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550章先一败涂地,再死无全尸
    沈重山的话,让高理杰的如坠冰窖他之前的确是想过逃跑的事情,但是他考虑过沈重山会不会带着自己一起上去,正犹豫纠结着,刚决定下来一旦沈重山没有把自己带上楼去的意思,那么自己等沈重山一上楼马上就跑,连出租房里的东西都不要了,反正现金和银行卡还有身份证都在自己身上,天高海阔,这辈子打死都不再来沪市我惹不起你总躲得起吧?

    可刚下定这决心,他就被沈重山的一句等人来看着自己给弄蒙圈了。

    见到高理杰的表情不算好看,沈重山笑眯眯地说:“你想跑?”

    高理杰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摇头说:“怎么会,这件事情和我又没有关系,我也没有得罪过你,我帮你找到了李世伟之后不管你们什么恩怨,这些都和我没有关系所以我也没有必要跑啊。”

    沈重山哈哈笑道:“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逃跑的可能就故意这么说试探一下我是不是会对你做什么?你放心吧,只要李世伟的确在里面,我解决了和他的事情之后自然没有你的什么事情。”

    说话的功夫,两辆黑色奔驰商务车开了过来,停在脸色煞白的高理杰面前。

    黑色商务车,从来都是黑道绑人的专属,而要是奔驰的黑色商务车,要么是大老板来了,要么就是混的很牛逼的黑道冲出来要绑人了而见到从黑色奔驰商务车上下来的五六个彪形大汉,高理杰的脸色越发惨白,他意识到自己大概真的招惹了在沪市不能招惹的人。

    沈重山的身边这么张扬的自然只有出身黑道世家的宁威,这货穿着一身长款风衣带着墨镜叼着烟,顶着梳得一丝不苟油光锃亮的头发从车上下来,加上做了他背景板的那几个彪形大汉,怎么看都和好人无缘。

    不过见到沈重山的时候,这货立刻就原形毕露了。

    啪嗒一声把烟头扔了,宁威拿下了墨镜露出一脸谄媚巴结的笑容弯着腰凑到沈重山面前嘿嘿笑道:“哥,我来了,你身体恢复这么快呢,都能撒欢跑了啊。”

    沈重山一把摁住宁威的脸把他往后退,一脸嫌弃地说:“离我远点,我怎么看你越看越像个龟公,搞的好像我什么都是个嫖客一样。还有,啥叫撒欢跑,会说话不会?”

    能让宁威带来给沈重山办事的人都是心腹手下,他们见到自己老大居然被这么无礼地对待,一个个凶神恶煞地就要走上来,可还没有来得及动作,他们就错愕地看到自己喜怒无常凶狠起来比吃人的狼还狠的老大居然带着更谄媚的笑容重新凑了一会,嘿嘿笑着说:“哪能啊,我这不是高兴呢嘛,在说了,在哥你的面前我还装什么逼啊,那不是小巫见大巫了嘛。”

    “还挺有文化。”沈重山哈哈笑道,然后也不和宁威浪费时间扯淡,指了指旁边被吓得一动不敢动的高理杰说:“我现在要上那边居民楼里去一趟,这个人你给我看好了,等我出来再说。”

    宁威错愕地说:“哥,这种小蚂蚁得罪到你了?”

    说话之间,宁威用不怀好意的眼神上下打量着高理杰,那模样就好像是一头饿狼在看一只误入自己巢穴的小白兔一样,高理杰本就被吓得不轻,宁威的这个眼神看过来更是让他浑身直打摆子,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沈重山,他只祈祷等会这些凶神恶煞的黑社会千万别把自己给活撕了听说现在沪市一般没黑社会,一旦招惹上了,那真的是不见血不罢手的,凶的很,随便找个外地人把自己做了,尸体往江里一扔,人一跑,连个鬼影都找不见,死也是白死。

    “也不算是得罪,总之这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你把人看好了,别吓唬人家,等我下来再说。”沈重山说完就扭头朝着之前高理杰所说的那幢居民楼走去。

    楼上,李世伟躺在床上,刚睡醒的他大汗淋漓,在这种天气还能睡到大汗淋漓是因为他刚刚被一个噩梦吓醒,面色憔悴的他看了一眼手表,现在距离事发已经是整整满一个月30天了,想到过去的30天,李世伟浑身都是一阵哆嗦,这30天来他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每次都被那漫天的大火和狂风暴雨给吓醒,大火中有无数人哭喊者尖叫着,他们痛苦地从火焰里爬出来朝自己索命,而自己却好像全身都被束缚住了一样一动不能动,每到了这个时候他就会醒来,发现一切都是个梦之后他才深深地松了一口气,但是这种连续被惊吓的疲惫和恐惧感却如同跗骨之蛆一样死死地缠着他让他根本没有办法好好地休息一天。

    所以这30天来,他瘦了十多斤,整个原本神采飞扬的人此时就好像是一具行尸走肉一般令人恐怖。

    下床站起来,踢开了脚边的快餐盒,李世伟叫了几声高理杰的名字,但是阴暗逼仄的屋子里却并没有回应他的声音,李世伟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现在对高理杰是越来越不信任了,现在满华夏的警察都在搜捕自己,之前他还看到新闻说这件事情已经惊动了华夏京城的高层,自己作为责任人是肯定跑不掉的所以现在的他就是一头过街老鼠,而高理杰随时都有可能背叛自己。

    想到这里,李世伟下定决心一定要尽早离开,否则总有一天会被高理杰出卖的,他之所以答应藏着自己也是想自己事后给他好处,这种人,并不可靠。

    叹了一口气,李世伟走到洗手间里面,双手支撑着洗手台抬头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眼窝深陷,面色病态的苍白,身体皮包骨头,而因为很久没有打理的缘故,面颊上的胡渣子和油腻腻的头发,这个形象,怎么可能是自己?

    李世伟从怀里掏出钱包,钱包里面空空荡荡的,现金已经不剩下多少,而自己的银行卡是万万不能动用的,否则警察一定会第一时间找到自己他取出了钱包夹层里的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是他在国外参加毕业典礼的时候和自己的父母一起的合照,照片里的自己神采飞扬,穿着制服笑容阳光,整洁而帅气,哪里像是现在的自己?

    短短的一个月时间,他从人人追捧的好几家公司的少东家,身价过亿万年轻有为的俊杰变成了现在这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人生的大起大落,也不过就是这样了。

    他回首之前的日子,一切仿佛如同做梦一样过来,有的时候他真的希望这一切真的是个梦,用力地掐一把就醒了,他还是他,那个高富帅,而不是现在这个浑身散发着酸臭和油腻的过街老鼠,可是不是,现实就是现实,以前光鲜亮丽的一切都没有了!

    而这一切,是从接触到沈重山开始的那次本应该居高临下的相亲会,竟然成了他人生的转折点?

    砰!

    这是李世伟一拳重重地打在镜子上的声音,镜子哗啦啦地碎了一地,而他的拳头也渗出嫣红的鲜血,手上剧烈的疼痛让李世伟产生了一种近乎病态一般的快感,他忽然开始歇斯底里地大喊大叫,整个人如同疯了一般。

    只是他的大喊大叫只持续了几秒钟就戛然而止,在到了最高峰的时候忽然就没了,好像一只鸭子忽然被人掐住了脖子再也叫不出声来。

    因为他看到了坐在客厅沙发上正笑眯眯地看着他的沈重山。

    这一瞬间,李世伟以为是自己产生了幻觉,他发疯了一样朝着沈重山冲过去,“沈重山!是你!一切都是你!要不是你的话我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我要杀了你!”

    李世伟的手里抓起了一片碎裂的镜片,飞快地冲出洗手间朝着沈重山就刺来。

    只是沈重山的一脚让他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回去,轰的一声巨响他撞在抽水马桶上,马桶上眨眼就裂开了好几条粗壮的裂纹,马桶里的水泄露出来,沾湿了李世伟的半身。

    沈重山站起来走过来,俯身看着痛苦地闷哼的李世伟说:“有些人,赢了他会觉得是自己的功劳,别人都是拖他后腿但没有成功的垃圾,输了他会觉得是别人拖他后退成功,而自己是最委屈的一个,你就是这种人,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和一条蛆有什么区别?蛆还能有一天进化成苍蝇,而你,只能烂死在粪坑里。”

    李世伟抬起头来,他的眼神无比惊恐和惧怕,他死死地盯着沈重山,用一种近乎扭曲的声音说:“是你?真的是你!你还活着?你没死?你到底是人是鬼?”

    沈重山蹲下来,看着李世伟那张扭曲的脸,说:“我活着,活的好好的,你是不是很失望,你赔进去了你的身家性命,但是清佐一夫和江川上善并没有杀死我,相反,死的是他们而你,和他们一样,先是一败涂地,然后死无全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