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66章尘埃落定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真的会有龙?!这条龙哪里来的,活了多久?一切沈重山都不知道,他清楚的是当他见到这条龙的时候,整个心神都在莫名地颤动。

    这种颤动饱含的感情很复杂,有激动,有敬仰,还有那么一些畏惧那是打骨子里,从基因中流传着的华夏民族对龙图腾的崇拜而来的,不管你相信不相信鬼神,也不管你相信不相信龙存在,此时此刻,在这里面对着眼前这条沉睡中的龙,只要你是一个血管里流淌着华夏血脉的华夏人,那么你就会受到这种感情因素的影响,几乎无法摆脱。

    叶琉璃眼神闪烁,她看着这条龙的表情居然比沈重山这个地道的华夏人更崇拜是的,就是崇拜,在叶琉璃的脸上露出这种表情,相当于在别人的身上能激动到暴毙过去这样的程度差不多,所以看得沈重山很纳闷,自己这个地道的华夏人激动和崇拜是有道理的可是你一个霓虹人激动个毛啊?

    “这就是龙脉,华夏最远古最始祖的龙脉,天下有三大龙脉,分为秦岭昆仑和太行,而眼前这就是秦岭龙脉,龙脉之中最为强大和神秘的存在,其他的六条小龙脉都依附在这三大龙脉之下,那些小龙脉无法化形也就无法真正地成龙,而三大龙脉,是在无数个岁月之前华夏版图成型的时候就形成的,大秦帝国之所以能一统天下,和这条龙脉有不可分割的联系,西周缘起昆仑,周王自称是昆仑西王母的后人,事实上他们的成国之根本就是昆仑龙脉,而更早的商朝则是自轩辕太行而起,随着昆仑和太行龙脉的沉睡,秦岭龙脉觉醒了,也正是因此大秦帝国统一天下是天命所归,同样,嬴政之后大秦帝国的分崩离析也和这条龙脉陷入沉睡有关联,这一睡,就是几千年,不知道何时才是它睁开双目的时候。”女子抬头看着眼前的龙脉,语气飘忽地说,似乎随着这段话她回忆起了很多往事,但终究还是幽幽一叹。

    “也难怪,这样的龙脉,的确没有人能拿得走。”沈重山说道。

    女子淡淡一笑,说:“这里是龙脉沉眠之地,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了,走吧。”

    说着,女子再一挥手,沈重山和叶琉璃出现在了之前那静室之中,同时,那静室的一侧打开了一扇门,女子望着那数量惊人的灵位,说:“从这道门出去,你们能最快最安全地到达外界,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事情了,请你们离开吧这里,不适合活人过多地久留。”

    嗯?这就走了?

    虽然仔细地想一想,此行要达到的目的都算是达到了,甚至得到的好处还超乎想象的大,但是沈重山总觉得就这么走了有些虎头蛇尾

    “走。”叶琉璃对沈重山说,说完,扭头率先就朝着那道门走去。

    “哎,等等啊。”沈重山对叶琉璃说到,说完他扭头看着女人的背影问:“那你呢?现在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你要不要去看一看?”

    女子似乎轻笑了一下,她说:“我是一个在几千年之前就该死去的人,现在还能活过来已经是侥幸,我的时间不多了,哪里都不想去,现在这个世界多精彩变化多么的大,我死去的几千年都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都与我无关了,我只是个早就已死之人所以,我不去了,你走吧。”

    沈重山见这个女人的态度看起来挺坚决的,于是放弃了拐骗这个女人出去的打算,挠挠头,他觉得自己毕竟用了人家的碧玺泉,这么大的人情要是不说点什么就走了的话似乎有点不太好,于是他吭哧了一下,说:“要是以后有机会见面的话,我一定请你去吃好吃的玩好玩的。”

    下次再见面?刚说出这句话连沈重山自己都觉得自己好蠢。

    女子愣了一下,然后点头说:“好。”

    刚咧嘴要笑,沈重山却感觉头一晕,再恢复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和叶琉璃一起站在了一个通道之内那个女人,又用了那种神仙一般把人瞬间移走的手段,想想都对这种手段羡慕得不行的沈重山看向叶琉璃,却见到叶琉璃正出神。

    “你在想什么?”沈重山伸手在叶琉璃的眼前挥舞了一下,叶琉璃好像如梦初醒一般眨了一下眼睛,然后很嫌弃地看了沈重山一眼,扭头就走。

    “喂喂喂,你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啊?那么嫌弃地看我干什么啊!”沈重山一边跟着叶琉璃的身影走向外面,一边嚷嚷道。

    “看见你烦。”叶琉璃目视前方头也不回地回答。

    “来秦岭之前你怎么说的?那个时候你的态度可不是这样的!现在事情办成了,你就对我各种不满意了是吧,还看到我烦?看到我烦你还拉着我一起到秦岭来?”沈重山不满地说。

    叶琉璃哼了一声,说:“那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你还来不来?”

    沈重山愣了一下,在心里他对这个假设是非常不屑的,开玩笑,早知道有碧玺泉这种逆天的东西傻子才不来啊,他估计能比叶琉璃更急好吗,不过心里这么想归心里这么想,脸上是绝对不能表现出来的,于是沈重山哼了一声,说:“这个自然要考虑一下了,毕竟直接拒绝你的话太伤人了,这不符合我为人处事处处为别人着想的风格,我的修养也不允许我这么你拔剑干什么!”

    “不许再唠叨了!”叶琉璃说完就走。

    沈重山嘀嘀咕咕念叨着跟在叶琉璃的身后,也不知道走了多长的路,足足半个多小时,沈重山终于见到了出口处的光芒,而拨开一大堆灌木之后,沈重山看着蓝蓝的青天,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感慨地说:“失去的才是最珍惜的,好久没有呼吸到新鲜空气看到这蓝天白云了,好感动”

    叶琉璃站在高处眺望了一会,扭头对沈重山说:“清佐一夫他们找不到了。”

    沈重山摆摆手说:“这里是秦岭,一处不知道多大多深的山脉,我们现在连自己在哪里都分不清楚,更不要说找到清佐一夫他们了,算了,有仇有怨都改日再算吧,就算是我们不去找他,他也会主动找上门来的,这些恩怨总有解决的时候。”

    似乎是觉得沈重山说的挺有道理,叶琉璃点点头说:“好。”

    虽然说是在山脉里迷失了方向,但是这对于沈重山和叶琉璃来说都不是什么大事,用一些土办法分辨清楚东南西北之后,沈重山和叶琉璃就踏上了回去的归途。

    这一走,就是四天三夜,在第四天的晚上,跟野人一样的沈重山终于见到了城镇的灯火,而身边依然绝世独立的叶琉璃脸上也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

    不管怎么说,回归到文明社会总归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

    几乎是用狂奔的速度跑到城镇里,沈重山哪里都没有去,先去一个饭店打算好好地吃一顿,天天在大山里不是啃野菜就是吃那些野味,野味虽好,但是在调料用完之后嘴巴已经在沪市被养叼了的沈重山实在是觉得难以下咽,好不容易到了文明社会,不好好地大吃一顿实在有些对不起自己。

    不过因为形象的缘故,沈重山吓得两家饭店的老板都不敢接待他,甚至其中一个还扬言要报警,最终,在第三家店黑着脸的沈重山凶巴巴的一副要砸店的样子威胁下,他总算是得偿所愿。

    吃过饭,找了一个酒店,美美的洗了一个澡躺在柔软干净舒适的床上的时候,沈重山感动的不行他在树上睡了三天,整整三天,差点没把他睡出腰肌劳损来。

    第二天一大早,沈重山去隔壁房间找叶琉璃的时候却发现叶琉璃早半个小时之前就已经退房离开了,他下前台去一问,才知道叶琉璃给他留下了一张字条,字条上的内容很简单,华夏的事情已经解决,而此行显然已经把清佐一夫得罪死,她的所作所为也会立刻随着清佐一夫的回国而受到清算,所以她必须抢先回去霓虹把自己的师父安排好。

    虽然有些郁闷叶琉璃的不告而别,但是现在发牢骚也没有用了,在退房之后沈重山找车去了之前上山之前自己的q7停着的城镇。

    来到停车的地方,沈重山傻眼了,老子的q7呢!?

    这车可是林墨浓的车,之前林墨浓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不要把车子弄伤了,似乎和许卿的捷豹一样有特殊的纪念意义,别的不说,光是林墨浓平时不怎么开但放在车库里永远都定时去保养打理得干干净净的就可以看出来,这辆车对林墨浓来说肯定很不一般然后,他现在弄丢了!?

    尼玛的,这还是法治社会吗这!?一辆大活车停在这里才几天的功夫说没就没了!?

    这要是林墨浓知道的话沈重山吸了一口冷气,虽然林墨浓不会和许卿一样瞬间就要吃人要揍人,但是林墨浓的手段可是阴刀子,比直接打你还让人难受,光是那失望的眼神往你一看你就受不了所以沈重山立马就原地爆炸了,哪个狗日的敢偷老子的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