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97章白求之给的条件
    第二天早上。

    因为集团已经正式放假的缘故,因此集团大厦里除了留守值班的人并没有多少工作人员还在,偌大的大厦显得冷冷清清,其实不但是许氏集团的大厦没人,整个沪市因为外来人员的占比十分之大,每逢过年绝大多数的人都回去过年,一座城市都仿佛空了一样,宽敞的马路再也不用忍受堵车的痛苦,八车道的道路四通八达,让人难得享受了一把在沪市市中心飙车的快感。

    而今天上午,沈重山和许卿早早地来到办公室,许卿其实是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沈重山来则是因为白求之今天早上会上门来,他自然不能不在。

    不过沈重山和许卿首先等到的却不是白求之而是管风行和宁威两个人。

    沈重山瞧着二郎腿笑眯眯地看着对面的宁威和管风行,这两个人来是什么意思他自然明白的很,眼看自己的饭盆就可能要有第三个人来抢食吃了,他们能淡定地在家里才怪,至于管风行是怎么知道的这完全不是一个问题,这种事情上宁威肯定不会瞒着管风行,因为无论如何,在这个大方向上,宁威和管风行之间的矛盾充其量算是内部矛盾,自己私下解决就好,哪怕争得面红脖子粗可一旦有了外来的第三方,他们瞬间就能保持一致对外。

    被沈重山笑眯眯地看着,管风行到还好,说起来这厮修生养性的功夫是越来越超然了,这个人自从瘸了之后就给人一种迷雾一样的感觉,无论多大的事情,似乎都不能撕开他脸上的那一层迷雾让人看清本来真面目,而宁威却首先扛不住了,他扭头东看看西看看,然后嘿嘿笑着对沈重山说:“那个,人还没来啊?”

    “谁?”沈重山明知故问。

    “白求之啊。”宁威很老实地回答说。

    沈重山低下头把玩着手机,漫不经心地说:“白求之来不来,你很关心吗?”

    宁威脸色一僵,然后回答说:“自然是关心的,毕竟他要是真的成了代理商,那我们之间的利益格局就要发生变化了,本来是两个人吃的蛋糕,现在却要多出一张嘴。”

    “所以你很不满是吗?”沈重山问。

    “”宁威有点烦,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就没有见过这么直接的,把话说的这么直白大家都很尴尬好不好啊

    “是的。”出乎意料的是说出这两个字的是管风行。

    沈重山抬头看去,管风行也正视着沈重山,他笑道:“没有不满是不可能的,我否认了你也不会相信,既然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那么还是坦诚一些的好,但是我们也明白,这是大势所趋,主动权全部在你的手里,同意和不同意你说了算,我们并没有发言权,所以我们是抱着最坏的打算来的,看看这个人好不好对付,要是不好对付的话,以后该怎么办。”

    沈重山笑道:“可以,我喜欢坦诚的人。”

    说话的功夫,白求之敲门来了。

    还是一身的中山装,纯白色,白得令人感觉刺眼,加上那一双很明亮的丹凤眼,让这个人看上去就好像沐浴在日光中一样醒目。

    白求之一来,管风行和宁威就不说话了,事实上这里也没有他们说话的余地,不管他们在沪市多么呼风唤雨,可是在这个办公室里,在沈重山的面前,他们的话语权就是零。

    沈重山依然翘着二郎腿,一边在微博上使劲地嘲讽那些对自己羡慕嫉妒恨的人,一边漫不经心地对白求之说:“你要代理商的资格,这件事情肯定是要和许氏集团的总裁谈的,哝,许总就在你面前,你有什么话可以和她说。”

    许卿有些不开心,因为她觉得沈重山总是喜欢偷懒,把这些事情丢给自己干什么嘛真是的,人家还有好几份文件要在年前看完做出批示,这种事情还要自己来做。

    她放下了钢笔,抬起头对白求之露出一个礼节性的笑容,站起来伸出手说:“你好,白先生对吗?”

    白求之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客气的笑容,刚要伸手去握许卿的手,忽然眼角的余光察觉到宁威正幸灾乐祸地看着自己,好像等着自己跳进某个大坑里一样,再一看,他发现沈重山死死地盯着许卿的嫩手,一脸不爽地看着自己

    白求之嘴角抽搐了一下,二十多年的人生经历告诉他这只手自己绝对不能碰,这许氏集团的许总,天仙一般的女人,大概是沈重山的禁脔可是自己又不能表现的太明显而得罪了许卿,一时之间,白求之猛地发现自己刚进门就陷入了一个两难的抉择中,这只手,握了,沈重山会不满,而不握,许卿会觉得自己不讲礼数关键的是,时间根本不准许他多想,他必须在一秒钟之内思考出解决的办法。

    尼玛的你们小两口秀恩爱干啥欺负我?我明明只是想要一个代理商的资格白求之感觉很蛋疼。

    不过很快,白求之立刻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他一脸笑容地对许卿欠了欠身,并没有伸出自己的手说:“许总你好,我是白求之,这一次上门来,我确实是希望得到t药物代理商资格的。”

    见白求之没有和自己握手,许卿有些困惑,不过很快她就明白过来,狠狠地剜了一眼瞪着俩大眼珠子虎视眈眈地盯着白求之一副他敢握自己的手就上来生撕了他的沈重山。

    双方在办公桌两对面坐下来,许卿严肃地说:“t药物是许氏集团在即将过去的这一年和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最重要的产品,这一项产品的重要程度不需要我多说,如果不了解的话你也不会上门来寻求合作,本质上许氏集团欢迎任何人和公司前来合作,但是t药物代理商的资格,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希望得到它的人如同过江之鲫,坦白地说,白先生我并不知道你有什么优势。”

    许卿的话并不客气,在商言商,从许卿的角度看来自然做出任何决定都是要以许氏集团的利益为出发点的,白求之想要这个代理商资格,可以,你上门来谈,既然是谈,你想要从我这里拿到好处,那么自然的你也要拿出打动我的东西来,否则的话人那么多,我凭什么把这个东西给你?

    这是道理,很浅显同时也很残酷,拿不出东西来,你有再大的诚意也是空谈。

    白求之早就料到会有这个环节,他认真地看着许卿说:“许总快人快语,那么我也直接开门见山了,为了这一个代理商的资格,我已经和我的家族商量过,首先我们能一次性拿出一百亿保证金缴给许氏集团,无期限不计息。”

    一百亿!

    这是一个令人怦然心动的数字,但是许卿听了,却仅仅是挑了挑眉毛,她意味深长地看着白求之,莞尔道:“白先生的家底很殷实啊,在国内资产过百亿的人不少,但能一次性拿出一百亿现金的人,真的不多。”

    这话听起来是在夸赞白求之,但是明白人都知道事实上许氏集团根本看不上这一百亿,要来做什么?有t药物在,钱对许氏集团来说只是一个随着时间的增长必然会暴增的数字而已,要是现在许氏集团放出风声可以卖代理商资格,那么别说一百亿,更高的价格都会有人趋之若鹜。

    面对t药物这个令任何人都眼红简直就是天上掉金子下来一样的项目,谈现金,谈钱,确实有些可笑。

    白求之也不觉得尴尬,他耸耸肩,说:“自然,光是这一百亿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我们就有了第二个条件,那就是利用我们家在东三省的优势力量,全面帮助许氏集团拓展业务,无论是哪个领域哪个行业,只要是许氏集团所有的,那么在东三省就拥有最大的便利。”

    许卿把玩着手中温润的钢笔,坦白地说这第二个条件比起之前那个条件可是让许卿满意了不少,毕竟现在她的野心不是要赚多少钱,钱她早就够用了,不管怎么挥霍都不可能用完那天文数字,她真正的愿望是把许氏集团打造成一个综合的商业航母,既然是航母,那么必须是跨地域跨国家的综合性的,不求各行各业都能做,但最有价值,利润最大的行业,必须要有许氏集团的影子。

    在三个省份的畅通无阻,这对急于寻求扩张的许氏集团来说确实是个好消息但,不够。

    “许氏集团未来数年的计划的确是纵向发展,但许氏集团从不做犯法的生意也不做灰色擦边球生意,正正经经的投资,我相信不管是哪个地方的政府都会十分欢迎许氏集团的投资。”许卿回答说。

    微笑着点点头,白求之说:“没错,许总说的是大实话,现在许氏集团四个字就是金字招牌,没有哪个地方的政府不欢迎许氏集团这样的大公司来投资,但是许总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我都清楚在这个世界上,生意想要做的好,光靠政府的欢迎是不够的,还有很多地方性的不利因素,那些地方企业就不会喜欢一个庞然大物和自己抢夺市场,而在东三省,有我白家在,这一点不会是问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