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47章可以打我骂我,但不能毁我容
    呼!破风声如同拉动了风箱一样传来,沈重山脸色一紧,挪步闪腰侧头让开,就在他侧头的同一时间,一柄长戟擦着他的脸皮呼啸而来,插入青石砖的墙壁上,力大无穷,居然如同刺穿豆腐一样刺入墙壁十多公分才停下,看得沈重山眼皮直跳,这一下要是戳在人的身上,就是四五个成年人叠起来都要被串成羊肉串!

    这兵马俑确实不好对付,没有痛觉力大无穷,好像永远都不会枯竭一样,关键是你只能躲避它的攻击,而你对它造成的伤害它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要是一个不小心你没有躲闪好被它碰到一下,那真的是非死即伤。

    “攻击它的关节处!特别是脖子,这是它唯一的要害!”叶琉璃的声音忽然传来,与此同时的,沈重山只见到剑光闪烁,这昏暗的密室之中一道剑光惊鸿,如同整个世界刹那间被点亮了一瞬,虽然只是这么短短的一瞬但也足以让人眯起眼睛,那刺眼的剑光从叶琉璃的手中而起没入兵马俑的手肘关节处,十多分钟以来始终没有对兵马俑造成什么实质伤害的两人在这一击中终于见到成效,只见那剑光消失之处兵马俑的手肘关节部分忽然裂开一条触目惊心的裂纹,然后毫无征兆的,哗啦一声这兵马俑的左手手肘处断裂开来,整个左手小手臂连带着手掌掉落下来。

    巨大而沉闷的撞击声,是兵马俑的手臂砸在地面发出的声音,沈重山分明看到那土黄色的泥土包裹之中,一段黑黝黝的类似人体骨架一样的东西正缓缓地停止转动,就好像是失去了动力的电风扇停止转动一样,沈重山抬起头,见到那兵马俑断裂的手肘处,一截同样黑色的类似骨架的结构裸露出来,若无意外,这应该就是支撑着兵马俑行动的机关。

    只是机关的最核心部分,应该在兵马俑的头部或者胸腔之内,但是那里的防御也是成正比增加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找到了对付兵马俑的办法总比和之前跟无头苍蝇一样胡乱尝试比较好,沈重山和叶琉璃见状精神振奋,于是叶琉璃立刻分配了任务,“你吸引它的注意力,我找机会下手!”

    沈重山闻言惊怒道:“为什么又是我?”

    凭啥脏活累活都是自己干?就算你是妹子也不能这么厚此薄彼吧?

    叶琉璃认真地盯着因为受伤而狂暴的兵马俑,说:“因为它肯定会找你的。”

    沈重山嗤笑一声表示不信,虽然有电鳗的教训在前,又有这兵马俑刚出现的时候盯着自己杀的教训,但是沈重山知道这个兵马俑是没有神智和思考能力的,明明是叶琉璃伤害的它怎么一定会找自己的麻烦呢?两个人在这里找谁都是五五开的把握吧?难道自己真的这么衰?

    就在沈重山要说话的时候,那兵马俑忽然转过身来盯着沈重山,那土黄被雕刻出来的眼睛明明无法传达感情,但是却让人感觉到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怖从这兵马俑的身上传来,沈重山倒吸了一口冷气,见到兵马俑毫不犹豫地举起长戟朝自己捅来,他是真的气坏了,“我靠!不是我啊,你生气了要发泄找那个女人啊!你干什么又找我啊?”

    但是兵马俑是注定不会理会沈重山的大呼小叫的,他手中的长戟成了最好的答案,这一次,兵马俑的速度和灵活性居然得到了极大的提高,本就极长的长戟在这狭小的密室内加上兵马俑手臂的长度,竟然虎虎生风让沈重山连躲闪的空间都不剩下多少。

    本来兵马俑就难对付,现在它进入了狂暴模式,速度和力量都提高了不少更是变得像boss一样难处理,这密室狭小,沈重山的身法就算是再好也很难发挥,在一次危险的躲闪中,已经被逼到墙角的沈重山眼见到那长戟朝着自己的门脸划来,那目的分明就是要自己破相,于是沈重山就怒了。

    沈重山的底线一直都是你可以骂我,逼不得已的时候也可以打我,但是绝对不能因为嫉妒我的帅气而企图破坏我英俊的容貌……没办法,不管是谁拥有这么一张帅气的脸蛋都会小心地呵护的,因而当兵马俑的长戟眼看就要划开他英俊帅气的脸蛋的时候,沈重山怒了。

    叶琉璃?要是经过这么多惨痛的教训沈重山还相信这个娘们靠的住的话他就是一头猪!

    兵马俑的力量极大,所以长戟的速度极快,这长戟的角度和力度,何止是要毁容?简直就是要把沈重山的脑袋当成一个西瓜从中间给劈开!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沈重山的手指抹过腰间,那是太昊剑藏在他身上的位置!

    剑!

    那一剑,从黑暗中来,到黑暗中而去,只是一刹那的芳华,整个密室之内,剑气纵横,如果此时把时间调慢的话,就能够清晰地看见这密室周围的四面墙壁上,以沈重山所站着的角落为圆心,密密麻麻地朝周围辐射出一片剑痕!

    那剑痕,就好像是有无数剑劈砍在墙壁上一样!

    但事实上,没有人会拿自己的剑去劈砍墙壁,造成这一现象的唯一解释就是这是剑气外放,在出剑的那一瞬间,剑气从剑鞘中喷薄而出,如同旭日一般,旭日的阳光是不分死角朝着周围散发的,所以剑气也是一样!

    所以只是出剑的一瞬间,周围的墙壁上,沈重山面前的兵马俑的身上,密密麻麻地出现了无数的剑痕!而地上的骸骨,竟然如同被人野蛮地犁了一遍一样彻底变成无数的粉末消散在这个世界上。

    首当其冲的是兵马俑!

    沈重山的这一剑,如同天外飞仙,划过兵马俑手中的长戟,毫不停留地将那长戟削成两截,然后带着霸道无双之势划过兵马俑的脖子。

    兵马俑并不是真正的生灵,所以没有鲜血,但是这并不妨碍兵马俑的脖子被切断之后整个硕大的透露冲天而起,将头顶的石壁砸出一个深坑之后滚落在地,摔打成了一地的碎石,而失去了头颅的兵马俑保持着挥舞长戟的姿势僵在原地,只是那长戟也被沈重山削成两截只剩下一半被兵马俑握在手中,另外一边,深深地扎入了青石砖的墙壁中三十多公分!

    手持太昊剑,雪亮的剑锋折射出长明灯幽暗跳动的火光,沈重山的胸口快速地起伏,之前那一剑的炫目程度是和他消耗的体力成正比的,不过万幸的是总算是杀掉了这只兵马俑,他抬起眼皮看了叶琉璃一眼,却见到叶琉璃正很仔细地蹲在那一堆碎裂的兵马俑头颅旁边在研究着什么。

    沈重山收起了太昊剑,不满地对叶琉璃说:“你刚才说让我牵制住兵马俑你找机会下手的,但是你的行动呢?”

    叶琉璃头也不抬地说:“你不是已经杀了它吗?”

    “可要是没有呢?我就毁容了!甚至现在碎在地上的就是我的脑袋了!”沈重山愤怒道。

    此时叶琉璃从碎石中取出了一枚黑色的东西,她说:“看来这就是控制兵马俑的核心了……我要回去好好地研究一下,可惜没有办法弄一具完整的兵马俑回去,要不然的话我一定能找出这兵马俑存活千年依然能够守卫这陵墓的秘密。”

    沈重山嘴角抽搐了一下,说:“陵墓里除了兵马俑还有什么?”

    “还有一些真正活着的东西。”叶琉璃的表情罕有地严肃的说。

    “什么?”沈重山看着叶琉璃,一脸惊恐。

    真正活着的东西?怎么可能?始皇陵墓到现在都几千年过去了,要是说有这机关兵马俑运行了几千年沈重山还勉强能接受,但是什么生命能真正地存活几千年不死?这是不可能的!

    就在沈重山打算好好地问问的时候,忽然一阵很诡异的嘶鸣声传入沈重山的耳中。

    这嘶鸣,沈重山绝对不陌生,那是一种很轻微但是也很刺耳的类似爬行动物才能发出的特有的声音,有一点像细密的鳞片摩擦地面发出的那种细微声响,也像是蛇吐着信子发出的那种动静。

    蛇!

    的确有一条蛇!

    沈重山抬起眼,见到之前自己出剑的时候带起的剑气划开了密室墙角的一处,那青石砖连接而成的墙壁上,不知道是故意留下还是因为疏漏,有一个小小的洞口,那洞口不过拇指粗细,但是在洞口处,一条通体漆黑的蛇居然探出了大半个身子,那双同样漆黑如黑洞一样的蛇瞳正毫无感情地盯着两人。

    在这昏暗的密室之中,也不知道是深处在地下几千米的世界,一个不大的密室内只靠着几盏长明灯提供光明,而昏暗的环境中一条漆黑泛着油光的黑色长蛇从墙壁的缝隙里悬空挂着大半个身子盯着自己,这一幕简直令人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说的是这个吗?”沈重山咽了一口唾沫,艰难地问道,他很想从叶琉璃的口中知道这只是一个巧合,陵墓毕竟在秦岭山中这么久,山上有蛇不奇怪,蛇在大冬天的钻到相对温暖潮湿的陵墓中冬眠也不奇怪,他最怕的就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