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03章第一代宗主碑
    大白熊额头上的图案很小也很淡,仿佛是地上叶琉璃脚边这个阵法图案的缩小版,而两者之间必然是有着什么神秘联系的。

    叶琉璃皱着眉头一脸严肃地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阵法所用的血应该就是大白熊身上的血,而这个阵法的作用有两点,一个是连接着大白熊的心脉,一个是连接着上面先祖墓中一些被设定好的机关……一旦大白熊死了,这个阵法会立刻被触发,触发之后我们头顶上先祖墓早已经设计好的一些机关或者恐怖阵法就会被激活,到时候不要说进去先祖墓,能不能平安下山去都是个问题,要知道这个先祖墓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但却实实在在是樱花宗最危险的地方,这里埋葬着历代的樱花宗宗主还有那些对樱花宗贡献突出的功臣,这些人为了让自己死后能安眠,对这里进行了持续数百年的加固,它的恐怖程度,完全就是一个简化版的始皇墓。”

    听到叶琉璃的说法,沈重山的嘴角也抽搐了一下,他说:“这么说来,这只大白熊完全是先祖墓的第一层防御?一旦它死了,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可以这么说……不过,它的命运也注定了,被当做圈养的工具一样关在这里,永远离开不了。”叶琉璃叹了一口气看向正舔舐着自己孩子的大白熊说。

    “那它吃什么?”沈重山又问。

    叶琉璃摇摇头,说:“不清楚,不过应该是有人定期送食物上来的吧。”

    沈重山撇撇嘴,忽然对大白熊招招手,“过来。”

    大白熊疑惑地看着沈重山,歪着头一副卖萌的样子。

    沈重山从怀里掏出一包肉干,有些心疼地说:“这本来是我留给自己的口粮……”

    “我说了多少次你现在还在恢复期,不准偷偷吃油腥的东西!”叶琉璃见到沈重山居然摸出一包肉干立刻就不乐意了,说道。

    沈重山干咳一声,说:“这不是没吃嘛。”

    说着,沈重山打开了肉干递给大白熊,说:“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你也挺惨的,这个给你吃,咱们就是朋友了,懂不?”

    大白熊嗅了嗅肉干,然后有些怀疑地看了沈重山一眼,想了想……完全不知道这大白熊能想些什么东西,不过最终,它还是没抵抗住诱惑张开嘴叼走了肉干……

    看着大白熊心满意足地啃着肉干,沈重山叹了一口气,扭头愁眉苦脸地对叶琉璃说:“我们的伙食呢?”

    话还没说完,叶琉璃就丢了俩馒头过来……

    捏着两个都快变成板砖能拎出去打架的馒头,沈重山想了好久,用商量的口气对大白熊说:“要不,你还我一点……我靠,你他妈一口吞了啊?”

    这场暴风雪来势汹汹,而且一时半会好像还不会停的样子,几个小时之后沈重山无聊得已经在洞口拣冰雹堆金字塔玩,而放松了很多的大白熊则趴在沈重山旁边,用大脑袋对着洞口,是不是起身转头把调皮捣蛋的小熊叼回来放在身边,用毛茸茸的熊掌捂着,而叶琉璃则在里面打坐。

    而这一切的平静,被突如其来的一声轰然巨响给打破了。

    沈重山和大白熊几乎是同时站起来,连叶琉璃也睁开了眼睛,沈重山抬头看着阴沉的天空,凝重地说:“这应该是爆炸声……而声音是从上面传下来的。”

    “先祖墓?”叶琉璃惊讶道。

    沈重山考虑了片刻,说:“不行,我们不能等下去了,现在必须上去。”

    叶琉璃来到洞口看了一眼外面依然在吹着的狂风暴雪,说:“可是这样的天气根本没有办法上山,光是这冰雹就已经能让人眨眼之间横死在外面。”

    此时,大白熊忽然仰起头耸动着黑色的湿润鼻头嗅了嗅,然后起身扭头来到了洞穴里面,放下自己的熊宝宝之后它来到一个角落,开始用力地支撑起前掌然后重重地落在地上,重复好几次这个动作,它甚至扭头对着沈重山和叶琉璃嚎了两声,像是在叫他们过来帮忙。

    叶琉璃和沈重山走过去,沈重山蹲下来摸了摸地面,敲打了一下,皱眉说:“听声音,也不像是空心的……”

    叶琉璃抽出长剑,说:“这大白熊不会做无缘无故的事情,我们挖下去看看。”

    说着,叶琉璃一剑刺入地面,锋利的长剑在剑气的加成之下如同刺入一块豆腐一样把冻的硬邦邦的地面刺穿,然后叶琉璃剑尖一挑,一大块土石就飞了出来。

    两人通力合作,很快,一个两米多深的地洞就出现在洞穴之内,沈重山跳下了地洞,看着脚下惊讶地说:“这么深的地底下居然有一个木板?这地下还有一个空间?”

    用尽了办法,沈重山和叶琉璃打开这一层木板,一个粗糙但是却足够通行的地道赫然出现在两人面前,沈重山跳下去看了看,这地道可以看出是向上弯曲延伸的,也就是说它可以直接到达先祖墓。

    “没白给你吃那块肉干。”沈重山对大白熊说。

    大白熊抱着自己的熊宝宝坐在一边,轻轻嚎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明白了沈重山的意思。

    既然已经发现了另一条捷径而且还能避开外面那恐怖的天气,沈重山和叶琉璃自然没有继续留下去的心思,沈重山朝着地道朝前走探路,而叶琉璃临离开的时候,忽然扭头认真地对大白熊说:“你放心,如果我们还能回来,一定会把你救出去,让你回到你该去的大自然的。”

    也不知道大白熊是不是听懂了,它用鼻子在叶琉璃的身上蹭了蹭……

    “别占便宜啊!”地道里传来沈重山不满的声音。

    叶琉璃摸了摸大白熊的脑袋,转身进入地道,“它是母的。”叶琉璃对沈重山说。

    “你怎么知道?”沈重山疑惑地问。

    “喂奶。”叶琉璃简单地说了两个字。

    沈重山老脸一憋……第一次发现这性子清冷的妹子一旦呛起人来,也是犀利的很。

    地道内的环境说实话并不太好,外面是冰天雪地,而地道内却显得很湿热,因为内外温差较大,所以气压也很大,而且山外的冰雪融化渗入泥土中,这被硬生生地挖开的地道里就到处是泥泞,让人感觉好像踩在冰冷的泥浆沼泽中一样。

    于是就形成了一种空气很湿热但是脚下和周边的墙壁一切都是冰冷冷的这种很诡异的反差。

    通道一直向上,坡度还不小,哪怕是沈重山和叶琉璃一路走过来也很吃力,当两人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的时候,忽然两人面前的路到了尽头。

    那是一扇门。

    沈重山过去推开门,嘎吱的一声,也不知道被封尘了多少年的门在一阵杂音中被缓缓地打开,出现在沈重山和叶琉璃眼前的是一个空旷的大厅,大厅之外依然能传来外面噼里啪啦的冰雹砸落地面的声音,沈重山发现这是一个椭圆形好像一个碗扣在地上的建筑,两人就在这个巨大的碗里面,整个大厅空无一物,只有正中央立着一块诡异的石碑。

    石碑三米高,两米宽,青灰色的石碑上充满了岁月的斑驳痕迹,也不知道被立在这里多少年,它上面居然刻一行华夏文,内容很简单也很霸气,“樱花宗第一代宗主立碑于此,凡我樱花宗弟子,见碑如见本尊,三跪九叩,外人见此碑亦是擅闯我樱花宗禁地,必杀!落款,樱蝉空鸣。”

    “樱蝉空鸣?樱花宗第一代宗主?他居然用华夏文?”沈重山惊讶地说。

    叶琉璃走到石碑前,仰头仔细地看着石碑上霸气无比的这行字,说:“樱蝉空鸣的确是华夏人,不过也仅限于他自己是华夏人而已,从第二代樱蝉空鸣开始,就全部是霓虹人了。”

    “第二代樱蝉空鸣又是几个意思?我听不懂啊。”沈重山郁闷地说。

    “每一任樱花宗的宗主在继承大位之后都会抛弃原本的姓名,改名叫做第一代宗主的名字樱蝉空鸣视为对第一代宗主的尊敬,这并不奇怪,在霓虹很多古老的宗门都有类似的规矩,只不过有的宗门不一定以宗主为尊,可能是太上长老,也可能是其他什么头衔,并不固定。”叶琉璃解释道,说着,她忽然叹了一口气,说:“这位第一代的宗主樱蝉空鸣在生前一定是个绝顶枭雄,这石碑上的字赫然是用手指为刀而刻成,一气呵成几乎没有停顿,龙飞凤舞笔走龙蛇,光是这气势就流传千年不散,可想当年他活着的时候是怎样一代雄主。”

    沈重山走到石碑前看着石碑上的字,揉着下巴说:“气势到的确挺有气势,不过这上面说不是樱花宗弟子的人看到这块石碑就是擅闯禁地,要必杀?他死了上千年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下了,拿什么杀?”

    话才落地,整个大殿忽然轰隆隆作响,地砖开始震颤,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下面钻出来一样,变异陡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