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500章叶浮屠的秘密
    过年多半是小孩子开心,吃过了年夜饭菜菜就满屋子乱跑,收着各种各样的礼物高兴得满脸通红,不过很快,这小丫头就因为兴奋了一天而累了,于是早早地就趴在顾晴的怀里睡去,菜菜一睡着,大家说话的声音自然也就降低了下来,顾晴招呼了一声,抱着菜菜上楼去休息,许远东向来和年轻人没有什么共同话题,看了一会春节联欢晚会骂了一句什么狗屁玩意之后就被不满他说脏话的许卿瞪眼赶走了。

    于是客厅就剩下了沈重山三人。

    许卿和林墨浓对晚会都没有什么兴趣,更何况今年的晚会也确实没有什么好看的,聊了一会忽然说到了某个化妆品十分好用之后两个女人就一起去楼上研究去了,沈重山眼巴巴地想要跟过去,却被许卿赶了出来,理由是一个大男人搀和什么女孩子家家的事情。

    虽然十分不满,但沈重山还是乖乖地下楼来,一个人看了一会晚会,沈重山忽然想到这个时候,叶琉璃那对师徒在做什么?

    想了想,沈重山忽然产生了过去看看的冲动,于是和许卿说了一声,虽然疑惑沈重山大年三十的还出门做什么,但许卿也没有多问,直接就痛快地放行。

    开车来到之前给叶琉璃师徒俩安排的别墅,沈重山却发现别墅里面静悄悄的,黑灯瞎火不像是有人住着的样子,沈重山皱眉走到门口敲了敲,只是一抬手那门却自己开了,沈重山更疑惑,推开门进去却见到客厅里叶琉璃的师父叶浮屠正坐着,叶琉璃则站在一边,叶浮屠的身前茶几上放着两杯热茶,热气腾腾的似乎是刚泡好端上来,而在茶几的另一头,放着一张椅子

    “有客人?”沈重山惊讶地问,他想不通叶琉璃师徒两个在国内举目无亲的还能有什么客人在大年三十上门来拜访?

    叶浮屠的气色好了一些,但依然带着一股病态的苍白,他微笑对沈重山说:“你就是客人。”

    沈重山更惊讶了,他说:“你事先知道我会来?”

    叶浮屠摇摇头,打了个机锋说:“一饮一啄皆由天定,但来与不来,全看你自己,我觉得你会来。”

    沈重山闻言表情严肃了一下,亏得之前在叶琉璃的身上锻炼出不弱的免疫力,要不然的话他铁定以为这师徒俩是什么邪教里面跑出来蛊惑人心的。

    在叶浮屠的对面坐下,沈重山笑眯眯地说:“其实我之前是在想这大过年的,别人家里都热热闹闹,唯独你们这里冷冷清清的,就过来看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的。”

    叶浮屠捧起茶杯喝了一口,示意沈重山随意,然后说:“一切都很好,不劳费心。”

    叶琉璃淡定地说:“师父就是我的家人,所以我们也是热热闹闹的。”

    沈重山抬起头古怪地看着叶琉璃认真地说:“热闹?这黑灯瞎火的连个灯都不开,你真的好意思说这个词吗?”

    “师父。”叶琉璃扭头认真地对叶浮屠说:“我要赶他出去。”

    沈重山不等叶浮屠开口就不满地嚷嚷道:“喂喂喂,搞清楚啊,这里是我找来给你们住的,你怎么能把我这个房东赶走!?”

    叶琉璃冷淡地说:“就赶!”

    说着,叶琉璃做了一个抬手动作,沈重山见状立刻警觉地蹦了起来,他对叶琉璃的这个抬手动作太熟悉了这是叶琉璃要拔剑的征兆!

    “琉璃。”叶浮屠不得不开口道。

    叶琉璃闻言果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有些愤懑地看了沈重山一眼,对叶浮屠说:“我上去看书。”

    说完就走了,这显然是已经不开心在闹脾气。

    “等气消了顺道把我的甲子宝鉴拿下来。”叶浮屠说到。

    叶琉璃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答应还是拒绝。

    等楼上传来叶琉璃的关门声,叶浮屠这才对沈重山歉意地说:“不好意思,琉璃从小不怎么和其他人接触,虽然聪明伶俐但是也难免显得有些孤僻和难以接触,但她的本性其实不坏,一个女孩子正值大好的青春年纪,却天天和我这个黄土到了脖子的痨病鬼在一起,也是苦了她。”

    沈重山犹豫了一下,说到:“冒昧问一句,早就见你身体不太好,之前琉璃也说过要给你找药来治病,不知道你得的是什么病?不妨说出来,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连癌症都能治愈,说不定有其他的办法也说不准。”

    叶浮屠洒然一笑,摆手说:“治不好的,我的身体情况我自己知道,早在二十年之前就该死了,苟延残喘拖延到现在,多了二十年的寿命,已经是旁人不敢想的大福气,哪里敢奢求痊愈。”

    沈重山追问道:“到底是什么病?我看你气血虚浮,说话中气不足,行走动作之间如同风中残烛一样,这是元气极损的表现。”

    叶浮屠惊讶道:“你还会医术?”

    沈重山苦笑道:“哪里会什么医术,只是久病成良医,我这人天生不安分,加上也算是有一些拳脚功夫,干的营生也多半是刀尖上舔血的活,所以难免经常受伤,时间久了,自己也就清楚个大概。”

    叶浮屠伸出手腕说:“那么你把把我的脉就知道我的身体情况了。”

    沈重山闻言伸出手去,用手指最为敏感的指肚去搭在叶浮屠的脉搏上,这么一搭,却让沈重山脸色大变。

    因为他根本察觉不到任何脉相!

    但凡是个活人,就有心跳,所谓的脉相,就是心脏跳动之中挤压血管将其输送到全身血管的一种频率,而从频率的表现上能观察出人体的许多问题,但凡是身体有毛病,那么一定会表现在气血上,这也是中医所谓切脉的基本理论,因此,脉搏就是心跳,一个人没有任何的脉相,这说明他没有心跳,心脏停止跳动的人可能还活着吗?不可能,只有死人才会没有任何脉相!

    见到沈重山的脸色变化,叶浮屠收回自己的手,带着淡淡的微笑说:“二十年之前我其实就已经死了,只是用秘法苟且偷生到现在,所以我之前说的能多活二十年已经是天大的福分。”

    沈重山皱眉说:“你为什么会没有任何脉相?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叹了一口气,叶浮屠那张儒雅充满书卷气的脸上露出一抹怀念和感伤,说:“二十年前,我中了无解的剧毒,然后被人震断了心脉,挑断手筋和脚筋,可以说是成了一个废人,后来机缘巧合也因为一些因果报应,我被人救了下来,虽然用尽了无数天材地宝总算是把这一条命给保住,手脚也重新恢复了活动能力,但是一身的功夫却全是废了,而且那剧毒始终在我体内,我的心脉在二十年之前就已经碎裂,早就无法跳动,所以必须每隔一段时间就用一种秘方来刺激心脏,保护住那如同薄膜一般的血脉让其维持我最基本的生存需求,而且剧毒每天都会发作,每次发作都有死过去的危险,那是生不如死的感觉,所以说与其说我现在是一个活人,不如说我是早就已经死了二十年的活死人。”

    身中剧毒,心脉被震碎,四肢被挑断筋,这三样不管哪一样都足以让一个人死亡,但它们全部出现在叶浮屠的身上,居然没有让他死去,反而坚持活了二十年虽然他并没有详细描述那种痛苦和心酸,但是沈重山却能够感受到这个男人说的话没有任何夸大那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停顿了一下,似乎是给沈重山缓冲的时间,叶浮屠忽然说:“之前听琉璃说过,你们在始皇陵遇到过碧玺泉,你还全部都吸收了?”

    沈重山闻言老实地点头说:“是的。”

    点点头,叶浮屠说:“既然这样,那么你现在也算是内家的高手来,从我手上把这个水杯拿走。”

    叶浮屠摊开手掌,将水杯平稳地放在掌心上,对沈重山说。

    沈重山搞不清楚叶浮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从一个人的掌心上拿走一杯水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虽然疑惑,可沈重山也没有废话,直接伸手去拿水杯,只是握住水杯抽回来的时候,沈重山却发现那水杯竟好像长在了叶浮屠的手掌心上,纹丝不动。

    他惊讶地看了叶浮屠一眼,只见叶浮屠带着鼓励的笑容,示意他继续尝试。

    这绝对是用了内力,这一点并不奇怪,但是让沈重山感觉匪夷所思的是,叶浮屠的体内连脉相都没有,怎么可能还有内力?之前他自己也说了,他已经是一个武功全废的人

    沈重山不信邪地用力再拿,但那水杯依然纹丝不动。

    就在沈重山逐渐加力的时候,叶浮屠忽然一阵咳嗽,这阵猛烈的咳嗽来的突如其来,撕心裂肺一般的咳嗽中叶浮屠手指收拢抓紧了水杯,用力到手指泛白的地步,他整个身体伛偻下来,每次咳嗽一声他的身体就颤抖一下。

    听见声音,楼上的叶琉璃忽然打开门飞奔下来,跑到叶浮屠的身边不断地用手轻轻拍打着叶浮屠的后背,一脸担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