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78章心中的魔方
    在许家吃了晚饭出来,菜菜因为顾晴的要求而被留在别墅里,所以三人吃过晚饭坐了一会之后就回去安澜园。

    路上,许卿和沈重山说着一些有的没的,不管是谁都很默契地没有提起之前关于林神机的事情,林墨浓则平静地看着车窗外,一如平日的宁静和优雅,好像今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看着林墨浓这么平静,沈重山跟许卿对视了一眼,虽然感觉有些担心,但也没有什么办法……这种事情只能靠当事人自己调解,什么时候自己想明白了才算是解放出来,旁人再怎么说说再多,那也都是废话,没有意义的,反而徒增烦恼。

    等到了家的时候,之前还因为下雪而开心的许卿就开始抱怨了,“什么嘛,这雪什么时候才停,烦死了,下这么大,刚才车都撞在马路牙子上了。”

    许卿蹲下来心疼地摸着捷豹的前保险杠,这车可是她的心肝宝贝,那爱惜程度有时候沈重山看了都觉得心酸加嫉妒,定时保养不说,蹭到碰到了一定会心疼巴巴地念叨老半天。

    “不就一个黑痕嘛,改明儿保养的时候跟4s店的人说一下让他们重新喷一下漆就可以了。”沈重山满不在乎地说。

    许卿抬起头对沈重山气呼呼地说:“都是你,自从给你开车之后你都剐了它好几次了。”

    沈重山闻言嘿了一声,拔高声音说:“我重要还是车重要?”

    “当然是车啦,车能每天送我上下班,你能背着我去吗?”许卿咯咯直笑道。

    沈重山没好气地说:“没我开你到是让它送你看看?”

    一脸微笑地看着两人吵吵闹闹的进屋,林墨浓摇摇头,也跟着走了进去,这样的吵吵闹闹已经变成了常态,什么时候要是没有了才真的叫奇怪。

    只是……今天的心情,格外的有些不同罢了,看着许卿,林墨浓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父亲之前对沈重山说的那番话,那一番话就好像是一个魔咒,林墨浓努力地告诉自己那些话根本就不用去听更不用去想,但是它就是存在……要跟我女儿在一起,你必须把你那些女朋友都放弃……说的,是许卿吗?如果真的要选择,他会怎么做选择?

    林墨浓悚然一惊,她看着一脸气呼呼地和沈重山吵闹的许卿,想到自己的好姐妹平日对自己的真心真意,她忽然觉得很愧疚,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之前明明约定好了,谁都不要再提起,就这样顺其自然的……

    “我上楼去休息了。”林墨浓的话打断了正在吵闹的沈重山和许卿。

    但当两人看过来的时候,林墨浓已经上楼去了。

    微微皱眉,沈重山正想着是不是该过去看看,许卿却推了推他,“你去安慰她。”许卿说。

    “干嘛是我。”沈重山指着自己问。

    “难不成是我吗?我该说的早跟她说过了,但没有用,换个人兴许会好一点……你这么不情愿干什么,你还是不是人,人家为了你跟林伯去低头求情,结果你连安慰一下都不情愿!”许卿气恼道。

    沈重山哭笑不得地说:“我没有不情愿啊。”

    许卿哼了一声,说:“那就快点去。”

    沈重山揉了揉下巴,说:“晚一点吧,现在去,她什么都听不进去的。”

    晚上,睡不着的林墨浓穿着睡衣抱着膝盖坐在藤椅上看着窗外皎洁的明月,正出神的时候传来了敲门声。

    “请进。”

    得到了林墨浓的准许,沈重山打开门进去,见到林墨浓坐在椅子上背对着他正看月亮,耸耸肩,某人笑嘻嘻地做过来说:“说实话,我觉得你不应该是个明星。”

    林墨浓转头看着沈重山,轻声说:“那我应该是什么?”

    沈重山想了想,说:“女文青之类的,多愁善感啊……”

    林墨浓扑哧笑出声,说:“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沈重山伸出手晃了晃手中的一个魔方,说:“会玩这个吗?”

    林墨浓看着沈重山手里的魔方,摇摇头,说:“不会,你哪里来的?”

    “这是菜菜的玩具啊,之前到我房间跟我玩闹的时候落在我房间了,觉得体挺有意思,就拿来跟你一起玩。”沈重山说着,找了一张椅子坐在林墨浓的身边。

    房间里有空调,所以很温暖,外面零下的严寒丝毫没有影响到两人,沈重山嗅着身边佳人刚洗过澡那淡淡的清香,觉得神清气爽,所以说妹子就是好……浑身上下都是香的。

    把玩着魔方,沈重山用很悠远的语气说:“所说啊,我觉得咱们的人生很多时候和这个魔方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面,每个不同的面又不相同,我们转动一次,它就发生一次变化,我们想要把魔方转动到一个六面一样统一的颜色,就首先要把它打乱,有的人乱了之后就回不来,有的人能找回来,人不同,命也不同,魔方的颜色也就不同,我们每一次转动都是一次尝试,很多人迷失在这种千变万化的颜色中,忘了最开始的目的是什么,而有的人始终记得,但是真正能达成目的的却万中无一。”

    夜色很宁静很祥和,房间里很安静,安静到只有沈重山说话的声音和他转动魔方的声音,小巧的魔方在沈重山的手指之间转动,它不断地变幻着颜色,每一次都不一样,但每一次转动之后,它好像更接近统一了,可是每次到了关键的时候,却总有那么一两个调皮的方块不肯把颜色统一,于是沈重山就再一次把它打乱,重新来过。

    沈重山一边把玩着魔方,一边漫不经心地说:“在认识你们之前,我在国外过着千篇一律的生活,我本来以为我这辈子就这样了,运气好一点能和不多的前辈一样捞到一个金盆洗手全身而退的机会,运气一般的话就和其他更多的同行一样死在这个地球的某个角落,某一次任务的过程中,不知道是谁的子弹下,那个时候的我觉得这一切都挺能接受的,生老病死,人终有一死,只不过有的人需要一点小小的帮助,我天天乐善好施地帮助别人走向死亡,但终究有一天我也会遇到另一个好人帮我走向这一步,但是后来我发现我不能这样下去,因为我做了好人,我不能让别的好人在我最骄傲的方面把我打败,所以我就跑路了,丢下了很多人和事,就这么一走了之,之后我就遇到了小卿,遇到了你。”

    沈重山转头看着林墨浓,此时的林墨浓眼神很平静,她侧过头用脸颊放在手臂上,双手的手臂又抱着双腿,整个人蜷缩着,就这么安静地看着沈重山,就好像是一只温柔的母兽,眼神柔和。

    “遇到了你们之后,我觉得我更不能轻易地狗带了,是你们让我意识到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的,有好看的妹子,有花花的世界有滚滚的红尘,一个人的一辈子太长也太短,太长的是你这辈子能遇到无数的人和事,每个都不同,怎么对待取决于你,太短是因为往往走到了尽头的时候,不管你一生是平庸还是辉煌,对这个世界,对人生,对你未尽的人和事还有缘分,始终是不舍的,我们经常说如果再重来一次,可是事实上是没有如果的,过去的就是过去了,时间不会回来,错过的人和事过去了也不会回来,覆水难收,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好地做好每一个下一步,让我们不会后悔。”

    沈重山话说着,手指一直没有停止转动手中的魔方,当他的最后一个字落地的时候,随着手指的转动,魔方整整好好地停在了六面颜色统一的状态。

    魔方,解开了。

    林墨浓看着沈重山手里的魔方,眼神里闪动着好奇的光芒。

    沈重山低头瞥了一眼魔方,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尼玛,他哪里会玩这个毛的魔方啊,这是他之前去网上找来的一个办法按照顺序打乱了魔方然后倒叙给还原出来的,一边说话一边心里还要回忆步骤,差点没把他折腾疯了……幸亏,辛亏没出洋相!

    “你是在安慰我吗?”林墨浓抬头问沈重山。

    沈重山表情僵了一下,严肃地说:“你可以这么理解,反正不会是在调戏你就是了。”

    林墨浓轻轻一笑,说:“那你调戏我吧,让我也试一试那滋味。”

    沈重山蒙圈了,下意识地啊了一声然后跟个大木头一样傻眼地看着林墨浓,完全没从林墨浓这番话中回过神来的模样。

    林墨浓抿了抿嘴唇,忽然松开手臂,那双柔软的手臂伸出来环抱住沈重山的脖子,然后闭上眼睛侧头贴了过来。

    红唇,轻轻柔柔地贴在沈重山的嘴唇上,佳人雪肌白嫩如凝脂,红艳如胭脂,修长的睫毛因为紧张而微微地颤抖,那是一个女儿此生最美的时刻。

    沈重山愣了。

    一直到很多年很多年以后,沈重山都坚定地认为这是他最辈子最美最值得回忆的一个吻……而作为当事人的另一方,林墨浓再也没有承认过有这么一回事,这也是唯一一件一旦被沈重山问急了林大明星会急得打人的事情……那,是两个人心中小小的魔方,藏着一个小小的粉红色的秘密,不由人触碰的秘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