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594章我有一壶酒
    女儿身,等同于不能吃姜块。

    这个公式让沈重山很是理解不能。

    但凡是遇到不懂的事情立刻就问这才是好宝宝,而一心都想要做一个乖巧宝宝的沈重山立马就很呆萌地问叶琉璃说:“为什么不能吃?每个人体内都是阴阳调和的啊,虽然你是女的,但是体内也有阳气,虽然我是男的,但是体内同样也有阴气……你是不是怕不够吃?没事没事,老大一块姜,你半个我半个,够的。”

    叶琉璃愤恨地瞪了沈重山一眼,愠怒道:“你这人话怎的这么多,我说了不要就是不要,这东西……这东西也就你这男人能吃,我才不吃。”

    沈重山很憨厚地问:“你吃了会咋样?”

    叶琉璃又瞪了沈重山一眼,扭过身去继续去找他的宝贝,理也不理沈重山。

    沈重山把半块姜丢到嘴里,嘎嘣嘎嘣咬着,跟个二流子一样就贴在叶琉璃的身后嘿嘿笑道:“是不是会声音变粗开始长胡子然后膀大腰圆的再也没有这么细皮嫩肉的好身材?”

    叶琉璃豁然停下脚步,扭头盯着沈重山,那张素来都是平静无波好像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能让她变了颜色的俏脸上此时居然破天荒一般地绯红一片,这模样就仿佛是一个受不了二流子调戏的黄花闺女一样。

    沈重山脸上跟流氓似的笑容也僵了一下,刚要说话,沈重山的眉头忽然一皱,然后他的脸皱吧成一团愤怒地说:“你不吃这个是因为知道这玩意很难吃吧?”

    沈重山之前还没有觉得什么,兴许那会儿大脑在考虑的全是怎么调戏叶琉璃,但是现在一缓过劲来,他立马就感受到了这姜块超乎寻常的威力……

    这种味道非常的古怪,就好像一大团螃蟹或者虾的脑浆在嘴里爆开一般,那是一种又苦又涩还带着浓郁腥味的味道,沈重山自诩自己是在许女神的黑暗料理下都坚挺地活了下来的男人,本以为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挑战自己味蕾承受的极限,但是现在嚼下这块姜,沈重山才明白什么叫做山外有山,难吃之上有更难吃的东西。

    而叶琉璃似乎早有准备一样,她轻哼了一声,嘴角微微向上勾勒出一个动人的弧度,说:“这人参果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年,早就已经枯萎,虽然药性和灵气还在,但是味道自然是好不到哪里去的。”

    沈重山皱吧着脸看着手上剩下的半块姜,想着偷偷摸摸地给扔了,但是刚产生这个念头,已经背过身去朝着前面继续走的叶琉璃声音也飘了过来,“不许扔,否则的话跟你没完。”

    “……”沈重山哭丧着脸把剩下的半块姜丢到嘴里,这一次他学聪明了,连嚼都不敢多嚼,直接给吞了下去,老大一块姜卡在喉咙里让他直翻白眼,连滚带爬地到一个柜子旁边翻找到一瓶貌似是水的东西,幸亏他还记得这里是什么地方,一些东西不知道它的药性是绝对不能乱吃乱喝的,于是他拉着叶琉璃,焦急地指着手里的瓶子,一边直挠自己喉咙,示意自己快被卡死了……

    叶琉璃对这个家伙实在没办法,拿过瓶子打开了瓶盖嗅了嗅,然后说:“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应该是一种内服的用于治疗血瘀之症的药……”

    话还未说完,听见喝不死人之后沈重山已经一把把瓶子给抢了过来咕嘟咕嘟两口就把瓶子里的水给喝完了。

    味道,有点像是放了很久的自来水掺杂了刷锅水的那种味道,反正不好喝。

    吞下了一块姜,然后又喝了一大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水,沈重山只觉得肚子里如同火烧着了一般,此时他终于明白了之前叶琉璃所说的大阳大补是什么意思,现在的沈重山就感觉好像自己肚子里有一个火炉在不断地燃烧,这种烧灼感不断地持续在加强,渐渐的,他的额头都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他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肚子里那块姜变成了无数的热流,顺着自己的奇经八脉流转在体内,最后沉淀在小腹处,一直不断地烧灼着。

    沈重山喘着粗气,他感觉自己的脸很烫,浑身都在发热,没有镜子的他并不能看见此时的他双眼是血红的,叶琉璃看了他一眼,微微沉默了一会,去金佛莲那取了一片荷花叶来让沈重山吃了。

    这一次金佛莲的味道总算是像正常的能入口的东西,感觉和吃生菜一样,很脆也有一些甘甜的味道,吃下之后沈重山这才感觉稍微好一些。

    看着微微伛偻着腰的沈重山,叶琉璃说道:“人参果的药性刚猛强烈,要不是你这样身体健壮的男人,换任何一个人大概都会受不了,症状会类似大补过头的那种不舒服感,但是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它所有的药性都会在你体内潜伏下来,等待发挥作用的那一天。”

    沈重山听完叶琉璃说的话,正在想着叶琉璃所说的那种大补过头的不舒服感是什么感觉,忽然觉得鼻子热乎乎的,沈重山下意识伸手一摸……尼玛两管鼻血!

    鼻血一时半会还止不住,叶琉璃对此也没有什么办法,于是沈重山只能黑着脸一边摸着鼻血一边跟叶琉璃一起走,他发誓……再也不吃叶琉璃拿过来的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了!

    藏着药的房间并不大,也就是两百来个平方,里面的东西分门别类地都经过了精心的归类,所以找起来并不费力,但是叶琉璃却一直都在有目的地寻找着什么,她翻箱倒柜,最后把整个房间都找遍了也没有发现她想要找的东西。

    “你是有什么线索了吗?”沈重山仰着头擦着鼻血,问道。

    叶琉璃的手掌摊开,沈重山看见躺在叶琉璃掌心的是一片碧绿的叶子,还不等他问,叶琉璃就说:“这是我刚才在人参果旁边发现的,这叶子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应该是龙蜒草的叶子,而龙蜒草就是我要找的东西,它对师父的身体有很明显的作用,如果能得到它,说不定师父因为毒素而导致的咳嗽会彻底治愈……只是,我一直都没有找到龙蜒草。”

    “是不是已经被取走了?”沈重山问道。

    叶琉璃摇摇头,神色有些失望地说:“应该是的……否则的话没有道理会找不到,我刚也查过了,这里没有什么特殊的暗格……”

    好不容易有了线索,叶琉璃自然不肯这么轻易地放弃,而沈重山也顾不上自己的鼻血了,同样帮着叶琉璃一起找,他们都知道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不管找得到找不到,在十分钟之内他们必须离开这里,否则的话就会有被发现的危险。

    但是时间慢慢地过去,当八分钟之后,两人重新在门口汇合,叶琉璃摇摇头,示意自己什么都没有找到,沈重山也是有些失望……毕竟如果能找到这对叶浮屠的身体有很好作用的龙蜒草,那么这一趟就不算是白来了。

    “我们必须走了。”沈重山说道。

    叶琉璃回头看了一眼,叹气道:“走吧,大概是真的被取走了。”

    不管是不是心有不甘,他们毕竟是小偷进了人家的藏宝阁,总不能在这里肆无忌惮地寻找逗留下去,刚才他们就遇到了三长老,天知道要是继续留在这里还会不会遇到其他的长老,而每一次相遇,对他们来说都是随时有可能被发现的巨大危险。

    两人离开药房,刚出门,沈重山和叶琉璃的脚步同时停下。

    在药房的门口,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一个老头。

    这个老头看起来邋里邋遢的,不修边幅,和干瘦的样子,他的头发和胡须是黑色中夹杂着大半的白色,如同冬天的稻草一样枯萎难看,那张布满了沟壑的脸上是黝黑的皮肤,加上那一身脏乱而充满油污的麻袍,让他看起来如同一个路边的老乞丐一样,甚至不用靠近就能使人想象得到他身上那一股馊味。

    沈重山和叶琉璃出门的时候,他就随意地坐在走廊里,背靠着墙壁,面对着两人,手上拿着一个老旧得不知道有多少年头的酒葫芦,他一口一口地喝酒,整个走廊里酒香四溢,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好酒,竟然将整个走廊都弥漫满了令人酒虫蠢蠢欲动的香味。

    沈重山和叶琉璃站在原地,凝神戒备,全神贯注到了极致……

    而老头则好像没有发现他们一样,依然一口一口地仰头灌酒。

    沈重山嘴角抽搐了一下,他觉得现在的气氛有些诡异……拜那人参果所赐,果然是大阳大补,他不但还在留着鼻血,小沈更是处于愤怒状态……要不然他一路跟个驼背一样弯着腰干什么,就是为了掩护闹脾气的小沈别被叶琉璃发现了给剁了……结果他现在却要这样地面对一个老头……想想都令人觉得好羞耻啊。

    “年轻人……”老头缓缓地开了口,他看着沈重山,嗬嗬笑着举起了手中的葫芦,说:“我有一壶酒,可饮一杯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