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55章消失的尸体
    这个世界上自然是没有鬼的,子不语怪力乱神,很多看似灵异的事情事实上是有着深层次原因的,只是一时之间看不出来也察觉不到,所以人们很自然地幻想出了一种根本不存在的东西……鬼。

    沈重山知道世上不会有鬼这么一个道理,否则的话光是他这些年杀掉的人都足够组成一个加强连的鬼魂来找他索命了,可是现在在这始皇陵墓之中,在这绝代芳华的女尸面前短短几分钟之内发生的事情却让沈重山不得不想到鬼的身上,这一切太诡异了,要说没有鬼,之前那一声叹息是怎么回事?在自己耳边吹的那一口气又是怎么回事?而且还不是自己感觉到,连叶琉璃之前都说感觉到了……

    沈重山越想越觉得恐怖蹊跷,不由得看向叶琉璃。

    叶琉璃此时正定定地握着那双鱼玉佩,整个人怔怔地出神好像丢了魂一样。

    “你怎么了?”沈重山问了一句,伸出手在叶琉璃的面前晃了晃,但叶琉璃却丝毫没有反应,沈重山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伸手去抓叶琉璃的手,而在他的手触碰到叶琉璃的手掌时,不可避免地也碰到了被叶琉璃捧着的双鱼玉佩,这一瞬间,沈重山眼前一黑,脑子里的思绪骤然之间好像被强行切断了那么一瞬间,然后还来不及沈重山做出反应,轰的一声炸响在沈重山的耳边扩散开,这声音很古怪,并不是外界传到自己耳中再传入脑海里的,而是直接作用在自己脑海里面……紧接着,沈重山他看到了一幅幅画面。

    战马嘶鸣,凤眼千里,辽阔的平原双方无数士兵和战马战车正绞杀在一起,喊杀声,嘶鸣声,金铁交击声,惨叫声,无数杂乱的声音响彻天地,在苍穹之下,大地之上,这一场若非亲身经历绝难想象的宏大战争画面展开,每时每刻都有无数的士兵死去,每时每刻都有一身鲜血的士兵杀掉一个敌人然后紧接着被另一个敌人杀掉,地面,血流成河,横尸遍野,在这里生命是最不值钱最廉价的东西,双方数万人马交织在一起,整个战场成了一个巨大的绞肉机,每时每刻都有无数的生命死去,每时每刻都有鲜血迸射。

    战争胜利的天平渐渐地朝着一方倾斜,而那一方有一面巨大的旗帜,旗帜上写着一个古老而硕大的秦字,当最后一名敌方的士兵倒在地上的时候,所有秦国的士兵举起自己手中的兵器,仰天大吼:“秦风!”

    “秦风!”

    一声秦风之后,画面陡然一转,从激昂澎湃令人热血沸腾的战争转眼之间就来到了一处满眼桃花盛开,桃花树下小溪流水涓涓汩汩的世外桃源,这世外桃源深处有一座小茅屋,茅屋前横着一架琴,琴后坐着一个女子,这女子正闭目垂首认真地弹奏一首曲子,这曲子很好听,琴声叮咚流畅,缠绵悱恻地徘徊在这桃花边,在溪水边,这青天白日一切都充满了芬芳空气的四周,令人心旷神怡,而这女子的容貌五官却好像被一层薄雾笼罩着,沈重山再怎么用力地去看都看不清楚,只是依稀觉得这个女子很熟悉很熟悉,熟悉到仿佛自己刚刚见过一样,而在女子的身后,站着一名身材挺拔魁梧,气势雄浑如龙盘虎踞的男人,这男人的容貌同样被一层薄雾笼罩让人看不清,但是沈重山却好像能感觉到他看向女子的目光,充满了宠爱和珍惜,就如同看着自己最重要的珍宝。

    还不等人细细地品味这令人心暖的画面,眼前的一切再一黑,仿佛如同电影剪切的很生硬一样,陡然一转,画面便来到了一处宏大无比的宫殿之前。

    这宫殿下的广场不知道多大,上面密密麻麻地站满了身穿官服或者军服的官员,周围到处都是手持兵戈的魁梧战士在警戒,而再两侧,是许多穿着严肃鲜艳的人群似乎正在进行一场无比严肃的仪式。

    在宫殿和广场之间的台阶上,一级台阶就有两名军士站立守护,最中央是一条不知道多长纵贯全场的红毯,红毯上只有一个人,那个之前出现在世外桃源女子身后的魁梧男人背对着天下,背对着文武百官一步一步地踩上红毯,走上宫殿的顶层。

    顶层处,男人跨步上来,一身龙袍的他豁然转身,这一瞬间,他的声音响彻天地之间,“朕今灭六国,统天下,登极位,大赦天下!”

    随着他的话落地,所有人同时高喊:“秦风!”

    又是这一声秦风,沈重山眼前的画面随着这一声秦风陡然再转,来到一处华丽无比的宫殿里面,宫殿之中,有宫女正低头俯视在两侧,整个宫殿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甚至连宫女们的穿着打扮都是偏向红色喜庆的氛围,而在最深处,那抚琴的女子坐在椅子上,正看着铜镜内的自己,有宫女在一侧小心仔细地为她上妆,见她兴致不高,便说:“夫人为何闷闷不乐,如今陛下正式登基,完成了一扫六国统一天下的壮举,待陛下从泰山封禅归来,便是这天下毫无争议的皇帝陛下,夫人应该高兴才是。”

    女子微微一笑,说:“我也是高兴的,这是他的梦想,他达成了他的梦想我打心里为他高兴。”

    宫女好奇地问:“那夫人为何还闷闷不乐?”

    女子轻声说:“你不懂,他的地位高了,身边的人也就多了……再也不如之前那般简单了。”

    或许是下一刻,又或许是过了很久,沈重山忽然见到还是那个宫殿内,没有了宫女,依然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身穿一身华服的女子从一个黑衣人的手中接过了一个瓶子,随后在黑衣人的注视中服下了瓶子里的药丸,看着这一切发生,黑衣人跪在地上对女子三跪九叩,没有说话,起身便离开了。

    女子静静地走到床上躺下,她忽然转过头来对沈重山的方向微微一笑,然后……闭上了眼睛。

    此时,沈重山才悚然发觉,这个女子此时身穿的衣服,赫然就是下葬时穿的那一身,也就是说,自己目睹了女尸死亡的过程……

    就在沈重山惊醒的时候,眼前的一切画面忽然崩碎,沈重山忽然感觉心跳急促,他大口大口地喘气,额头竟然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就好像刚经过一场体力劳动一样,但是尽管心慌意乱,可眼前却没有了异象,沈重山发现周围又变成了自己熟悉的现实环境,陵墓,地宫,长明灯,棺椁……

    “你也都看到了吗?”耳边传来叶琉璃的声音,沈重山抬头看去,见到叶琉璃脸色复杂。

    点点头,沈重山说:“我都看到了……是因为这玉佩吗?”

    叶琉璃点点头,说:“是的。”

    她低头看着这玉佩,涩声说:“看来我们所知道的世界还是太简单太肤浅了,这玉佩之中竟然藏着这样一段秘密。”

    “我奇怪的是她临死的时候居然知道我在看着她,还对着我所在的方向笑了一下,吓死我了。”沈重山心有余悸地说。

    叶琉璃惊讶地说:“她没有对你说话吗?”

    沈重山用更惊讶的表情说:“她还对你说话了?”

    叶琉璃一愣,随即面色悠地一红,转瞬之间就消失不见,随即她故作平静地说:“没什么,可能是我的错觉。”

    沈重山狐疑地看着叶琉璃,说:“不对,她肯定对你说什么了,赶紧告诉我,她到底和你说了什么?”

    叶琉璃居然被问得有些羞恼,她急道:“说过没有就是没有,我骗你做什么。”

    叶琉璃越是表现的反常,沈重山越是觉得那女子肯定对叶琉璃说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只觉八卦之火熊熊燃烧的沈重山琢磨着怎么从叶琉璃的嘴里掏出这个秘密来,但却也明白这事不能操之过急,现在正是叶琉璃敏感的时候,怎么问都是没有结果的,于是沈重山故作不在乎地说:“没有就算了,我还不想知道呢,哼哼……”

    说着,沈重山就向棺椁内看去,这一眼,却让沈重山几乎一蹦三尺高,他指着棺椁,惊恐地喊道:“人呢?这人呢?”

    都说一个大活人还能跑到哪里去,事实上对沈重山来说,大活人跑来跑去是正常的,可在他的叶琉璃的眼皮子底下,一具尸体居然跑了,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到了极点的事情。

    没错,棺椁内不知道什么时候,空了,那女尸不见了,好像凭空消失一般,仿佛从未出现过……但是沈重山和叶琉璃不可能同时出现幻觉,而也不可能有人能有那个本事在他们毫无所觉的时候偷走这具女尸……但是问题来了,女尸到底哪里去了?

    一具尸体,难道还真的会跑?

    愣了一会,叶琉璃忽然说:“这里没什么好看的了,我们走吧,别让清佐一夫他们捷足先登了。”

    “什么?”沈重山目瞪口呆地看着头也不回的叶琉璃,喊道:“什么意思啊?一具尸体就这么从你眼前消失了你为什么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啊?最起码也表示一下惊讶啊,你这样显得我很没见识大惊小怪的啊,但这真的很奇怪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