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565章如何在同学会装逼的终极攻略
    沈重山把宁威和管风行叫过来的目的也无非就是告诉他们这个决定而已,至于他们同意不同意,这并不在沈重山考虑的范围之内,除了同意之外他们并没有第二个选择,除非他们能抗拒t药物带来的逆天利润。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现在无论是宁威还是管风行或者那个刚刚加入现在远在东北的白求之,他们的家族势力随着t药物的代理权限而得到了一个非常大的发展,几乎每天都有无数的利润和利益进入他们的腰包,随之而来的是很多人的附庸,花花轿子人人抬,但是这些抬轿子的人冲的可都是他们手上能得到t药物这一点,如果有一天他们忽然失去了t药物的供给,那么依附在他们身边的人瞬间就会消失得干干净净,甚至落井下石,那个时候就是他们从云端跌入地狱的时候。

    用沈重山的话来描述,t药物的代理权就像是毒品,每一口都能让他们飘飘欲仙,可是代价也是很昂贵的,沉迷毒品越久,他们的身家性命就被许氏集团捏得越死,许氏集团不抛弃他们,他们就能一直辉煌下去,可要是许氏集团抛弃了他们,他们离死也不愿了。

    这就是代价。

    宁威和管风行还有白求之早早地就看到了这一点,他们三个人选择的应对方法也不同,宁威选择放弃抵抗,这个黑道出身的家族骨子里就一股好狠斗勇的血腥,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他明日洪水滔天,爽了再说。而管风行更聪明一些,他脱离了家族,把所有的风险都揽在自己的身上,保全着管家的骨血,哪怕真的有一天发生了最坏的情况,起码管家不至于全军覆没。最光棍的是白求之,在吞下这毒药之前先给自己灌了一大桶一日绝命散,我家族就不要了,就跟着你混,你好意思抛弃我吗你!

    所以这三个人,沈重山对宁威的警惕心最低,对管风行和白求之这两个人,沈重山从没有放松过警惕。

    宁威和管风行离开了许氏集团,沈重山也端着水杯慢悠悠地从会议室走出来,他坐在沙发上,而办公桌后面的许卿也适时地抬起头来,见到沈重山嘴角挂着轻松的笑意,她的心情也跟着逾越了起来,“成了?”许卿问。

    沈重山耸耸肩,回答说:“如果把这比喻成一个牌局的话,我们是庄家,发牌、收牌和牌局规则的制定都是我们说了算,所以没法不成。”

    许卿白了沈重山一眼,说:“就你得意。”

    沈重山笑嘻嘻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凑到许卿身边贼眉鼠眼地道:“这不还是我媳妇教导有方嘛。”

    之前在会议室那一杯水的事儿沈重山可还没有忘记,他更见确信依照女人的记仇程度,许卿也肯定不会忘记,比如上一次和许女神吵架的时候许女神气急之下就翻出了一年半两人刚认识没多久的时候沈重山和一个咖啡店的收银软妹子偷偷摸摸交换微信的事情,天可怜见,这事连沈重山自己影都忘记光了,结果许卿却牢牢地记得,所以说女人在这方面的记忆能力简直比什么记事本存储卡都好用。

    许卿瞪了沈重山一眼,冷笑道:“怎么,现在知道心虚了?刚才那一副官老爷的架子哪里去了?还让我给你倒水,这就算了,还说什么在家里你说东我不敢朝着西边看一眼,你不是很威风吗你!”

    沈重山脸色一僵,哭丧着脸说:“这不是男人都喜欢在外面吹个牛嘛。”

    许卿愤愤地轻拧了沈重山一下,说:“反正就是你们这些稀奇古怪的大男子主义作祟。”

    说着,许卿忽然抬头对沈重山用挺古怪纠结的表情说:“我刚收到了一条信息。”

    沈重山错愕地看着许卿,印象里可是很少见到许卿有这种表情的,他狐疑地问:“什么信息让你这么纠结?是不是告诉你你被选中作为xxx节目的中奖幸运观众了?”

    许卿哭笑不得地说:“走开啦,讨厌,我跟你说正经的呢,是我高中的同学发来的信息,说是今年是我们那一届高中同学毕业十周年,打算在明天弄个同学会,邀请我去参加。”

    沈重山闻言立刻耳朵就警惕地竖了起来,自古媳妇的同事聚餐和同学会是最值得警惕的两大邪恶社交活动,搞不好就擦出点激情的火花了,看着许卿现在纠结的表情,沈重山不爽地说:“你不是在高中还藏着个老情人呢吧?”

    许卿完全没有想到这一茬,听到沈重山的话愣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然后就是大怒的许卿满屋子地追打沈重山,“你作死啊!谁跟你一样了满天下都是情人,还什么老情人,说话难听不难听啊你!”

    许卿虽然羞恼,可沈重山跑的快啊,追了一会没追上,许卿就气哼哼地坐在沙发上,不开心地说:“我不开心了,过来给我打一下。”

    “我又不傻。”沈重山立刻就严词拒绝了许卿这个过分的要求,开玩笑,送过去给打,智障吗?

    “那我同学会就不带你去了!”许卿很明显知道沈重山的痛脚在哪里,她洋洋得意地说:“哼哼,到时候让你急死。”

    沈重山闻言撸起袖子就大声道:“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敢触我的霉头了是不是?”

    许卿咯咯笑着看着沈重山气急败坏的样子,她是知道沈重山那强到匪夷所思的占有欲下在这方面绝对是他的禁区,所以许卿也就开玩笑这么一说,而后许卿就道:“其实我是不太想去的,我高中的那些同学基本上都不知道我的情况,高中时家里的企业已经有些起色和名气了,但是爸爸为了保护我也从来不在外面露财,所以他们一直都只知道我是个普通家庭的孩子,再说这些同学会,说白了就是攀比和炫耀,我到是没什么兴趣,可以前的老班主任也会来,对老班主任我很感激的,她帮过我不少,也给了我很多启发,是个真正的好老师,你说我到底去还是不去?”

    其实许卿的纠结也是可以理解的,现在的许卿并不是一个普通人,她是许氏集团的总裁,执掌着一家价值哪怕不算无价的t药物也已经在千亿级别俱乐部的民营企业,更重要的是许氏集团还没有上市,也就是说整个集团的财产全部都是属于她的,这样一个富婆,怎么可能和那些已经泯然众人矣的普通同学打到一起去?到不是说许卿看不上她们,而是这个社会太现实了,一旦那些高中同学们发现许卿的真实身份,可以预见的是同学之间的感情肯定要变质了。

    许卿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她在纠结。

    而沈重山却毫不犹豫地说:“为什么不去,十周年纪念多好的机会,怎么能不去呢?一定要去的,要不然你那些同学还会觉得你是架子大不理会他们,到时候也不好听,就算是你不在乎那些人的看法和说法,但你不是说了,你的班主任也会来,你不是正想见见你班主任嘛,必须去!”

    当然必须去了!这么难得的装逼机会怎么能错过?一个男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装逼的话他和咸鱼有什么区别?再说了,正好去看看,有没有早些年一直到现在对自己媳妇都恋恋不忘的雄性生物,哼哼,老同学这种关系实在太敏感和危险了,一定要扼杀在一切萌芽之中。

    见沈重山斩钉截铁地支持自己去,许卿眨巴了一下眼睛,说:“那这样的话,还要提早做一下准备。”

    沈重山愣了一下,错愕地说:“参加个同学会,按照时间地点去就行了,还要准备什么?”

    许卿没好气地对沈重山说:“我们就这身穿着打扮去吗?那不是摆明了告诉人家我们是炫富去的?其实我不想和那些同学有太多的交集,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人,强行谈什么交情双方都觉得别扭不自在,他们的话题我不懂,我的话题他们也不了解,我就是借机去看看班主任的。”

    沈重山一直都觉得许卿所说的准备充其量也就是换一身寻常点的衣服,把身上那些名贵的手表啊,手镯什么的东西给扒拉下来放抽屉里,可他没想到的是许卿的准备居然这么彻底。

    第二天下班的时间,穿着一件黄色还印着海绵宝宝t恤的沈重山黑着脸看着自己脚下踩着的老旧皮鞋,再看看眼前也不知道给倒腾了多少手已经濒临报废边缘的破夏利,再扭头看看一身清爽白色装扮虽然普通可依然掩盖不住丽质天生的许卿,老沈忍不住了。

    “为毛我就穿的跟一个穷疯了的二傻子一样,而你却能穿得这么体面?”

    “因为我漂亮呀,我穿什么都好看呢。”

    “那为毛我们就要开这辆好像是好几辆摩托车拼凑出来的破夏利,这辆车开在路上会不会忽然蹦个轮子出来啊,就不能弄一辆别克之类普通点的车吗?”

    “我只能找到这个啦,还是跟墨浓他们的剧组里借的道具车呢,能开的,放心啦!”

    “那你给我解释一下我这件t恤上像个大写的sb的海绵宝宝是怎么回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