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71章许氏集团的内部
    事实上,沈重山在许氏集团的地位很特殊。

    一开始的时候,大家伙谁都不知道这个居然可以随意地出入总裁办公室的男人到底是谁,当不止一个人看见他居然躺在总裁办公室的沙发上玩手机刷微信乐不可支居然还没有被许卿赶出去之后,集团出现了一个神秘高层疑似许总男朋友的传闻就立刻烧遍了整个集团上上下下。

    许卿在许氏集团的人气大约可以参考林墨浓在那些脑残粉心目中的地位所以,沈重山想要不惹人注意都不行。

    在各种各样的旁敲侧击之中,许卿发现不得不给沈重山一个正式的身份了,要不然一个并非本公司正式行政编制的人却堂而皇之地每天呆在她的办公室里,这的确不太像话,也不适合,可又不能简单地就说沈重山是自己的司机,不管如何,许卿是不愿意沈重山让人看轻了的,于是经过了很认真严肃的思考,一个莫名其妙的总裁特助的头衔就挂在了沈重山的头上。

    他是对什么职务什么身份并不在意,但是架不住外人对特助这两个字的思考,这些在商场都成了精的人,哪一个不是心思八面玲珑的妙人,从许卿的态度上他们就大约地猜测出了沈重山的身份是什么,然后一夜之间,所有人看沈重山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许卿的男朋友,从许卿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什么绯闻的姿态上看,未来跑不了也会是许卿的丈夫,而许卿的丈夫,对许氏集团而言,对他们这些许氏集团的高层而言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多了一个老板。

    所以沈重山的身份地位,和公司高管对他的心态是很复杂的。

    至于沈重山嘛,他是真不在乎这些公司的高管怎么看待他,反正对于他来说,整个许氏集团是对许卿来说很重要的东西,那么他就有必要把这根集团给经营好,经营一家集团,并不止是今天拓展哪一项业务明天谈哪个合作,更多的时候,集团内部的派系、人心之分和对权术的制衡也是关键的一环。

    但凡是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而有江湖的地方,就会有派系,所谓党内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这一句话并不是没道理的。

    许氏集团这么大一个集团,说难听一些,随着它的膨胀和强大,滋生在集团内部的利益集团也随时增长了势力,这个利益集团非常之大,有的时候甚至连许卿都不得不为之妥协,可以说许卿很多时候就像是一个刚执掌了一个王朝的少年皇帝,而朝野全是一些老臣子,这些臣子自然有自己的施政思路和自己的想法,他们表面上听从皇帝的指令,但是暗地里对皇帝的尊敬却未必有多少,这个情况在t计划成功之后得到了极大的改善,t计划可以说是许卿证明自己的最好一块试金石,是她的一力促成让集团的业务在全新的领域得到了飞跃式的发展,也让集团得到了一座金山,她的能力已经得到证明,那些仗着自己资历和资格的老臣子,自然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对抗她。

    集团的高层里,有不听话的人,许卿有时候也很气恼,也经常会有反对自己的意见,除非许卿动用身为董事局主席拥有集团绝对控股权的权威来强行推行自己的政策,否则的话就会有各种各样的阻力存在,但这尚方宝剑却不能经常用,否则的话外面怎么看她?一个蛮横、不讲理、动辄使用绝对控股权压人的总裁?这只会凸显出许卿的领导能力依然不足。

    对于公司内的情况,沈重山也了解,只是他一直都没有参与进去,他对商业上的事情并不是很内行,但是对付人却很能行,不过他总不能去把这些不听话的人都揍一顿,不说其中很多人其实有自己的想法,也是站在集团的利益出发而考虑,对集团或者许卿本身并没有什么恶意,哪怕就是有,一夜之间全把这些人干掉了,集团还怎么运作?

    许卿不是神仙,不可能一个人代替所有高层处理所有决策。

    林珊珊带沈重山来的这个位置也是有讲究的,大家思路想法不一样自然不能尿到一个壶里去,所以这一桌都是许卿的心腹,大家有共同的利益才有共同的话题嘛,所以沈重山来的时候得到了大家所有人的热烈欢迎。

    “沈特助,之前听说许总打算在全国设置四个区域,每个区域一个负责人来负责t药物的销售工作,这个人选的话之前在集团会议上争吵的很厉害,章副总那边推荐出来的人和李副总那边推荐出来的人产生了很大的冲突,但许总一直没有表态,沈特助你是许总身边的亲近人,许总到底是什么意思?”之前和沈重山打招呼的中年男人凑过来小声地问道。

    而沈重山蒙圈了。

    天知道,他压根上不知道这件事情,虽然t计划很多过程都是他参与的,但是成功之后怎么销售什么的他是真的没有插手,只是听许卿抱怨过几次因为利益太大所以集团内部几个派系相互倾轧的很厉害,争执很大让她很烦躁,但具体如何,他却并不清楚,更何况他刚从秦岭回来,哪里知道这些天集团发生了这种事情?

    能让他在这种时间这种场合下来打听,自然说明事情已经闹到了不可开交的地步。

    而那个章副总和李副总沈重山也知道,章副总是集团第一副总裁,是许远东时代的老人了,在集团里的威望很高,算得上是德高望重的元老恰恰,也是最让许卿看不顺眼的一个,而李副总则是许卿挖来的职业经理人,跟身边这个中年男人很早就是好朋友,两人在许氏集团的身份地位差不多,背景来历也如出一辙,自然是紧紧地抱团跟在许卿的身边,李副总和眼前这个中年男人差不多,算的上是许卿的心腹。

    摊摊手,沈重山很诚恳地说:“我也刚从外地回来,你说的这个事情我还真的不知道,不过我想小许总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吧,等时机合适的时候她会做出决定的。”

    见不能问出什么来,这中年男人笑了笑,点头说:“是是是,那自然是的不过我就是看不太惯他们的那气焰,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现在的位置上来的,一身的匪气,居然还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太过分了。”

    沈重山笑眯眯地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地说:“有些话既然知道是乱七八糟的话,别听就行了,免得污了自己的耳朵,也让人觉得你自己想去听。”

    这中年男人之前之所以这么说,自然是想要沈重山顺道问一句他们说了什么话,但沈重山又不蠢,这种表态他怎么会去做,很多时候他的一言一行代表的就是许卿,总会被误解出很多东西来的,而且既然是乱七八糟的话了,当然不是什么好听的,也就不可能是夸他帅什么的,于是沈重山自然就更没兴趣了。

    “哈哈,对对对,沈特助你说的对,来,我们先来喝一杯。”中年男人脸上一点失望的意思都没有,哈哈笑着举起酒杯对沈重山说到。

    沈重山笑眯眯地拿起了酒杯,和他碰了碰,说道:“放心吧,有些事,人在做,天在看。”

    听到这句话这中年男人愣了一下,随即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说话的功夫,年会早已经开始,主持人开始暖场之后迎来了今天的第一个重头戏,身为集团负责人的许卿致辞。

    无数人翘首以待,期盼从许卿的这一番致辞中听出一些什么,毕竟公司的重大决策必须是需要许卿来制定的,而要是趁早摸清了许卿的掌舵思路,指不定就能被许卿发现,并且一飞冲天呢?这样的例子又不是没有,不管是从商还是从政,揣摩上级的心思,领会上级的意图,都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片刻之后,一身正装的许卿笑容款款地走上来,舞台之上,会场之中,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眼神都专注而热切地看着独自一人在走向演讲台的许卿,仿佛此时此刻,她就是这天地之间唯一的亮点一般。

    许卿的一双眼睛在人群里搜索,在最前面找到了她想要找到的人,然后很自然地扫了一眼他身边,发现他身边两侧坐着的都是男人之后满意地笑了笑,此时,她也已经走到了演讲台的后面,双手轻轻地扶着演讲台,许卿微微一笑

    掌声雷动。

    只是这么一个笑容,就让不知道多少人情不自禁地鼓掌,光是这一身不需要说话就控制全场的控场境界,就已经让不知道多少人汗颜不已。

    双手虚压,按下了掌声,许卿的声音通过音响响彻会场。

    “今天是集团的年会,在这年关的末尾,辞旧迎新的时刻,我们要做的是总结过去一年的经验教训,收获一年辛苦耕耘的果实,同时也要为来年制定一个计划,明年我们要怎么办怎么走,这是每一个许氏集团的员工该问自己的问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