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53章炼心的境界
    三个兵马俑,虽然嘴上说的简单,但是沈重山自己才知道他心里在骂娘尼玛的这是兵马俑!随便一个都有力拔千钧的力量和近乎无敌的防御力,还有更加灵活的速度,这可不是真的三个石头人而已这么简单。

    但是让本就力竭的叶琉璃再勉力支撑,这显然不是身为一个纯爷们该做的事情。

    妈的,沈重山你迟早有一天死在女人的身上!沈重山在内心恶狠狠地对自己说,不过一想到现在在叶琉璃的眼中自己的背影一定是无比潇洒和帅气的,充满了孤胆英雄和撑起一片天的男人该有的那种雄壮和威武,沈重山就爽的不行不管进化多少年,男人的骨子里就改不掉爱在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人面前装逼的本性比如沈重山,你让他不在妹子面前装逼,这比杀了他更难

    而事实上,叶琉璃这会看着沈重山的眼神有点看一只笨拙的鸭子一样。

    没办法,沈重山那些来自战场上自己摸索出来的身法在叶琉璃这个出身正统的武学天才少女面前,真的简陋得没法看。

    “左脚踏在震位上,右腿后撤到乾位,脚步要动起来,步伐之间一定要灵活多变,千万不要因为一味地为了下盘稳而稳,下盘不动固然能让你稳如泰山,但是面对这三个任何一个力量都大过你的对手,你再稳固的下盘能支撑多少次攻击?走位要精细!”忍无可忍的叶琉璃出声教训道。

    沈重山闻言脸一黑,一伸手用太昊剑架住了劈砍下来的长刀,抽空扭头没好气地对叶琉璃说:“你能不能休息你的?”

    叶琉璃眉头一皱,摇头叹息说:“这种时候还敢分心,你倒霉了”

    话落地,沈重山被那用长戟的兵马俑一拳捶出老远。

    脸色难看地从地上起来,沈重山吐了一口嘴里的唾沫,狠声道:“这些石头人让我生气了!”

    叶琉璃冷淡地看着这种时候还不放弃耍活宝的沈重山,说:“接下来我说招式你按照我所说的来,我现在内力枯竭,只能用这种办法,这些招式都是我师父教我的不传之秘,但是现在情况紧急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这对你来说也是一场造化可能记住领悟多少,就看你的悟性了。”

    话说完,叶琉璃还不等沈重山吹嘘自己其实很厉害,就开口凝重地说:“剑是兵中君子,使剑一定要用巧劲,以刺和削为主,切记不可过分地劈砍,剑游太虚,以神守智”

    沈重山被三个兵马俑追得鸡飞狗跳,他头也来不及回地对叶琉璃大喊大叫道:“别扯这些没用的啊,我擦,你赶紧说点有用的,要不然等你把理论知识说完我的尸体都凉了!”

    叶琉璃眼神一闪,开口说:“剑气内敛,含而不发,将剑气密布在你的剑身上,星河欲转,点那持刀兵马俑的左侧脖子!”

    沈重山闻言一惊,下意识地按照叶琉璃所说的招术去应对三个兵马俑狂风暴雨一样的攻击,一招星河欲转,沈重山手中按照叶琉璃所说的覆盖了剑气的太昊剑璀璨如一道天芒,在空中划过一个明亮显眼的z字形直点在持刀兵马俑的脖子上,那兵马俑竟然踉跄了一下,脖子上出现一道深刻的裂纹。

    有效!沈重山开心坏了,连叶琉璃也松了一口气,随即她就紧锣密鼓地说:“左脚后撤艮位,右脚踩坤位,扁舟一叶点持长戟兵马俑的眉心!”

    沈重山能摸爬滚打在没有人带着学习的前提下取得现在的成就,绝对是出类拔萃的超级天才,他的悟性和慧根自然不用多说,现在有叶琉璃的指导,虽然因为没有正统的学习经历,所以对一些招术还是有些晦涩艰难,但毕竟悟性和层次在那里,武学一道很多时候都是触类旁通,沈重山的身手和眼光就在那个层面上,所以有时遇到没有听过的招式,可结合当下的情景,稍微一想也能做出和招式所要求的不离十的动作来。

    现在的叶琉璃就好像是天龙八部里的王语嫣一样,她自己不下场,但是她的心中有整整一库的武学经典,结合沈重山的基础,那三只兵马俑竟然被打得节节败退,而沈重山更是气势如虹,一攻再攻。

    叶琉璃和沈重山之间的配合越发的娴熟,在后面,长戟兵马俑和持刀的兵马俑都已经被沈重山毁掉,只剩下一个持剑的兵马俑,但沈重山却放缓了节奏,慢慢地适应兵马俑的攻击,换一句话说就是沈重山从狼狈逃命勉强抵抗到现在反杀两个兵马俑,剩下一个兵马俑之所以不马上摧毁是为了让这兵马俑给自己喂招的,这么好的学习机会可不能轻易地放弃,下一次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而叶琉璃虽然看出沈重山的心思,但不知道出于什么打算,竟然也任由沈重山胡来,她也没有丝毫偷工减料地减少对沈重山的指导。

    或许连她都看出沈重山其实最缺的并不是精纯的内力和内力运转使用的功法,他现在真正急缺的是正统武学的熏陶,如果说现在沈重山的战斗力是10,那么有了这样一次成长的机会,就会把他的战斗力提升到15甚至更多,这并不是开玩笑,武学一脉,传承数千年的智慧肯定比一个人自己摸索的要更系统和全面。

    “你的招术和心中杀气太重,这么重的杀气是无法在武学一道上走太久的,武学最开始是炼体,而后是炼心,最终是炼意,越重的杀气在你炼体的时候对你的帮助越大,进步也越快,但是一旦到了炼心和炼意的境界,杀气就会成为你的桎梏,你要做到剑中有杀气而心中宁静,只有平静的内心才是最强大的,杀气越是重,就越容易有破绽,高手过招,只是一个眼神和意念的交错就能分出胜负,你做不到放下杀气,永远不能走很远。”在沈重山把最后一只兵马俑终结掉的时候,叶琉璃做了总结,很诚恳地对沈重山说。

    “为什么有一种在听邪教宣传的感觉?”沈重山一头雾水地看着叶琉璃,说:“炼心?那是什么意思?这么抽象,不懂啊。”

    摇摇头,叶琉璃说:“我已经恢复好了,你看着我炼心的境界。”

    话说完,叶琉璃走到那一条宽达十米有余的水银河流前面,手持长剑,忽然出剑,剑气如同一轮半月整齐划一地从叶琉璃的剑尖迸射而出,叶琉璃对剑气的控制绝对高出沈重山不止一个档次,要是换沈重山来,他也能发出剑气,甚至更加宏大,但是叶琉璃胜就胜在这一份精巧和绝妙的控制力上,这一轮半月的剑气,在出了剑尖之后依然在叶琉璃的掌控之中,它起初的速度很慢,然后忽然加快了速度,如同一道闪电,蹭的一声划过水银河流,这么一剑,居然斩断了水银河流!

    水银河流断绝,中间隔开一条半米宽的空地,而诡异的是两侧的水银被叶琉璃发出的剑气包裹着,竟然持久不散。

    正常人的科学理念是抽刀断水水不可能断,但叶琉璃做到了她真的斩断了水,这水,还是更重的水银!

    这半米宽的通道中,沈重山和叶琉璃也看到水银河底下居然密密麻麻铺了整整一层不知道多厚的人骨!

    不知道多少人死在这里,被水银分解得无影无踪,身下骸骨在这里几百年、几千年不变!

    叶琉璃只是稍微一皱眉,然后就和沈重山一起走过这半米长的通道朝着对岸走去,她说:“这就是我的炼心境界。”

    沈重山一脚踩下就踩断了不知道多少人的骨头,依据他对人体的了解,他甚至能听出自己脚下的这具尸体绝对在三十年之内死在这里的,好像踩到了一根大腿骨

    “教我。”沈重山兴奋地对叶琉璃说。

    却不想叶琉璃一摇头,说:“炼心顾名思义,是对自身的理解,是一种心境上的修炼,这种修炼只能意会不可言传,懂了就是懂了,不懂就是不懂,你永远无法从别人的身上找到你自己的道路,所以你的炼心境界还是需要一个契机去打开”

    沈重山忽然说:“你说的我的机缘就是这个?”

    叶琉璃跨上对岸,说:“这只是我模糊算到的未来,准不准我也不知道。”

    “这是事先甩锅吗?”沈重山无语地说。

    叶琉璃不明白甩锅是什么意思,但是依她的性格也决然不可能主动去问,果然,沉默了一阵的叶琉璃忽然抬起眼看着这浓缩城市的最中央,说:“这里好像不仅仅是一座象征始皇江山的城市模型那么简单,这里应该整个就是一个墓葬而中央,就是放置着棺木的地方!”

    沈重山嘴角抽了抽,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这浓缩的城市模型,到处都是死人骸骨的地方,居然是一个墓中墓?

    是什么人,有资格随着秦始皇葬在这茫茫的秦岭之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