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564章全心全意的马前卒
    现在许氏集团,或者说是沈重山制订的对t药物代理商的管理措施是相当严格乃至于有些苛刻的,沈重山的思路很清晰,不管是宁威还是管风行或者说是新加入的白求之,乃至于外面那些每天都一门心思挤破了脑袋想要得到这个代理商资格的人他们最原始也是最根本的目的无非就是一个字钱!

    而t药物恰恰能给任何一个人带来比中彩票还要恐怖一万倍的利润,所以只要是能够成为t药物的代理商,并且在利润上留下一定的空间给他们,其他的条件似乎都没有什么是不能答应的,这一点从白家主动提出放弃自己的家族利益依附于许氏集团就可以看出,白家是疯了吗?他们当然没有疯,相反他们很理智很聪明,许氏集团说到底就是一个民营商业集团,虽然这个集团是许远东创立并交付给他的女儿许卿继承,但是许氏集团并不是一个纯粹意义上的家族形式,整个集团内也就老许父女和沈重山这个女婿在掌权,甚至沈重山压根连事情都懒得去管,其他的老许家乱七八糟的亲戚一个都没有在里面担任任何职务,许远东宁可每年送他们不少钱都不愿意让他们进入集团中。

    所以白家的决定是很聪明的,许氏集团要的是一个态度要的是东三省在白家所掌控的势力范围之内对许氏集团本身业务拓展无条件的配合,其他的依附不依附,许氏集团一不想成为一个政治商业集团,二不想成为一个和国家机器对抗的组织,要你白家的依附做什么?

    所以白家还是白家,许氏集团也还是许氏集团,双方之间多了一道联系的纽带将两者捆绑起来,实质上,许卿和沈重山也不会无聊到让白家去折腾,这样一来对许氏集团在东三省的业务拓展反而没有什么好处。

    而沈重山的思路很清晰,利润可以给你们,想要赚钱大家一起赚,毕竟天底下的钱是赚不完的,数十亿人口创造的财富又怎么可能给一个人或者一个公司赚完?所以他并不在乎把t药物的利润分润出去一些,更何况分出去的这些利润比起这些人能为许氏集团提供的价值来说并不算什么,很多价值和利益都是无形的,不像是账面上的数字少了就是少了多了就是多了,每一分一厘都很清楚地体现在账面流水上,但恰恰就是这些无形的看不见的东西,只用了半年的时间,帮许氏集团走完了原本预计需要两年到三年才能完成的全国各大一线城市的布局,也正是因此,许卿才有这个底气和实力把开发海湾省和香省的计划提上董事会议程并且通过。

    然而这些代理商都是无比聪明的人,不聪明的话他们也没有资格从沈重山的手上拿走这份代理合同,而古往今来,所有的聪明人都有一个特点,他们能办事,会办事,却难管。

    所以沈重山用了很多限制条件把他们的聪明才智死死地限制在只能为许氏集团免费的提供劳力的框架内,其实也不是免费,相反报酬高得惊人,谁敢说t药物的代理利润不高?

    也正是因为种种的条件限制,不管是宁威还是管风行或者白求之所签订中的合同,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他们所要付出的义务和责任,虽然一旦事情的发展上升到了一定的层面,这些合同也未必就管事,但是有白纸黑字的记载总归比口头的约定要更靠谱,而沈重山上的第二重保险就是t药物本身,代理合同严格限制了这些代理商每个月能从许氏集团处得到的t药物份额以及他们所能销售的地区。

    超出合同规定的t药物,他们一颗药都拿不走,超出规定地区的跨区域销售,他们一颗药都卖不出去。

    在沈重山的建议下,许氏集团对生产出来并且流通进入市场的t药物每一盒药物上都有独特的身份编码,详细到这一盒药的生产日期、分厂乃至于操作工人是谁,哪一条流水线上下来的,检验员是谁,责任人是谁,都有非常详细的记录,而这种身份编码的制度能够让许氏集团很轻易地追查到每一盒药是从哪个渠道经过什么样的方式流通入市场的,之前宁威就偷偷摸摸地干过把分配给他只允许他在苏省卖的t药物通过黑市转入到并未准许他开发的西江省内,结果自然不用多说,被发现之后沈重山用了十分钟之后就弄清楚了这件事情的幕后黑手是谁,对于这种挑衅规则的行为沈重山也没有客气,直接扣掉了未来三个月内宁威所应得的百分之三十的t药物,这个例子让宁威和管风行到现在都不敢产生类似的心思。

    综上所述,对于宁威和管风行来说,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最重要的事情只有两件,第一就是可以从许氏集团得到多少份额的t药物,份额的多少直接决定了他们可以在这个饥渴得仿佛永远都填不饱的市场里面捞取多少利润,第二就是他们被允许开发的市场有多少,多一个省份,不但多一个渠道和捞金的地方,更重要的是对家族其他生意带来的影响力是无与伦比的。

    解释了这么多,大家也就明白了这个让出来的省份对于管风行和宁威来说有多重要。

    会议室内的气氛依然很僵持,在各自开口说了第一句话之后,宁威和管风行彼此心里都清楚,双方之间的矛盾已经正式激化并被摆在桌面上,再也不是那个用一种反正华夏省份这么多市场这么大,沈重山总归会慢慢地划分给他们,更何况目前的市场远远还达不到饱和的地步,许氏集团垄断生产的t药物也不可能真正地满足这个恐怖市场需求的心思来自我安慰了。

    这个时候,沈重山开口说话了,他的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桌面,缓声说:“盘子就这么大,虽然目前来看哪怕未来数十年之内,t药物一直都会是华夏市场乃至于全球市场在癌症治疗方面绝对的翘楚,而这个市场也不可能被饱和,但是对于你们这些代理商来说,能控制多少个省份就代表着你们能把t药物的价格炒到多高,虽然有一个限高价格作为天花板限制着你们,但是这并不是看见一就是一,看见二就是二这么简单的账面算数,在拿到代理商合同的过去的一年,不管是宁威你的家族还是管风行你独立出来之后自己做的生意,依靠t药物在你们各自分配到的省份内打开了多少自己的其他生意这一点不需要我明说,言简意赅地说,这一次让白家让出来的省份只有一个,具体是哪个省份现在还没有敲定,白家还没有把消息给我,但是他们已经同意我的方案,同意让出来一个省份给你们其中的一个人,可是到底是给你宁威还是给你管风行,这一点看你们自己的努力程度,当然,如果你们能协商出来一个结果,我也乐于接受,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看集团评估组对你们做出的评估,首先就是评估你们在过去的一年代理销售了多少t药物并且产生多少利润,其次比较重要的就是,许氏集团已经决定开始开发海湾省和香省的市场,在这个过程中,你们能产生多大的作用和帮助,整个评估组都会全程跟踪,最后评估组会提交一份报告,这份报告上会对你们过去一年和未来三个月的开辟市场行为进行打分,分高的就会是这个额外省份的拥有者。”

    把宁威和管风行捆绑在许氏集团扩张的道路上,让他们全心全意地成为许氏集团的马前卒来探路,并且立刻在香省和海湾省进行尝试,这是沈重山今天早上才考虑到的事情,在和许卿商量之后沈重山就决定付诸实践,而看两人的表情,对于这个意外的条件也表现得很惊讶。

    宁威一直都皱着的眉毛松开,脸上终于露出轻松的表情,之前听见沈重山说要评估过去一年t药物的销售份额和利润时他的心都跌入谷底,两人之间的份额是一样的,但是他可在去年因为私自跨区域销售的事情被扣了足足三个月百分之三十的份额,加起来就是少了将近一个月的t药物,这样一来他对比管风行的劣势实在太大,但是峰回路转,傻子都听得出来沈重山言语里的意思,对于帮助许氏集团开辟香省和海湾省的作用程度才是真正决定谁得到这块蛋糕的决定性因素,这可让他心情愉悦了不少,宁家黑道出身,和香省以及海湾省这两个因为历史和政治原因黑道格外发达的省份可没有少接触过,因此在这一点上他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相比宁威的喜于形色,管风行就显得平静了很多,他表情看不出高兴或者失望,只是很平淡地点头说:“我觉得这个方案不错,公平,任何一个人都有竞争的机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