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93章我要和你谈一笔生意
    沈重山听起来没头没脑的话落地,门口一个人影连滚带爬地跑了进来,因为之前白求之就站在门口的缘故,所以这人影一冲进来直接挤开了白求之,只见那人影嘿嘿笑着点头哈腰地跑到沈重山面前,一张还算是英俊的脸上此时满是阿谀谄媚的笑容,他搓着手掌就如同一个龟公一样对沈重山小心翼翼地说道:“您看您老人家说的哪的话啊,我这不是刚来就听见您在里头生气呢嘛,我正想着是什么人吃了雄心豹子胆招惹您生气呢您看您就发脾气了,我也是实在不敢进来惹您啊。”

    白求之此时也看清了那过来的人是谁,见到宁威的时候白求之的瞳孔猛地缩紧,虽然白求之是东北那边的人,但来沪市之前对沪市有可能会接触到的一些不太好招惹的人可是进行过深入的了解,这宁威所在的宁家是沪市最大的地下世界龙头,而宁威本人的手腕和城府更是非常厉害,不但有沪市三公子之称,更是因为这一年来的发展而得到了家族的承认,开始慢慢地接手家族的事务。

    一个家族的继承人,再怎么厉害,那也还只是继承人而已,继承人不过是个称号,顶多证明你比其他的同辈后代拥有更多一些的特权更被长辈看好,但开始接手处理家族事务的继承人却是完全不同的概念,这代表你的能力已经完全得到家族全体的认可,家族开始把所有的能量都交付给你,那么你的一举一动就可以彻底代表着家族的意志,家族利益也将为你一个人所驱动。

    沪市三公子,除了那个失踪一年多早就被人淡忘的郑中基,剩下的宁威和管风行两人可是风头正盛,宁威开始接管家族事务,而管风行却是一个天大的奇葩,半年之前被人打断了双腿,三个月之前忽然宣布脱离家族,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个瘸子是疯了开始自甘堕落之后,他却以彗星崛起一般的姿态迅速冲上了沪市的天空,沪市的天上群星璀璨,但这个瘸子却在离开家族之后硬生生地绽放出了比之前更加明亮的光芒!

    白求之在来沪市之前就对管风行非常的感兴趣,然而眼前出现的这个人虽然不是管风行,但却是和管风行齐名的沪市三公子之一只是此时此刻宁威对待沈重山的态度却让白求之感觉惊惧莫名。

    身为同样档次和位面的人,白求之很清楚他们这种人有着非同寻常的骄傲,就算是遇见比自己背景更深来头更大的人,多半是不敢招惹,但卑躬屈膝到这种近乎没有尊严的地步却是不可能的,连个普通人都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更别说他们这种从小就含着金钥匙出身的权贵之后。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让宁威这样的人连自己的尊严和脸面都不要了?

    沈重山瞥了宁威一眼,下巴朝着脸色阴晴不定的白求之抬了抬,说:“你认识?”

    宁威看都不回头看一眼,赶紧摇头撇清关系说:“不认识不认识,一看就是外地来的,我可从来不认识这种没脑子的人。”

    没脑子!

    白求之只觉得一股屈辱感从内心升腾了起来,活到这么大,什么时候被人骂过没脑子?

    沈重山平淡地说:“既然你不认识你躲在外面干什么?少跟我说那些什么不敢惹我生气之类的话,你的德行我还不知道?”

    宁威苦笑着说:“其实我是知道他,叫白求之,东三省那边比较牛逼的人,挺有钱也挺有势,不过祖上是土匪出身的,也没少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后来虽然从良了,花费了不知道多少代价让国家不追求他们家之前的那些事情,但整个家族是注定不可能有人从政了,哥你也知道,在咱们国家士农工商,在政界能立足才是一个家族能长治久安的根本,所以他们近些年来越来越慌,在东三省那边的动作也挺多,不过上面的人盯得紧他们也不敢造次,后来不知道哪个二百五出的主意说是在东三省不能沾手,不如就朝着其他的地方发展,所以在西南那块也有一些势力,不过现在还稚嫩的很,还在萌芽阶段,我知道他是从前段时间开始的,他到处打听t药物从哪里能弄到,哥你也知道,现在全国就我和瘸子两个能从你这拿货的代理商,所以他就找到我这里了,那段时间我正好忙没功夫搭理,但也留心了一下,没想到他居然跑到沪市来了。”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白求之全当宁威是的确不认识自己,但却不想宁威不但知道自己,一开口还如数家珍地把自己家族的情况说了个大概,虽然只是大概,但这却也不是一般寻常人能接触到的,显然宁威是对自己调查过的。

    沈重山闻言恍然,说:“那行,那么这个人就交给你对付了。”

    说着,沈重山带着叶琉璃就打算走,宁威却苦着一张脸说:“哥,我来只是看热闹的啊,我虽然知道他,可跟他是一次都没有接触过,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这让我咋处理?好歹也给个方向?”

    沈重山瞥了白求之一眼,然后对宁威随意道:“你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以后让他别跟个傻逼似的动不动就来我眼前晃就可以。”

    话说完,沈重山招呼了叶琉璃一声,就这么大摇大摆地离开包厢。

    刚走到门口,沈重山忽然想起了什么,他扭头去而复返地走回到包厢,一路径直来到了跌坐在地上满脸血污的郑求堂面前,俯下身看着郑求堂惊慌失措的脸,笑道:“告诉我,你现在心里是什么感觉?”

    尼玛郑求堂心里现在哪里还有什么感觉啊,他唯一在祈祷的事情就是这一切都赶快平安过去,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凯子啊,安静地做一个被坑钱的凯子就好了,他不想丢了小命啊。

    如果说之前发生的事情还只是让郑求堂恐惧沈重山的武力的话,那么之后宁威的到来,宁威对沈重山那卑躬屈膝到了极点的态度,彻彻底底地让郑求堂明白自己算是瞎了自己的狗眼眼前的男人哪里是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丝,分明就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oss啊。

    当见到沈重山离开包厢的时候他深深地松了一口气,以为自己算是度过这一劫了,可谁知道沈重山居然去而复返还直接找到了自己头上。

    “我,我”郑求堂我了个半天,却我不出个什么东西来。

    眼见郑求堂都快哭了,等了老半天的沈重山有些不满,传说中扮猪吃老虎的boss华丽转身告诉大家自己的真实身份时难道不应该是万民膜拜的吗?为毛郑求堂都快哭了?

    见沈重山的脸色越发不好看,郑求堂是真的要哭出来了,他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啊,深怕自己说错了话,被沈重山喀嚓一下像拧那个叫黑子的男人的手臂一样把自己给拧巴了,他估摸了一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真心经不起这么一拧啊。

    就在这当口,宁威快步跑上来一脚就把郑求堂给踹翻了,宁威一脸气愤地说:“哥,之前我都在门口听见他骂你了,你放心,这小子今天绝对要付出代价!”

    “这会儿你到是积极了。”沈重山没好气地对宁威说,没得到装逼快感的沈重山站起来,瞥了地上哭天喊地的郑求堂一眼,摇摇头,说:“算了,这东西也不算是什么恶人,顶多就是狗眼看人低了一些。”

    说到狗眼看人低的时候,沈重山还饶有兴趣地瞧了白求之一眼,让白求之的脸色更是尴尬夹杂着羞愧,这一声狗眼看人低,何尝不是在骂他?

    而就在这个时候,白求之咬了咬牙,忽然对沈重山说:“之前是我有眼无珠我承认,但现在我有一笔生意和你谈。”

    沈重山惊讶地看向白求之,说:“生意?”

    白求之点点头,胸有成竹地说:“没错,之前从宁威的话里我了解到你似乎能影响到许氏集团对t药物的代理资格的控制,而根据我的了解和调查,在许氏集团能做到这一点的除了许卿之外就只有一个叫沈重山的人,许卿是女性,并且我也见过她的照片,她并不在这里,那么你肯定就是沈重山,我想要和你谈关于t药物代理商资格的生意,在东三省将t药物的代理权给我,我会带给你难以想象的好处。”

    听见白求之说出这番话,沈重山还没有什么感觉,宁威的眼神却一下子就凶恶了起来,现在全国正儿八经的代理商就他和管风行两个,光是一个死瘸子就已经很棘手难缠,再来一个白求之的话,这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而他之前也已经打算把货铺进东北那边,只是一直都忙着处理其他的事情没有功夫真正部署下去而已,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对来自东北的白求之这么了解,现在白求之这么一开口,得,直接是要和他抢食吃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