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528章并不是他们才会暗杀
    梁家勾结了某些境外势力意图强行武力攻破国内某高新民营企业航母的实验室窃取国家非常重视的最新医疗技术,造成数人死伤,无数公私财物的损失……这么一件事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如同长了翅膀一样飞遍了整个华夏的高层圈子。

    很多人都想要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更多的人却并不足够资格知晓内情,所以关于这件事情的猜测也越来越离谱,以至于连梁家是境外势力潜藏在华夏的间谍特务这种消息都开始甚嚣尘上。

    不过,一旦身处在足够高的层次,这些秘密也就不成了秘密。

    被梁家和境外势力共同觊觎的民营企业科研成果有几家?国内还能有几家民营企业的科研成果能达到这个档次?并且还是在沪市?这家民营企业是许氏集团就自然不需要猜,而许氏集团最重要的科研成果要无疑问就是t计划,不管是t计划本身的重要性还是许氏集团的地位,都足以配的上这谣言中所形容的一切。

    至于梁家的事情……知道的人也不少,可是知道内情的人同时都闭上了自己的嘴巴,因为这件事情直接牵扯到了最高层,祸从口出,这是华夏千古不变的真理,因此少说话总归不会有大错,也没有人想要惹麻烦,更何况是这种级别的麻烦……没有人能扛得住。

    局势的发展远远地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这一次不仅仅是高层的态度非常强烈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甚至很多已经不理事的元老都表示这种事情的发生简直就是法治社会的毒瘤,是耻辱。

    相比起国内的局势,华夏周边的国际环境更是瞬间风声鹤唳。

    当国家旅游局发布公告提醒华夏公民尽量减少或者取消霓虹的旅游计划,当华夏高层召见霓虹大使,当悬挂华夏国旗的三艘军舰游弋出海的时候,霓虹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没错,华夏的确轻易不挑起争端,但是绝对不代表着华夏惧怕争端,而霓虹的某些所作所为,已经挑战了华夏高层的底线。

    两国的局势瞬间紧张起来,而作为亚洲的两大重要国家,华夏和霓虹的紧张局势瞬间就影响到整个国际局势……

    风云变幻,一切都来得太快,每天新闻里都在报道相关的最新消息,而主流媒体所宣传的事情也乍然从新年新气象转变成了爱国思想教育。

    一切,似乎都喻示着国家将要有所行动。

    事发后第三天,霓虹外相访问华夏,谋求和平解决某些问题的途径,而华夏领导人在接见霓虹外相之后,双方进行了长达三个小时的会谈,会面结束,之后,两国的局势有所缓和,但是就某些尖锐问题依然并没有放弃对峙。

    谈判的结果似乎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但这并不意味着哪一方妥协了。

    现在似乎仿佛就是双方摆开了军阵,只差那么一个擦枪走火,一旦有那么一点点风吹草动,整个局势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用某西方大国领导人的话来说就是,此时的亚洲处于五十年来最为严峻的时刻,和平危在旦夕。

    第四天,沈重山依然在重症病房没有苏醒的迹象,而每天都会有国内外最顶尖的相关医疗专家过来为沈重山会诊,但是却没有谁能有特别好的办法。

    许卿站在病房门口,她的面前是一名五六十岁穿着白大褂金发碧眼的西方医生,许卿用尽量温和的语气说:“维姆克先生,你知道里面的病人对我来说有多重要,这一次专程把你请来就是因为维姆克现在你是欧洲最顶尖的神经外科专家,我希望你和你的团队能给我一套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我需要他康复需要他苏醒过来,而不是千篇一律的没办法只能等待,这种话我已经听够了!”

    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也能让磨推鬼,维姆克作为世界上顶尖的权威外科专家,他的脾气可并不好,而且已经很少亲自操刀救治病人,但是在许卿大把大把的美金砸下去的攻势之下他还是放弃了自己的坚持,千里迢迢来到华夏沪市,此时的他更是收敛着自己的脾气丝毫不敢招惹眼前如同女帝一般给人窒息般压制感的女人,他苦笑着说:“许卿女士,你知道身为一名医生最基本的天职就是救治病人,如果有万分之一的可能的话我们都不会放弃,但是经过我们的会诊,目前这位病人的情况非常特殊,按照常理来说,他身上所中的伤已经足够一个普通人死一百次,但是他并没有死,有一种我看不透的神秘力量始终维持着他的生命运转,可是目前的病人就好像是一条已经被拉扯到了极限的弹簧,任何可能的外力都有可能导致这条弹簧崩断,所以我无法下定做手术的决心,目前只能采取相对保守一些的治疗方式,许卿女士,并非我悲观,我希望您能够随时做好心理准备……可能是他苏醒过来,也可能是他……”

    接下去的话,维姆克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很显然,那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许卿脸色微微发白,但是她也知道维姆克已经尽力,事实上不只是他,这几天来所有能被找来的顶尖医学专家所给出的结论几乎都是一样的,现在只能用最先进的医疗设备维持着沈重山的生命,手术不能做,因为一旦开始做手术沈重山全身上下需要手术的地方实在太多,现在无论是沈重山的身体情况还是时间都不允许冒风险……这个风险,许卿也不敢冒。

    维姆克走了,之前已经不知道多少名气和地位并不亚于自己的同行被眼前这个女帝一般的女人给骂得狗血喷头抬不起头来,他可不想成为下一个。

    许卿并没有在乎维姆克是走是留,事实上这几天下来,她已经接受了眼前这个现实,并不再像是之前那样的歇斯底里,她走到重症病房的外面,此时的她甚至连进去近距离地看沈重山都做不到,只能隔着厚厚的玻璃墙看着在无菌病房里的沈重山脸色苍白地躺在病床上,带着呼吸机,身上插满了检测生命体征的管子。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此时一动不动的沈重山,许卿的情绪忽然就崩溃了,她捂着自己的嘴蹲下来,哭得泣不成声。

    缓缓的,身后走来一个身影……是同样憔悴的林墨浓。

    林墨浓来到许卿的身边,伸出手抱着许卿说:“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哭出来吧。”

    许卿趴在林墨浓的怀里,泣不成声地说:“不,我不要哭,不想哭,我怕他听见会怪我没用,但是我看见以前那么生龙活虎,不管我怎么耍脾气怎么任性怎么拧他耳朵胳膊都不生气,都嬉皮笑脸的他现在一脸苍白地躺在病床上,靠着呼吸机来维持生命我真的,我的心里真的好难过,墨浓,他要是醒不过来了怎么办……”

    林墨浓咬着嘴唇,眼神里露出刻骨的仇恨,她说:“如果他醒不过来了……所有跟这件事情有关的人,都要陪葬!”

    ……

    许远东的书房里,烟雾缭绕,已经戒烟很久的许远东这两天又捡起了烟头,他坐在书房里平静地看着外面,听着身边自己贴身死士的汇报。

    “一号和二号还有六号和八号已经在第一时间去了现场,但是发现有一批人赶在我们之前已经先一步过去把所有的痕迹全部都清理干净,一号和六号去追踪他们,后来与他们发生了冲突,六号重伤一号轻伤,对方死亡三人,另外受伤四人,但是对方的训练极其精良残忍,对于受伤的同伴全部就地击毙,不留一点活口,我们也检查了尸体,但也没有发现任何痕迹,最后还是被他们逃窜了。”站在阴影中的男子低下头惭愧地说道。

    许远东平静地说:“这并不出乎意料之外,对方能设计下一个天大的全套把苍穹组的苍穹都打成重伤几乎要死,更何况是你们过去……若是没有这些后手才是不正常的,终究还是大意了啊,退休的日子过的太久太平稳,居然在小卿的身上发生这种事情……”

    黑暗中的男子闻言毫不犹豫地跪下说道:“是属下保护不力,属下愿意以死谢罪。”

    看他的神态和语气,绝对不是为了逃避责任演苦肉计,而是只要许远东一个点头,他真的能自杀谢罪横死当场,许远东摆摆手说:“连我都没有想到更何况是你们,我全当是有他在,你们在暗处的保护已经没有必要……罢了罢了,罪不在你们的身上。”

    等阴影中的男子消失离开,许远东提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打出一个号码说:“没有任何蛛丝马迹,对方的人训练有素,显然已经有了必死的觉悟。”

    沉默良久,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威严沉稳无比的声音,说:“哪怕没有证据,梁家也难逃其咎……梁家的事情,交给我吧。”

    “那好,霓虹那边交给我,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他们才会暗杀。”许远东淡淡地说,说完就挂了电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