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562章沈重山的心机
    一顿饭尽管吃了沈重山将近一年的零花钱,但是必须要承认的是花出去了这么多的金钱,的确是物有所值,最起码这种令人回味无穷的味觉享受确实不是路边那便宜的小店能带来的。

    虽然说高级酒店餐厅做出来的东西未必就一定好吃,而路边小店里的东西也就未必一定难吃,这些都是相对而言没有绝对,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酒店和高级餐厅之所以敢写上这么一个价格,它之所以高级,必然是有着自己独特的道理的,你不能指望路边的小店用几勺味精做出真正的鲍鱼这般鲜美的口感,很多东西合成的它就是合成的,再怎么模仿也不可能有真正纯天然的海鲜来的更适口,同样的道理,用十块钱想要得到一百块钱的服务,这也是不现实的事情。

    从双生花餐厅出来,许卿一时半会也不想立刻就回去,就提议让沈重山开着车顺着黄浦江慢慢地逛,沈重山对此倒是没有什么意见,车是你的,油也是你的,你胸大你说话。

    在车上,许卿放下了车窗,这个时节江边的江风还是稍微有些冷的,但已经没有了数九隆冬时的刺骨和阴寒,所以正想要透透气的许卿也不介意,靠在车窗边转头对沈重山说:“我已经在董事会推动通过了一项决议,之后许氏集团的重心会逐步地朝着国外发展,但是毕竟在这方面许氏集团并没有什么经验,所以还是打算先走稳妥一些的步子,我们打算先去海湾省和香省去试试水,这两个地方虽然都是我们华夏的国土,但是毕竟因为历史原因实行的制度和当地民众的思想都更接近西方的观念,因此如果许氏集团在这里有了成功的经验,那么对于未来正式踏出国门会有一个很好的基础。”

    沈重山闻言点头说:“挺不错的决定,有什么具体打算了吗?”

    其实沈重山对这些纯粹商业上的事情并没有兴趣,他也不是内行,但许卿却是内行中的内行,她喜欢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沈重山然后征求沈重山的意见,尽管多数时候没有什么用,但是不可否认,偶尔也会有一些异想天开的金点子让许卿大为惊喜。而对于沈重山来说就简单的多了,聊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和许女神聊天,既然是跟妹子,还是许女神这样的女神聊天,那么自然要聊对方感兴趣的话题,只有这样才能让对方对你信赖并产生倾诉欲,感情是怎么来的?就是这么来的!你真以为人人都能像我这样长着一张天生讨女孩子喜欢的帅脸吗?

    许卿想了想,似乎在整理措辞,然后她说:“其实在很早的时候我爸就在香省进行过一些布局,本来我爸是打算去那边发展地产和博彩行业,你知道的,在澳省和香省博彩是非常出名的,但是后来因为一些计划之外的变数,这个计划被无限期地延后,其实就是搁浅了,不过我爸当时在香省置办的一些产业还在,还有个小小的分公司在那边,虽然一直都没有什么起色甚至很多时候还需要集团总部供养他们,但是这却是一个良好的桥头堡,我们现在打算先从香省开始,慢慢地进入那边的市场,以前之所以没有行动是因为在国内许氏集团本身的地位还不稳,攘外必先安内,自己盘子里的肉都还没有吃完,别人盘子里的肉自然只能先看看,可现在不一样,有了t药物,在许氏集团的面前几乎没有行业壁垒存在,以t药物为先锋,其他许氏集团的支柱产业跟进,加上许氏集团第一期准备好的巨量资金投入,很快就能在香省掀起风波,根据市场部门的预测,最多一年,许氏集团就能在香省把自己的知名度打响。”

    沈重山揉着下巴想了想,说:“这些具体到精细层面的商业布局我不太了解,所以就不发表意见了,不过白家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许卿闻言一笑,说:“白家第一批的货已经拿走了,自然是千恩万谢,还是白家家主的亲弟弟也算是现在白家的二号人物亲自过来的,不过那时候你还在昏迷中我没有时间搭理,只是听说他们从仓库取货的时候,宁威和管风行不约而同地到了现场,几乎是哭丧着脸看着他们把货拿走了,这两天宁威和管风行大约是被刺激到了,全都跑去外地开辟市场去了,当初你的计划的确很好,许氏集团抓住对医院的管控,剩下的公众市场交给这些代理商去开辟,虽然分去了一些利润,但是大头一直都在我们这里,而且我们死死地捏着他们的咽喉,不但节省了很多麻烦,更是让他们对我们俯首帖耳乖巧的很,一天到晚想的全是怎么讨好我们打压对手,白家没有入场的时候他们两个人都在沪市,还经常有来往,后来你引入了白家,并且按照你的意思给白家多发了百分之二十的货,宁威和管风行当场就炸毛了,一个个急红了眼睛,好像生怕自己的饭碗给白家吃了独食一样。”

    沈重山笑道:“虽然局面很好,但是也不要麻痹大意,这三个人任何一个拉出来都是老狐狸,都成了精的人,他们不可能不清楚我们玩的手段,只是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而已,给白家多百分之二十的货或许的确让宁威和管风行心里不平衡,但是货是我们的,给不给谁,给谁多少是我们说了算,他们没办法插手,可是他们和白求之的矛盾已经种下了,白求之是这三个人中最可怕也是最不好管的一个,所以一定要限制死他,这个能说服家族让家族放弃自己的核心利益整个依附在许氏集团身上的白求之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接下去我们要做的就是再把这个矛盾激化一下顺便打压一下白家的实力,我打算让宁威或者管风行其中一个人去东三省管一个省的销售,这一个省的份额,要白家让出来。”

    许卿是何等聪明的人,细细一想她就明白了沈重山这么做的目的,她惊讶道:“你的意思是用白家让出来的这个省份作为诱饵,激化宁威和管风行之间的矛盾,不管是谁得到了这个份额,另一个人肯定会满腹怨言,而白家平白无故地丢了这么一个省的份额,肯定也是心不甘情不愿,这样一来他们三方也自然就有了矛盾,但是……白家会同意吗?”

    沈重山笑眯眯地说:“白家同意也要同意,不同意也要同意,我想你只要透露出这个意思,白家想也不想立刻就会答应下来,否则的话当初说了放弃自己家族的核心利益,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何谈放弃家族利益之说?许氏集团既然给了他们t药物的代理商权限,那么他们自然也要履行自己的诺言……若说之前还可能会产生逆反心理的话,但是现在……尝到了t药物带来的逆天利润,他们会想的是怎么阳奉阴违地在暗地里把让出来的那个省份依然控制在自己手里,而不是怎么拒绝我们,他们没这个胆子也没有这个勇气,至于他们私底下做的事情,就是宁威或者管风行其中的一个幸运儿要头疼的事情了。”

    所谓料事如神一语成谶说的就是沈重山对白家的反应预料之准。

    当远在东三省享受着t药物带来的对整个家族的提升快感中的白求之接到沈重山打来的电话时,他连想都没有想立刻就表示只要是沈重山做出的决定,白家无条件服从。

    紧接着,白求之立刻就离开了自己包养的漂亮女人回到家里,这么大的事情,他必然要和家里的长辈沟通一下。

    白求之的父亲白从唐也就是这一代白家的家主,这个今年正好一甲子六十岁的男人其实已经睡下,但是得知是自己最器重的儿子夜晚来见,他还是第一时间起了床来到书房。

    听到白求之所说的事情,白从唐微微皱起眉毛,他没有立刻发表意见,而是看了白求之一眼,说:“你怎么看?”

    白求之表情平淡不悲不喜地说:“就这么平常地看,其实这一步是局中应有之义,沈重山今天不做明天、后天也迟早会做,自从我站在许氏集团的办公室里说出白家会放弃家族利益依附于许氏集团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沈重山这个人……我看不透,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比我接触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聪明,他的心机在一般时候看不出来,但是一旦他开始和你玩心机,那么哪怕是再聪明的人都要小心翼翼,一个不留神就要满盘皆输,甚至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白从唐闻言笑了起来,他靠在椅子上说:“南方许阎王,北方赵佛爷,你还小的时候赵佛爷见过你就说过想要收你做义子,还说你肯定会比我这个当爹的强,能让你都这么警惕的人,看来的确是工于心计的阴谋家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