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94章第三条狗
    若说之前还因为白求之的身份而多少有些忌惮,不愿意把他得罪的太死的话,那么现在宁威是杀了白求之的心都有了,尼玛的一个东北来的人跑沪市来玩两天嗨一下就算了,还非要远隔千里地跑来跟他抢食吃,这能忍?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虽然白求之也没有断宁威财路的意思,但东三省那一块可是宁威事先已经打算好去抢占的地盘,现在白求之这么一开口,对早就先入为主地把东三省的t药物市场视为自己囊中之物的宁威而言,就是砍了自己三个省份的财路,这几乎是砍了他爹妈各一只胳膊一样的深仇大恨。

    嘿嘿冷笑了一声,宁威阴阳怪气地说:“想象不到的好处?他手里捏着的是t药物,你觉得还有什么好处是他想象不到的?哪怕是有,但你确定你真的拿的出来?”

    听见宁威的话,白求之脸色却无比的平静,他看都没有看挑衅的宁威一眼,而是把眼神专注地锁定在沈重山身上,说:“如果你愿意用一点时间和我谈,那么我会拿出我最大的诚意,要不然的话,全当我没有说过,我立刻就离开沪市回去东北,这辈子都不会踏入沪市一步。”

    沈重山笑眯眯地给了暴躁的宁威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然后对白求之说:“我想你找错人了,t药物并不是我的,我也没有办法决定t药物的代理权给谁不给谁不过你的话到是让我挺感兴趣,明天你到许氏集团来吧,或许你所谓意想不到的好处有人会更感兴趣。”

    听到沈重山并没有把话回死,白求之心中暗暗地松了一口气,沈重山瞥了一眼地上因为失血过多已经奄奄一息的黑子,说:“先把他送去医院吧,这大过年的,真是晦气。”

    说着,沈重山走了,这一次他没有再去而复返,直接离开了拍卖行。

    沈重山一走,宁威就嘿嘿冷笑着对白求之说:“姓白的,这里是沪市,不是你的东北,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了。”

    面对宁威的威胁,白求之很平淡,他先是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搀扶起地上的黑子走向门口,由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对宁威说。

    宁威不敢动他,最起码在他和沈重山正式地谈出结果之前不敢,这是宁威和白求之双方都十分清楚的一点,要不然的话,宁威的吃相也太过难看,沈重山前脚表示可以听听白求之的条件,宁威后脚就把人给杀了,这打的是谁的脸?并且,白求之本身也不是吃素的,哪怕是没有这一层关系,宁威想要在沪市这地头上把白求之给做了,还真的要三思而行。

    脸色阴沉地看着白求之的背影,宁威烦躁地哼了一声,想来想去,他还是觉得不放心,毕竟沈重山没有回绝就说明事情还有谈判的余地,沈重山在考虑什么,宁威猜不到也不愿意去猜,但是现在最重要的,却是要想个办法怎么阻止白求之硬生生地跑到自己碗里把这块肉给抢走。

    想来想去,宁威打了个电话给管风行,接通之后管风行似乎正在吃饭,说了几句,宁威觉得电话里说不清楚,直接问了管风行的地址挂了电话就开车疾驰而去。

    宁威找到管风行的时候,后者正在自己一处私宅的楼顶玻璃房里吃着午餐,相当安逸。

    “你到是还有闲情逸致!”宁威没好气地走过来说道,见到宁威过来,原本坐在管风行对面陪着他一起吃饭的漂亮女人赶紧站起来,对宁威一弯腰算是行礼之后就乖巧地离开了。

    “你这么急急忙忙地跑过来,还没有吃饭吧?要不要坐下来一起吃点,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再怎么急总归还是要吃饭的。这是芝兰亲手做的,味道很不错,特别是这道盐水鸡,别的地方可吃不到。”管风行平淡地说。

    宁威闷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芝兰就是刚那个女人吧?上你说的最近看上一个港台新出道的女明星就是她?我说你现在口味真的是越来越杂了,距离上次你说的那个遇到了让你产生结婚的诗倩有三个月没有?三个月之前还想和人家结婚,现在玩过了拔鸟下床就不认人又和这个什么芝兰好上了,你还是人吗你?”

    管风行好像完全听不出来宁威在骂他,微笑着夹了一块盐水鸡放在嘴里轻轻地咬着,风轻云淡地说:“我现在是个瘸子了,连上床都只能让女人在我上面自己动,还好当初沈重山算是留了一手情面没把我的命给弄坏了,功能还算是正常,要不然这做人才是真的没有什么意思,你看看我,和你不一样没有办法满世界乱跑,想跑也跑不起来,所以只能想想办法让自己的日子过的愉快一些,这套房子怎么样?绿城的房子,最上面的跃层给我买下来了,上下六百多平米,这天台还是我用的,装了这个玻璃房,在这几百米的高空玻璃房里面,用最好的餐具吃着最漂亮的女人做出来的饭菜,人生其实就是这么一点东西,别要的太多,贪的多了也没有用,你看你现在急得吃饭都吃不下,钱给你那么多有什么意义呢?你能花得了多少。”

    宁威古怪地看着管风行,说:“你这不是要出家去吧?我怎么感觉你都看透红尘了?”

    管风行淡淡一笑,说:“我可舍不得去出家,我还想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玩女人呢,怎么能出家?我赚来的这么多钱放在银行里发霉吗?”

    宁威有些失望地说:“我巴不得你赶紧去出家了算了。”

    管风行哈哈笑道:“你最好祈祷我别出家,现在他手底下是两条虎视眈眈彼此看不顺眼的狗,可哪天一条狗跑了,剩下一条恶狗,他就该不放心了,他这个人的手段你还不知道?一旦对你不放心了,就是把你宰了上桌吃肉的时候。”

    宁威皱眉说:“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有第三条狗要进来了!”

    管风行拿起餐巾擦了擦嘴,平淡地说:“这一天迟早要来的,我敢肯定他早就有这个想法了,毕竟三国对垒永远比楚汉相争来得更稳定,他想要控制好这一局游戏,那么他就必须给我们找到第三个竞争对手,三个人是正好的,人多了会乱,但人少了就迟早会出胜负,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无论哪个结果都不会是他想要的,所以这一天我早就在等着了,只是没想到机缘巧合,居然来的这么凑巧。”

    宁威闻言拧巴起了眉毛,半天没说话。

    管风行靠在轮椅上,操纵着电动轮椅来到天台边缘,眺望着沪市的俯瞰美景,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我们阻止不了,我劝你也不要试图去阻止,那对你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宁威皱眉说:“照你这么说,我们就这么干等着?”

    管风行笑道:“或许我们明天可以去看看那个白求之,我很感兴趣啊。”

    许氏集团。

    许卿抬头见到沈重山从外面回头,搓着手哈这气一副冷的不行的样子。

    “你干什么去了?”许卿问道,顺便把办公室里的空调开得大了一些。

    沈重山脱下外套放在一边,感觉脑袋上的空调出风口一阵阵暖风袭来,人这才仿佛活过来一样,他说:“去了一个拍卖会,遇到一个叫白求之的,他从东北那边过来,想要来谈谈t药物代理资格的事情。”

    许卿微微皱眉,现在t药物的代理资格用价值亿万来形容都不为过,这个资格全国想要的人多了去,每天都有各方面的人和势力明里暗里来打听关于代理商资格的事情,不过不管对方来的是什么人,许卿一概全部回绝,这个资格对集团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绝对不可能随随便便地给什么人,毕竟其中牵涉到的利益实在太庞大了。

    不过沈重山既然开口说出来了,这其中就必然是有一些门道的,所以她抬头看向沈重山,等沈重山解释。

    沈重山却没有马上解释,而是东张西望到处找着什么。

    “你找什么?”许卿皱眉问。

    “口渴,茶杯呢?”沈重山问。

    许卿没好气地说:“你自己不会去倒啊!”

    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沈重山发现了她放在一边的水杯,立刻就一把抓了过来,仰头咕嘟咕嘟好几大口下去

    许卿气呼呼地看着沈重山,咬牙切齿地说:“每次都抢我的水喝!”

    “你的水有香味。”沈重山嘿嘿笑着把空杯子放回去,一脸龌龊。

    许卿直接撇过头去懒得理会这个流氓。

    喝饱了水,重新坐在沙发上,沈重山舒服地叹了一口气,找了一个舒适一些的姿势躺着,沈重山说:“现在t药物的代理商太少了,两条相互咬的狗永远不比一个铁三角来的更稳固,所以我们必须尽快寻找第三条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