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521章沈重山内心的恶魔
    挂掉电话的沈重山脸上却没有丝毫张狂之意,他脸色凝重地就要起身离开,而坐在他对面的叶浮屠也抬起头看着沈重山淡淡地说:“人找到了?”

    之前沈重山找不到许卿她们,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头绪,于是就来找叶琉璃,无论如何在沪市叶琉璃的战力算是自己的一大帮助,可前脚刚到后脚就接到了清佐一夫的电话。

    沈重山点头说:“是清佐一夫做的,他还给了我一个地点,我要过去看看。”

    叶浮屠点头说:“看来你是必须去了,那么我只能劝你小心一些,清佐一夫这个人我打的交到比你多,他属于那种典型的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此行他来沪市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琉璃,你与他一起去。”

    旁边的叶琉璃闻言默默无声地走出来,沈重山却是一皱眉,说:“我希望你先去实验室那边。”

    叶琉璃抬头看向沈重山,有些不满,她觉得沈重山是顺杆子爬,真的把自己当下人使唤了。

    沈重山解释道:“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错的话,他们在把我引去江滨大道的同时会对实验室那边下手,那里面是许氏集团关于t药物的全部研究成果,耗费了不知道多少心血和资金才研发而成的抗癌药物,绝对不能落入他们的手中,但是我分身乏术,我必须去救许卿,所以实验室那边只能拜托你帮我守住。”

    叶琉璃闻言沉默了一会,然后冷淡地说:“知道了。”

    不知道为什么,沈重山感觉叶琉璃有些生气,也不知道她在生气什么事情,可现在千钧一发,许卿三人的性命安全都无法保证,因此沈重山自然也没有时间去追究叶琉璃的心情怎么样,朝着叶浮屠点点头直接就离开别墅。

    青黄高架桥是沪市的交通干道之一,因为连接着沪市绕城高速和沈海高速以及杭金衢高速的缘故,这条高架桥平时里车流量非常大,而今天也是一样,虽然天气很差,天空下着蒙蒙的细雨,但是在这条高架桥上的车流依然没有变少,反而因为天气的缘故让整个车流的行进速度越发地缓慢。

    就在这条高架桥上所有的车流都慢慢地朝前挪动的时候,一辆雪白的捷豹忽然咆哮着从应急车道冲了上来,一路上竟然没有低于八十公里每小时,惊险之处距离旁边车道上的车辆仅仅一根手指的间距,好几次差点就要发生车毁人亡的惨剧,但是硬生生地被这辆捷豹以令人惊叹的高湛技术躲过。

    捷豹如同闪电一般呼啸而去,留下一地被吓得不轻的司机的叫骂声。

    就在这样风驰电掣一般的速度中,沈重山只用了半个小时就来到清佐一夫所说的滨海大道码头海景苑。

    此时,天地之间的风雨越发地大了,周围的树木被风刮得东倒西歪,而雨点已经不是之前的细雨绵绵,豆大的雨水从天空中如同倾盆而落的大水,沈重山嘎吱一声把车停在空地上,他从车上下来,大雨瞬间就把他全身打湿,而他的身前,是一名双手抱着剑站在雨中的黑衣人,在这黑衣人的身后,沈重山抬起头分明见到许卿居然被悬空挂在屋檐下!

    那房子,四层楼高,许卿被双手捆绑着挂在屋檐下,虽然有屋檐的遮挡雨水无法打到她的身上,但是那大风和悬空的恐惧足以把任何一个人折磨得痛不欲生。

    更加痛不欲生的是沈重山。

    在见到这一幕的同时,沈重山的眼睛都红了,他转头看向不远处拿着伞站在雨下的清佐一夫。

    清佐一夫哈哈大笑道:“沈重山,你果然够胆,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你还是来了。”

    听到沈重山的名字,低垂着头一动不动的许卿动弹了一下,她抬起惨白的脸,见到站在雨中的沈重山,咬着嘴唇倔强地一声不吭,但是那张柔弱的脸蛋上是被折磨之后的痛苦和疲惫。

    而在此之前,许卿本身就已经生病了,这么一折腾,她的身体哪里吃得消。

    沈重山死死地咬着牙,握着拳头,对清佐一夫说:“我已经来了,你的目的也达到了,把她放下来。”

    清佐一夫猖狂大笑道:“哈哈哈,把她放下来?沈重山啊沈重山,你怎么不骂了?在电话里你不是很嚣张吗?你到底是没有搞清楚现在的局势是什么样的还是你就是个有勇无谋的匹夫?现在你是不是知道了我想要让你痛苦有一千种一万种办法?现在你让我把她放下来,你求我啊,你求我,给我跪下来认错我就把她放下来!”

    “不要!”许卿高声喊道,她对着沈重山大声喊:“沈重山,你要是求他我就看不起你,是个男人你就帮我狠狠地揍他一顿!”

    大雨滂沱,风雨越发地大,天地之间被雨帘席卷,让人视线模糊几乎看不见眼前的景象,而沈重山如同标枪一样站在原地,此时的他看起来就如同是地狱中走来被彻底激怒了的魔神,他冰冷无比地看着清佐一夫,此时大雨呼啸而来,无情的雨点拍打在他的脸上,但是却丝毫不能浇灭半天他几乎要冲天的怒火,沈重山咬牙道:“清佐一夫,你自诩最擅长计谋,我现在既然已经来了,你还屑于用别人来威胁我吗?放下她,你我之间的新愁旧怨,今天我和你一起算。”

    清佐一夫闻言就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他抬起头来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他指着沈重山笑道:“沈重山,我还是高估了你,你也未免太幼稚了一些,我最崇尚的不是计谋,而是成功,只要能成功,我不在乎我用什么办法成功的,你们华夏有一句话叫成王败寇,只要我赢了,我笑到最后,没有人会在乎我是怎么胜利的,既然能利用她来让你分心,这不是最好的事情吗?你以为我会那么天真相信了你的话和你一起所谓的对决?你太傻了……既然这一招有用,那么我再给你加点料,看看你会怎么办。”

    说着,清佐一夫一挥手,在那建筑的楼顶上,两个被捆绑的人再一次悬挂出来,就在屋檐下许卿的身边,那是脸色惨白昏迷不醒的林墨浓和哇哇大哭被吓坏了的菜菜。

    “大哥哥,救我,我好怕。”菜菜最怕高,现在被双手反绑着掉在四楼的高空,本就担惊受怕的她更是哭得撕心裂肺。

    菜菜一句句的哭喊如同刀子一样剜在沈重山心头,沈重山再也忍不下去,他怒啸一声,这一声怒啸充满了他的愤怒,浑身的内力澎湃激荡,竟透体而出形成一圈透明涟漪,将他周身的雨水全部推了出去。

    见到这一幕,清佐一夫瞳孔微缩,他冷声道:“他竟然比上次在秦岭中所见时又强了不少……这一次不杀了他,绝对是心腹大患!”

    而与此同时,沈重山对面那双手抱剑始终一动不动的黑衣人忽然动了,他取下了怀中的剑,一只手握着剑鞘另一只手抓着剑柄做出要拔剑的动作,但画面仅仅到了这里……忽然消失了。

    是的,这个黑衣人忽然消失不见,就如同会瞬间移动一样,他如同鬼魅一样地出现在沈重山的身侧不远处。

    呛。

    这是长剑出鞘的声音,沈重山的耳朵微动,转过头,一道凶悍无匹的剑气从这黑衣人雪亮的剑尖中激射而出,那雪白的剑气直接划开了天地之间的雨帘,就好像是要在一剑之中把整个世界都分割成两半一样,一瞬间……不,比一瞬间还快,这道剑气已经冲到沈重山身前。

    要说在去秦岭之前,这样程度的攻击兴许会给沈重山造成很大的麻烦,但是现在的沈重山早就已经不是那个对内力一窍不通的人,他的眉毛上扬,忽然抬腿一跺脚!

    轰!

    一脚踏下,地动山摇。

    这一脚仿佛蕴含着无比强大的洪荒之力,一脚踩下之后地面以沈重山为圆心出面了密密麻麻的龟裂,这龟裂的裂纹一直延伸出去,空气之中仿佛有一面无形的盾墙挡在沈重山的面前,那道剑气撞击在这面无形的盾墙上居然眨眼之间就崩溃消散不见。

    见状,黑衣人的瞳孔微微缩紧,他预料到自己的第一次攻击并不会产生到多大的效果,第一次试探性的接触最多只是摸摸对方的身前,但是为了对沈重山的实力有更清楚的把握,他还是用了全力来试探,但是自己的全力一击,在沈重山的面前居然这么轻描淡写地就被瓦解掉。

    心中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这黑衣人下意识地就要退开。

    一击不成,立刻远遁,这绝对不丢人,而是一种策略。

    可是……现在整个人处于狂躁状态的沈重山,杀气冲天,好不容易将内心那头恶魔锁起来的他再一次动了杀心,哪里会这么轻易地让这黑衣人离开?

    沈重山的眼神一凶,身上杀气瞬间如同星河倒卷,汹涌无匹的气势自他的体内冲天而起,那一个瞬间,沈重山一只手,抓向这大惊失色的黑衣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