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73章被五雷轰顶的老沈
    沈重山见到梁姐也是愣了一下,他是知道公关部能人辈出的,之前也听说过公关部以后一位大神喝酒跟喝水一样简直没有压力,之前他还不信,天底下哪里有真能把酒当水喝的人,哪怕是身体特质对酒精免疫,但不代表酒精在体内就不发生化学反应了,过量的酒精是会真的导致人猝死的,怎么死的?俗话说是醉死,可那并不是喝多了嗨死的,而是因为酒精在体内的化学反应过量,超出了人体耐受极限从而威胁到生命。

    不过沈重山对喝酒的态度从来和抽烟是一样的,凑巧的时候来一点,也不会对这个东西上瘾,所以他也没有在意,可谁知道今天那位神秘的大神出现了,而且还是他在公关部打过不少交道的梁姐。

    说起这梁姐,那可是真有故事的女人,当初许氏集团草创之初刚从学校毕业还青涩的她就已经跟随那时候还是一穷二白的许远东进入许氏集团了,不过那时候整个公司上下也才七八个人,哪里还需要什么公关部,所以一开始梁姐是做会计工作的,也就是记记账,保管一下公章之类的财务的事情,后来公司扩大了,公司对外面的公关需求与日俱增,这个时候梁姐就站出来挑大梁了,她在交际方面的才能被发挥得淋漓尽致,可以说在许氏集团的初期,梁姐一个人挑起了整个公司对外公关关系的大梁。

    按照道理来说,不管是集团元老的身份还是在公关方面如此优秀的才能,梁姐都应该不只是现在这样的身份地位……事实上,她连经理都不是,不过是公关部下属一个工作小组的组长而已,可以说类似村官一样的地位和她的背景经历完全不相符,一开始是沈重山觉得老许嫉妒贤能,小家子气指不定是梁姐贞洁烈女不给潜规则所以不要脸的老许就把人雪藏了,但是后来听到一些八卦才知道原来梁姐早年和老许是有那么一段暧昧的办公室恋情的,暧暧昧昧的关系谁也没有戳破,但是也没有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就无疾而终了,后来梁姐找了个人结了婚,现在孩子都会唱歌跳舞打酱油了,老许这老牛的女儿都已经出落得水灵灵的。

    当年发生了啥事情,沈重山这个后来的外人当然不知道,但是梁姐是个有故事的女人,这一点他是能肯定的。

    沈重山笑哈哈地吐着酒气对梁姐说:“这不是梁姐嘛,在你面前我哪里敢称酒神啊,这不是跟他们瞎胡闹呢嘛,别当真别当真。”

    梁姐巧笑倩兮地说:“瞎胡闹?我看可不像,这都多少人给你喝的抬走了,今天可是年会,大家都开开心心的时候你别欺负人,要喝酒梁姐陪你喝。”

    沈重山眼珠子一转,和梁姐正儿八经地在这拼酒谁干啊,等会马上就是抽现金红包的时候了,他趁着现在能干翻几个竞争对手算几个,要不然傻子才吃饱了撑着没事在这里把酒当水喝,可梁姐这架势和气场一看就知道是很不好对付的对手,这真的拼上了,岂不是影响了自己多干翻几个抢红包的竞争对手的好算盘?

    想明白了的沈重山笑嘻嘻地说:“别啊梁姐,你看我这不是要一桌桌地喝过去嘛,等会喝到你们公关部了,我一定跟梁姐你多碰几杯。”

    “哎,你话说错了。”梁姐的眼神亮晶晶的,好像能看到人心里去,她轻笑指着沈重山对周围的人说:“我们公关部的名字早就改成了公共关系管理事业群,这规格上去了自然称呼也要改,可你还公关部公关部的,这不是说错了话嘛,要不要罚?”

    沈重山一愣,改名字?这是啥时候的事?刚许女神不还一口一个公关部地警告自己不许和公关部的雌性生物有任何接触吗?怎么这一转眼就改名字了?

    可还没有等他伸冤,旁边早就等着他被制裁的小伙伴们一个个就扯开嗓子嚎道:“对对对,这名字早就改过来了,说错话,该罚!”

    酒桌上最讲究的就是一个气氛,而气氛则全是靠人来烘托,这大家伙早就对制裁得他们不要不要的沈重山不爽了,现在有人站出来出头,他们哪里还有不配合的道理,于是瞬间沈重山就被该罚的呼声给淹没了。

    所以沈重山那满嘴的要辩解的说辞也都成了无用功。

    含笑看着沈重山,梁姐说:“你看,大家都这么热情,你再推辞也不合适了吧,要不,你先自罚三杯?”

    沈重山无奈地耸耸肩,说:“那行,我自罚!”

    见沈重山也不墨迹,干脆利落地倒满了三杯酒直接仰头喝干,周围顿时传来了欢呼声和叫好声,不管他们服气不服气,今天在酒桌上他们一个个被沈重山给制了这是不可否认的。

    时间慢慢地过去,年会中上演了各个精彩的缓解,既然是许氏集团的年会,自然不能简单地致辞啊颁奖什么的就没了,各种各样的表演节目还是很多的,不过多半都是集团员工自己组织的表演,虽然不那么专业,但看上去也有那么一些意思,加上许卿准备的许多大奖,在让外人流口水的同时,也始终让整个年会的气氛保持在最佳程度。

    德国bba,也就是奔驰、宝马、奥迪,各一辆,现金一千万红包,双人欧洲十国二十日游,豪华游轮十五日畅游,价值数十万的名表,奢侈品牌百分之一百代金券,这些大奖简直和不要钱一样送出去,其他的类似手机电脑之类的,在这里都不算是什么福利。

    而不管是在表演节目还是在抽奖的时候,沈重山……都在喝酒。

    整个年会持续到晚上十二点多才算是结束,连菜菜都扛不住先被林墨浓抱去车上睡觉,而当许卿找到沈重山的时候,他正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打算回去。

    “你怎么喝成这样?”许卿气恼道,见沈重山一脸醉态,赶紧上前去搀扶住沈重山。

    这时候林珊珊走过来,一脸内疚地说:“许总,我……我拦不住他。”

    许卿无奈地摇摇头,说:“这头牛犟起来谁都拿他没辙,也不怪你,好了,现在也很晚了,你先回去吧。”

    林珊珊点点头,说:“那许总我先走了。”

    看着林珊珊离开,许卿叹了一口气,看着靠着墙壁站着歪头看着自己的沈重山,没好气地说:“看着我干什么,还能不能走路?能走就自己走下去,不能走我扶你下去。”

    “能走。”沈重山打了一个酒嗝,说。

    听见沈重山这句话,见他说完就试图自己去找电梯,许卿立刻上前去搀扶着沈重山,说:“我就知道你喝醉了。”

    “我没醉啊。”沈重山嚷嚷道,然后又扭头问:“你为什么说我醉了?很明显吗?”

    许卿哼了一声,说:“要是在平时,我说我扶你你恐怕连回答都来不及回答整个人就要挂在我身上了吧!现在你居然说你要自己走,你说你是不是醉了?”

    沈重山愣了老半天,气得直哆嗦地说:“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人?”

    “对,就是这样的人!”许卿嘴角上扬,说到。

    许卿扶着沈重山,两人从电梯下来,走出酒店,这两天正好是一场号称极其罕见的寒潮从北方而来,沪市已经明显地感受到了这寒潮的威力,气温很明显地感觉到在下降,而街上的行人也少了,剩下的一些也都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到是沈重山,走到外面被冷风一吹到是清醒了不少,他哈着白气说:“外面这是有多冷。”

    系着围巾的许卿说:“今天晚上的温度能低到零下五摄氏度,所以很冷的,你过来。”

    沈重山一扭头,却见到许卿已经解开了围巾,他忙说:“哎,外面这么冷你还把围巾拿下来干什么?”

    许卿没有回答,而是把自己解开的围巾将沈重山的脖子也包裹起来,重新系好围巾之后,两人系着同一条围巾,许卿侧头说:“暖和多了吧?”

    沈重山很自然地伸手抱着许卿的腰,说:“嗯,是暖和多了……”

    跟女神系同一条围巾,想想都觉得是浪漫的不行的事情,沈重山心里美滋滋的……只是怎么感觉有点头重脚轻,看东西带了点重影呢?

    “就是你身上酒气重死了,难闻死了。”许卿不满地说,说着,两人已经走出了酒店,站在路边,捷豹开过来停下,开车的是林墨浓,她指了指后面示意菜菜在睡觉,所以两人小心翼翼地上了车,并没有惊醒菜菜。

    因为沈重山身上酒味很重的缘故,所以沈重山被许卿赶到了副驾驶坐着,不让他污染菜菜。

    很郁闷的沈重山还没来得及和许卿多温存一会呢,就被恢复本色的许女神赶走,他坐在副驾驶上,扭头看着林墨浓,叹了一口气,说:“为什么我总觉得今晚我错过了很重要的事情?但是仔细的想了想,又想不太起来……”

    “抢红包呗,抽奖的时候我还在上面找你呢,结果发现你正喝的高兴,就没叫你。”林墨浓随口说。

    轰隆……某人被五雷轰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