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54章鬼和双鱼玉佩
    风水风水,藏风聚水,或许在很多现代人看来风水学这么一个说法总是有一些封建迷信的意思,开玩笑,现在是科学社会好不好,地球是圆的这个世界上没有神有的只有太阳,而太阳也不是太阳神而是一颗恒星,宇宙万物都是可以用科学来解释的但是事实上,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可以用科学来解释,而那些没什么办法用科学解释清楚的事情,不管是当政者还是历史本身,都会有意识地将其掩盖下去。

    风水,这并不是一门邪教迷信学说。

    乃至今日,还是有很多地方的老人去世之后需要请个先生来看日子,而在事先,老人就会先让先生选好墓址,这是有说法的,若是选了一个风水不好的地方,自己死后不得安生不说,甚至可能会祸及子孙,可要是选了一个风水宝地,子孙后代都跟着享福这听起来似乎是很玄乎,但若是让真正懂行的先生来,墓地的好和差,是真的有差别的。

    只是现代社会,这玄门之说已经越来越没有市场,世面上横行的多半是骗子,而乡村里有名望的老先生大多也都只是半吊子,看了一些书自己摸索了一些门道,可能连门都没有进去,更别说真正地懂风水,因此世人不理解,可是强如秦始皇,在那个时代,正是诸子百家争鸣的时候,风水学、玄学的老祖宗都是在那个时代绽放出灿烂的光彩,因此在秦始皇的墓地之中,这风水自然不用多说,一切都按照最高的规格来。

    叶琉璃虽然不是玄学门人,但她是有所涉猎的,说多精通没有,但看出一个好歹来还是很容易的。

    所以叶琉璃几乎一眼就看出这浓缩的模拟城池事实上是一个大型的墓葬,而这墓葬有一个核心,将周围的运势分润给了埋葬在这里的人,想一想,这里可是秦始皇的陵墓,一切风水运势自然都是要汇聚到秦始皇的身上的,但秦始皇居然愿意卧榻之侧有旁人分润自己死后的运势,这人的身份自然是极为崇高的。

    在叶琉璃的带领下,沈重山快速地穿过了这浓缩的城池,万幸的是虽然之前有诸多险阻,但到了城池之内却一路平安,并没有其他险恶的事情发生。

    叶琉璃好像是看出了沈重山的疑惑,她主动解释说:“这城池的分布可以看作是一个小的风水阵,它的作用就是将整个始皇墓汇聚来的天下运势吸收一部分给安葬在这里的人,因为本身就是整个始皇墓的分支,所以它的阵内本身不能含有煞气,否则的话就会破坏吸收运势的效果,而且也会扰乱整个始皇墓的风水,因此在这里我们现在是安全的。”

    沈重山错愕地问:“那之前的万箭大阵和兵马俑呢?”

    “万箭大阵是从城池之外发射出来的,兵马俑也不过是从水银河流之中出来,可以说它们是被布置在整个阵法之外的一层保护。”叶琉璃简单地说。

    说话的功夫,两人已经来到了核心处。

    入眼的,是一具安放在九级台阶之上的棺椁,这棺椁极大极厚重,整个大约呈两米长,一米宽的长方形,能够看得出来这暗红色的棺椁是用最上好的紫檀木整个挖空雕刻而成,外面绣有精美的纹路图案,整个用金边镶嵌,虽然经过了数千年的演变,这金色的丝线也已经破败不堪,但依然能够看出这棺椁绝对不是普通人能享受得起的。

    叶琉璃没有再靠近,而是站在台阶下抬头看着那棺椁,用一种惊叹的语气说:“棺不下葬,高出地面九阶,这台阶在古时候是有说法的,九为极数,在汉朝之后是只有皇帝才能使用的超高规格,而即便是汉朝之前的秦朝,九这个数字也不是什么普通的权贵可用,再看这棺椁居然用整块紫檀木雕刻而成,外面的图案和金丝镶嵌,这人在生前一定极得秦始皇的宠爱,否则的话哪怕是太子也没有资格享受这样的待遇。”

    “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沈重山两眼放光地说,此时他终于明白为毛有那么多人喜欢干损阴德挖人祖坟的事情了,盗墓这事还真的很刺激,特别是棺椁一推开,这里面的陪葬品,满满的金银珠宝全都是自己的

    “你一定没想着好事!”叶琉璃看着沈重山说。

    沈重山摆摆手,一脸不开心地说:“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呢,难道你就不想看一看被葬在这里的是什么人吗?不想知道这个人和秦始皇是什么关系吗?这一切在史书上可都没有提到,我们或许正在揭开一个和世人所知道的完全不一样的历史真相,难道你就不想吗?”

    沈重山的三个问题让叶琉璃脸上露出犹豫的表情,确实,能打动叶琉璃的事情真的不多了,但很明显,这就是其中一件。

    “那看看就好了。”叶琉璃犹豫地说。

    嘿嘿一笑,沈重山伸手拉起傲娇的叶琉璃就跑上台阶,两人来到棺椁旁边的时候这才发现这棺椁远比之前在下面看到的时候更加精美,两侧四面全部都是飞虫走兽,而在棺椁的正面上方,竟然没有雕刻任何图案,而是只有一句话。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叶琉璃缓缓地读出了这上面雕刻而成的小篆,她不等在这方面等同于文盲的沈重山问,就解释说:“这是诗经中的一段句子,用来形容男欢女爱,而且是用男子的口吻,莫非这里安葬的是秦始皇的爱人?可若是如此,那么也应当和秦始皇同墓而葬,怎么会分开墓室历史上秦始皇的爱人也没有类似的记载,并且这句子并不像是皇帝的口吻”

    沈重山愣了一下,很认真地用零点五秒的时间思考了叶琉璃所困扰的问题然后发现这并不是自己琢磨得清的之后立刻就放弃了对这个问题的思索,他兴冲冲地说:“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说着,沈重山按住这棺椁的上层,用力一推想象之中应该是密封的棺椁居然直接就被推开,而内里封尘了数千年的秘密也暴露在两人眼前。

    这一眼看到里面的景象,却让沈重山和叶琉璃都大惊失色。

    连一向从容平淡的叶琉璃居然也是一脸惊讶的表情,更不用提满门心思想着金银财宝的沈重山。

    这棺椁内,没有金银也没有财宝,有的只有一具女尸说是女尸其实不合适,因为这女尸的容貌不但没有腐烂或者变成干尸,甚至还栩栩如生,沈重山甚至能看到她面颊上红润的色泽,嘴唇充满了一种令人惊艳的粉红色,她的睫毛修长,容貌绝美,只是躺在那,就如同刚睡着一般,这绝世的美人,居然已经死去几千年,这是谁都不会相信的。

    这不知道名字的女尸就静静地躺在棺椁里,躺了几千年,她依然保持着死时的模样,甚至她的嘴角还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让人一看便能够感受到在她的生前,定然是一个绝代芳华而且俏皮可爱的绝世女子,她就躺在棺椁里,暴露在幽暗的长明灯下,好似她只是睡着了,睡错了地方而已。

    沈重山料想过一万个可能看见的场景,却没有想到会出现眼前这一幕,他甚至担心下一秒这女尸会不会忽然睁开眼睛。

    棺椁里除了躺在锦缎被褥中的女尸之外只有一枚玉佩放在女尸的枕边,除此之外再无它物。

    沈重山下意识地看向那玉佩,只见这玉佩是双鱼造型,两条鱼交缠在一起,相当的精美和好看,沈重山竟一眼看不出来这玉佩是用什么材质打造的,只觉得圆润通透,似乎还带着这女尸的体温

    就在这当口,沈重山忽然听见叶琉璃啊的轻声叫了出来,沈重山吓了一跳,他扭过头去却见到叶琉璃的表情惊慌,但周围却没有任何异常,长明灯依然昏暗,脚下是台阶,台阶之外是整个浓缩的城池,没有任何变化。

    “刚才我感觉有人在我耳边吹了一口气。”叶琉璃对沈重山说。

    “”沈重山感觉身上跟过电一样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他说:“我们现在可是在一个墓葬里面,眼前就是一具诡异的女尸,你不要说这么恐怖的事情好不好。”

    叶琉璃微微咬了咬嘴唇,她不会开这种无聊的玩笑,但也没有心思和沈重山解释太多,只是向来都不准沈重山碰陵墓内东西的她竟然主动伸手,拿起了女尸枕边的玉佩。

    “这玉佩很古怪。”叶琉璃喃喃地说,看着那双鱼玉佩,眼神里闪动着复杂莫名的光芒。

    沈重山莫名感觉浑身冒着冷气,为了缓解一下气氛,他刚打算开玩笑说叶琉璃居然监守自盗,但就在这个时候,沈重山忽然听见一声叹息

    这一声叹息,是一个女声发出来的,很近很近,近到了好像就在自己的耳边吹出来,冰凉冰凉的感觉从耳后遍及全身,沈重山瞬间跳起来大吼道:“何方宵小!敢戏弄我?”

    但是周围长明灯依然昏暗,城池依然保持着数千年不变的姿态,哪里有半个人?

    沈重山嘴角抽搐,扭头看向叶琉璃,艰涩地问:“这世上,该不会真的有鬼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