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542章陈思怡
    虽然是在养病,但是每天都闷在屋子里肯定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沈重山从来都不是一个闲得住的人,这两天沪市的天气难得放晴,虽然户外依然是寒冷天气,但是一大早沈重山就呆不住出去溜达去。

    事实上现在沈重山每天都要喝三帖中药,早中晚各一帖,而且在叶琉璃的严格监控之下,沈重山到是想跑的远一些,可却也不可能离开周围的别墅区。

    不过所幸的是这个别墅区的环境很好而且面积也不小,足够沈重山出来散散心。

    整个别墅区其实说是公园更加合适,因为早年规划的缘故,别墅区内种植的数十年树龄的树木并不少见,虽然现在是冬天也很难见到夏天那郁郁葱葱苍翠一片的美景,但是冬日的萧条和春来的嫩绿新芽儿也别有一番滋味。

    沈重山走到一处凉亭外,正好接到小兔子打来的电话,于是一边接着电话和小兔子聊天的沈重山走进凉亭里面坐下。

    陆清影警告的缘故,所以陆映月几乎没有什么机会来见沈重山,这可让她急坏了,几乎每天短信微信发个不停,一有空就要煲电话粥,总而言之这个妮子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危机感,一直都在频频加紧和沈重山的联系,深怕自己什么时候莫名其妙地就从女友变成了前女友。

    对于小兔子那隐藏起来的小小心思,沈重山到不是完全不知道,但这种事儿一个女孩子家家当然不好意思被发现,她自以为隐瞒得很好,沈重山也乐得配合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于是这么些天来就这么在陆映月的消息轰炸中过来了。

    这一次和陆映月的电话一直持续了足足十多分钟,这已经是最短的电话了,还是因为陆映月临时被教导主任叫去开会才不得不放下电话,听着手机那头陆映月不高兴的声音,沈重山笑着安慰了几句,这才挂掉已经微微发烫的手机。

    而此时,沈重山发现凉亭外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穿着粉色呢子大衣下身配着白色丝袜和一双雪白靴子的小姑娘,小姑娘大约十四五岁的年纪,很稚嫩青涩的年纪但是打扮却很成熟,一张脸蛋长得很漂亮,看得出来未来一定是一个水准线之上走在路上能吸引不少回头率的美女。

    这个小姑娘一直都盯着沈重山看,就好像沈重山的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一样,起初沈重山还不在意,毕竟这里是一个别墅区,虽然住户不多但也不是他独门独院的一户人,偶尔还是能见到一些住户出入的,但是当这个小姑娘直勾勾地盯着他看了好几分钟之后,沈重山终于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他有些担心自己中午吃的是青菜豆腐,青菜这种东西最可怕的就是塞在牙缝里,一说话一张嘴,那画面简直惨不忍睹,但是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沈重山疑惑地看向这个小姑娘,和颜悦色地问:“小姑娘,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

    女孩皱了皱好看的鼻子,开口说:“我才不是小姑娘,不要用这么老土的称呼叫我,显得你老气又显得我幼稚,我叫陈思怡,你可以叫我思怡,也可以叫我怡怡。”

    猝不及防地被教训了个劈头盖脸的沈重山哭笑不得,但是他总不能和一个孩子计较不是,于是沈重山笑道:“那好,是我称呼错了话说回来,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你总是盯着我看?”

    陈思怡想了想,跨步走进了凉亭里,走到沈重山面前皱眉说:“你是不是生病了?”

    沈重山知道自己现在的脸色不太好看,虽然一直都有调理,但是气血亏损元气大失这是需要时间来慢慢修养的事情,急肯定是急不来的,早上沈重山自己照镜子的时候都会被自己虚弱苍白的脸色吓一跳,现在被眼前这个叫陈思怡的女孩看出来也不算是什么意外,他点头说:“是的,我生病了,现在就在这里养病。”

    陈思怡歪着头像了想,说:“能在这里养病,你一定很有钱吧?”

    这句话可说到了沈重山的心坎里,他生平最喜欢的两件事情第一件就是被人夸长得帅,第二件事情就是被人骂有几个臭钱有什么了不起的!要知道沈重山可是很担心别人不知道自己是个有钱人的,见到陈思怡这么有眼光,沈重山昂首挺胸,深沉地点点头,说:“其实我也就有那么一点钱,不算是很有钱拉。”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沈重山自己都在痛骂自己的虚伪,自己是很有钱的有钱人这一点就好像和自己长得很帅一样是明摆着的事情,为什么自己却要这么虚伪呢,不行,不能这样,这种虚伪要是带坏了眼前祖国的花朵就不好了,于是沈重山又补充说:“当然,一般人都没有我有钱。”

    陈思怡咯咯一笑,说:“你说话真有意思。”

    说着,陈思怡落落大方地在沈重山身边坐了下来,因为是简单的凉亭的缘故,就是一条长方形的石凳,这石凳是大理石做的,这种天气自然很凉,陈思怡皱了一下眉毛想要起来,可是看到沈重山一个病人都能坚持下来,她又把屁股放了回去。

    被陈思怡的动作逗笑,加上难得碰到这么一个有意思的小姑娘,沈重山也来了谈性,他说:“你也是这里的住户吗?”

    陈思怡点头说:“是的,这里的房子是我爸爸买给我的生日礼物,不过我不喜欢,这里太大了,人好少,空荡荡的总觉得很冷清,不过昨天我和我爸妈吵架了,就自己过来住几天,我在等我的朋友,我邀请他们到我的家里玩,然后我们就会开游艇出去海钓,他们觉得很有意思的事情但是我觉得特别无聊,一群小孩子的游戏,只不过我希望有人陪着我,所以他们要玩什么我都满足他们。”

    沈重山瞪大了眼睛,心里头一阵不平衡,看看人家看看人家,这才叫童年才叫富二代才叫钻石一样灿烂的青春好吗?看看自己,老大不小的人了这里的房子还是去敲诈宁威敲来的,至于游艇的话,虽然有,但那可不是买给自己的,是买给许女神的,看人家小姑娘才十多岁一个生日礼物就是一幢价值上千万的别墅,听这个语气,这还只是很平常的东西,完了还有游艇什么的动不动就出去海钓搁在一般人家这个年纪的妹子顶多天天看看什么掏粪男孩追个星然后追个长腿欧巴什么的吧?

    难怪这年头社会上那么多仇富的人,搞的自己都不敢大声地声张自己是个有钱人,看到陈思怡的生活,沈重山觉得自己都有些仇富了。

    “我觉得我们可以做朋友。”沈重山很严肃的说。

    陈思怡直笑,小姑娘笑起来很好看,特别灿烂的那种,不像有些人的笑,就算是笑也拿着捏着顾及形象顾及自己脸上化的浓妆,嘴巴裂一下就算是笑过了,但是陈思怡不同,她笑起来特别好看,也让人觉得特别真诚,不是那种敷衍和捧场的笑,她歪着头看着沈重山说:“你是因为做我的朋友我会带他们想玩的东西才要跟我做朋友的吗?”

    沈重山气坏了,他严肃地说:“你这么可以这么说呢?我是这种人吗?我告诉你,其实事实上你猜对了,我就是这种人!”

    陈思怡更是乐不可支,很快,心情放松的她摇晃着虽然还未完全长开但是已经可以见到未来修长模样的双腿,对沈重山说:“你真的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呢,我的那些朋友心里都是和你一样的想法,但是他们却从来不敢承认,在朋友里面,我说一没有人说二,我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因为我会带他们玩没有玩过的东西,吃没有吃过的东西,他们想要去玩就会找我,就算是我没有的东西,但是我有钱,什么我都可以买,他们是因为这些才和我做朋友的,但是每个人都表现得好像是真心实意地想要跟我做朋友一样,可我知道,他们私底下偷偷地都叫我冤大头,绣花枕头,可我不在乎,我想要有人陪着我,我很有钱,我爸爸妈妈更有钱,只要我一开口,他们给我的钱可以随便带我那些朋友玩一年都不会少,他们觉得我很冤枉是个冤大头,但是这些钱对我来说就好像是相对于他们的五块和十块一样,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他们也得到了他们想要的,我觉得这样很好。”

    要是说之前陈思怡的表现还只是让沈重山觉得这个女孩顶多就是一个挺任性挺有意思的富家千金的话,现在陈思怡的这番话就让沈重山彻底改变了对她的看法,无法想象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居然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他惊讶地看着陈思怡说:“你为什么会想要人陪着你呢?你很孤单?”

    陈思怡脸上的笑容一点点地消失,她转头看着外面随风摇摆的树木,漂亮而稚嫩的小脸上露出和这个年纪不符合的忧伤,她说:“是很孤单啊从小到大,因为我吃最好的住最好的穿最好的,爸爸妈妈给我的保护也是最好的,小朋友都不喜欢和我玩,觉得我和他们不一样,我就一个人玩,可是玩着玩着,就很孤单,我想要有人和我一起玩,于是我给他们钱,让他们陪我玩”

    ps:26号了,爆发开始了狂欢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