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555章还在入门阶段的老沈
    最终,因为萧红缨回到市局将整个事情系统地汇报之后,随着市局的领导联系陆清影,所以陆清影和沈重山的电话不得不中断,陆清影虽然到最后都没有表态什么,但是她的立场不可能给出一个清晰的表态,没有拒绝,就说明这件事情还有操作的空间。

    见沈重山挂了电话,了解整个事情经过的叶琉璃侧头问道:“她真的可以帮你吗?这么大的事情。”

    沈重山惊奇地看了叶琉璃一眼,按照他对叶琉璃的了解,这个女人是不太可能会关心这些事情的,不过她既然问了,沈重山还是耐心地解释说:“别人或许很难,但是要是陆清影愿意开口的话,难度就不大了,这一次的事情之所以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一来是发生在沪市,二来是这次事故本身的确很严重,然而最重要的是第三点,沪市的市长是她陆清影,这次事情如果没有处理好的话,很可能直接影响到陆清影的仕途发展,所以不管是陆家本身还是陆家周围那些依附着人,都会竭尽全力地把这件事情平息掉,一方面平息,一方面把事情尽可能地朝着高处提升,因为如果是一次意外事故那么直接责任人就是主管城市行政大权的市长,而如果这是一起涉及到危害国家安全的境外势力策划的有预谋的行动,那么即便是市长在其中有一些领导责任,也不至于把罪责都怪到她的身上,所以这些天来局势的一变再变,事情性质朝着上层无限延伸,就是陆家人在努力地把陆清影在其中的关系给撇清楚,算是对她的一种政治保护,而陆清影作为陆家年轻一代核心培养的接班人,她的意见和态度在家族内有很大的影响力,如果她愿意对李世伟的父母网开一面的话,不会有人傻到去追究,所以这件事情她来做,最合适。”

    就在沈重山洋洋洒洒地分析了一大堆道理的之后,等了半天沈重山却没有等到叶琉璃崇拜的眼神和惊叹声,一扭头却见到叶琉璃正扭着头很认真地看着车窗外。

    “你在看什么?”沈重山幽幽地问。

    叶琉璃很认真地回答说:“在找奶茶店。”

    “凌晨四五点是不可能有哪个奶茶店疯了会来开门做生意的。”沈重山继续幽幽地说。

    似乎是察觉到沈重山的语气不太对,又似乎是因为沈重山的话而破灭了希望,叶琉璃终于收回视线扭头看向沈重山……而她看到的却是一张怨念几乎要冲破天际的脸。

    “你都没有兴趣听还问我那么多干啥!我自言自语像个傻叉。”沈重山充满怨念地说。

    叶琉璃愣了一下,歪着头疑惑地说:“我只是随便找一个话题啊。”

    “我不想和你说话了。”

    “哦。”

    “我靠!”

    板着脸的沈重山和一脸迷茫的叶琉璃回到别墅,气哼哼的某人下车就直奔自己的房间,压根就不想看见叶琉璃,而刚进别墅的大门,就见到已经起床的叶浮屠正要到院子里练功。

    虽然叶浮屠的身体已经不可能练武,但是强身健体的练功习惯还是被他保留了下来,每天早上六点左右起床,练习半个小时等到快七点的时候,正是一天中太阳冉冉升起的好时候,这个时候叶浮屠会打坐吐纳,这个习惯沈重山也跟着学了过来,不得不说对身体的确有好处,沈重山之所以能恢复得这么快,自然是需要各方面的细节相辅相成地加起来才造成现在这个良好局面的。

    不过……今天叶浮屠似乎起得比平时早了一些?天才蒙蒙亮呢。

    “你们才回来?”叶浮屠问道。

    沈重山点头说:“处理了一些事情……”

    叶浮屠嗯了一声,也没有深究的意思,转身朝着院子里走去,说:“走吧,跟我练功然后吐纳去。”

    “可我一个晚上没有睡觉了……”沈重山委屈地说。

    “既然已经熬夜了就不要回去补回笼觉了,对你来说没好处,马上你就要开始药浴,这一觉反而会让你的身体机能休眠下去,还不如练练功保持活跃的身体状态去药浴达到最佳效果。”叶浮屠头也不回地说。

    叹了一口气,耷拉着脑袋跟着叶浮屠来到院子里,此时已经摆开架势缓缓地运功的叶浮屠抬眼看了沈重山一眼,笑道:“怎么,觉得辛苦了?”

    沈重山郁闷地说:“到也不是辛苦,主要是现在事情一大堆,还不知道往后要发生什么事情,但是我体内的内力却一直都半死不活的。”

    叶浮屠平淡地回答说:“养伤从来都是一个漫长而循序渐进的过程,更何况是内伤,你体内的内力现在处于休眠的状态,自我尚未修复好,更不要说为你提供什么帮助,你现在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稍安勿躁慢慢地温养,温养得好了,恢复的一天也会快点到来,要是时常和昨晚一样东奔西走,这一天只怕是会无限期拖延。”

    沈重山好奇地说:“你知道我昨晚出去了啊?”

    “有些事情不用知道的太清楚,但是的确发生了不是吗?”叶浮屠看了沈重山一眼,忽然毫无正好早地伸手喝道:“接掌。”

    叶浮屠拍来的一掌,力道不大,速度不快,角度也不刁钻,堂堂正正地朝着沈重山的门面打来,按照道理来说,这样的一掌任何一个寻常人有点准备都能够躲开,但是当沈重山面对这一掌的时候,只觉得天地之间有一股势全部汇聚到了叶浮屠的手掌之上,好像这手掌就代表了天,一个人有可能躲得过天覆盖下来吗?不可能的,躲进房子里,房顶会被压塌,躲进山洞里,山峰会被压平。

    这一掌,似乎是不可躲避的。

    沈重山也不例外,他竭尽全力地躲闪,但是依然被叶浮屠这一掌拍在肩膀上,当然,叶浮屠的掌力并不带任何内力,只是寻常的这么一掌,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攻击力,但是就掌势和掌意而言,这一掌已经到了近乎登峰造极的地步。

    面对沈重山错愕的眼神,叶浮屠平静地说:“不管是用刀枪棍棒还是双拳肉掌,都有一个势在内,所谓学练精通,再到登堂入室,再到炉火纯青,最后是登峰造极,这是一个个不同的过程,而每个不同的过程所代表的阶段都是不一样的,这取决于你的努力训练和天赋悟性,越高的阶层代表着你对这种攻击方式的越高深领悟,说起来很玄妙,但是你仔细想一想,用你最熟悉的武器,是不是特别得心应手?所谓熟能生巧就是其中的一种解释,现在你用你最熟悉的武器来攻击我。”

    听得云山雾罩的沈重山可算是明白了最后一句话,他讪笑地看着叶浮屠说:“这个就不用了吧。”

    叶浮屠淡淡笑道:“你怕伤到我?”

    沈重山严肃地说:“我是怕你徒弟伤到我!”

    叶浮屠哈哈一笑,说:“放心,你只管来,击中我一次,我和琉璃说,让她中午特许你吃肉。”

    沈重山闻言眼珠子都红了,他呛的一声拔出太昊剑,说:“这可是你说的啊!”

    叶浮屠背负双手,淡然地看着沈重山,若有深意地说:“那也要你击得中我。”

    “为了吃肉,我也顾不上别的了……我来了!”沈重山话落地,扬手就是一剑朝着叶浮屠刺去。

    一开始沈重山还真的没有觉得叶浮屠能支撑自己几招,而且太昊剑的锋利程度他是有数的,万一伤到一些出点血什么的,别说叶琉璃要吃了他,就是他自己都会觉得心里过意不去,所以沈重山一直都保留着几分,而渐渐地,沈重山就感觉不太对了。

    每次当沈重山的剑招来到叶浮屠面前的时候,叶浮屠总能在一个很奇妙的角度伸手弹开太昊剑……没错,就是弹开。

    叶浮屠甚至都没有挪动过脚步,依然站在原地的他瓦解掉沈重山的攻势只是轻轻挥指一弹,而这么一弹之后沈重山总能感觉到从太昊剑剑柄传来的那细微反震力道,想要强攻,但是剑招却已经被毁,他只能再次收招重来,可是第二次依然是被弹开,剑招再次被毁,如此循环往复,足足二十多招之后,沈重山和叶浮屠的额头都微微见汗,而沈重山也停止了攻击。

    脑海里仔细地回忆着叶浮屠之前保持站立不动的姿势弹走自己剑招的动作,沈重山总觉得好像抓住了什么东西,可是这太虚无缥缈,用语言和文字都没有办法详细地描述,它在沈重山的脑海里一闪即逝,沈重山明明知道它就藏在叶浮屠的一举一动之中,但是就是抓不出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叶浮屠手里已经拿着一条毛巾,他一边擦着手一边走到沈重山身边,说:“剑招灵动飘渺,每一招都应当有自己的理解和领悟在里面,融会贯通才能真正得心应手地用剑,现在的你还只是在入门阶段,长路漫漫,脚踏实地地多练习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