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556章无法看清颜色的瞳孔
    沈重山拧巴着眉头站在院子里好久都没有动,而叶浮屠早就已经离开,一直到快吃午饭的时候,叶琉璃张望着院子的方向,欲言又止。

    正在吃饭的叶浮屠说:“怎么,担心他?”

    叶琉璃表情一僵,冷淡地说:“师父,你学坏了。”

    “咳咳咳!”叶浮屠猝不及防地呛了一口汤,而叶琉璃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生气了,连纸巾也不送来,还是叶浮屠自己起身去拿了纸巾,他哈哈大笑着对叶琉璃说:“琉璃,是师父把你养大的,到底是师父学坏了还是琉璃你长大了,师父还能不知道吗?”

    叶琉璃气愤道:“师父,你要是再胡说的话我不理你了。”

    叶浮屠赶忙把纸巾放下,说:“好好好,我不胡说,说正经事总行吧,我早上指点了一下他的剑招,他现在还在领悟呢,都快四个小时过去了居然还没有出来,这小子的悟性和韧性当真是不错,不过就是年纪稍微大了一些,接触的东西也多了,所以心思很繁杂,心思不纯净的人是不适合走剑道的,想的多了杂念就多,而杂念一多,出剑的时候就无法保持全神贯注和孤注一掷,但我又感觉他很适合用剑,只能说是造化弄人,可惜了一个好苗子,要是早十年,这小子在剑道上的成就不会比你低。”

    叶琉璃想了想,认真地说:“他巅峰时期也未必打不过我。”

    摇摇头,叶浮屠说:“那是因为你从小跟我学习剑道和武功心法,一脉传承是系统的,而他不同,看的出来他应该没有系统的功法学习过,多半都是在摸爬滚打里面自己摸索出来的,这样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不容易被规则限制,不拘泥,一些想法天马行空连我都惊讶,但是坏处却是毕竟根基不稳,漏洞百出无法形成一套严密的系统,而你们最大的差距在于论成就,你更高,但是论生死,他更强……也就是说比武的话,你会赢,但是生死相争,必然是他胜出。”

    叶琉璃闻言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下意识地又朝院子那边看看,刚看完就发现师父的眼神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叶琉璃的内心在二十多年来都没有这般局促过,只觉得仿佛什么天大的秘密被发现了一般,偏偏这人还是自己最敬爱的师父,叶琉璃头一次有些恼师父,怎么就和那个混蛋学了这么一点让人讨厌的地方,总是令人气恼的很。

    “我吃饱了!”叶琉璃站起来说。

    叶浮屠笑着低头吃饭,顺口说:“既然吃完了就过去叫他进来吃饭吧,或许你可以告诉他一些你的经验和心得,但是不要告诉他应该怎么做,那毕竟是你的东西,你自己领悟来的东西不适合他,他需要自己想明白。”

    叶琉璃哼了一声,说:“我才不管他……我,我只是去叫他吃饭而已。”

    说着,叶琉璃仿佛就找到了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理直气壮地走向后院。

    摇摇头,看着叶琉璃离开的背影,叶浮屠的眼神有些欣慰……女儿,长大了啊,这小女儿的作态,他还当永远都不能在她身上见到。

    来到院子里,见到沈重山还傻乎乎地跟个木头桩子一样站在原地低头看着太昊剑发呆,叶琉璃皱眉想了想,转身去取了一把她自己平时练功用的木剑来,站在沈重山的面前,毫无征兆地抬手就是一剑。

    这虽然只是一把木剑,但是剑势起来了却如同这世界上最锋利的剑一般凶猛无比,这一剑,骤然之间划开了沈重山眼前纷乱复杂的世界,仿佛是黑夜之中的一道流星,破开了他的整个世界,完全被点亮,沈重山感觉很刺眼,非常刺眼,同时,他感觉到一股无与伦比的危机袭来,沈重山下意识地反手就是一剑挡回去。

    呛!

    木剑和太昊剑之间的对拼,原本面对削铁如泥的太昊剑这木剑应当是毫无争议地被削成两截才对,但是它们却发出了金铁交击才有的声音。

    一剑之后,一把剑旋转着倒插在地面……那是太昊剑。

    沈重山错愕地看着自己的手,虽然现在内力完全没有办法使用,可不至于一招就被叶琉璃打飞了吧?

    “你已经死了。”叶琉璃说。

    沈重山没吭声,他知道叶琉璃说的是事实,这要是在生死之战中,被击飞了手中太昊剑的他必然已经死了无数次……但是他还是想不通,叶琉璃是怎么做到的?

    “我跟着师父学了二十年的剑道,在这方面你不如我是自然的事情,好了,回去吃饭。”叶琉璃板着脸说。

    沈重山犹豫道:“可是我还没想明白。”

    “中午有红烧肉。”

    “……”叶琉璃看着眨眼之间就消失不见的沈重山,恨铁不成钢地说:“就知道师父找的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一顿红烧肉就跑没影了!”

    武道从来就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情,不管是哪一个套路,你用剑也好用刀也罢用双拳打掌法也都一样,任何一个套路都需要持之以恒的训练训练再训练,在这个方面大概是上天最公平的,因为哪怕你再天才,想法再多,可是没有勤奋的训练你永远无法把自己的想法付诸实践,这和学习不同,有些笨蛋学了一辈子都还只是那样,更惨的是学成了一个书呆子,还有些人天赋过人,一点就透,完全不需要什么刻苦,自然而然地到了考场就是英雄,而在武道上,的确有天赋过人的人,但是哪怕天赋再过人,没有勤奋刻苦的训练,永远无法成为高手。

    之后的时间,沈重山一直都在和叶浮屠学习,偶尔自以为有些成果了就去找叶琉璃练手,但是因为沈重山没有内力,所以通常的情况都是沈重山板着脸鼻青脸肿地回来,渐渐的叶琉璃也喜欢上了这种名正言顺地教训沈重山的感觉,甚至得空的时候她会在两人一个传授一个学习时兴奋地在旁边等着,至于等什么,自然是等着沈重山来找揍。

    沈重山不是没尝试过学聪明不找叶琉璃练招,但是尝到甜头的叶琉璃哪里愿意放过他,一句接招之后紧跟着来的就是疾风骤雨一样的攻击,于是沈重山就再一次鼻青脸肿地坐在沙发上发脾气去了。

    虽然过程很痛苦很艰辛,但是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经过一段时间的折磨,沈重山明显感受到自己和太昊剑之间的默契越发深厚了,而剑招和剑招之间的连接也越发纯熟,这个过程中沈重山也回想起了之前自己破十杀阵的时候那种玄妙的剑意感觉,他向叶浮屠请教,叶浮屠听过之后到没有说什么,只是明显增强了对沈重山的指导,同样的,叶琉璃对他的摧残也更强烈起来……这让沈重山很后悔自己的多嘴。

    而在沈重山还在沪市每天都沉浸在向叶浮屠的学习和躲避叶琉璃的摧残时,在京城。

    一个古老不起眼的胡同口,一辆低调的黑色别克轿车停了下来,一身修长西装的梁戬从车上下来,径直走进了胡同里面,绕进一个四合院中。

    等出现在四合院中时,他的脸上已经戴上了一个骷髅面具,在西装胸口也佩戴了一枚骷髅头形象的胸章。

    走入四合院内部的房间里,空荡荡的房间已经有一个同样带着骷髅面具胸口也别着骷髅胸章的男人坐在那里,梁戬走上去微微弯腰,左手放在胸口用一种很特别的仪式问候道:“组长,你好。”

    组长点点头,缓缓地转过带着骷髅面具的头,透过眼眶那是一双看不清颜色的瞳孔,无法分辨他是哪国人,这双瞳孔无比的幽深和深邃,最为诡异的是它居然如同万花筒一般在缓缓地旋转,旋转之中时而是蓝色,时而是棕色,时而又是黑色……令人无法分辨它原本的颜色。

    组长开口用很纯正的华夏语说:“梁,最高议会对你最近的表现很满意,同时,对梁家的遭遇也感觉很同情,所以经过最高议会的核准,副会长大人决定给你晋升为副组长,同样你在会内的级别也会同时提高,可是因为你身在华夏,所以具体的仪式不方便举办,由我代表副会长大人为你晋升。”

    梁戬深深地低下头说:“这是我的荣幸,组长。”

    组长站起来,他取出了一枚银色的骷髅头胸章,而这枚胸章和梁戬现在佩戴着的胸章有细微的不同,首先它是红色的而非梁戬现在佩戴着的白色,并且在骷髅头下面交叉的骨头是每边两根共四根而不是梁戬此时佩戴的每边一根共两根,亲自为梁戬换上胸章之后,组长继续说:“你是会内第三个升级为副组长级别的华夏人,你应该知道在我们会内华夏人是非常稀少的,华夏并不是我们发展的主要方向,但是你不同,你代表着会内对你的高度重视,希望你能够在日后取得更大的发展,为会内和你自己提供更高更大的平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