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595章足以慰风尘
    沈重山觉得自己被调戏了。

    没错,面对一个都不知道多大年纪还邋里邋遢的老头,沈重山觉得自己被对方调戏了!

    开玩笑,老子是小偷好不好?是贼你懂吗?贼!你遇见了我这么一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做小偷来偷东西,你个糟老头不但不害怕不大叫不反抗居然还邀请我喝酒?

    你看你大爷我现在的样子是像是来喝酒的人吗?

    沈重山觉得自己作为一个资深江洋大盗的尊严被彻底地挑衅了。

    但是……然并卵,沈重山不敢和这个老头对着干。

    太明显了,两人进入药房前后不会超过十五分钟的时间,这十五分钟里面虽然沈重山和叶琉璃一直都在找天材地宝,可是对门外的动静一点都没有放松过,但就是在两个人如此全神贯注的警惕下,这个老头居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这里,还有一口没一口地在喝酒,之前那药房的门可是开着的,但是两个人不但没有嗅到一点酒香,甚至连一点动静都没有察觉到,由此可见,眼前这个老头……已经恐怖到了极点。

    说一句挺悲观的话,这个老头要是想动手的话,光是他一个人,现在状态的沈重山和叶琉璃还真的难从对方手里逃脱掉。

    老而不死是为贼,眼前这个老头,就是盗世之贼。

    具体有多恐怖,看叶琉璃此时露出前所未有的紧张情绪就可以看出了。

    沈重山嘴角抽搐了一下,他伸手去拉着叶琉璃,一步一步地朝着旁边磨蹭过去,虽然在朝着旁边走,但是沈重山的眼神却一直都紧紧地盯着老头,身体也有意无意地挡在叶琉璃的身前,深怕这个老头暴起发难……

    尽管沈重山知道这样的防御其实也没有什么卵用,但这完全是下意识的,要是真的到了真刀真枪拼刺刀的时候,最起码他能保护叶琉璃一会。

    老头却是依然懒散地靠在墙角,没有半点起身的意思,他看着沈重山,说:“故人的后人,当年我欠他一个人情,现在我把人情还了,可以不留你们,但是年轻人,你要是不陪我老头喝这杯酒,这个恐怕就没有了。”

    说着,老头从怀里拿出了一株草……

    这株草,通体碧绿,似乎散发着幽幽的荧光,它很瘦弱,也就是两根手指的高度,只有两个分叉,每个分叉各自一片叶子,顶端是两片小嫩芽……

    “龙蜒草!”叶琉璃轻声道。

    沈重山眉毛一挑,他停下脚步,想了想,抬腿要朝着老头走去,但是这么一迈步却被叶琉璃拉住了,沈重山回过头来看到的是叶琉璃皱眉摇头,“他很强,我们不是对手,你再靠近,他要是动手的话必死。”

    言简意赅地说叶琉璃的意思就是这老头他妈的有点变态,点子太扎手,别过去了,过去要是把你宰了一点办法都没有。

    沈重山苦笑一声,说:“现在不是我们要不要走,而是能不能走,既然他没有立刻对我们动手,姑且去谈谈吧。”

    说着,沈重山走向了老头,这一次,叶琉璃没有阻拦,但是一直紧紧地跟着沈重山,她全神贯注地盯着老头,似乎随时准备出手打架的样子。

    老头仰头喝了一口酒,随着距离的拉近,沈重山甚至能看到亮晶晶的酒液从葫芦里倒出来灌入他的嘴里,一些酒渍顺着他的嘴巴流淌出来,挂在胡须上,顿时酒香四溢。

    这酒,光是闻一闻酒香就让人醉了。

    沈重山直勾勾地盯着老头随手放在一边的龙蜒草,然后看看老头,沈重山一皱眉,心知整个老头之强大恐怕超出了自己接触过的所有人之强,这是他第一次在面对一个人的时候感觉对方就如同大海深渊一样完全没有底,唯一能确定的一点就是……动手的话自己估计眨眼就被秒杀了。

    这种压力之下,让沈重山索性就犯起了浑,他认命一般地坐在老头对面,盘膝坐下说:“你请我喝酒?”

    老头醉眼朦胧地看着沈重山,笑道:“对我一句诗,能对上来就给你喝,对不上来,这个女娃娃能走,你留下。”

    “……”沈重山忽然有点悔恨没学好语文……奶奶的,这些老怪物都有点怪癖,比如眼前这个,对尼玛的诗啊,你一个霓虹老头子华夏语比自己这个标准华夏人都顺溜不说,居然还要对诗……这辈子活这么大就没有听说过这么过分的要求!

    “不干!”心虚的沈重山一口回绝。

    老头脸上依然带着老流氓一样的笑容,他左手手掌拖着酒葫芦,右手屈指轻轻地在酒葫芦上一弹……

    嗡!

    这么一弹,看起来只是轻描淡写地一下,但是这声音传到沈重山耳中却好像是把他扣在一个洪钟大吕下面,然后狠狠地敲了一下大钟,无尽的回声在耳边不断地弹射来回,脑子都快炸掉的沈重山闷哼一声,鼻血如同两道血箭一样飙射出来,而嘴角,也溢出了些微的血丝。

    只是这一下,居然就让沈重山受了内伤。

    而神奇的是好像只有受到了这声音的冲击,旁边的叶琉璃却仿佛完全没有感觉一样,但是她见到沈重山闷哼一声有鲜血溢出,立刻就动了震怒,喝了一声剑光如同滔滔江河一般朝着老人笼罩去,可这剑光来的也快去的也快,老人左手托着酒葫芦只是一晃,叶琉璃的长剑磕在酒葫芦上,竟然好像撞在一面铜墙铁壁之上,所有的劲道全部反弹回来,叶琉璃随之闷哼一声踉跄着后退了两步,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女娃娃,你这套大浪淘沙要是有你师父巅峰时期的火候我这把老骨头还忌惮一些,但是现在,还嫩了一些。”老人摇头晃脑道。

    叶琉璃是什么人,这个女人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好像清冷得不食人间烟火没有脾气一样,可要是让她动了真火,那恐怖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吃了一个亏的叶琉璃完全不怕,愠怒的她拔剑就要再上,但是却被沈重山拦住了。

    “明知道是飞蛾扑火,送死的事情还是别做了。”沈重山咳嗽一声,缓解了一下胸口如同被大石压着一般的难受感,拉着叶琉璃说。

    说完之后,沈重山扭头对老头说:“你出题吧。”

    老人脸上露出开怀的笑意,摸着酒葫芦摇头晃脑地说:“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

    念完,老人看了一眼皱着眉毛抿紧了嘴唇的叶琉璃,说道:“我出了上阕,你们对下半阙,对的好,我老头放你们走,还送上这龙蜒草,对不好,你留下,这个女娃娃走。”

    沈重山嘴角抽搐一下,为毛怎么听都觉得自己像是那个赠品?

    沉默片刻,沈重山正干巴巴地把脑子里忍不住蹦出来的黄段子扔开,这种时候要是开了黄腔估摸着能眨眼就给这个老头给剁了……严肃严肃,要严肃……而此时,叶琉璃却忽然出声了。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风雪围炉夜,天涯羁旅人。我有一壶浮生酒,与君樽前笑风尘。江湖夜雨秋风冷,更尽一杯腹中春。”

    在沈重山目瞪口呆的眼神中,老头听完之后哈哈大笑,那笑声无比畅快,就如同解开了心底一个纠结许久的大难题一般,他笑过之后狠狠地喝了一大口酒,点头道:“好好好,好诗,这杯酒,送你们喝。”

    说着,老头酒葫芦扔给了沈重山,沈重山很嫌弃地看了一眼这酒葫芦,入手沉甸甸的,很坚硬……关键是,这是这个老头喝过的啊……但是看老头的模样,要是自己露出嫌弃的意思的话,估摸着还是逃不了被砍死的下场……于是沈重山捏着鼻子仰头喝了一口。

    这一口酒,入喉,入腹,竟如真正的琼浆玉液一般,沈重山分明感受到这酒液的粘稠,竟如麦芽糖一般,刚入了口就是一股令人迷醉的芬芳,它滑入了喉中,一个酒嗝从腹中打了出来,哈出来的气都带着浓郁的酒香,沈重山自诩酒量不错,但是居然被这么一口酒给喝得微微上头,只觉浑身轻飘飘的如同踩在云端一般。

    “好酒!”沈重山下意识地喊了一声。

    更加神奇的是,这一口酒入了腹,不但之前被老头伤到的内伤全部好了,连原本沈重山体内的内伤都有了回转的趋势……沈重山忍不住把酒葫芦递给叶琉璃,这么好的东西,一定要给妹子尝尝。

    叶琉璃皱眉犹豫了一会,接过来喝了一口,随即目露奇光地说:“这是猴儿酒?”

    “……”沈重山觉得自己被打击到了,太没文化了,自己就傻了吧唧地知道是好酒,可却连名字都不知道,人家一个妹子都能说出名字来……太丢人了。

    “看来你师父也没有把压箱底的东西留着,什么都传授给你了,没错,这就是猴儿酒,神仙三杯倒,醉卧大梦三千年,红尘过眼云烟的猴儿酒。”老头摇头晃脑地说。

    “好酒好酒,多谢你这好酒,既然酒也喝了,没别的事的话我们先走了,谢谢啊。”沈重山抱着酒葫芦,伸手抄起了地上的龙蜒草,笑嘻嘻地说完扭头就要走。

    可这刚一扭头,脚下忽然被绊了一跤,沈重山差点没摔个狗吃屎……狼狈的沈重山愤怒地扭过头来听见的却是老头的声音,“你的诗还没对出来就想走?欺负我老人家健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