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519章你到底想干什么
    秘书马上跑出去办事,而陆清影也前所未有严肃地对沈重山说:“不管这是不是巧合,沪市发生这么严重的意外事故,警察和武警力量肯定必须要全力参与到救援之中,所以目前来说,实验室是非常危险的。”

    沈重山给了陆清影一个安慰的眼神,宽慰道:“兴许只是巧合,t药物实验室的防备力量不仅仅靠着部队的保护,它本身的防御系统是最顶尖的,外人想要闯入,不付出惨重的代价是不可能的。”

    “希望是我多虑了,总之,我现在要去见书记汇报情况,之后马上要去现场去,你一切小心吧。”陆清影说完之后就急匆匆地离开了办公室,而沈重山眯起眼睛看着眼前被陆清影留下的地图,脑海里迅速地分析着眼前的局势和发生的这一场巧合。

    首先是梁家忽然得到了神秘人的帮助,不但遏制了颓势,梁戬似乎还和什么人一直都有接触,并且往来密切。

    其次是沪市的两支防备力量忽然被抽调一空,让沪市的应急能力大幅下降。

    最后是一次来的很蹊跷的爆炸,非凡化工厂,怎么那么熟悉呢?不就是前些天他解决掉的那个富二代家里的企业吗?刚被许氏集团取消了合作的化工厂……而这种天气下,居然还能发生火灾,并且还是在正常开工上班的时候发生,听起来这次爆炸非常严重,大概到了掩盖不住的地步,那么剩下的沪市警察和武警以及消防力量全部要投入进去进行救灾。

    这一切看似毫无关联的巧合的因素之中似乎有一条线联系着,这条线编制出了一个密密麻麻的大网铺天盖地地落下来,造成的最直接后果就是沪市几乎成了一座不设防的城市,在这座城市里要是有一些人打算做一些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的话,眼下就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而攻击t药物实验室,显然就是其中含金量最高的一个。

    而就在这个时候,安澜园别墅外。

    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靠在1号别墅外,车内,看似寻常的商务车里面却另有乾坤,里面坐了四个人,其中一个人摆弄着膝盖上的笔记本,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操作的,被专门改装空出来的商务车中央升起一个类似锅盖信号接收器一样的东西,在笔记本上敲打几下之后,他低沉地说:“信号已经破坏,周围的监控全部失灵了,从现在开始你们有五分钟的时间完成任务并且离开。祝好运。”

    他的话落地,另外三个人拉开车门,直接跳下车。

    这三个黑衣男人下车之后直接打开了别墅的大门,其中一个男子拿出一副看起来很寻常的墨镜戴上,从他的视角看去整个别墅立刻变成了一片惨淡的绿色,而二楼的方向却有三个呈人形发红的光源,他指了指楼上的方向,带领两个人冲了上去。

    当这三个人破门而入的时候,被从沉睡中惊醒来的林墨浓抬眼就见到三个黑衣人站在门口,她惊道:“你们是什么人!”

    但是这三个黑衣人没有回答她,直接跑上来,林墨浓正要惊慌地叫沈重山,但是其中一个为首的黑衣人拿出一张手帕捂着她的口鼻,林墨浓只觉得自己嗅到一股刺鼻的味道,然后整个人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声息。

    而此时另外两个黑衣人也用同样的手段昏迷了许卿和菜菜,只是其中一个黑衣人伸手要去抓菜菜的时候,在菜菜的手腕上一只手镯忽然破碎,这手镯中跳出一只蟑螂大小的黑色虫子狠狠地咬了一口这名黑衣人的手指。

    猝不及防之下黑衣人的食指被咬中,他怒骂了一声混蛋,声音低沉沙哑而充满愤怒,反手就把这只蟑螂一样的虫子捏死,然后和另外两名黑衣人一起扛着菜菜就跑出安澜园。

    他们一行人上了商务车,商务车立刻发动疾驰而去,整个过程,仅仅三分钟不到。

    细雨绵绵,寒风阵阵,掩盖了一切罪恶的痕迹,只剩下大门敞开的1号别墅空荡荡地迎接着整个天地之间的凉意。

    而就在那从菜菜的手镯中跳出来的虫子被捏死的时候,远在苗疆,杨家寨内,杨素正闭目盘腿坐在床上打坐练功,她忽然睁开了眼睛看向趴在桌子上休息的四脚蛇,通体金黄越发透明的四脚蛇张开嘴朝着沪市的方向无声咆哮,冰冷的蛇瞳里充满被挑衅之后的愤怒和威严,似乎在预警着什么,杨素豁然起身,勃然大怒道:“沈重山你这个废物,居然连个孩子的安全都保护不了!”

    那只蛊是杨素专门留在菜菜的身上以防万一用的,原本杨素觉得有沈重山在,菜菜的安全也不用担心,但是她还是准备了这么一只精心培育的蛊为的就是应付万一,可却没有想到今天真的用上了,她立刻收拾了几件衣服出门就朝着机场行去,在路上,杨素拨通了沈重山的电话。

    其实已经在回去安澜园路上的沈重山接到杨素的电话还未来得及说话,劈头盖脸地就是被骂了一通,当知道菜菜身上的蛊被触发之后沈重山整个人都要炸了。

    “那只蛊没有什么攻击力,但是却和我有心血相连的关系,一旦它从休眠中醒过来我就能感受到它的存在,可是它醒来只是一瞬间就死了,显然是它在菜菜发生意外的时候进行了攻击然后被杀死,沈重山,我现在在去机场的路上,要是菜菜出了什么事情,我不会放过你的!”

    杨素的话还在耳边,沈重山挂掉电话之后疯狂地加速朝安澜园行去,一边拨打许卿和林墨浓的电话,但是等他的却是一阵令人绝望的不在服务区提示。

    嘎吱,捷豹急停在别墅门口,此时安澜园别墅大门敞开,风雨冲进了屋子里,把大半个客厅都打湿,沈重山一路冲上二楼,果然,房间里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沈重山死死地咬着牙,双目血红,如果说之前对一切不利现象的出现还属于一种猜测的话,万年不出事的安澜园忽然不见了林墨浓和许卿还有菜菜三个人,那么这已经预示着对方……已经动手了。

    强压下内心冲天的怒火,沈重山仔细地观察房间,没有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他走到床边摸了摸被窝,已经凉了,显然事情发生已经有一会,而沈重山忽然在床边发现一滴鲜血,沈重山蹲下来用手指沾了一点鲜血,放在鼻尖嗅了嗅,是人血,在这一滴鲜血的旁边,沈重山见到那只被捏死的蛊虫……

    有人绑架了许卿三人!

    这个人是谁?

    沈重山在脑海里立刻就把目标指向梁家,无论如何,这个凶手不管是不是梁家,他们的嫌疑都最大,而且他们哪怕不是直接的凶手,也肯定参与到这起事件中。

    在沈重山怒火冲天地寻找幕后黑手的时候,沪市海滨处的一处住宅内。

    清佐一夫面对着窗户看着外头那波澜汹涌的大海,低头喝了一口热茶,感叹道:“华夏真的是大啊,这一望无际的辽阔国土真的是令人羡慕,许总,我有的时候真的是很羡慕你们华夏人,生活在这么大的国土之上,秀美风光应有尽有,不像是我们霓虹,再繁华,终究是小了一些,不管走到哪座城市风貌都是一样的,就好像始终在你们华夏的一个省里转悠一样。”

    他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清醒过来的许卿平静地坐在椅子上,她的身上依然穿着从家里被绑架出来时候的睡衣,不过也没有绳索限制她的自由,只是身后站着的两个黑衣人确保她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随心所欲地走动。

    许卿冰冷地看着清佐一夫的背影,冷声说:“准确的说是华夏有很多省份比霓虹的国土面积要大得多。”

    笑了笑,清佐一夫转过身来坐在许卿的对面,两人中间隔着一张桌子,清佐一夫指了指许卿面前的热茶,说:“许总不喝一杯吗?这茶可是难得喝到的好茶,我想你这一路过来心情必然不会太愉快,这种时候一杯热茶总是能让人舒服一些的,尽管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么一点。”

    许卿冷眼看着清佐一夫道:“你的目的是什么。”

    清佐一夫神秘一笑,说:“我的目的?敢绑架许氏集团的总裁,我的目的自然也不小,当然,或许对许总你来说挺简单的,我要t药物。”

    许卿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她淡淡地说:“不要伤害我们,你要的t药物我随时都可以给你。”

    清佐一夫哈哈大笑道:“许总,冷静从容如你的奇女子的确少见,但是你和我虚与委蛇也是没有用的,我知道你在拖延时间,也知道你在等沈重山来救你,但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我说我布置下了一个天罗地网就是怕沈重山不来,你还会那么希望你的男朋友不顾一切地来救你吗?”

    许卿脸色终于变化,她冰冷地愤怒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