自信,你不就比我温柔点胸比我大一点点,我也没有很差嘛……喂,你的胸为什么总是比我大这么多啊……给我摸摸。”

    林墨浓羞急地推开许卿的手,惊慌地说:“喂,你连这一点都学上他了,你真的要死了,彻底被带坏了你。”

    “就是被带坏了,给我摸摸嘛……”

    “不行,要摸摸你自己的去!”

    两个女人打打闹闹的时候,刚把车从高架开上高速公路过了收费站拿了计费卡的沈重山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身边脸色微微发白的叶琉璃,用难以接受的口吻说:“为毛啊?你一个霓虹青年一代第一高手为毛真的会晕车啊?我的天啊,这里去秦岭有一千多公里啊,带个坐半个小时的车就晕的你我实在无能为力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