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540章一个家族的狠辣
    这人的话让本就愤懑难平的清佐平太郎的脸色越发难看,他猛地一拍桌子,豁然站起来说道:“内阁在需要我们清佐家族出面的时候许下无数的承诺,就如同一条狗一样在我的面前摇尾乞怜,但是如今,这群肮脏的政治婊子却是第一个来找我清佐家族麻烦的,这些人难道真的以为我清佐家族只是他们的工具吗!?”

    虽然霓虹国内的环境相对宽松一些,但是也要看什么人说什么样的话,叫骂本届内阁如果是放在普通人的身上,这自然算不了什么大事,毕竟霓虹几十年来哪一届的内阁在民众中的支持率高了?都是一边被骂一边主政,出了事就来道个歉,篓子捅得大了就出来辞职,反正捞已经捞够了,谁会在乎?

    但是类似的话从清佐平太郎这种级别的人嘴里说出来就不一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甚至可以被认为是一种霓虹上层贵族对本届内阁的不满,上层贵族圈子和普通的屁民可不一样,普通的屁民骂死去,最多游行示威静坐吓唬人,但是贵族圈子却是有可能推翻他们的统治的,因此霓虹内阁向来对这方面非常敏感,而这样的话这样草率地从清佐平太郎嘴里说出来,也可见此时的清佐平太郎愤怒到什么地步。

    刚经历丧子之痛,因为这件事情带来的一系列后果又让霓虹政府焦头烂额,霓虹政府对清佐家族没有怨言是不可能的,这怨言又成了清佐平太郎愤怒的根源之一,此时双方都看彼此不顺眼,但是过去的历史和现在的局势却让他们不得不继续合作下去。

    清佐平太郎的话可算是吓坏了一屋子的人,之前上来进言的人脸色微变地走到清佐平太郎身边说:“家主大人,虽然我们所有族人都十分愤怒,但是作为家主的您还是谨言慎行一些,毕竟现在可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正看着我们。”

    清佐平太郎眼神阴厉,而就在此时,门外忽然慌慌张张地跑进来一个同样穿着一身丧服的年轻男子,这男子手中捧着一个盒子,颤抖道:“家主大人,家主大人,大事不好了!”

    心情本就极差的清佐平太郎闻言喝道:“有什么大事不好了?慌慌张张的像是什么样子,家族这么多年就是教你这样处事的?”

    那人冲进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把手中的盒子放在身前,泣声道:“正雄桑正雄桑昨天晚上在酒店里,被人杀了。”

    这句话,无疑是晴天霹雳,清佐平太郎猛地大跨步走上去要问个清楚,但是一脚却踢翻了地上的盒子,那盒子的盖子被踢翻,从里头咕噜噜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就滚了出来,那人头双眼怒睁,脸上满是惊恐绝望痛苦到了极点的表情,让任何看到了这人头的人都忍不住一阵毛骨悚然,在屋子里不少人被吓得啊了一声,失声后退。

    而清佐平太郎看着自己脚边的人头,那血浆流淌出来沾满了他的鞋子和裤腿,但是他却好像完全没有察觉到,双手颤抖,他看着地上的人头清佐正雄,是他的小儿子,也是他最喜欢的一个儿子,清佐一夫虽然是他的大儿子也是他最优秀的儿子,但是清佐平太郎是把清佐一夫视为和自己平辈的接班人来对待,而对待最小的清佐正雄,却完全是父亲对儿子的溺爱,也正是因此,虽然清佐正雄胸无大志整天惹是生非就知道泡酒吧睡女人,但是清佐平太郎却从来没有责备过什么,但是眼前,自己最疼爱的儿子和自己最器重的儿子却前后脚死了,甚至还被人把人头送到自己的面前。

    偌大的清佐家族,千年不倒,何曾被人这样挑衅和侮辱过?

    清佐平太郎瞪大了眼睛,他的身体都因为过度的愤怒而颤抖着,他死死地握着拳头,脸上露出狰狞可怖的神色,咬牙低吼道:“谁,是谁做的!?”

    跪在地上的那人哭喊道:“我们是半个小时之前接到消息的,根据现在知道的情况来看,昨天晚上正雄桑和一个女明星从酒吧出来直接就去了酒店的房间,一个晚上都没有出来,今天上午酒店的服务员进去打扫卫生的时候才发现正雄桑和那个女明星都死在了房间里,很明显是被人杀死的,而正雄桑死之前受到了极大的折磨,身上几乎找不到一块完整的皮肉对方明显是为了泄愤而来,而且正雄桑的人头也不见了,就在我们接到消息的时候,我发现家门口放着一个这样的盒子,过去一看才发现是正雄桑的人头家主大人,正雄桑死得惨啊!”

    听着这人的哭诉,清佐平太郎只觉一股钻心的疼痛从内心升起,这股疼痛感瞬间麻痹了他的全身,让他居然连站都站不稳,身体摇晃一下就向后踉跄着倒去,而幸亏身边有人,赶紧高喊着跑过来搀扶住清佐平太郎才没有让他倒下,足足好几分钟之后,缓过气来的清佐平太郎神色这才正常一些,但是身体却经过这么一刺激显得无比的虚弱,他摆摆手,推开了围绕在他身边的人,低声说:“先去把正雄的尸体收起来,这件事情不是什么光荣的事不要对外宣传”

    旁边的人闻言都默默无声,毕竟清佐一夫的丧事还在进行,但是作为清佐一夫的弟弟,清佐正雄本应该按照规矩在家里守孝哪里都不能去,但是他却偷偷地跑出去到酒吧玩乐也就算了,竟然还找了个女明星在房间里厮混,这样的事情传出去,恐怕整个清佐家族都要成为别人的笑柄。

    良久,清佐平太郎站起来说:“我去见一下老家主,你们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吧。”

    说完,清佐平太郎转身离开大厅,走到后面的院子里,一路走了总有十多分钟,他来到一个老旧古朴的院子门口,站在院子外,清佐平太郎跨步走进去,被告知老家主正在静室冥想之后,直接走到静室外。

    不多时,静室里面传出了老家主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是太郎吗?进来吧。”

    清佐平太郎跨步走进去,这静室是老家主专门见建造的,一间不大的屋子里面没有任何装饰装修,墙壁上写了一个大大的静字,而中央摆放着一盆香,这香袅袅升腾,弥漫在静室内让人感觉整个人的身心都安静了下来,而随着清佐平太郎的进来,盘坐在地上正闭着眼睛冥想的老家主睁开眼睛,身前平稳的香烟因为清佐平太郎的进门带起的气流而不像之前那样笔直地升腾,反而是一阵波折扭曲。

    “太郎,你的心很乱,很暴躁。”老家主看着香烟说道。

    来到老家主的对面盘腿坐下,清佐平太郎双手放在膝盖上低下头,说:“是的父亲大人。”

    抬眼看向清佐平太郎,老家主一头银白的板寸头,胡须都是雪白,皮肤有些蜡黄,穿着传统和服的他显得非常魁梧和严肃,执掌了一辈子清佐家族让他的气势非凡,虽然现在已经退下多年,但是毫无疑问,老家主才是清佐家族真正的定海神针,他在,所有人的人心就能得到安定,这是老家主几十年来带着清佐家族风风雨雨走向辉煌的威望。

    老家主开口继续说:“一夫的死,确实是家族的损失,作为父亲,也是你的损失,但是你不仅仅是父亲这个角色,你更是清佐家族的家主,族内人的眼睛看着你,族外人的眼睛也看着你,你乱了,家族就乱了,你要是从容不迫,家族就不会乱了阵脚,太郎,你还是太稚嫩了。”

    清佐平太郎好歹也已经五十多将近六十岁的年纪,虽然在现代高寿命的环境下不算是步入老年,但怎么说都和稚嫩这种词汇搭不上边,可这话从老家主的嘴里说出来,却没有一点违和感,乃至于清佐平太郎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他低头说:“是的父亲大人,是我乱了可是,刚刚接到消息,正雄在昨晚也被来历不明的人杀害了,对方甚至还把人头送到家门口来挑衅,父亲大人,清佐家族数千年传承,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羞辱!”

    又一个孙子的死只是让老家主皱了皱雪白的眉毛,就好像是死了一条宠物狗一般,他甚至连在这件事情上关心的打算都没有就喝道:“谁说没有?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清佐家族不是从一开始就是现在的地位,而霓虹也不是从一开始就这么平静,清佐家族一步步的崛起都伴随着血腥和杀戮,有些杀戮见得光,有些杀戮却见不得光也注定不会被人知道,我们的敌人一直都存在而且一直都很强大,所以清佐家族远远不是天下第一,这一点作为家主的你一定要心知肚明,不要被外表的虚妄迷了眼睛至于正雄的死,就是我们敌人的报复行动,死了就死了,无伤大雅,反正这个逆子也不学无术,对家族没有任何贡献,他死了对家族没有损失。”

    ps:不好意思,今天迟了,不过更新不会断的,明天25最后一天,26爆发啦!兄弟们久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