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515章耳朵掉了勺子大个疤
    虽然很狐疑,也很防备沈重山到底要耍什么阴谋诡计,但是从吃晚饭一直到去睡觉休息,许卿发现沈重山都是老老实实的,吃了饭洗碗,洗完碗就看电视,看完了电视就回去睡觉,完全没有半点异常。

    见鬼了?改吃素了?许卿疑惑不已。

    不过既然没有什么问题,许卿也只能当作是沈重山真的深刻地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心满意足的她回去自己房间,按照她的作息时间,大约会在晚上十点左右睡觉,而现在才八点多一点,空余的这段时间许卿一般会拿来处理公务或者看书。

    所以说成功的人之所以成功不是没有道理的,哪怕许卿并没有继承许远东这一份令人心惊肉跳的财产,这样严以律己的许卿也迟早会迎来自己的成功,否则的话她凭什么以小小年纪压制集团内难么多高层,还将整个集团的业务发展得有声有色蒸蒸日上?

    平日许卿几乎没有自己完全空闲的时间,一个集团越大事情越多,尽管专业化的管理团队和先进的组织架构已经很大程度地减轻了许卿的工作量,但是毕竟还是有很多事情需要许卿这个掌舵人亲自处理的,更何况是在这个许氏集团正式绝对迈出跨国步伐的敏感时刻。

    时钟转到了十点,许卿抬起有些酸胀的脖子把处理好的文档保存好,关闭电脑之后起身去洗澡,不出意外的话洗完澡她就该上床去休息了,而与此同时的,对许卿的作息时间了如指掌的沈重山在自己黑暗的房间中忽然睁开了狼一样闪闪发光的眼睛好久,好久没有欺负许女神了啊

    身为都市的主角,怎么能不欺负女一号呢?女神啊!不经常欺负一下,读者都不答应啊!

    沈重山掀开被子,从床上站起来的一刻,他感觉自己就好像是被战神附体了一样,将要去完成一项光荣无比的特殊使命

    强烈的使命感让沈重山的内心激动不已,打开了自己的房门,他住在一楼,许女神她们住在二楼,外面一片漆黑嘿嘿笑了笑,沈重山猫着腰放轻脚步蹑手蹑脚地走上楼梯,可刚走到一半,沈重山忽然感觉有些悲哀,许女神是自己媳妇,这里是自己家,自己在自己家里去找自己媳妇一起睡觉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为毛自己要和做贼一样心虚?没出息!

    狠狠地唾弃了自己一番,沈重山昂首挺胸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向许卿的房门,他告诉自己不要怂,是男人就是干!没错,就是干!那是自己媳妇,怕什么?这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喜欢她就去上,没那么多时间给自己演内心戏!

    简直就是至理名言!

    就在沈重山把自己感动得激情四溢热血沸腾的时候,忽然不远处传来房门拧开的声音,沈重山所有的理所当然理直气壮全他喵的跑不见了,被吓得亡魂皆冒的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连滚带爬地扭头跑,一伸手抓住楼梯扶手在黑暗之中沈重山的身体就好像燕子一样轻巧,一个翻身沈重山就悬空挂在二楼的楼梯外侧,全身的重量全靠一只手抓着楼梯扶手悬挂着

    房门被打开,出来的是林墨浓,林墨浓晚上有喝杯水睡觉的习惯,所以她去倒了一杯水之后又回到房间,一切重新安静下来。

    而挂在楼梯外面庆幸自己没有被发现的沈重山忽然感觉到一阵深深的悲哀为毛自己咋就这么没出息呢???

    为自己的不争气而痛心的沈重山好歹是没有忘记正事,翻身回到走廊上,沈重山轻轻地出了一口气,他踩着小碎步快步跑到许女神的房门外

    任何一个男人在这个时刻都是无比激动的,房间里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女神,而只要拧开了这门,一进去那么就为所欲为,可以和女神各种羞羞羞我的天,不行了不行了,沈重山擦了一把自己快要流出来的哈喇子,怀着激动到近乎人生都要得到新生的心情轻轻地拧开房门妈拉个巴子怎么锁上了!?

    沈重山已经不是第一次吐槽这个门锁了,妈拉个巴子的,明明大家都住在一起,房门带锁你还用上了这是什么意思?这不是摆明了不相信我老沈吗?我老沈是那种会半夜偷偷潜入你房间的人吗?

    感觉自己被人和人之间的不信任深深地刺痛伤害到的沈重山冷笑一下,幸好聪明机智的自己早就有所准备,从怀里掏出一根别针,沈重山蹲下来轻轻地把别针刺进房门的锁芯中,一边试探着锁芯,沈重山一边在内心嘎嘎怪笑,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拦得住我老沈的门?图样图森破!

    就在沈重山使劲地捣鼓门锁的时候,忽然一把钥匙送后面送了过来。

    沈重山看着眼前晃晃悠悠的钥匙,还有拿着钥匙的那只粉嫩玉手,挂着一脸大反派笑容的老沈蒙圈了。

    僵硬的沈重山一点一点地转过头,他甚至能听见自己已经僵硬的颈椎在转动的时候发出的咔哒咔哒的声音

    身后,穿着一身睡衣的许卿一只手拿着钥匙,另一只手拿着一只咖啡杯,正靠在墙边面无表情地看着老沈。

    黑暗中,四目相对这辈子,没什么比这更尴尬的了。

    “我说我只是半夜睡不着来开锁玩你信吗?”沈重山哭丧着脸说。

    许卿脸上绽放出一个绝美的笑容,她点头天真浪漫地说:“信啊,你说的话我都信,你从不会骗人也不会编瞎话的嘛。”

    女神就是女神,就算是带着腾腾的杀气笑起来也是那么好看

    沈重山的脸色更是哭丧得不行,他已经预感到了自己的下场,他小心翼翼地说:“我是不是死定了?”

    许卿脸上的笑容越发美丽和妩媚撩人,她轻轻地说:“幸亏我房间浴室的莲蓬头坏了,所以去墨浓的房间洗的澡,要不然又要被你哼!你是不是死定了,这种问题还要问我吗?老沈啊老沈,你第一次认识我?”

    沈重山闻言牙一咬心一横,奶奶的个熊,既然反正是个死,脑袋掉了碗大个疤,耳朵掉了勺子大个疤,还不如一不做二不休

    见到沈重山的眼神忽然变化,许卿吓了一跳,她警惕地说:“你,你要干什么?你别乱来啊!”

    蹲着的沈重山忽然跳了起来,他一弯腰一把就把许卿给扛起来,拿过钥匙就把门给打开了,凶巴巴地说:“奶奶的,反正命就一条耳朵就两个,死就死一次!”

    许卿捶打着沈重山,哭笑不得地说:“喂,你疯了,墨浓还在隔壁,你你要死啊,快把我放下来!”

    “不行,我憋了这么久,今晚一定要!”蛮横起来的老沈完全不讲道理,反手把门一关,快走两步把许女神丢到床上,沈重山俯身就双手支撑在许卿身体的两侧,低头看着花容失色的许女神,嘿嘿笑道:“你是我媳妇,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虽然不是第一次了,甚至两人已经有过好多次这样的事情,可是许女神毕竟是个保守的女孩,让她正面接受甚至迎合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的,不管多久不管多少次都同样羞涩的她血红着脸,这个时候她终于意识到在这方面男人永远都是强势的一方,自己只能先委曲求全,于是能屈能伸的许卿赶紧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我不追究你也绝对不拧你耳朵,你回去好不好,被墨浓发现我要丢死人的。”

    “不行。”沈重山简单的两个字直接摧毁了许女神内心小小的一点侥幸心理,一伸手把许女神牢牢地抄在怀里,沈重山说:“就一次”

    许女神红着脸不满道:“你哪次不是说就一次的,结果每次都折腾我大半个晚上,不行我不会被你骗了!”

    沈重山压下身体俯在许女神耳边,带着即将得逞的大反派一样的笑容哈着气说:“真的就一次,我保证而且,你真的不想吗?”

    许女神的耳垂被沈重山热气一哈,浑身都软透了,她咬着嘴唇心知今晚肯定躲不过去,只能认命一样的闭上眼睛侧过头,身体因为紧张而轻轻地颤抖着,许女神颤声说:“那,那你快点”

    快!?开玩笑,你在侮辱我身为男性的最基本尊严吗!?

    沈重山哼哼了一声,不再废话,对于任何质疑男性基本尊严的声音,不用解释,用行动来告诉她,快,绝对不存在在这方面上!

    房间隔壁,林墨浓无奈地翻了个身,耳边竟全是隔着墙传来的靡靡之音,这种声音还是自己最好的闺蜜发出来的,林墨浓完全无法直视,她无奈地起身打开床头灯,找到耳机塞进耳朵里,听着音乐这才觉得舒服一些,可才一翻身,她就意识到自己的变化面红耳赤的林墨浓咬牙切齿地起身去找内衣换真是要死了这两人。

    ps:依然老规矩,继续爆发,先来6章助助兴!第4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