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86章你这人,坏透了
    不得不说在这个社会上,有钱和没钱的差距的确很大。

    一张门票十万,虽然后面沈重山通过介绍也知道这十万块钱的门票钱中事实上只有五万块钱是用来买一个入场券的,还有五万是可以在所拍卖的金额中抵扣的,要是你什么都没有拍,那也会退回给你五万块,但光是五万块钱的一张敲门砖就足够把这个社会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阻拦在外并不是说那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拿不出五万块钱,其实这年头只要不是太贫穷困难的人,一般人家庭里拿个五万块钱出来还是没有问题的,不过愿意花五万块钱就为了进来坐一会,不是一般人的有钱人还真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

    然而这种档次的,也仅仅是能在大厅上找到一个位置而已。

    价值一百万的包厢,装修之奢华就不用说了,最起码这包厢里足足两寸多厚的地毯沈重山就认得,那是许卿办公室里用的,纯手工制作,一平方米的地毯在国内就能买上一辆不错的好车。

    水果、饮料、酒水全部一应俱全,根据进入包厢客人数量的不同,还会有相同数量的漂亮女孩陪着你,这些女孩在这样的天气下穿着暴露,似乎一点都不怕冷,虽然沈重山因为身边叶琉璃的缘故并没有享受到,但是看其他进入包厢的客人那怀里搂着放肆地给你揉捏的模样,在包厢里似乎你要她做什么她都会满足你。

    这就是一百万带来的价值。

    进入包厢里,郑求堂的位置安排很有意思,看的出来整个包厢原本是一组巨大的半圆形的沙发,沙发的对面也就是坐在沙发上的人看过去正好能够看到在拍卖会现场的舞台,视角极佳,而郑求堂让人刻意地安排之后整个沙发就剩下了三张,也就是堪堪三个人的位置。

    郑求堂的嘴角带着神秘的笑容,转身对沈重山说:“我们先坐下吧。”

    说着,郑求堂自己一屁股在最中间坐下来了。

    这样一来,就可以保证无论如何,叶琉璃都会坐在他的身边。

    郑求堂简直要为自己的机智而欢呼了。

    然而

    叶琉璃见到这情景,眉头一皱,她直接开口对郑求堂说出了第一句话。

    “你起来,我要坐在他旁边。”

    这个你,指的自然是郑求堂,而这个他,除了沈重山也就没别人了。

    郑求堂的一张脸,瞬间就尴尬地变成了猪肝色,估摸着这辈子他都没有这么尴尬过。

    毕竟按照正常人的逻辑思维来讲,不要说郑求堂花了一百一十万带他们俩进来了,就算郑求堂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只是一个普通人,人家已经先坐下来了,你心里就算是有再大的不满,但总归面子总要过的去吧?也不会有人真的提出来让他起来吧?

    这不是裸地侮辱人么这。

    没错,这就是侮辱,郑求堂觉得自己就是被侮辱了。

    但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郑求堂他精神也没能正常到哪里去

    在短暂的生气之后,郑求堂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这么清高好啊,越是清高,玩起来越爽不是吗?自己就是喜欢这种清高的,到时候把你弄上床,一点点地扒掉你清高的外衣,看你还清高不清高的起来?

    这么一想,郑求堂的脑子里立刻就脑补出了叶琉璃被他压在床上时的情景,脸上嘿嘿的笑了笑,他站起来文质彬彬地说:“行行行,是我唐突了,我坐在旁边,你们应该坐在一起才对。”

    除了说那么一句话,叶琉璃压根连看都不想看郑求堂一眼,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把中间的位置空出来,这显然是要让给沈重山的。

    而此时的沈重山充分地表现了一个深怕土豪生自己的气不再自己装逼不带自己飞的丝性格,他对郑求堂笑了笑,歉意地说:“你不要在意啊。”

    郑求堂心里对沈重山这种丝恶心的要死,但他的目的是搞上这个丝的未婚妻,在没有成功之前他对沈重山的态度自然好的不得了,既要表现出自己有钱又有权的一面,又要表现的自己很文雅很斯文很体贴,于是他笑着说:“没什么没什么,这本来就是我想的不周到。”

    说话的功夫,拍卖会已经开始了。

    拍卖会的舞台之上,是一个相当漂亮的年轻女主持,沈重山看的有些面熟,而此时恰好身边的郑求堂用略带着骄傲的语气说:“这个女孩子是沪市电视台最有名的主持人,我们特意聘请她来主持的。而且,嘿嘿,我们这里的潜规则就是只要你在这个拍卖会里花出去了足够多的钱,那么她今晚就可以陪你。”

    沈重山恍然大悟,难怪说怎么有些面熟,原来是个女主持人看起来挺清纯的,居然还是个出来卖的高级鸡?

    而此时,主持人已经拿着第一件拍品开始拍卖。

    “各位,我就废话不多说了,我想大家也不会是来听我家长里短的,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进入拍卖程序,这一次是百草堂两年一次的大型拍卖会,任何一件拍品都具有很高的拍卖价值,所以各位来宾遇到自己喜欢的可要赶紧下手,要不然过了这一次,哪怕再等两年也不一定有了第一件拍卖品,出自终南山深山年限为四十年的茯苓草,茯苓草的效果大家都是内行人,我这个外行就不多说了,它虽然本身并不是属于特别名贵的药材,但是这茯苓草生长在一口千年老泉的旁边,四面被毒瘴所包围,周围毒虫出没,四十年下来老泉的灵气和毒瘴以及毒虫的毒性渗透进这茯苓草内,将它的药效提升了十倍不止,堪比一百年以上的茯苓草,当然,百草堂向来童叟无欺,在这里要说明的一点是若是经手的人没有熟练的手法将其毒性祛除掉的话,这毒性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好,这件四十年的老泉茯苓草起拍价伍万元,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千元,现在开拍。”

    女主持一番热情洋溢的解说之后正式拉开了拍卖会的序幕,而这株茯苓草虽然在沈重山看来完全没有什么卵用,但是在别人眼里或许就是宝贝,因此第一件拍卖品就受到了很多人的追捧,价格也从五万的起拍价开始一路走高,一直到八万元左右的时候才慢慢地平息下来,但依然有人时不时地叫一下价,将这茯苓草的价格一提再提。

    在价格来到九万左右的时候,沈重山忽然扭头对旁边的郑求堂说:“刚才你说过,送我们几件拍卖品的是不是?”

    郑求堂闻言内心立刻不屑地冷哼一声,丝就是丝,拍卖会刚开始拿出来的必然都是一些不值钱的东西,真正的好东西都是用来压箱底的,而这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丝果然一见到这九万块钱的东西就忍不住了心中虽然不屑,但郑求堂脸上却满是笑容,他豪爽地说:“没错,怎么,兄弟你看上这个茯苓草了?那我帮你叫号,这东西大概十万块钱就到顶了,我直接帮你叫十万。”

    说着,郑求堂起身就要按按钮叫号,但却被沈重山拦住了,沈重山一脸腼腆不好意思的笑容,羞涩地露出了自己狰狞的獠牙,他说:“不不不,我只是确认一下,见你果然这么大方我也就放心了,拍卖会的好东西都在后面呢,我等等,再等等。”

    看着沈重山一脸羞涩腼腆的笑容,郑求堂的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他现在有了一种不太好的感觉,这感觉就好像一只小绵羊忽然要变成一头大老虎一样

    可是话都已经说出来了,那个漂亮的人妻还在旁边,自己铺垫了这么久,怎么能反悔放弃?现在后悔岂不是显得自己很小气?这门票的十万块和包厢的一百万都丢出去了,要是现在前功尽弃岂不是太可惜了这么一想,郑求堂咬咬牙,他皮笑肉不笑地说:“是,是”

    在心里,郑求堂却在一个劲地安慰自己,一个没见过世面的穷丝而已,那些价值真正高的东西他也认不出来,未必见得识货到时候再想办法对付好了!

    这么一想,郑求堂的心里稍微安慰了一些。

    而坐在正中央的沈重山把眼神从郑求堂阴晴不定的脸上收了回来,尼玛的,叶琉璃把郑求堂当一条蛆,他何尝不是,要不是为了省点钱坑这条蛆一把,他早受不了这傻逼的智障装逼手段了,现在终于到了要收获的时候想想还让人觉得有些小激动呢。

    沈重山笑眯眯地凑到了叶琉璃耳边,压低声音说:“只管买,看这情景,大概我们不用花一分钱就能把你要的药材都准备好了。”

    叶琉璃回头看了沈重山一眼,那眼神的意思是你这人,坏透了。

    随着时间慢慢地过去,三个人的心情各不相同,而在拍卖会进行到中程的时候,女主持人忽然神秘兮兮地拿出了一件拍品,用那种十分吊人胃口的语气说:“各位,接下来这件拍品可是我们百草堂为大家特意准备的惊喜哦,根据我向百草堂工作人员的了解,这件拍卖品已经有十多年没有出现过了它就是两百年的老山参,已经出具婴儿的形态,是参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