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585章樱花宗执法弟子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没错,当内功修炼到极致的时候的确可以达到一种近乎于刀枪不入的绝对防御效果,但是眼下这三个人不过是樱花宗派出来的寻常弟子,他们的能力显然没有达到这种地步,若是任何一个樱花宗出来的弟子都拥有刀枪不入的能力的话他们早就不会只盘踞在霓虹,而是占领全地球奴役全人类了。

    啪!啪!啪!

    三声清脆的枪声在寂静的森林之中传开很远很远,这突兀的连续三次点射枪声惊起了无数飞鸟,在无数动物被惊醒的动静中,周围但凡是听见了这枪声的樱花宗弟子全部一愣,然后飞速朝着枪声发出的地方狂奔而来。

    此时在沈重山的面前,之前还在叫嚣的樱花宗弟子捂着自己的胸口,他倒在地上,胸口的枪伤处鲜血喷涌而出,把他的手打湿,鲜血依然在不断地流淌,而他的双脚不断地蹬着地面一点一点地磨蹭着后退在地面上留下一条深深的痕迹,仔细观察的话还能发现这条痕迹上不少被他的鲜血打湿的树叶和枯树枝。

    随着他的后退,沈重山一步步地紧逼过去,沈重山脸上的笑容很玩味,就好像看着一头无助的小兽在自己面前抱着最后的希望挣扎求生。

    兴许是知道自己肯定逃不过去了,这个男人色厉内荏地对沈重山吼道:“你卑鄙!完全不讲武士道精神!正大光明的决斗你居然用枪!”

    的确,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任何一个武者都应该有自己的尊严也需要遵守武者之前最基本的潜规则,那就是你可以用任何方法打败你的敌人但是不能动用科技的力量,要不然的话当年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在紫禁之巅要决战,西门吹雪或者叶孤城两人其中任何一个人忽然拿出一把枪一枪就把对方给崩死了,你让天下人心里怎么想?那种别扭的滋味是不是和吃了一只苍蝇一样?

    所以这个樱花宗弟子的话其实也不算错,也不怪他一脸的悲愤,他之前是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沈重山居然会掏出一把枪来的。

    沈重山笑眯眯地说:“对我来说只要能达到我的目的,我并不介意用什么手段……至于你所说的武士道精神,我又不是霓虹人,管我什么事情?”

    沈重山的话让这名弟子的脸色越发愤怒和狰狞,他觉得沈重山所说的话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可是他却找不出一个有力的反驳的理由来,更加重要的是……他看了看自己两名眉心被一枪射穿躺在地上早就连尸体都冰凉了的师弟,他没有勇气和沈重山争论。

    “和樱花宗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

    沈重山打断了这名弟子很没有营养的废话,他平淡地说:“你也看出来了,我有能力用三颗子弹解决掉你们三个人,但是我还是留下了你是因为我想要从你的嘴里了解到一些东西。”

    这名弟子吐了一口带着血的唾沫,冷笑着对沈重山说:“你要杀随便你,我的武士道精神绝对不会允许我做一个叛徒!你是不可能从我的嘴里得到任何你想要知道的信息的!”

    沈重山笑眯眯地蹲了下来,他伸手按压在这名弟子身上的一个穴位上,说:“曾经很多人都对我说过类似的话,但是最后他们还是老老实实地把我想要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了我,那么你也和他们一样,毕竟有些事情你不亲身经历一遍,是不会了解的。”

    这弟子表情一僵,恐惧道:“你要对我做什么?你这个恶魔,你放开我!”

    沈重山扭过头对身后的叶琉璃招呼了一声,说:“你不是想学我逼供的手段吗?来,我现场教学给你看,这么好的机会之后可不多了。”

    当一脸高兴的叶琉璃从黑暗的丛林中走出来的时候,那正在愤恨自己居然成了一个试验品和教学用具的樱花宗弟子忽然就愣了,他不敢置信地看看着叶琉璃,忽然大吼道:“是你!樱花宗有史以来最大的叛徒!圣女!你居然真的背叛了樱花宗和这个华夏人搅和在一起!”

    因为过度的震惊和愤怒,这个弟子这番话是下意识地用霓虹语喊出来的,沈重山是听不懂,但是叶琉璃却听得懂,她微微扫了这名弟子一眼,发现自己根本不认识对方之后就高兴地对沈重山说:“你快开始吧。”

    “混蛋!”这名彻底被无视的弟子怒极攻心,明明是一个叛徒和一个狡诈的不讲武士道精神的华夏人而已,居然这么无视了自己,自己不但被彻底地当作了空气,甚至还莫名其妙地成了什么了不得的手段的教学工具,这一切让这名弟子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创伤,他疯狂地挣扎着怒吼着,想要用自己最后的力气挣脱沈重山,到是这一切抗拒的行为,在沈重山的手指开始用力时戛然而止……

    十分钟之后,沈重山和叶琉璃快速地在丛林里穿梭,沈重山不但很轻松地跟上了叶琉璃,甚至还很写意地问:“怎么样?记住了多少?”

    若有所思的叶琉璃并没有回答,而是皱眉说:“你现在还不能动用内力……”

    沈重山笑嘻嘻地说:“我知道,我现在攒着的这么一点内力是用来救命用的,前面的敌人还很多,自然不能浪费在赶路上,所以我这完全是用本能在和你一起赶路啊。”

    对于在这个星球上包括亚马逊和其他所有同级别危险丛林内生存过很久的沈重山来说,周围到处都是树木和的树叶这种环境相对大都市,现在的环境才更加让他熟悉和自然一些,在丛林之中他才是毫无争议的王者,这里哪怕是轻功第一的冥刀也不敢说就能追上他,仿佛他天生就属于这种蛮荒之地,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真的能杀死苍穹的方法,那么一定不会是在丛林里,这几乎是所有雇佣兵们公认的。

    沈重山熟练地在每一棵树木的枝桠和灌木丛中跳跃,每一次跳跃他都好像一台精密的计算仪器,把下一步要踩踏的位置和即将行走的路线都精准地计算在内,沈重山甚至不需要怎么认真地思考就能很自然地凭着本能找到最节省时间和体力的路,一步下去,最少两三米之远,这已经是一个成年人准备充足的前提下立定跳远所能跳出的极限距离了,而当一个人可以每一步都达到这种距离和速度的时候,那种效率绝对是恐怖的。

    叶琉璃是用内力在赶路,所以她并不多吃力,因此她下意识地觉得沈重山为了跑路不被那些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的樱花宗弟子找到而在用内力赶路,所以才有了这么一说。

    因为叶琉璃对地形更加熟悉的缘故,所以她在前面带路,沈重山在后面跟着,叶琉璃敏锐的感官能够提前避开周围搜捕过来的樱花宗弟子,不过这种狂奔在持续第二个十分钟的时候,叶琉璃忽然停下了。

    此时,正是凌晨,月黑风高之时,今天的天气很不错,明亮的皎月悬在半空,银白色的月华淡淡地洒在大地上,而森林里虽然依然漆黑,可是从树叶的缝隙中间依然有一些月光洒落在地面,整个森林都被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银色光辉……

    叶琉璃站在原地没有动,沈重山也跟着停在她身后。

    “有人来了。”叶琉璃的语气格外凝重。

    “躲不过?”沈重山问。

    叶琉璃摇摇头,冷淡地说:“是护法弟子……只要在这片森林内,他们能借助宗门阵法的帮助,我们躲不过去的。”

    “那就杀过去。”沈重山杀气腾腾地说。

    “现在的你打不过他们的。”叶琉璃很认真地说。

    沈重山愣了一下,然后很麻溜地躲到叶琉璃身后,严肃地说:“我的意思是你上。”

    话落地,忽然眨眼之间,就如同是让人感觉眼花了一样,沈重山和叶琉璃的眼前空间很诡异地扭曲了一下,这种扭曲很淡,而且非常快,快到了让人几乎以为那是自己的错觉,在那之后,两名浑身都笼罩在一件很古老的衣袍中的男人毫无征兆地出现了。

    这两个男人,沉默着站在那里,气质诡异,就好像是一座千年腐朽的坟墓中爬出来的守卫一般,他们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好像是活死人,可是微微起伏的胸膛和发亮的眼神证明着他们并不是死人……而是活生生的人。

    他们的气焰嚣张,极其冷厉,就好像是在刑房中冰冷的刑具一样,代表着某种规则的限制,只要是不符合规矩的,势必都会受到他们的制裁。

    缓缓地,其中一个男人开口了,他冷厉地说:“叶琉璃,樱花宗生你养你,用尽全部资源把你当作圣女来培养,而你却和你师父一起背叛出宗门,樱花宗最大的戒律就是永世不得背叛,背叛者永世不得翻身,你触犯了本宗不可忍受的底线!”

    说着,另一个男人的眸子缓缓地落到沈重山的身上,沈重山一愣,尼玛,樱花宗的规矩还能管到自己头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