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67章你们简直就是败类
    一脸阴郁的沈重山先是到附近的门卫、小卖店之类的地方去询问,本来不怎么抱希望的询问没想到却还真的得到了车子的下落。

    “年轻人,那白色的车是你的啊?都停着快一个礼拜了,那边其实是不准停车的,警察来了几次,见到没有人认领,贴了好些张罚单也没有人理,就把车子给拖走了,你要是要找回来的话,还要去交警队。”小卖部里的老头大概六七十岁看起来挺和善的,听见沈重山问一辆白色奥迪的下落,他虽然不知道奥迪是什么车,也不认识奥迪的车标,但对于白色的车还是有一些印象的,于是对沈重山解释说。

    沈重山闻言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被什么小偷小摸给偷走了就行,既然是被交警队拖走,充其量缴点罚款也就算了。

    “小伙子,这里的交警啊,黑的很,你等会去还是要做好心理准备,这不是快过年了,交警队指不定就巴望着这些罚款发奖金呢。”老头咧开嘴露出一口黑黄的牙齿,嘿嘿笑道。

    沈重山笑眯眯地说:“老乡,这没事,该罚款多少不是有规章制度嘛,他们还能乱来?”

    老头摇摇头,神秘兮兮地说:“这可没准,听你口音是外地的吧?你那车子也不是我们本地的牌照,这个县城的交警黑的不行,而且对外地车更是不客气,能罚一万绝对不会罚你九千,这也是我的好心告诉你,听不听你看着办。”

    沈重山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烟,心里头直犯嘀咕,这包中华在外面买充其量就是四十七块钱,在这老头这居然要了他五十块钱,虽然也就三块钱沈重山全当是买消息了,但现在听见这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的老头居然好意思说别人黑,他也觉得很无语。

    告别了老头,沈重山打了车直接来到交警队。

    到办事大厅,接待沈重山的是一个看起来挺年轻的小姑娘,胸口没有警号,手臂上贴着一个辅警的标签,大概是合同工之类的,沈重山刚透露出自己的来意,那小姑娘就不耐烦地看了沈重山一眼,没好气地说:“三河西路口那白色的奥迪是你的?都贴了好几张罚单找你人了,结果你就是不出现,前天才被拖到队里,你要领走是吧?”

    这小姑娘不耐烦的语气让沈重山微微皱眉,但沈重山还是和颜悦色地说:“是的,要缴多少罚款?”

    听见沈重山这么懂事也不纠缠,小姑娘的脸色好看了一下,打开电脑背着沈重山操作了一通,抬头说:“违停七天,总共两万六千块,缴了罚款的话就不用扣分,直接可以领车走。”

    “两万六多少!?”沈重山拔高了声音,之前他听小卖部的老头说交警队黑还不当一回事,以为充其量就是那种能弹性罚款的地方给你最高的上限,但人家也是按照规章制度办事,你说破天也没有用,沈重山也打算认罚来的,结果这小姑娘一开口居然要两万六千,差点没让沈重山炸毛了。

    “喊什么喊,喊什么喊?没听见是不是?两万六千块钱!我劝你趁早的把罚款缴了,再废话等会就是三万。”小姑娘一拍桌子喝道。

    沈重山气得乐了出来,从来只有他老沈坑别人,今天就抱着被坑一把的心态来的,结果这坑居然大到了让他跳不下去的地步。

    “你说两万六就两万六?你说三万就三万?你说十万二十万我就要给你十万二十万?我就违停七天,你是怎么算出两万六这个数字来的?今天还真别说,你要是不给我个交代你以为我会就这么算了?”沈重山反击道。

    小姑娘冷笑一声,似乎对沈重山这样的人早就熟练知道该怎么应对,她从椅子上站起来,说:“违停一天是一百块,七天七百块,但是你是外地牌照,而且还是沪市的,所以额外罚两万五千三百,就是这么出来的,你满意了没有?那么现在我告诉你,没三万你别想把车开走,这里是交警队不是你撒泼的地方,也不是你们沪市,要开车回去就缴三万罚款,要不然就滚出去。”

    沈重山愣了老半天,忽然一改之前怒不可遏的态度,好声好气地说:“缴三万罚款是没有问题,但是我想有个请求,不知道可以不可以?”

    小姑娘见沈重山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愣了一下之后全当是自己的霸气把对方震慑到了,她得意地哼了一声,瞥着沈重山说:“什么请求?”

    沈重山诚恳地说:“你能不能把你不要脸的本事教一点给我,我学会了一点皮毛都足够去发财饿了。”

    “”这小姑娘足足用了十多秒才算是回过神来沈重山这是拐弯抹角地骂自己不要脸,顿时一张本还算是清秀的脸蛋气得扭曲通红,她指着沈重山尖叫道:“你什么意思!?我告你袭警妨碍公务马上把你抓起来你信不信?”

    沈重山依然用很诚恳的眼神看着怒发冲冠的小姑娘,说:“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我是诚心诚意地向你学习不要脸的技能的,你怎么能冤枉我呢,再说了,你不过就是一个辅警,袭警也袭不到你的头上啊,你又不是真正的警察,再再说了,我哪里袭击你了,从一开始我都是好声好气地跟你说话吧,你看我碰都没有碰你一下,怎么可能袭击你呢,反倒是你一脸凶巴巴的好像要吃人的样子,不知道多可怕,再再再说了,我哪里有妨碍公务,你们交警队把我的车拖走了,我过来办手续怎么叫做妨碍公务了呢?”

    这小姑娘涉世不深,显然在她浅短的社会阅历之中绝对没有应对沈重山这种人的经验,所以她被气得直哆嗦,但却好像道理都在沈重山那边,自己竟然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就在小姑娘气得发抖的时候,救星来了。

    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警察走过来,沉着脸说:“怎么回事?大呼小叫的还注意不注意影响了?”

    小姑娘见到自己领导来,刚要诉苦,却听见沈重山抢在她前面说:“这位领导你好,你总算是来了,你手底下的这些辅警实在是太没有道理了,我好端端的来办手续要把被交警队拖走的车子领回去,但是这个小姑娘居然死活不让,非说什么交警队的领导很黑的,看我是个外地人,车子也是外地的牌照,肯定会狠狠地宰我一笔,让我直接去找电视台来曝光什么的,我听了就很不是滋味,我觉得人民警察为人民,交通警察天天风里来雨里去为我们百姓确保交通安全,怎么可能会跟一个开黑店的似的欺负我们老百姓呢?”

    小姑娘震惊了。

    她彻底地震惊了。

    在她二十多年人生之中,她第一次因为一个陌生人的一番话而感受到了灵魂的震颤。

    一个人,怎么可以在眨眼之间就把瞎话说的这么能自圆其说,说的这么有头有尾,头头是道?

    一个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样的地步?

    在震惊之后,小姑娘第一时间感受到的就是愤怒,这种愤怒让她的身体都在打着摆子,她颤抖的手指着沈重山,“你,你,你”你了半天,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小姑娘发现自己大专的学历水平居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沈重山。

    而脸色同样不好看的还有那个中年警察,小姑娘一个辅警当然是没有那个胆子私自开这么高的罚单,一切都是他们这些交警队的领导吩咐下去说了算的,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但这毕竟是违法的,不能明说在台面上,现在沈重山这么一捅,不管自己的手下有没有说那些话,他这个领导都下不来台了。

    狠狠地瞪了小姑娘一眼,在心里已经决定回头就把这个辅警给辞退,中年警察回头和善地对沈重山说:“你说的对啊,警察和百姓本来就是一家人,怎么可能会开黑店呢?我们一切罚款都是按照规章制度来的,你的车子被扣罚了是不是?这样,我给你特批了,不用缴罚款也不用扣分,你直接开走,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怎么样?”

    这中年警察显然也是在制度里混了大半辈子的老油条,哪里能不知道沈重山那番话是故意说给他听的,在权衡利弊之后,他还是不打算惹是生非,给点好处打发走算了。

    沈重山微微一笑,看着中年警察说:“不,按照条例规定该怎么罚就怎么罚,七百是吗?我现在就缴罚款,这钱是我违停的罚款,该有就要有,我会给,你们开黑店是你们的事情,该怎么处理自然有你们的报应,而我违停,就该缴纳罚款,这是两件不同概念的事情,不能混淆,否则的话,我和你有什么区别?”

    沈重山的话,就像是一个耳光,重重地煽在中年男人的脸上,让他的脸色猛地阴沉下来场面极度尴尬。

    “小伙子,你什么意思?”中年警察沉声问。

    沈重山从钱包里数出七百块钱拍在桌子上,挺胸抬头地说:“你休想指望我和你们这种人同流合污,我也认识一个警察,但是和她比起来,你们简直就是败类、废物,披着制服的土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